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九十二章拜訪


    黎明的曙光劃破黑暗,林暮從睡夢中悠悠醒來。

    吃完靈穀做的飯食,再美美地睡上一覺,頓覺渾身舒泰,神清氣爽。

    林暮起身洗漱一番,換身月白長衫,想起和雲夢的約定,出了院門,施展《禦風術》向東峰飛去。

    來到東峰,林暮並未讓人通報,連大門都沒走,直接飛進群芳院中。

    在雲夢院前,林暮停下身形,落下地來。

    林暮正要上前叩門,轉念一想,緩緩放下手勢,扭頭向附近慕青的院落走去。

    來到慕青院前,林暮輕輕叩門。

    叩門聲清脆,林暮暗暗用上一些靈力。

    三聲過後,慕青推門而出。

    一張秀美到極致的臉蛋,出現在林暮麵前。隻是對如今的林暮來說,慕青這張臉對他再無任何吸引力。

    當初林暮差點死在張若虛手中,慕青難脫幹係。

    見慕青出來,林暮麵容平靜,正『色』道:“無故叨擾,還望師姐見諒。”

    慕青本想『露』出一個笑容,但實在笑不出來,麵『色』僵硬道:“歡迎之至,還請師弟進來說話。”

    林暮也不客氣,隨著慕青來到靜室中。

    林暮在桌前坐下,茶也未喝,開門見山道:“我素日與師姐無怨無仇,不知師姐為何要置我於死地。”

    這一句,說得輕描淡寫,但落在慕青耳中,如同一道驚雷。林暮竟然毫不客套,直接和她攤牌。

    慕青鎮定一下神『色』,勉強笑道:“師弟此話怎講?你不是活著從火龍穀回來了麼,我還未向你道喜呢,剛一回到門派,就被收為內門弟子,看來我當初的擔憂,完全就是庸人自擾了。”

    林暮不為所動,緊緊盯著慕青道:“那晚約我前去,為何你後來未去?你可知我被人埋伏,差點命喪他人手中?”

    慕青驚呼道:“竟會發生這樣的事?”

    “師弟一定是誤會我了,當晚我本打算赴會,但臨行前,真傳弟子馮烈約我前去商討『迷』霧林狩妖之事,由於時間匆忙,我來不及向你解釋,第二日,我就前往『迷』霧林狩妖去了。這一去就是半年,回來之後,才聽說你前往火龍穀去了。我還為你擔心許久,如今見你平安歸來,我也安心不少。”慕青匆忙解釋道。

    林暮根本不相信慕青之語,靜靜聽著慕青說完,林暮麵『色』平靜如波。

    眼見自己的一番話並未打動林暮,慕青心中也是一陣焦急,麵上滲出細密汗珠。

    林暮也不客氣,直接開口問道:“假如你當初不是和埋伏我之人一夥,那你在傳音符中所說的話,可是句句屬實?”

    慕青心思急轉,麵上卻極力保持平靜:“的確如此,句句屬實。你也親自去過,火龍穀中是何景象,想必你比我更加清楚。”

    林暮點點頭,隨即又開口問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說你有築基丹的丹方,丹方何在?”

    聽到林暮如此說,慕青長出一口氣,心道,幸好我早有準備。

    慕青忙伸手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張方子,遞給林暮,正『色』道:“當日之事,真的與我無關。驚嚇到師弟,我心中實在愧疚,這個丹方就送與師弟,算作補償吧。”

    林暮忍住喜意,麵『色』平靜接過築基丹丹方,這張丹方乃是用三品紙箋七星紙箋造成,上麵記載有十幾種靈草靈『藥』,從一品靈草到三品靈『藥』不等。

    排在最上麵的就是火龍草,還有其他幾種二品靈草,比如水係二品靈草寒煙草,圖靈花,金絲煌,星空藍等等。

    方子中詳細記載了每種靈『藥』的數量,甚至對火候也做出了一些要求。

    林暮在煉丹方麵也算是小有所成,一眼判斷出這張丹方不似有假。

    將丹方小心裝入懷中,林暮對慕青笑道:“看來師姐所言不虛,是我錯怪師姐了,還望師姐見諒。”

    慕青也『露』出笑容,大方道:“師弟莫名受人襲擊,對我心存疑慮也屬正常,隻是希望師弟以後莫要再如此莽撞了。不分青紅皂白,上來就質問與我,實在令我膽戰心驚。”

    林暮早已看出慕青額頭的汗珠,裝作歉疚道:“以後萬萬不會了,也望師姐以後能守諾,不要令人白白空等,身陷險境。”

    慕青也是麵帶歉意:“這件事是我錯在先,才造成今天的誤會。如今誤會解開,還望師弟莫要與我心生嫌隙。”

    林暮笑道:“理應如此,師姐但有吩咐,我莫敢不從。”

