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九十九章秘辛


    半晌之後,林暮回過神來。

    “你為何要告訴我這些?”林暮望向老者。

    老者麵帶笑意,輕聲道:“不為什麼,隻因不想看到門中再有人走上我的老路,成為時未寒強大自己,強大門派的墊腳石。說是強大門派,都有些抬舉他,他努力強大門派,也不過是為了強大自己。”

    林暮行禮道:“不知前輩高姓大名,還請前輩指點『迷』津。”

    老者麵上帶著和煦笑容:“我早已忘記自己的姓名,你就叫我隱心吧。”

    “隱心。”林暮小聲念叨,回味著這個名字的含意。

    林暮看著老者麵上的笑容,瞬間明白老者的意思,喜怒不形於『色』,也不過是流於表麵,隻有將心思也隱藏住,才能成事。

    “還請隱心前輩救我。”林暮道。

    “我不能救你,也救不了你,能救你的隻有你自己。”隱心徐徐道。

    林暮忙問道:“那晚輩該如何自救?”

    隱心望著林暮,笑道:“實力,強大的實力。我這有一部心法,可能適合於你。”

    說罷,遞給過來一枚玉簡,林暮接過,忙向輸入靈力,心法名為《五行心法》,高達五品,甚至要勝過任虹的《幻靈心法》。

    林暮大驚:“前輩如此厚待,晚輩實在受寵若驚,不知前輩為何如此?”

    隱心輕笑道:“我對時未寒的位子倒是非常感興趣,也不知坐在上麵的滋味如何,你能幫我麼?”

    對付時未寒?以煉氣期的修為?

    這未免太過好笑了些。

    林暮忙道:“晚輩修為淺薄,難當如此重任。”

    隱心道:“現在是不行,但以後呢,誰也說不準,我觀察你許久,見你潛力驚人,將來成就必不下於時未寒,若是夭折在時未寒手中,未免太過可惜。這《五行心法》是我師尊天鑄真人珍藏,我一共抄錄三份,你是五行靈根,修煉這《五行心法》倒是合適。”

    林暮立即想起,駱言長老的師傅也是天鑄真人,這隱心前輩和駱言長老竟然是同一位師傅交出的弟子。

    自己還真是和這位天鑄真人有緣,不僅他的《煉器總綱》被自己得到,就連五行環和《五行心法》,如今也落在自己手中。

    林暮拿著玉簡,問道:“這《五行心法》與其他心法相比,有何不同。”

    隱心道:“這說來話長。我長話短說,給你稍稍介紹一番,讓你不至於如墜雲霧,不明所以。”

    “這《五行心法》和一般心法相比,勝在全麵。”隱心道:“修者最重要的就是靈力,煉氣期修者吸納田地五行靈力於自身,卻不能完全運用,靈力也並不精純。築基之後,修者的靈力霧化成『液』態,靈力倒是精純不少,但修者靈根有別,體內五行靈力並不能完全運用,一些三品以上心法,就開始有意識讓修者隻修某一係靈力,其餘的幾係靈力全都被摒棄在外,等到體內所有靈力都轉化成某係精純靈力時,築基方算完成。靈寂期則是注重靈力的積累,經年苦修,直到體內靈力濃鬱到由『液』轉固,這時就可以衝擊金丹期。”

    林暮靜靜聽著隱心所述,眼中光芒閃爍。

    一直以來,林暮都是刻苦修煉,努力吸納天地靈力,他隻知道隻要靈力充足,修為高深,就能衝擊築基。卻沒想到在修煉方麵,還有這樣的秘辛。

    林暮稍稍回想一番,便若有所悟。

    以修者施展術法為例,隻有火係靈根修者才能施展出火係術法,但是對於火係靈根修者來說,體內的其餘四係靈力完全運用不到,如此一來,辛辛苦苦修煉得來的靈力卻並無用處,不如專修一係靈力。

    林暮是五行靈根,築基之後,若是修煉別的心法,隻怕是隻能修煉某一係靈力,其餘四係全都要舍棄,這對五行平衡的林暮來說,有些難以接受。

    這枚《五行心法》倒是大和林暮心意,五行兼顧,不必去做一些決斷了。

    隱心見林暮麵帶喜意,道:“這《五行心法》和一把你心法差異甚大,築基之後,不必煉化體內靈力,仍需和以往一樣,靜修即可,靈寂期也便不複存在,隻要靈力充足,直接可從築基期衝擊金丹。”

    林暮喜道:“這《五行心法》如此喜人,難道就沒有弊端麼?”

