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百章歸鄉


    林暮來到雲霞峰,在時未寒洞府前站定。

    半個時辰後,時未寒緩緩從洞府走出,見到林暮,時未寒笑道:“你今日倒是來得極早,想來是歸鄉情切。”

    林暮對時未寒行了一禮,道:“掌門慧眼如炬,弟子離家五年有餘,家中如今是何景象,弟子心中的確擔憂,是以想早點回去探望。”

    時未寒點頭讚道:“你的心『性』倒是不錯,隻是修真之人,這些感情難免會成為修行的羈絆,你要看淡才是。”

    難道和你一樣,成為一個無情之人麼。林暮心中暗道,我斷然不會如此。

    內心雖然如此想,但林暮麵上仍舊『露』出恭敬笑容:“掌門教訓得是,弟子定銘記在心,永生不忘。”

    時未寒笑道:“走吧,我這就送你離開,了卻你一樁心願。”

    說罷,時未寒駕起遁光,帶著林暮向山門飛去。

    來到山門處,時未寒帶著林暮落下地來,隨手向『迷』霧中打入幾道法訣,時未寒催動靈力,白霧向兩旁散去,一條羊腸小道『露』出。

    時未寒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枚玉簡,遞給林暮:“這玉簡中記載了天霄界大部分所在,麵有你回家的路線,你隻需按照路線飛行,就能回到故唐國,也就是你的家鄉。”

    林暮接過玉簡,麵帶喜『色』道:“多謝掌門。”

    時未寒點點頭,笑道:“去吧,順著這條小道,就能走出門派,三月後,若你回來,隻需向白霧中打入幾道法訣,我自會前來接你。”

    林暮向時未寒深施一禮,轉身向白霧中行去。

    林暮臉上仍舊掛著淡淡笑意,麵上連一絲怨恨都未曾『露』出。

    在林暮離開之後,白霧自動合攏。

    時未寒在原地靜立片刻,便沿著原路飛回,在洞府中閉門不出。

    來到山門外,林暮一眼看到山下跪著的黑壓壓人群。

    林暮頓時心生感慨,這些人如今頭破血流也要進入門派,但修仙者何曾如這些凡人想象的那般自在,每日更加提心吊膽,行事小心翼翼,即便這樣,林暮也還是被人利用之後,一腳踢出門派。

    火龍穀之行,若非林暮殺死任虹,救下衛盛,千羽劍門可能隻回來林暮和羅雲兩人,兩人采集的火龍草加起來,也不過二百株。林暮若是一般的普通弟子,隻擁有一件中品法器,可能自己都無法回來。如此一來,就隻有羅雲一人能夠帶回來一百多株火龍草。

    這一百多株火龍草,對千羽劍門來說,必定是杯水車薪,遠不如現在的得意。

    但是林暮在火龍穀中底牌盡出,舍命拚來的收獲,被時未寒的出賣,硬生生抹殺。

    如今,林暮再次看著這些跪在地上的人群,心中想法反倒和之前不同,這樣殘酷的修真界,林暮並不想讓他們踏入。

    但路是自己選的,林暮無法替他們作出決定。即便是自己,若不是當初被駱言長老收下,恐怕也早已在五年前,就餓死在故唐國,也未可知。

    林暮笑望一眼人群,伸手一招,踏雲靴從儲物袋中飛出,穿在腳上,林暮靈力一催,踏雲靴頓時光芒閃爍,認準方向,林暮直直向遠方飛去。

    踏雲靴速度極快,如同一抹驚虹,瞬間消失在眾人的視野。

    下麵跪著的人群中,名為石堅的少年依然在堅持,他在此地已經跪上三月有餘,今日他在恍惚間,竟猛然見到林暮。

    他以為自己跪得太久,已然頭腦昏沉,搖搖頭正待看個仔細,但林暮的身影卻突然消失,仿佛從來不曾出現過。

    莫不是自己眼花?石堅想道。

    想了片刻,石堅索『性』不想,安心跪在原處,隻要能夠進入門中,自然能夠見到林暮師兄,向他道謝。

    林暮飛在半空,施展出《縮骨術》,瞬間顴骨升高一些,麵貌變化許多。

    林暮全力催動踏雲靴,向故唐國飛去,他歸心似箭,一刻也不想停。

    但是路途遙遠,林暮僅僅飛行兩個時辰,體內靈力便消耗殆盡,隻得落下地來,進入旋月空間打坐修煉。

    待體內靈力恢複,林暮便又再次駕馭踏雲靴,往家鄉飛去。

    這一路上,林暮在飛行之餘,也暗中查探四周情況,前幾日都是風平浪靜,一路無事。

    但到第六日以後,林暮開始發現有些可疑人蹤,這些人的裝束和禦靈宗之人相差無幾,有些人甚至直接騎在靈獸身上,到處搜尋。

    禦靈宗的人影出現,林暮知道,自己以後的行程,將會更加艱難。

    飛行六日,距離故唐國仍有一半路程。

    林暮記得當初駱言長老帶自己回山,也不過花費一兩日功夫,如今自己親自飛行,沒想到速度竟然差上那麼多,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待到第八日,搜查的弟子更多,甚至有不少煉氣期的弟子也在搜尋。

