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九十一章盛情

  
  兩人走到近前,林暮對古辰笑道:“大半年沒見,師弟的修為倒是進步不少,如今已是煉氣六層了。”
  古辰麵『色』一紅,一陣慚愧:“師兄莫要取笑我了,我的修為如同龜爬一般,進境甚微,倒是雲夢師妹,修為突飛猛進,如今已是煉氣八層了。”
  林暮望著雲夢笑道:“是的,雲夢師妹天資聰穎,當然,也非常努力。”
  林暮絕口不提給雲夢聚靈丹之事,這樣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雲夢小臉通紅,梨花帶雨,說不出得美麗。
  林暮笑道:“別哭了,我真的如此令人害怕麼?令你如此大哭。”
  雲夢臉『色』一紅:“不是的,不是的,我是高興。”
  她忙用絲帕擦去眼淚,剛剛還洶湧的淚水,頓時止住。
  林暮麵帶微笑,待雲夢擦去淚水,對兩人笑道:“這次收獲不菲,我們且去靈膳堂慶祝一番,想必你們還未嚐過靈穀的美味,今天我帶你們去嚐嚐。”
  古辰和雲夢立即滿臉笑容,點頭答應。
  其實兩人和林暮不同,林暮的節儉在千羽劍門少有人及。
  古辰的收入在千羽劍門還算不錯,能經常去靈膳堂打打牙祭,不然以他懶散的『性』格,平日隻顧忙著生意,很少修煉,修為不退步就算燒高香了,如何還能進步?
  原因就在於靈穀。
  古辰經常去靈膳堂吃靈穀做的飯食,靈穀中蘊含的靈力,被他消化後吸納,所以修為才能緩慢地進步。
  雲夢吃靈穀的次數同樣不比古辰少,她經常和慕青一起,靈穀做的飯食她也吃過不少。
  但是林暮如此說,兩人還是表現得很高興。
  林暮帶著兩人直奔西峰的靈膳堂。
  靈膳堂中,前來吃飯的弟子並不太多,隻因修真者不必每日進餐,有時兩三天吃一頓飯,也是常有的事。
  林暮和古辰、雲夢三人,在靈膳堂中,找一處安靜角落坐下。
  三人剛坐下不久,就有一位夥計走上前來,他一眼就認出林暮,激動道:“師兄,你們想吃點什麼?”
  這位夥計同樣是千羽劍門弟子,隻是修為剛剛煉氣三層,隻是負責在靈膳堂打雜,每月收入不過一塊下品靈石和一瓶聚靈丹。
  望著滿臉謙卑的夥計,林暮內心一陣波動。
  兩年多之前,他也和這位夥計一樣,在靈膳堂做雜役。
  隻是他那時做的不是跑腿這樣的輕鬆活計,他每日需要砍柴挑水,打掃院落,終日奔波,苦不堪言。
  一轉眼,兩年多過去,如今自己也可以輕鬆地坐在這,可以吃上一頓豐盛地美味。
  這是當時的他,無論如何也不敢想象地情景。
  林暮拿起桌上的簿冊,看過之後,對夥計道:“來一桌二品靈穀做的飯食,越豐盛越好。”
  二品靈穀!
  古辰和雲夢都是一驚,二品靈穀的價格可是遠超一品靈穀的,林暮這樣做,可是太奢侈了。
  古辰正想出言阻止,林暮用眼神示意一下,不讓其說話,然後對夥計笑道:“去吧,我們在這等著。”
  夥計更是吃驚,二品靈穀就是築基期弟子也很少吃。
  聽到林暮肯定的答複,夥計忙向廚房奔去了,讓靈廚師快點準備。
  片刻功夫過後,一桌豐盛的飯菜便被擺在桌上,香味四溢,看著就令人食指大動。
  三人大快朵頤,隻有雲夢,顧著矜持,一小口一小口地吃,但也吃得不少,整整一碗飯,全都被她吃完,菜也吃了許多。
  古辰更是不堪,連吃四大碗,直到肚中再也盛不下,才戀戀不舍地放下碗筷。
  林暮也盡情吃了一頓美味,他在火龍穀中呆了一月,雖然一半的時間都處在昏睡中,但剩下的半月時間,每日都是提心吊膽,擔驚受怕,如今安靜下來,這一頓飯,他吃得格外香。
  三人吃完之後,桌上一片狼藉,三人相視而笑。
  林暮揮手招來夥計,問道:“多少塊靈石?”