    林暮說罷望著隱心,他不相信凡事都是美好,沒有壞處。現在若是不問清楚,貿然照此修煉,萬一出現問題,後悔都來不及。

    隱心道:“自然是有的,五行心法是五行齊修,和其他心法相比,修為進展緩慢,不可同日而語。可能和你同時築基的人,修為已經步入靈寂後期,你還在築基中期徘徊。但也不是絕對,我說的隻是通常情況,若你的丹『藥』充足,或者修煉之地處在靈脈之中,修為同樣能突飛猛進,不遜於一般修者。”

    林暮恍然明白,將玉簡收入儲物袋中拜謝道:“多謝前輩提點,晚輩沒齒難忘。”

    說罷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千六百塊下品靈石,將包裹遞給隱心,道:“這些靈石,是晚輩的一點心意,還望前輩笑納。”

    隱心搖搖頭,道:“我助你同時也是在助自己,你我是同一路人,終有一天會和時未寒決裂,動手之日,就是我們聯手之時。至於這些靈石,我並不放在眼,下品靈石中靈氣稀薄不說,還很駁雜,不利於我的修煉。你修煉《五行心法》之後,這下品靈石倒是可以供你修煉,隻是你如今修為剛剛在煉氣期,經脈還很脆弱,靈石中的靈氣又太過剛猛霸道,容易損傷經脈,你要慎重,最好是服用丹『藥』用來修煉,築基之後再用靈石不遲。”

    這些都是隱心平日修煉心得,可以讓人少走許多彎路,林暮牢牢記在心中。

    林暮對隱心深施一禮:“今日蒙前輩提點,使我避過一難,他日若有吩咐,定當肝腦塗地。”

    隱心道:“我此生並無太大心願,唯有兩人讓我放心不下,一人是時未寒,他破壞了我的所有美好,我誓要殺之。”

    “至於另一位……”隱心似乎陷入回憶之中,良久之後,歎息一聲:“不說也罷,你且去吧,今日之事不可對外人說起,不然你我都『性』命堪憂。這次離開門派,就不要回來了。這個是非之地,你還是少沾染,時未寒的伎倆不是你所能夠應付。出去之後,禦靈宗就會派弟子前來殺你,但禦靈宗幾位金丹和時未寒有過約定,都不會出手。你隻要能夠躲過那些的弟子的追殺,就能撿回一條『性』命。出去之後,凡事小心,保命要緊,其他一切皆不重要。”

    林暮鄭重點頭道:“晚輩定當銘記於心,不敢忘卻。”

    隱心麵上帶著淡淡笑意,輕聲道:“你且去吧,後會有期。”

