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八十八章清點


    火龍穀外,數百位金丹期修者盤坐原地,在默默打坐靜修。

    距離出穀之日,已經不足兩日。

    這些金丹期巨頭們,臉上卻沒有絲毫焦急之『色』,個個神『色』坦然,仿佛是渾不在意一般。

    倏然!

    火龍穀穀口的天網禁發生變幻,白霧翻滾,似是有人從火龍穀中出來。

    所有金丹期修者全都立即清醒,目不轉睛望著穀口處,都希望出來的人是自己門派的弟子。

    但是看清來人之後,絕大部分修者臉上都『露』出一陣失望之『色』。

    隻有千羽劍門的五位金丹期修者,麵上『露』出淡淡笑容。

    出來的三人,正是林暮,羅雲和衛盛。

    時未寒忙帶著四位長老迎上前來,見衛盛一身衣衫全被鮮血染透,時未寒關切問道:“怎麼受這麼重的傷?項毅和葉星二人呢?”

    林暮三人聞言,麵『色』皆是一變,難掩悲傷之『色』,衛盛聲音低沉,有氣無力道:“我們在火龍穀中被人圍攻,項毅和葉星兩位師兄已經殞命其中,若不是林暮師弟和羅雲師弟救援及時,隻怕我也隨他們二人去了。”

    衛盛的說法,掌門和四位長老並不驚奇,早在看到他們三人時,時未寒就已猜到結果。

    即便如此,在惋惜之餘,時未寒內心中更多的卻是欣喜。千羽劍門能有三人活著出來,已是出乎他的意料。

    隻是兩位弟子剛死,當著林暮三人的麵,他不好將這種喜悅表現出來,也是裝作神『色』一黯,歎氣道:“這次火龍穀之行,生死各安天命,全憑個人造化。他們二人為門派的傳承而死,死得其所,你們三人也不必太過傷心。回到門派之後,我會在後山,為他們修兩座劍塚,讓他們和曆代先祖長眠在一起。”

    三人聽後,皆是默默點頭,雖然明知一座劍塚不過是做做樣子罷了,但是對於活著的人來說,卻是一種安慰。

    四位長老也在一旁噓寒問暖,溫言詢問三人在火龍穀中的遭遇。

    就連平日極其冷淡的寒冰仙子,麵上也帶著一絲暖意,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紅『色』小瓶,倒出一粒暗紅『色』丹『藥』,遞給衛盛服下。衛盛頓時心中一暖,眼角微微濕潤,一口吞下丹『藥』,盞茶功夫過後,身上便冒出陣陣熱氣,麵『色』也紅潤許多。

    幾位長老對三人皆是非常關心,絕口不提火龍草之事。

    林暮明知幾位長老這樣做,不過是做做樣子罷了,但心中也是一陣溫暖。

    以幾位長老的地位,直接向三人討要火龍草,三人也不敢不給。

    這一番客套,倒是將彼此的關係拉近許多。

    三人各自說起自己在火龍穀中的遭遇,說到危險處,四位長老也是陣陣驚呼,為幾位弟子暗捏一把汗,聽到三人都采到火龍草,五位金丹期修者麵上也『露』出喜『色』。

    『綠『色』小說網』斷三人,環顧四周,冷哼一聲道:“有人偷聽,我們且去僻靜處說話。”

    說罷,當先向遠處走去。偷聽的一眾金丹期巨頭神『色』如常,對千羽劍門幾人的離去,視而不見,仿佛剛才偷聽的人和他們沒有半點關係。

    林暮心中暗歎,這些金丹期巨頭不僅修為深厚無比,臉皮的厚度也和修為不相上下。

    時未寒在前麵帶路,領著幾人來到火龍穀外圍一個偏僻角落處,隨手一揮,布下一個禁製,一個藍『色』的護罩將千羽劍門的八人全都罩入其中,外麵之人無法看清麵的情形,麵之人說話的聲音也無法傳出。

    禁製設好之後,時未寒笑道:“這下可以放心說了,你們這次的收獲如何?”

