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九十四章築基丹


    煉丹是個功夫活。

    對修者的要求頗高,不僅要心細,堅韌,有耐心,還要對靈力掌控自如。

    越是高品階的丹『藥』,對火候的要求便越高。若是不能嚴格控製火焰的強弱,一爐丹『藥』很容易就會報廢。

    一爐高品階的丹『藥』報廢,也就相當於一大堆靈石化為烏有。

    除此之外,還要對每一種靈草的『藥』效了如指掌,知道煉丹過程的來龍去脈。

    這一切,對林暮來說,都太複雜,太深奧。

    寒冰仙子已經開始煉製築基丹,並沒空閑時間專門教導林暮。她索『性』直接丟下十幾枚玉簡,讓林暮自己去看。

    這些玉簡,有些是門派前輩高人總結所得,有些是寒冰仙子自己的煉丹心得。

    這些玉簡中的內容,無一不是精品,都是各人的獨門秘訣,即便是有靈石也很難買到。

    林暮如饑似渴,除去偶爾休息片刻之外,每天的所有時間都泡在丹室,苦心鑽研煉丹之道。

    這些玉簡都是適用於金丹期煉丹師的玉簡,對林暮來說太過深奧,許多內容林暮也隻是一知半解,甚至是完全『摸』不著頭腦。但是如此高深的玉簡,隻要稍稍明白其中一二,便能受益匪淺。

    這煉丹的玉簡中,提出了許多大膽而又可行的猜想。

    比如,煉丹的方式,一位門中的前輩就提出了幾種天馬行空的猜想。

    通常來說,煉丹師煉丹都是用火來煉丹。根據火焰的品階不同,煉製出不同品階的丹『藥』。

    這位前輩卻提出,可以用水來煉丹。

    這令林暮覺得匪夷所思。

    讀過之後,林暮方恍然大悟。

    原來這水煉之法和火煉之法本質上並無太大區別。用火煉丹,不過是用強大的火力,將丹爐中的靈草靈『藥』化成『藥』『液』,在靈力的『操』縱下,『藥』『液』凝實成丹『藥』,一爐丹『藥』便算煉製完成。

    這水煉之法所采用的原理和火煉之法如出一轍。修者隻需『操』縱丹爐中的水不停流動,將靈草靈『藥』化成『藥』『液』,然後在靈力的催發下,結成丹『藥』。

    隻是和火煉之法相比,水煉之法速度太慢,對時間寶貴的修者來說,使用次數不宜太多。

    而且,根據丹『藥』的不同,丹爐中所用的水也有不同。和火焰一樣,水也有不同種類,不同品階。比如九陽重水,葵水之精,三昧離水等等。

    水的品階越高,煉製出的丹『藥』,『藥』效越好。

    隻是高品階的水源,要比火焰還難以獲取,一般修者一生都很難見到一次。

    水煉之法和火煉之法相比,雖然弊端頗多,但自身也有火煉之法所沒有的優勢。

    比如,水煉之法煉製出的丹『藥』,『藥』『性』溫和,有利於修者煉化吸收,而且這種丹『藥』的『藥』效源遠流長,不像火煉之法煉製出的丹『藥』,隻要在一定時間內,沒有全部煉化吸收,就會無端消散。

    水煉之法煉製出的丹『藥』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絕大部分的『藥』效都能完全被修者吸收,對靈草靈『藥』的利用率遠超火煉之法。

    這兩種煉丹方式,各有優劣。

    林暮對這種水煉之法倒是頗感興趣,隻是由於身上並無特異水源,煉製出的丹『藥』也都是凡品。

    以後若是有機會,林暮倒想試試這水煉之法。

    這些玉簡林暮足足用去一月時間,才堪堪全部讀完。

    林暮不求甚解,隻要覺得有用的就努力記下。

    一些特別高深的、難以記住的內容,林暮也沒有傻傻地去死記硬背。

    在征得寒冰仙子的同意後,林暮拿出幾塊空白玉簡,將自己覺得有用的內容,抄錄在空白玉簡。

    由於內容太多,林暮足足用去五枚空白玉簡,方將自己需要的內容抄錄完畢。

    抄錄玉簡,對神識也有一定要求,一般至少是築基期的修者,方能抄錄玉簡。但林暮的神識遠勝常人,如今的神識修為和築基初期修者相比,毫不遜『色』半分。

    抄錄玉簡對林暮來說,並不是一件很難完成的事情。

    隻是由於抄錄的內容太多,神識消耗不少,頭腦連續眩暈了三天。

    整整一個月時間,寒冰仙子一直都在煉丹。

    林暮在觀看玉簡學習之餘,也努力觀察寒冰仙子的煉丹手法。

    但是看完之後,林暮方覺得自己以前是多麼淺薄。

    寒冰仙子對火候的掌控勝過他十萬八千,林暮完全無法與之相比。

    林暮原先以為自己可以隨意掌控火候的大小,做得已算不錯。

    但是當他看到寒冰仙子的控火技巧,林暮有些無地自容。

    為了更好地發揮丹『藥』中靈『藥』的『藥』效,寒冰仙子需要不斷變幻火焰的大小,有時根據爐內靈『藥』的分布不同,寒冰仙子也不時調整火焰的形狀,讓爐底每一處的火焰大小,都恰到好處。

    今日。

    林暮仍和往常一樣,靜立在丹爐旁,默默看寒冰仙子煉丹。

    寒冰仙子麵無表情,但展示出的控火技巧,卻頓時讓林暮覺得驚豔,驚為天人。

    因為在爐底,火焰竟然化為一朵七葉蓮花,浮在爐底,每一朵花瓣都『逼』真到和真正的蓮花無異。

    七葉火蓮!