    說罷,隱心手輕輕一揮,藏經閣大門應聲而開。

    藏經閣中頓時有變得一片明亮,仿佛剛剛在昏暗中的談話,如同夢幻一般。

    林暮鎮定一下心神,向隱心深施一禮,轉身向藏經閣外走去。

    每向外走出一步,林暮的心便堅硬一分,待走到藏經閣門口,迎著陽光,林暮臉上的陰沉反而斂去,麵上掛著淡淡笑意,和剛進去藏經閣時,沒有什麼兩樣。

    這一次藏經閣之行,是冰火兩重天,其中內心所受的震動,隻有林暮自己體會最深。

    或許隱心曾經有過這樣的體會,如今林暮也走上和他一樣的道路。

    隻是林暮也無法確定,自己會不會將時未寒當做仇恨對手。

    至少在成為金丹之前,林暮不會這麼做,那是自尋死路。

    迎著陽光,林暮麵上掛著淡淡笑意,向西峰飛去。

    回到小院,林暮直奔靜室。

    這次離開門派太過匆忙,若非隱心提醒,林暮至今被蒙在鼓,若是貿然出去,隻怕會被人用『亂』劍砍死。

    林暮想在回想一遍時未寒的言行,果然發現許多疑點。

    比如,時未寒為何突然要讓自己出去曆練,何時去不行,一定要在築基之前就去?還有同去的人為何沒有羅雲與衛盛?最令林暮覺得蹊蹺的是,林暮說回家探望,他也同意。

    可見,時未寒的目的並不是讓林暮前去曆練,而是將他趕出門派,供禦靈宗弟子追殺。

    如果這也叫曆練,那這種曆練的方式,實在令人憤恨。

    林暮在痛恨時未寒的同時,也在反思自己,為何沒有提前覺察出時未寒的目的,反而一頭紮入陷阱中。

    片刻後,林暮就想明白。

    自己最近一直順風順水,以前小心翼翼地警惕,稍稍有些放鬆,思慮也便不如從前周全,才引來殺身大禍。

    明日就要出發,離開門派之後,就是無止境地追殺,好在林暮已經得知,有了準備,情況要好上不少。

    林暮身影一閃,直接進入旋月空間。

    來到小屋麵,林暮盤膝坐在蒲團之上,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枚玉簡,朝輸入靈力,開始細細研讀。

    這枚玉簡記載的正是《縮骨術》。

    《縮骨術》在易容方麵,有奇效。

    林暮相信,出去之後,若是以自己現在這副樣子,定會被人立即盯上,但若是換成另外一人的容貌,想必禦靈宗之人也不好下手。

    到時離開門派,天霄界如此大,人煙浩渺,想要找出一人,實在難比登天。

    在旋月空間中修煉一夜之後,林暮從旋月空間退出。

    這一夜苦修,林暮的《縮骨術》進展甚微。

    由於學習時間太短,林暮的《縮骨術》還不能改變什麼,身高胖瘦全都無法改變,林暮現在全力也隻能做到讓顴骨稍稍高聳一些。

    但是令林暮驚奇地是,這個細微的變化,竟然讓林暮的樣貌大變,和之前完全不似一人。

    隻是熟悉之人,還是能從身形眉目間,一眼認出林暮。

    林暮並不苛求太多,這《縮骨術》還可以慢慢修煉,隻要躲過前幾天就好。

    天『色』微亮,距離離開門派尚有一段時間。

    林暮沉『吟』一番,施展《禦風術》,向東峰飛去。

    來到雲夢院前,林暮落下身形,輕輕叩門三聲後,雲夢推開院門走出。

    慵懶的神情分外美麗,見到林暮她麵上頓時一喜,剛要驚呼出聲,就被林暮用手勢阻住。

    林暮閃身進入院中,關上院門,來到靜室中。

    “我有幾句話對你說。”林暮急速道:“再過一兩個時辰,我就要離開門派,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無法回來。”

    雲夢忙道:“你要去哪, 我和你一起去。”

    林暮苦笑道:“你就別添『亂』了,我這次本是回家探望父母,但路途上會有些不順,在火龍穀中得罪了其他門派的弟子,可能會遇到一些麻煩。”

    猶豫再三,林暮終究還是沒能對雲夢說出實情,人心險惡,他實在不願雲夢沾染這樣的事情。

    雲夢正要說話,林暮打斷她:“我隻是來和你告別,我在門中朋友不多,當日身受重傷,承蒙你的照顧,我感激五內。這一去,不知何時能夠回來,我這有不少靈石,我也用不了那麼多,這一千塊下品靈石,全都送與你吧。你在門中要安心修煉就是,少去沾染那些凡俗之事,這些靈石足夠你修煉之用。”

    雲夢眼中霧氣升騰:“師兄為何走得這般突然?”

    林暮笑道:“莫哭,這是掌門吩咐。走得太過匆匆,我本想不辭而別,但怕對你不住,特來告辭。”

    雲夢淚水還是沒能忍住:“那你非常危險麼?”

    林暮笑道:“不是非常危險,隻是有可能而已,很可能是平安無事,無恙歸來。”

    雲夢破涕為笑:“如此甚好,我也能放心不少。”

    “你用『露』珠泡得香茶,我很喜歡。這次若是能安然回來,我必多飲三杯。”林暮望著雲夢,笑道。

    雲夢擦去眼淚:“我會采集好『露』水,等你回來。”

    林暮對雲夢笑笑,將靈石放在桌上,轉身離去。

    雲夢忙追出屋來,林暮直接從院中飛起,向雲霞峰飛去。

    雲夢站在院中,仰頭望著林暮遠去的身影,淚流滿麵。

    

Snap Time:2018-08-20 10:42:21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