    林暮每次在休息之餘,都在旋月空間練習一番《縮骨術》,如今《縮骨術》已是小有成就,如今即便是和林暮熟悉之人,也無法從麵容上認出林暮。隻是林暮畢竟學習時日尚短,還無法做到改變身形。

    待到第十日,林暮開始有意放慢飛行速度,因為來往之人越來越多,一些弟子還隱藏在暗中,林暮雖然自信這些人無法認出自己,但也害怕萬一,所以碰上其他修真者,林暮全都暗暗避開,不與之發生交集。

    後來,林暮更是將踏雲靴收起,施展《禦風術》飛行,雖然速度慢上許多,但勝在安全有了一些保障。

    踏雲靴的速度雖快,但畢竟是任虹之物,禦靈宗弟子輕易就能認出,若是因此被人發現,林暮倒真是覺得冤枉。

    不如用《禦風術》慢慢趕路,五年多時間都已經過來,林暮雖然心中焦急,但也耐著『性』子,和禦靈宗的弟子周旋。

    他並不想和禦靈宗的弟子發生打鬥,若是因此被人纏住,等到禦靈宗的靈寂期弟子前來,自己定然無路可逃。

    雖然有旋月空間,可以保住一命,但難道一輩子都躲在旋月空間中麼?

    林暮相信,一些高階修者手段必定眾多,若是有人通曉陣法,在自己消失之處,布下大陣,下次自己再次出現,就陷入對方的埋伏中,在陣中無路可逃,被人甕中捉鱉。

    第十六日,林暮擺脫兩位禦靈宗弟子的追蹤後,終於來到故唐國地界。

    但是林暮剛一進入一座城中,身後就有三人尾隨而來。

    這一路上,林暮躲避追蹤已是頗有心得,但這次卻遇到一些麻煩,這三人互為犄角,林暮往往擺脫兩人之後,第三人又在身後出現。

    看來禦靈宗弟子遲遲抓不到自己,已經開始用心,即便是相貌不同之人,也要細細追蹤查看一番。

    林暮也不得不佩服禦靈宗的實力強大,為了一個煉氣期弟子,竟然不惜代價,派遣如此多的人來捉拿自己。

    林暮不知道的是,這些弟子全都是自願前來,因為禦靈宗的掌門在門中公開宣布,隻要可以得到林暮的蹤跡,報告屬實,即可獲得一萬塊下品靈石的獎勵,若是能活捉林暮,獎勵靈石十萬塊。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所以才有這麼多的煉氣期弟子前來搜尋,他們的目標並不是抓住林暮,他們隻要查出林暮的蹤跡就能大賺一筆。

    一萬塊下品靈石!

    如此數額的靈石,可以輕易造就出一名築基期高手。

    一件上品法器,也不過值三五千塊下品靈石。

    林暮身後的這三人,正是抱著這個目的前來。

    這三人中,一個築基初期修者,兩個煉氣期弟子。

    林暮望著陰魂不散的三人,內心有些惱怒,這些人真當自己不敢出手麼?

    林暮計上心頭,擺脫兩人之後,身影立即從原地消失,進入旋月空間之中。

    林暮的身影剛剛消失,第三人便出現在林暮剛才所立之處。

    這位弟子僅僅是煉氣八層修為,他追到這,連忙四下張望,尋找林暮的蹤跡。

    三人追蹤林暮足足五個時辰,每次都差點被林暮逃脫,三人由此斷定,這人必定心中有鬼,不然為何要處處躲避。很有可能,這人就是林暮。

    隻是追到這,林暮的身影卻消失不見,實在令他納悶。

    在他四處張望尋找之際,猛然感覺心口一陣劇痛,一柄金『色』的巨劍從心口穿過,巨劍在穿過心口之後,仍然向遠方飛出好遠一段距離。

    此人望著自己的傷口,心口一個透明的小洞,血流如注,張張嘴,卻沒發出任何聲音,不甘心地撲倒在地,至死也不知道是誰殺死自己。

    林暮的身影在這人身後出現。

    剛剛林暮瞬間躲入旋月空間中,然後在這人來到之時,又立即從旋月空間出來。

    身影剛一出現,林暮就立即驅使五行環,用出《庚金訣》,在《庚金訣》的強悍攻擊力下,金『色』巨劍,一擊致命。

    林暮撿起這人的儲物袋,查看一番,發現麵僅有十幾塊下品靈石,和幾枚玉簡,窮得可憐。

    將靈石和玉簡裝入儲物袋中,林暮向遠處飛去。

    

Snap Time:2018-06-24 20:34:54  ExecTime: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