《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零一章家道中落


    三人中除去一人,餘下的兩人已經無法對林暮構成威脅。

    林暮輕鬆擺脫掉兩人,然後認準方向,往煙滿城飛去。

    煙滿城隻是一個小城,一口不足十萬人,處在故唐國的偏遠位置。

    煙滿城周圍是星羅密布的村莊,這些村莊或大或小,有的隻有十餘戶人家,有的多達上百戶人家。

    林暮的家,就是在煙滿城外,一個毫不起眼的村莊中。

    林暮施展著《禦風術》,飛過一個個村莊,所過之處是一幅安靜祥和的場麵,幾戶人家,炊煙嫋嫋。

    五年前的饑荒所帶來的災難,早已看不出任何痕跡,人們如同往常一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平靜如水。

    隻有荒蕪的田地中,密密麻麻的荒墳,訴說著當年饑荒的慘烈,荒墳上早已長滿青草,草有半人多高,茂盛得很。有些墳墓上甚至自然長出一些小樹,小樹經過五年的風雨後,已有一丈多高。隻是這些樹從未有人打理,枝幹歪歪扭扭,樹枝旁逸斜出,看上去多出幾分淒涼。

    林暮掠過一個個村莊,心情愈發變得沉重。

    林暮的速度越來越慢,直到一個十幾戶人家的村莊出現眼前,林暮卻不敢飛上前去。

    這個村莊正是林暮的家鄉,林暮清楚地記得自己家的位置,村莊東頭第二家。

    林暮落下身形,外貌恢複原樣,來到村口,卻不敢上前一步。

    近鄉情怯,多年的期盼一朝實現,麵對近在咫尺的家門,林暮卻不敢踏入。他生怕結果和自己想象得不一樣,那累累荒墳,讓他觸目驚心。

    村頭幾個半大的孩童在嬉戲,清脆的童聲讓林暮想起自己的童年,笑聲悅耳。

    這些孩童林暮一個也不認識,當初的童年好友一個也未出現。

    林暮躊躇片刻,終於下定決心,向村口走去。

    一群孩子見到一位陌生的大哥哥進入村中,全都好奇地圍上來。

    林暮一身青衣,麵容和善,這些孩子一點也不怕生,一位七八歲的孩童,已經到了退齒的年紀,口中兩顆門牙已經掉去,說話有些漏風,他膽子倒是極大,抓著林暮的衣角,仰頭問道:“大哥哥,你從哪來的?”

    孩童說話有些漏風,口齒不甚清楚,但林暮聽得清清楚楚,林暮頓時心中一酸,險些掉下淚來。

    林暮強行忍住眼淚,蹲下身來,對孩童道:“我不是從哪來的,我就是這村子的人。”

    孩童天真地問道:“那我怎麼沒見過你?”

    林暮笑道:“因為我到外麵玩去了,現在剛回來。”

    孩童似乎明白林暮的意思,純淨的眼眸中『露』出一抹期待之『色』,問道:“外麵好玩麼?”

    林暮半晌無語,蹲在原地,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外麵好玩麼?林暮問自己。

    孩童『露』出一個笑容,少了兩顆門牙,用漏風的聲音笑道:“大哥哥你哭了,你哭什麼啊,我又沒打你。”

    這時,一個憨厚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石頭,快點回來吃飯。”

    孩童聽到聲音,忙對林暮道:“我爹喊我回家吃飯了,你也回家去吧。”

    孩童對林暮說完,就屁顛屁顛地跑回去了。

    林暮站起身來,擦去眼淚,見孩童跑向一個二十餘歲的青年身邊。

    林暮望著那位胖胖的青年,眼中閃過一抹喜『色』。

    胖胖的青年也一眼看出林暮,隻是在他的記憶中,林暮和當年的差別太大,他並不敢相認。

    林暮卻驚喜地喊道:“胖槐,是你麼?”

    胖槐心中一陣激動,心中終於肯定這人就是林暮,飛奔過來,滿臉笑容道:“是我,你還活著,真好。”

    林暮一把拉過胖槐的手,笑道:“你還和之前一樣,一點也沒變,還是那麼胖。”

    胖槐眼中淚花打轉,哽咽道:“你還活著,你還活著,我聽三叔說,你去成仙去了,當時我還不信,以為你也餓死了。”

    林暮眼中的淚水再次溢出,笑道:“當時走的太匆忙,你又不在村中,就沒和你告別。”

    胖槐激動道:“我當初跑去我二姑媽家了,我二姑媽在皇城腳下開了一家客棧,需要人幫忙,我一去就是三年,回來後才知道家鄉發生了饑荒,當時還以為你死了呢。現在你回來就好了,一切都過去了。”

    林暮指著沒有門牙的孩童笑道:“這是你的孩子麼,都那麼大了。”

    胖槐憨厚地笑道:“快八歲了,這孩子調皮得緊,比我當年還纏人。”

