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九十章內門弟子


    三天後。

    千羽福船回到千羽劍門。

    前方的護山大陣『迷』霧滾滾,麵白茫茫一片,看不真切。

    千羽劍門山門外的台階上,黑壓壓跪著一大片人群。

    這些人仍在奢望可以被門派長老收入門中,不肯離去。

    林暮目光閃動,他一眼看出,這批人和一個月之前的那些人,已然不同。

    許多人堅持不住,紛紛破口大罵一番,然後氣呼呼離去。

    也有不少人不發一言,埋頭跪在地上苦等,膝蓋上鮮血直流,也兀自不知。

    這些人都是凡人,注定沒有機會踏入修真界。

    不管心『性』是否堅毅,為人是否努力,都不會被收入門中。

    在掌門和幾位長老眼,這些人如同螻蟻一般,絲毫不放在眼,更別提放在心上。

    林暮看著一陣不忍,鼓起勇氣,對時未寒道:“掌門,這些人今生都沒有機會進入門派麼,我看他們跪在那竟如此可憐。”

    時未寒緩聲道:“這些人資質太差,即便收入門中,也不會有多大成就,築基的希望渺茫。與其把資源浪費在這些人身上,不如多培養一些精英弟子,這樣對門派來說,才是正途。我知你心存善念,這些人,我也覺得他們可憐,但那又如何?這天下可憐之人無窮無盡,豈是我所能顧得來的。你還是安心修煉吧,早日築基方是正理。”

    林暮猶不死心,問道:“難道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麼,這麼多人中,總有一兩人心『性』堅毅,是可造之材,難道注定今生無望麼?”

    時未寒盯著林暮,目光注視著林暮的臉龐,良久後,時未寒方歎口氣道:“罷了,我知你是五行靈根,是以對這些人難免多了幾分同情,就由你吧。給這些人一個希望也好,說不定這些人中會出現一個和你一樣的人。”

    語畢,時未寒帶著林暮從千羽福船中飛出,淩立虛空。

    下麵跪拜之人立即發現飄在空中的二人,連忙磕頭乞求,希望可以拜入門中。

    時未寒對著下麵的人輕輕道:“你們在此跪拜,心『性』可嘉,我給你們一個承諾,隻要可以在此堅持一年,我便親自將他收入門中。”

    聲音雖輕,下麵之人卻聽得清清楚楚。

    林暮忙朗聲道:“還不快快謝過掌門。”

    下麵喜成一團的人群立即反應過來,忙磕頭道謝,額頭都磕出血來,也恍若未覺。

    時未寒笑道:“你們不必謝我,要謝就謝這位林暮師兄,他也隻不過是一位五行靈根修者,但修為遠超許多煉氣修者。他的努力,門中眾所周知,隻要你們也能堅持,將來成就不會遜『色』於他。”

    下麵的人又是一陣跪拜,高聲謝過林暮師兄。

    這下麵跪著的許多人中,有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少年衣衫襤褸,蓬頭垢麵,看上去和乞丐無異,隻有一雙眼睛閃爍著渴望的光芒。

    他緊緊盯著林暮,仿佛要把他深深記在心,然後他重重向林暮磕了三個響頭。

    時未寒轉過頭來,對林暮笑道:“這下你滿意了吧。”

    林暮忙道:“多謝掌門善念,這些人將來必會感激你。”

    時未寒不置可否,不再言語,帶著林暮飛回千羽『綠『色』小說網』出一道法訣,沒入護山大陣中,山前白霧一陣翻湧,『露』出一條小道,千羽福船光芒一閃,便從小道中穿過,隨後,白霧便自動合攏,恢複原樣。

    千羽福船消失後,下麵跪拜之人才紛紛抬起頭來,剛剛如同乞丐一般的少年,望著翻滾的白霧,眼中『露』出一抹堅定之『色』。

    跪在少年旁邊的一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轉過身來,驚呼道:“石堅,你的額頭流血了,你這是何苦,剛剛掌門的話不過是一句安慰之言,何必當真。我親眼見過許多人在這跪了兩年或者三年,有的活活餓死在這,也沒見有人被收入門中。”

    喚作石堅的少年,額頭血肉模糊,堅定道:“我相信他!”

    旁邊的年輕人歎口氣,不再言語。

    其實在他內心深處,何嚐不希望掌門的話,是真摯之語。隻是他二十餘年的閱曆,讓他不再輕易相信他人。掌門的話,對他來說,不過是一種安慰罷了。

    千羽福船來到千羽峰,緩緩降落在千羽大殿前。

    廣場上,人海如『潮』,人聲鼎沸,所有弟子都雲集在此。

    這些人都是第一次見到千羽福船這樣的法寶,紛紛大呼驚奇。

    林暮和幾位長老從船中走出後,時未寒收去千羽福船,巨大的千羽福船登時消失不見。

    羅通帶領著一幹靈寂期真傳弟子飛上前來,齊齊跪拜道:“恭迎掌門。”