    林暮清楚地記得,在一枚專門講控火的玉簡,曾提到,控火達到一定程度後,可以做到火焰化形,火焰化形再修煉到高深之處,可以用出七葉火蓮。

    林暮完全無法相信,寒冰仙子竟然可以達到七葉火蓮的程度。

    即便是告訴他人,別人也很難相信。

    一個劍修門派的長老,控火技巧可以達到七葉火蓮的程度,這不是笑話麼。

    但是事實卻發生在眼前,那七葉火蓮仍在爐底靜靜燃燒。

    寒冰仙子用出七葉火蓮後,一個時辰左右,便有一陣濃鬱的『藥』香從爐內飄出。

    一個時辰!

    林暮一陣驚歎。

    築基丹作為三品靈丹,煉製過程極為複雜,即便是以寒冰仙子的水平,每次煉製也需三個時辰左右。

    但用出七葉火蓮後,僅僅一個時辰,一爐築基丹便煉製成功。

    寒冰仙子纖纖素手輕輕一招,爐蓋便輕飄飄打開,三枚築基丹從爐內飛出,寒冰仙子不慌不忙,拿出三個白『色』小瓶,三枚築基丹分別落在三個瓶中。

    三枚?林暮一陣眼花。

    這煉製的是築基丹麼?林暮一陣懷疑。

    因為火龍草的珍稀,寒冰仙子每次煉丹,也隻往爐內放入一份材料,這樣可以減小失敗的幾率,不至於一爐丹『藥』報廢,麵的全部材料都化為烏有。

    一份材料煉製出一枚築基丹,每次煉製需要三個時辰。

    但是此刻,寒冰仙子一下煉製三份材料,卻僅僅用去一個時辰。

    這如何能不令林暮驚奇。

    七葉火蓮的效果真的這麼好麼?林暮頓時心生向往。

    寒冰仙子用出飛劍,在三個白『色』小瓶上分別刻下幾個小字,然後一股腦丟給林暮。

    林暮頓時心驚膽戰,忙伸手將三個白『色』小瓶抓入懷中。

    接過一看,三個白『色』小瓶上,分別刻著林暮、衛盛、羅雲的名字。

    這三枚築基丹是給林暮三人的!

    林暮清楚地記得在配製材料時,三人的築基丹所用的配比並不相同。

    羅雲是水係單靈根修者,寒煙草用量為四株,衛盛是火係靈根,對火龍草有一定的抵禦力,寒煙草的用量僅為兩株,林暮是五行靈根,由於靈根太過平和,寒煙草的用量也就不多不少,恰為三株。

    三分不同配比的材料,在同一爐中煉出,僅僅用去一個時辰。

    寒冰仙子的煉丹水平,令林暮佩服得五體投地。

    林暮將三個小瓶僅僅握在手中,這麵就是築基丹,自己夢寐以求的築基丹。

    隻要能夠築基,林暮就可以回家探望父母了。

    如果不想再回到門派,以築基期的修為,也可以在故唐國做個城主之類的,成為千羽劍門的外事弟子,建立一個附庸在千羽劍門的修仙家族。

    以後如何,林暮並未細細打算,他的目標就是築基,一直以來都是。

    寒冰仙子淡淡道:“這兩個月,想必你也學到不少東西,對駱言師兄,我也有個交代。這三枚築基丹,是我特意煉製,『藥』效要比普通築基丹強上三分,以你們三人的修為,一次就築基的可能極大。這枚築基丹定要在最鼎盛的時候服用,才有可能一舉築基成功。你是五行靈根,準備要更加充分,千萬不要浪費了這枚築基丹。”

    這是林暮見到寒冰仙子以來,她說的最長的一段話,雖然語氣冷漠,但其中的關切之情,林暮也能感覺到。

    林暮連忙謝道:“多謝寒冰師姑,弟子定不負重望,誓要築基成功。”

    寒冰仙子表情又恢複冷淡,平靜道:“我能教你的,全都告訴你了,能領悟多少,全在於你自己。我隻想說,天賦之類並不太過重要,在漫長的修真生涯中,努力才是最重要的。隻要你肯努力,即使有人天賦勝過你許多,你也能慢慢趕上,甚至反超。你且回去,好好準備築基吧。”

    這番話說到林暮的心坎,他當初也正是靠著努力,修為才突飛猛進,趕超許多天賦異稟的弟子。即便是被譽為百年一遇的天才羅雲,如今也隻不過和林暮平起平坐,並未超出多少。

    林暮深深對寒冰仙子行了一禮,方緩緩離開丹室。

    寒冰仙子雖然沒有教過林暮修煉,但在煉丹方麵,她是林暮的第一個師傅。

    也正是她,將林暮真正帶入到煉丹這個博大精深的殿堂中來。

    林暮走出寒冰仙子的院落,將三個白『色』小瓶裝入儲物袋中,施展《禦風術》向西峰飛去。

    

Snap Time:2018-01-17 01:07:01  ExecTime: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