    林暮笑笑,想要問胖槐自己家中的情況,但幾次張口,都沒有聲音發出。

    胖槐一愣,忙道:“快回家去吧,三叔要是知道你回來了,非高興死不可,等會我讓我媳『婦』殺隻雞給你送過去,讓三嬸燉了,好好給你補一補。”

    林暮這時方鬆口氣,心中一塊大石落地。

    父母都還活著。

    林暮忙對胖槐道:“不用麻煩了,你回去吃飯吧,有空我去你家坐坐。”

    說罷,飛快向自己家中跑去。

    來到自家門前,斑駁的院牆年久失修,幾要倒塌,木質大門久經風雨,也是搖搖欲墜,家中一幅破落的景象。

    一股濃重的『藥』味從院中飄出,還有陣陣青煙。

    林暮推門進入。

    院中一位中年女子正在熬『藥』,左手添柴,右手不時用蒲扇扇風,麵容憔悴瘦削,兩鬢已經有幾絲白發,一身粗布衣服,打滿補丁。

    林暮心中一酸,淚水滾滾而下,張口喊道:“娘。”

    中年女子回過頭來,見院中站著一位二十歲上下的青年,分明就是自己離家五年的兒子。

    林母毫無反應,呆呆愣在原地,火爐中的柴火已經熄滅也未曾發覺。

    林母雙眼凝視著林暮,兩行淚水流下,痛哭失聲。

    林暮忙上前扶起母親,問道:“我爹呢,你們還好麼?”

    林母奔向屋中,對躺在病床上的林父道:“孩他爹,咱們的林暮回來了。”

    林父躺在床上,雙眼緊閉,虛弱道:“孩他娘,你就別引我開心了,我知道我就要去了,臨死前也見不到林暮一眼了。”

    林暮跟在母親後麵,走進屋中,家中家徒四壁,窮困潦倒,房中『藥』味濃鬱。

    林暮站在父親的病床前,淚流滿麵道:“爹,我回來了,是我回來了。”

    林父吃力地張開眼睛,緩緩轉過頭來,望著站在病床前的林暮,不是自己的兒子還能是誰?

    兩行濁淚順著臉頰流下,林父老淚縱橫,哽咽道:“沒想到在臨死之前,我還能再見你一麵。”

    林暮忙彎下腰來,握住父親的手道:“爹,你放心,你會好起來的,我不會讓你死的。”

    林母心中升起希望,問道:“兒啊,你說你爹還能好起來麼?方圓十幾的醫生都說你爹活不長了,我也隻能每天給他熬點『藥』,維持著『性』命。你爹就盼望著臨死前能再見你一麵,天可憐見,你可總算回來了。”

    林暮堅定道:“娘,你放心吧,我會將爹救好的。我也感謝上天,讓我回來得那麼及時,沒有造成無法彌補的遺憾。你們是如何度過那次饑荒的?”

    林父想要說話,林母忙攔住他:“你現在病得太重,不宜說話太多,還是我來說吧。”

    說罷,轉過身來,對林暮道:“那場饑荒是因為大旱,田中穀物全都幹枯死,後來有仙人降臨,作法施雨,方躲過那次饑荒。胖槐回來得也算及時,給我們送來了三鬥大米,讓我們度過了那三個月沒有糧食的日子。”

    林暮道:“回來我可得好好感謝胖槐。”

    林母關切道:“你去和仙人修仙,學得怎樣,怎麼如今突然回來了?”

    林母突然反應過來:“你是不是學藝不精,被人趕回來了?”

    林父也一臉期待地望著林暮,生怕聽到不好的消息。

    林暮忙安慰道:“不是,娘,你別擔心,我這次回來,是門中掌門允許的。我在門中苦修五年,如今算是小有成就,掌門特意讓我回來探望一趟。”

    林母這才放下心來,高興道:“那就好,那就好。我和你爹不求別的,隻希望你過得好就行了。”

    林暮道:“如今我回來了,不僅我要過得好,我還要你們過得好。我先要將爹的病治好再說。”

    林母大喜道:“你的病真的能治好麼?”

    林暮查看一番父親的身體,發現父親隻是氣血虧損太多,可能是勞累過度地緣故,隻需細細調養,不出一月,就能下床走動。那些醫生卻說無『藥』可救,真是一群庸醫,害人不淺。

    林暮轉身對母親道:“父親病倒前,一定是勞累過度吧?”

    林母點頭道:“家中十幾畝田地,全都是你父親一人勞作,我總是勸他不必如此拚命,他總是不聽,說現在不多種些糧食,老了無人養老,會活活餓死在家中。”

    林暮心中一酸,險些再次落下淚來。

    林暮出言安慰道:“現在好了,我回來了,你們不必擔心以後的事了。我馬上就救治我爹,不出三天,他就能好了。”

    林母忙驚喜地點頭,『露』出久違的笑容。

    

Snap Time:2018-07-22 13:12:54  ExecTime: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