    重點來了!林暮暗道。

    林暮早有準備,早在出來之前,林暮就將五百瓶靈『乳』和五十多株火龍草放入旋月空間中了,此刻的儲物戒中,並沒有什麼林暮割舍不下的東西。

    林暮幹脆利落地將自己的儲物戒和任虹的儲物袋,一並交給時未寒。

    任虹的儲物袋中,倒是有兩件重要法器,一件是上品法器踏雲靴,一件是上品飛劍青霜劍,這兩件法器的價值太大,林暮雖然不舍,但是當初撿起這兩件法器時,羅雲和衛盛全都在場,他也無法隱瞞。

    衛盛和羅雲二人也是如此,兩人的收獲要比林暮多出許多,衛盛一下上繳五個儲物袋,羅雲上繳了四個,當然,項毅和葉星的儲物袋,並不包括在內。

    隻是羅雲和衛盛是否和林暮一樣,私下留下一些難得一見的寶貝,誰也無法得知。

    三人將儲物袋全都上繳上去之後,時未寒有意無意間,用神識偷偷查看了一番三人的全身,發現三人並未藏私,麵上『露』出淡淡笑意。

    這十幾個儲物袋,時未寒對麵的東西並不感興趣,煉氣期弟子的寶貝,在他眼,連垃圾都不如。

    他最在意的是火龍草。

    時未寒神識查探一番,連儲物袋上的神識印記都未抹去,就直接探出麵存放的物品。然後靈力一催,一株株火龍草便從儲物袋中飛出,這些儲物袋中存放的火龍草數量不一,有的是一株也沒有,有的是隻有十幾株左右,林暮的儲物戒中,有著一百多株火龍草,衛盛和羅雲的也大致差不多。

    令林暮驚歎的是,任虹的儲物袋中竟然有三百多株火龍草,數量最多。

    這麼多的火龍草,就意味著有不少人死在任虹手中。

    時未寒卻並不在意這些,隻要有火龍草就行,隨著火龍草的數量越來越多,他和四位長老麵上的笑意也便越來越濃,就連冷冰冰的寒冰仙子,麵上也有些許動容。

    這麼多的火龍草,即便是四位金丹期修者,也是第一次見到。

    這個數量,比以往幾次加起來還要多!

    千羽劍門曆來實力不算強橫,每次采集的火龍草不過一兩百株。

    但是這次的數量,令五位金丹期修者,也是大吃一驚,時未寒清點一遍之後,笑道:“一共是九百八十三株。”

    駱言長老也是麵帶喜『色』:“我千羽劍門興盛之期,指日可待。”

    這麼多火龍草,將會催生出多少築基期高手呢,若是門派用心,築基期進階到靈寂期也並不太難,千羽劍門的實力,定能因此飛速增長。

    時未寒笑容滿麵,沒落千年的千羽劍門,在他的手中,將要再一次興盛。

    時未寒隨手一揮,近千株火龍草便倏然消失不見,被他收入到自己的儲物袋中。

    飄在空中的儲物袋,也紛紛飄回三人手中,時未寒笑道:“這些火龍草,就歸門派了,等煉製出築基丹,保準讓你們首先築基。至於這些儲物袋,是你們辛苦所得,仍歸你們自己所有。項毅和葉星二人的儲物袋,便上繳門派了。”

    這個決定,讓三人都是麵帶喜『色』。

    林暮忙伸手接住飛來的儲物戒和儲物袋。

    這儲物袋中的兩件上品法器,踏雲靴和青霜劍,將歸林暮所有。

    踏雲靴速度超快,作為保命之物,是再合適不過。青霜劍的威力,林暮是深有體會,和羅雲的青雲劍相比,也是難分伯仲。

    這兩樣法器,林暮都非常滿意。

    羅雲和衛盛麵上也是難掩喜『色』,他們的收獲也是不菲,一點也不比林暮少。

    林暮抹去儲物袋上的神識印記,留下自己的神識印記,這枚儲物袋的空間足有三間房屋那麼大,要遠遠勝過林暮的儲物戒。

    林暮將儲物戒中的所有物品全都轉放在儲物袋中,然後將儲物袋掛在腰間。

    等到幾人都將自己的收獲整理好,時未寒收起笑意,對三人鄭重道:“這次收獲雖然豐厚,但是風頭太盛,你們又將禦靈宗之人全部殺死,禦靈宗定會嫉恨我千羽劍門。我們切莫得意忘形。”

    三人忙點頭答應,收斂情緒,林暮的麵『色』頓時變得平靜無波。

    “但是,也別太過擔心。”時未寒笑道:“雖然禦靈宗實力勝過千羽劍門不少,但是各派都有約定,火龍穀中的恩怨,不得在外麵伺機報複。”

    “不錯。”駱言長老點頭道:“隻是,五十年後的采『藥』之行,要更加艱難了。”

    

Snap Time:2018-08-17 16:56:29  ExecTime: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