    下麵的數千外麵弟子也是齊齊拜倒在地,和幾十位真傳弟子一起高呼:“恭迎掌門。”

    聲音浩浩『蕩』『蕩』,洪亮如鍾,直衝天際。

    時未寒望著下麵的數千弟子,意氣風發,朗聲道:“這一月,我和四位長老帶著門內大比的前五名,前往火龍穀采集火龍草。火龍草是煉製築基丹的主要一味靈『藥』,在幾位弟子的努力下,這次收獲甚豐。今後,我千羽劍門弟子再也不用擔心築基丹不足了,隻需努力修煉,凡是達到煉氣十層巔峰的弟子,我都會無償賜予一枚築基丹。你們要努力修煉,光大我千羽劍門。”

    下麵的人頓時熱血沸騰。

    築基丹的難得,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如今築基丹充足,隻需努力修煉即可,如何不讓這些人心生感激。

    見下麵的人稍稍冷靜一些,時未寒又道:“雖然這次收獲不菲,但損失同樣不小。門中的兩位天才,項毅和葉星,齊齊葬身火龍穀。他們是為門派而死,你們要牢牢記住他們,沒有他們的拚死努力,就沒有你們的築基。”

    下麵的人頓時變得一陣沉默,全場鴉雀無聲。

    林暮,羅雲,衛盛三人,相互對視一眼,眼中一抹悲『色』閃過,掌門這番話,雖然對於死去的項毅和葉星來說,無關輕重,但對林暮三人,卻是一種安慰。

    至少他們的死和馬華源不一樣,他們是為門派而死,會被所有人記住。

    隻是林暮望著下麵沉默的人群,也無法猜測出,究竟會有幾人能真正記住他們。

    林暮的目光剛要收回,兩個人影映入他的眼簾。

    古辰站在廣場上,遠遠地對他揮手,雲夢站在旁邊,淚眼朦朧,梨花帶雨。

    林暮心中頓時一暖,至少,這兩人不會忘記自己。

    林暮站在駱言長老身側,對兩人點頭微笑。

    古辰看到林暮的回應,頓時麵臉堆笑,雙眼眯成一條細縫。

    雲夢卻是和古辰全然不同,她的哭聲更甚,淚水順著麵頰不停流下。

    林暮不辭而別,突然消失,她幾經打聽,才隱約聽到一點消息,知道林暮去了一處險地,極有可能無法再回來。

    這一個月,她每日茶飯不思,心力交瘁,擔憂害怕,如今見到林暮平安歸來,她的眼淚如同斷線的珠子,再也無法忍住。

    掌門時未寒這時飄在空中,對下麵的幾千人道:“林暮,衛盛,羅雲三人,在火龍穀采到大量火龍草,我和四位長老商量之後決定,將他們三人收為內門弟子。今後,將由我和四位長老親自指點他們的修行。”

    內門弟子!

    下麵的人齊齊將目光轉向林暮三人,有羨慕,有崇拜,也有嫉妒。

    時未寒不等眾人反應過來,再次道:“林暮,衛盛,羅雲三人,如非我調遣,今後不必在門中做任何差事,門中每月會發放一百塊下品靈石,和足量的丹『藥』,你們要好好修煉。”

    林暮和羅雲、衛盛忙點頭答應,行禮謝過。

    下麵的人如同一鍋沸水,嘰嘰喳喳討論起來。

    每月一百塊下品靈石!

    不需要做任何事,就能得到。

    這樣的待遇,讓許多人眼紅不已。

    他們每月辛苦勞作,一月收獲也不過兩塊下品靈石。一百塊下品靈石,是他們努力幾年才能得到的財富,林暮三人的運氣,令他們嫉妒不已,隻恨自己沒有和掌門一起前往火龍穀。

    隻是這些人隻顧羨慕三人的收獲,卻已經忘記項毅和葉星的死去,就連衛盛身受重傷,他們也不知道。

    而且,他們更不知道的是,每月一百塊下品靈石,對林暮,羅雲,衛盛三人來說,並不算什麼。

    林暮儲物袋中的一把青霜劍,若是換算成靈石,至少可以賣到上萬塊下品靈石。羅雲和衛盛的身家,一點也不比林暮遜『色』。

    聽完掌門的賞賜後,三人全都麵『色』平靜,看不出一絲喜『色』。

    這讓下麵的人,紛紛讚歎,三人的的定力果然異於常人,這樣天大的喜事,也無法讓三人高興起來。

    賞賜完畢,時未寒道:“都散了吧,回去好好修煉,等到築基之後,這樣的待遇,你們也有。”

    語畢,時未寒和四位長老,駕起祥雲,飄然離去。

    羅辰帶領著執法堂弟子,開始疏散人群,數千弟子紛紛散去。

    林暮對羅雲和衛盛告辭一聲,向廣場走去。

    古辰和雲夢二人,正向林暮跑來。

    

Snap Time:2018-01-19 09:42:55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