    兩人這番真真假假的對話,其中的真實程度能有幾分,兩人各自都心知肚明。

    話的真假並不打緊,實打實的收獲才最重要。

    兩人這一番對弈,林暮從慕青手中得到一張築基丹的丹方,慕青一無所獲,就連林暮的懷疑,也隻是從表麵上消除了,內心到底如何想,她自己也很清楚。

    這一次,林暮占盡上風。慕青由於理虧,處處受製,被林暮壓製。

    隻是林暮沒有確鑿把握,如今並不能立即對慕青和張若虛動手,往後拖是最好的辦法。

    但若是張若虛耐不住『性』子,再次前來尋事,林暮絕不會有半點猶豫,必要當場殺之。

    拿到丹方,林暮無意在此久留,對慕青行禮一番,告辭離去。

    林暮離開之後,慕青一下坐倒在椅上,麵『色』蒼白,渾身冷汗直流。

    從慕青院中出來,林暮望著冉冉升起的朝陽,麵上『露』出一抹喜『色』。

    邁著輕鬆的步伐,林暮向雲夢院中行去,來到雲夢院前,這次林暮沒有猶豫,林暮輕輕叩門。

    剛剛到第二下,雲夢便推門而出,『露』出一張絕美的麵龐。

    這兩年,雲夢年紀漸長,出落得愈發美麗,和慕青相比也是毫不遜『色』。

    林暮望著雲夢頭上簪的粉紅『色』小花,笑道:“師妹這番打扮,倒是別致。”

    雲夢麵上一陣嬌羞,霞飛雙頰:“這是我自己種植的相思紅,看著喜歡,便戴在頭上。”

    “相思紅?”林暮笑道:“這名字倒是貼切。”

    雲夢忙招呼林暮進入院中,來到靜室坐下,雲夢端上兩杯香茶,遞一杯林暮,自己留下一杯,輕笑道:“這是我新煮的茶,師兄嚐嚐味道如何?”

    林暮接過素『色』瓷杯,輕啜一口,品味半晌,讚道:“這茶馨香依舊,令人聞之欲醉。”

    雲夢麵上『露』出純真笑容:“師兄喜歡就好。這茶水都是我新采集的晨『露』,『露』水經過東峰的靈氣滋潤,其中蘊含著淡淡靈氣,喝下之後,能回氣提神。”

    林暮再次輕品一口,笑道:“師妹如此費心,我都不敢多飲了。”

    雲夢麵『色』紅潤,低下頭,不再言語。

    林暮品完一杯香茶,放下茶杯,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柄淡藍『色』飛劍,放在桌上道:“師妹如今已是煉氣八層,距離築基不遠,也需要一柄飛劍了,這柄藍煙劍就送與你吧。”

    雲夢忙道:“我在門中清修,並不需要飛劍,師兄還是收回吧。”

    林暮擺擺手笑道:“你不必在意,就如同我和靈膳堂夥計辛炎所說一樣,這樣的飛劍,對我來說,不算得什麼,我儲物袋中仍有不少。”

    這話說得不假,任虹的儲物袋中可是寶貝眾多,僅僅中品法器就有十餘件,這十餘件法器中,以飛劍居多。這柄藍煙劍是幾柄飛劍中,品質最好的一把,雖然隻是列為中品,但和一般上品飛劍相比,差別並不太大。

    水係飛劍林暮已經擁有上品青霜劍,這柄藍煙劍就是多餘,他記得雲夢恰好是水係靈根,送與雲夢是再合適不過。

    雲夢不再推辭,接過藍煙劍,不住打量觀賞,眼中盡是喜意,看來很是喜歡。

    林暮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兩人在靜室中閑聊片刻,林暮便要告辭離去。

    雲夢依依不舍,將林暮送出老遠,才一步一回頭,回到小院。

    回到靜室,雲夢反複打量著藍煙劍,像是看著一件絕世珍寶,滿麵笑容,一雙純淨的眸子盡是喜意。

    林暮剛剛走出東峰,正待施展《禦風術》返回小院,一柄三寸大小的青『色』飛劍,從遠處飛來,猛然在他麵前停住。

    飛劍傳書?林暮一陣不解。

    這柄飛劍的質地實屬上佳,和羅雲的青雲劍相比也不遜『色』半分。

    是誰如此奢侈,這樣好的飛劍竟然僅僅用來傳遞消息,實在是太暴殄天物了。

    林暮接過飛劍,從飛劍上取下一枚藍『色』紙箋,一行雋秀的字跡映入眼簾。

    “速到丹霞峰一趟,尋你有事。—寒冰仙子。”

    林暮手拿著紙箋一陣顫抖,紙箋差點脫手飛出。

    竟然是門中四大長老之一,還是平日最冷漠的寒冰仙子。寒冰仙子主動找上自己,讓林暮受寵若驚,不知所措。

    她找自己何事?林暮百思不得其解。

    沉思半晌,林暮也沒想出結果,忙從儲物袋中拿出符筆,在紙箋上回道:“弟子立即前去,請長老稍候片刻。”

    將紙箋貼在青『色』飛劍上,青『色』飛劍便沿著原路返回,瞬間蹤影全無,消失不見,速度快得令林暮咋舌。

    林暮忙施展《禦風術》,向丹霞峰飛去。

    

Snap Time:2018-04-25 08:34:50  ExecTime: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