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九十五章約定


    林暮並未飛回自己小院,而是向羅雲住處飛去。

    來到羅雲院前,林暮輕輕叩門。

    三聲過後,羅雲推門而出。

    見是林暮,羅雲麵上『露』出笑容:“師兄來了,快快請進。”

    林暮笑道:“我這次來,可是有天大的喜事告訴你。”

    羅雲便領著林暮向靜室走去,邊漫不經心道:“什麼天大的喜事,難不成築基丹煉製出來了?”

    林暮點頭讚道:“師弟果然聰明,料事如神啊。”

    羅雲一陣愕然,愣在當地,癡癡問道:“當真?”

    “當真!”林暮笑望著羅雲,輕輕點頭。

    羅雲頓時欣喜若狂,連忙領著林暮到靜室坐下,隨手匆匆忙忙泡上兩杯清茶,問道:“寒冰師姑的速度可真快,我本以為還要等個一年半載。”

    林暮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白『色』小瓶,正是羅雲的那份,遞給羅雲道:“你可別小看寒冰師姑,她的煉丹水平是我平生僅見,雖然我沒見過其他金丹期煉丹師,但是我能確信,寒冰師姑的煉丹水平在所有金丹期修者中,都是首屈一指,很難有人可以超越。”

    羅雲笑道:“寒冰師姑的煉丹水平,我早有耳聞,但你既然如此評價,想必傳言也並不真實,寒冰師姑的真實煉丹水平,猶在傳言之上啊。”

    林暮正『色』道:“的確如此,我們三人的築基丹是寒冰師姑一爐就煉製出來的,一爐三丹,控火達到七葉火蓮,實在令人讚歎。”

    羅雲望著手中的白『色』小瓶,麵帶喜意:“我們這次火龍穀之行,雖然驚心動魄,差點殞命其中,但收獲著實不小。你被駱言師伯看中,掌門也有意收我做關門弟子,衛盛師兄也將得到梁正長老的真傳。隻要我們踏入築基期,就能成為真傳弟子,這份榮耀和待遇,在門中異常少見,我們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林暮笑道:“不錯,真傳弟子這個稱號的確值得喜悅,但也容易令人眼紅。我們剛剛築基就成為真傳弟子,隻怕會引起他人嫉妒。靈寂期的弟子還好,基本都是真傳弟子,但是一些築基期中期,築基後期的弟子,可能會因此嫉恨我們,以後行事要更加小心。”

    羅雲點頭道:“這個我明白。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真有人存心找茬,我也不懼,必血拚五步,讓其付出代價。”

    林暮正待回答,一陣叩門聲從院外傳來。

    “今日倒是湊巧,師弟門庭若市,熱鬧異常啊。”林暮望著院門笑道。

    羅雲起身去開門:“師兄稍等片刻,我去去就來,若是一般人,我打發走就是了,回來再聊。”

    “你去吧。”林暮端起桌上的清茶,輕啜一口,笑道。

    幾息功夫,羅雲便從院門返回。

    “師弟動作倒是迅速。”林暮喝著清茶,頭也不抬。

    “師弟倒是滋潤,清茶味道如何?”一個聲音響起,不是羅雲。

    林暮一抬頭,忙站起來,笑道:“今日還真是湊巧,師兄竟也來了,我正準備等會去你那呢。”

    來人正是衛盛,衛盛也不客氣,坐在桌旁,笑道:“你覺得湊巧,我倒是不覺得。這一個多月,我隻顧著養傷,無心修煉,經常來羅雲師弟這說話解悶。倒是有幾次去你那,你一直都是院門緊閉,後來問過駱言師伯,才得知你去和寒冰師姑學煉丹去了。看你如今出來,收獲如何?”

    未等林暮回答,羅雲早已泡好一杯清茶,遞給衛盛,笑道:“林暮師兄的收獲可不小呢。”

    林暮忙從儲物袋中拿出衛盛的築基丹,遞過去道:“煉丹方麵,隻是學了點皮『毛』,但收獲的確不小。這枚築基丹是寒冰師姑特意煉製,『藥』效比一般築基丹要強上三分,我們可要好好準備,爭取一次築基成功,切莫讓寒冰師姑失望。”

    衛盛接過白『色』小瓶,麵上掩不住喜『色』:“這枚築基丹可真是讓我好等,入門十年,今日方得一見。”

    羅雲也坐在林暮對麵道:“我們三人一齊入穀,一齊出來,同生共死,這三枚築基丹又是寒冰師姑一爐煉出,真是上天注定,相信這次我們也能齊齊築基成功。”

    林暮和衛盛齊聲道:“理應如此。”

    說罷,相視而笑。

    笑聲過後,衛盛正『色』道:“我們如今風頭正盛,若是再突然築基,定會引來風波,築基這事,還需細細考慮,最好能等一段時間,待風頭稍稍過去,再築基不遲。”

    羅雲道:“林暮師兄剛才也已和我說過,隻是以我們三人的實力,築基之後,根本不必害怕那些築基期修者。”

    衛盛麵『色』嚴肅道:“師弟有所不知,一般的築基修者,我們自然不怕。但千羽劍門人數眾多,底蘊深厚,豈是你我所能明了。門中已知的真傳弟子就有五十多位,由此推斷,築基期弟子至少在五百以上。但除去執法堂的弟子,我們平日見過的築基期弟子並不多,這些人如今都到哪去了?”