  夥計忙道:“三百二十七塊,但是師兄難得前來,靈膳堂的執事特意囑咐,一定要給予優惠,打個八折,給二百六十塊靈石即可。”
  林暮笑道:“那替我謝謝這位靈膳堂的執事弟子。”
  說罷,從儲物袋中取出三百塊靈石,遞給夥計道:“多餘的靈石,你自己留著吧,希望可以對你有些幫助,努力修煉,爭取早日築基。”
  這儲物袋本是任虹之物,任虹在火龍穀中,殺人奪寶之類的事情做過不少,麵有不少中品法器,還有數量不菲的靈石。林暮並未細數,但大約估計一下,靈石的數量也至少在兩千塊以上。
  是以這區區三百塊靈石,對他來說,算不得什麼。
  夥計辛炎一臉激動,忙接過靈石,熱淚盈眶,拜下謝道:“多謝師兄照顧,他日若出人頭地,必不忘師兄知遇之恩。”
  林暮忙伸手扶起辛炎,笑道:“我知道這四十塊靈石與你非常重要,是一筆巨大財富。但與我不過是九牛一『毛』,你不必放在心上,更不必心存感激,努力修煉即可。另外,我有一個忠告告知與你,我看你是四係靈根,資質也算不上出眾,若想築基,和平常人一樣苦修不是良策,你需另謀他法,煉丹,製符,煉器之類,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學習一樣,多賺些靈石。隻要靈石充足,不愁修為上不去。”
  辛炎感動莫名,進入千羽劍門兩年,從未有人如此推心置腹和他說話,修為高的弟子,對他呼來喚去,他的尊嚴在別人的輕視中,被消耗殆盡。林暮的這個舉動,讓他內心一暖,忙跪在地上謝道:“多謝師兄指點,我必當努力。”
  林暮忙再次扶起他,連道:“不敢當,我隻是看見你,想起自己的過去,見你心『性』尚可,稍稍多說了兩句,你不必太過放在心上。”
  辛炎流著淚站起,林暮如此說,讓他心中更是感激。
  林暮將儲物袋掛好,回過身來,對呆立原地的古辰和雲夢二人道:“我們走吧。”
  兩人忙傻傻地跟在後麵,腦中猶自不解,林暮為何會幫助一個素不相識之人。
  走出靈膳堂,林暮回身對古辰道:“我初次回來,房屋院落尚未打掃,不便歡迎兩位前去,過兩日,再請你們上門喝茶。”
  古辰忙道:“師兄此話就見外了,等有空你去我的百物閣小坐,咱們兩個好好聊聊,我對火龍穀可是充滿好奇呢。”
  林暮笑罵道:“又想著我口袋的靈石,你對它們可真是念念不忘。”
  古辰行禮一番,笑望林暮和雲夢一眼,告辭離去。
  雲夢站在原地,卻不肯移步。
  林暮無奈道:“師妹可還是有話要說?”
  雲夢麵『色』紅潤,注視著林暮的臉龐,一言不發。
  林暮立即覺得臉上發熱,堅持不住,敗退道:“那我明天就看你好了。”
  雲夢立即喜道:“當真?”
  “當真!”林暮略帶苦笑道。
  兩人這才分別離去。
  林暮施展《禦風術》,飛回小院。
  靜室中的禁製還在,看來並無人來過,林暮放鬆下來,撤去靜室的禁製,推門進去。
  靜室中久未居人,灰塵遍地。
  林暮外外清掃了一個時辰,靜室中才煥然一新。
  院落中也落滿樹葉之類,林暮不厭其煩,將之清掃幹淨。整個院落,看上去亮堂許多。
  經曆過多場生死打鬥之後,現在這樣安靜生活,林暮非常喜歡,可以靜靜打掃院落,掃去落葉,享受片刻的安寧。
  因為林暮知道,安寧過後,就將要努力築基。
  和林暮院中的安寧不同,東峰一座幽深小院中卻是彌漫著一陣緊張。
  靜室中,淡淡的檀香,絲毫不能讓人沉靜。
  張若虛語氣急促道:“他回來了,他竟然活著回來了。項毅和葉星如此高的修為,都命喪其中,他卻安然無恙。我聽說臨行前,掌門僅僅給了他一件中品防禦法器,他是如何在危機重重的火龍穀中活下來的,僅僅是靠運氣麼,我不相信。他身上絕對有重寶。”
  慕青坐在對麵,聽著張若虛的分析,她突然覺得一陣厭煩。
  “你難道還不死心麼?”她輕聲道:“他如今雖然尚未築基,但實力絕對要比你強上許多。『迷』霧林狩妖我們空手而歸,也不知掌門是否會降罪,現在還是安靜些吧。”
  張若虛低聲咆哮道:“我一人自然打不過他,但是我們兩人呢?我不相信他可以同時對付兩位築基期修者,他現在畢竟隻是煉氣期。”
  慕青斬釘截鐵道:“我不會再幫你了,我怕把自己搭進去,上次的事情,想必他心中也已經開始懷疑我,我不能一錯再錯。”
  張若虛冷笑一聲:“你有選擇的餘地麼,你必須去。”
  慕青怒目瞪著張若虛:“我若是偏不去呢?”
  張若虛笑道:“那你就是自尋死路。”聲音帶著一股徹骨寒意。
  慕青毫不相讓,寒聲道:“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去的。你若是用強,小心我將之前的事都告發出來,也不知掌門會如何處置你。”
  張若虛驚出一身冷汗,顫聲道:“你真的想要魚死網破麼?”
  “罷了!”張若虛歎口氣道:“這事先放一放,等你想通了再說。”
  靜室中頓時陷入一陣沉默之中。
  

Snap Time:2018-12-10 16:53:35  ExecTime:0.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