    林暮點頭道:“師兄言之有理,我也覺著納悶。門中築基修者眾多,難不成全都終年閉關苦修?”

    羅雲笑道:“肯定不是這樣,我倒是聽我哥哥說過,許多築基期弟子都去『迷』霧林狩妖去了,一去都是一年半載,有時三五年補回來也是常有之事。除去『迷』霧林外,還有一部分築基期弟子前往靈礦之地采礦去了,不然以門中微博的收入,根本不足以應付如此大的開銷,靈礦之地靈石眾多,但爭鬥也是不斷,各個門派經常大打出手,許多弟子都被派往那,駐守靈礦之地。”

    林暮和衛盛都是緩緩點頭,衛盛開口道:“這靈礦之地和『迷』霧林,極有可能是我們築基之後所去之地,我們必定要團結,步伐一致,不然難以在那立足。”

    林暮也道:“師兄所言甚是,我們三人共生死,同進退。”

    羅雲笑道:“兩位師兄多慮了,我們何必人心惶惶,事情並未發生,安心修煉就是。”

    衛盛和林暮相視而笑,衛盛道:“話雖如此,但未雨綢繆,做好萬全準備,不至於到時手忙腳『亂』,措手不及。”

    林暮在旁點頭,對衛盛的話非常讚同。

    羅雲道:“既然兩位師兄都如此說,想必是不會錯的。那我們約好,一月之後,齊齊築基,如何?”

    林暮沉『吟』一番,點頭答應道:“如此也好,如今貿然築基,也不一定就能成功,多準備一些時日,把握又大一些。”

    衛盛起身道:“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回去準備,一月後,齊齊築基。”

    林暮也起身,三人告辭一番,羅雲將林暮和衛盛二人送出院外,林暮和衛盛施展《禦風術》向各自小院飛去。

    回到小院,林暮直奔靜室。

    來到靜室之後,林暮身影一閃,進入旋月空間。

    旋月空間中的幾種二品靈草和三品七星草,長勢喜人,生機盎然。

    林暮一頭鑽進小屋,坐在蒲團上,林暮開始細細查看儲物袋中的物品。

    這個儲物袋中的物品,林暮隻是大致查看一番,隻知道麵寶物不少,但具體如何,心中也沒十分把握。

    將麵的寶物一件件拿出,十三件中品法器,除去自己的五行環和地羅傘之外,其餘的都是任虹之物,想來也是他殺人奪寶所得。

    還有兩件上品法器,一件是踏雲靴,還有一柄上品飛劍青霜劍。

    法器之外,還有一塊赤紅『色』的煉器材料,這是上品火係飛劍的主要材料,價值頗高,不遜於一柄普通上品飛劍。

    儲物袋中的玉簡也是不少,顏『色』不一,種類不同,大多都是林暮原先之物,比如《基礎五行術法》,《星辰煉神訣》,《煉丹初要》,《符篆初解》,《煉器總綱》,《禦風術》,《禦物術》,《隱身術》,《天眼術》等等。這些玉簡之外,還有一些是任虹之物,但是不多,隻有三五枚。

    這幾枚玉簡都是任虹修煉所用。一枚是禦靈宗高階心法《幻靈心法》,一枚是《青霜劍訣》,高達四品,還有一枚是禦靈宗的絕密《禦獸經》,專門講如何豢養驅使靈獸靈蟲之類,除此之外,還有兩枚玉簡,都是常見之物,林暮也看不上眼。

    《幻靈心法》,《青霜劍訣》,《禦獸經》,這些都是寶物,即便是禦靈宗的高階弟子也不一定擁有,任虹作為掌門親孫,的確得天獨厚,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不論是心法、劍訣、飛劍,都勝過一般人太多。

    這一月時間,林暮決定在努力修煉之餘,全力祭煉踏雲靴。

    其他的可以先不管,但踏雲靴作為上品法器,速度超快,當日林暮用出上百張符篆,都差點被任虹逃出,其中威力,可見一斑。

    作為保命之物,這件踏雲靴不可或缺。

    林暮將所有物品全都裝回儲物袋中,隻留下踏雲靴,伸手一招,在《禦物術》的驅使下,踏雲靴緩緩飛起,飄在半空。

    林暮連連打出幾道法訣,向輸入靈力,踏雲靴頓時光芒閃爍,整個小屋也明亮許多。

    

Snap Time:2018-07-18 07:19:45  ExecTime: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