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八十六章慘勝


    眼中『露』出一抹絕望之『色』。

    數十張符篆化成的火球和冰彈,鋪天蓋地襲來,堵住所有空間,讓他無路可逃。

    這是一個絕境,稍有不慎,瞬息之間就會斃命。

    任虹帶著狠毒的目光望向林暮,冷哼一聲,一拍儲物袋,一雙雲白『色』的長靴瞬間從儲物袋中飛出,出現在他的腳上。

    上品法器,踏雲靴!

    穿上這雙靴子,任虹心中稍稍安定一些,望向飛來的火球和冰彈,也不再那麼恐懼和絕望。

    這件踏雲靴,是頂尖上品法器,穿上之後,如同踏雲飛行,速度迅捷無比,即便是築基期的修者禦劍飛行,也很難與之相比。

    這是任虹的保命之物,也是他的底牌之一,他之前從未用過。

    因為從來沒有人可以將他『逼』到這個地步,林暮是第一個。

    任虹也從未如此狼狽過,在林暮的攻擊之下,不知所措,連反擊都做不到,一心隻想保命。

    腳底一陣白『色』光芒閃過,任虹衝天而起。

    如同一隻遊魚般,任虹的身影在眾多火球和冰彈中迅速扭動,一個個火球擦著他的身體向後飛去,任虹背後驚出陣陣冷汗。

    林暮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在發出這數十張符篆之後,他以為任虹必定無處閃躲,必死無疑。

    這數十張符篆和當初張若虛的《火球術》十連發何其相像,而且,不論是從數量上,還是從威力上,林暮發出的這數十張符篆,威力都遠勝張若虛的《火球術》十連發。

    當初,林暮是躲進旋月空間才躲掉一劫。

    旋月佩這樣的寶物又豈是人人都能擁有,任虹注定命喪火海。

    但是令林暮驚詫的是,任虹穿上一雙雲白『色』的靴子後,速度大增,如同一抹驚虹般,在火球和冰彈中自如遊動,毫發無傷。

    又是一件頂尖法器!

    林暮不得不感歎,大門派的弟子,在待遇上要勝過自己太多。

    但是林暮苦心準備一個月的符篆流,怎會輕易就在一個上品法器麵前認輸。

    林暮神識一動,又是數十張符篆從儲物戒中飛出,這是儲物戒中剩餘的所有《火彈符》和《冰彈符》。

    林暮花費數百塊靈石製作出的符篆,除去幾張《遁地符》和《龜甲符》外,此刻全都激發出來。

    這剩餘的數十張《冰彈符》和《火彈符》,也一起向任虹飛去。

    這次的符篆和上次的幾十張符篆形成合圍之勢,原先還略顯寬敞的空間立即變得擁擠,任虹的速度優勢頓時被遏製,在空中的移動也變得舉步維艱,到處都是火球,到處都是冰彈。

    這些火球和冰彈如同煙花一般,在半空中盛開,絢爛異常。

    林暮的這個舉動,讓任虹從心底升起一陣絕望。

    這漫天的火球和冰彈,他根本無法抵擋。

    任虹並未學過任何術法,不是不能,而是不屑。術法在他看來,不過是旁枝末流。

    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豢養靈獸和修煉劍訣上。他的劍訣和飛劍都屬上乘,豢養的靈獸也是奇異品種,在整個禦靈宗,都無人是他的對手。

    但是在這,在此刻,任虹內心卻感到一陣無力。

    他的靈獸被衛盛一劍劈死,上品飛劍青霜劍此刻也被五行環死死纏住,無法前來救援。

    現在,他唯一的依靠就是腳上的踏雲靴。

    但是在上百張符篆的重重包圍下,他的速度優勢根本無法施展。

    上百張符篆!

    任虹內心一陣呻『吟』,這可是意味著數百塊靈石。

    這些符篆全都是一次『性』消耗品,用過之後,就徹底化為灰燼了。

    不是身家特別豐厚的人,輕易不會使用。

    尤其是在天霄界這樣的劍修之地,符篆更是被列為末流。

    天霄界唯一的符篆門派,靈符門,連參加這次火龍穀之行的資格都沒有。

    但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卻突然有人一下用出上百張符篆,如何能不讓他感到無力。

    林暮卻沒時間管任虹心中的想法,因為在他一扭頭間,發現衛盛師兄又被人一箭刺穿右胸,全身衣衫早已被鮮血染透,飛在空中的火雨劍也是微弱異常,光芒黯淡,無力地抵擋著花豹的襲擊。

    若沒人上前支援,恐怕衛盛就要被人用《水箭術》活活『射』死。

    林暮心中也是一陣悲愴,不論是心『性』還是實力都無比強大的衛盛師兄,此刻麵對區區的低階術法《水箭術》,卻無能為力,地上項毅師兄和葉星師兄猶自瞪大著雙眼,讓林暮心中更是湧起一陣難過。

    這一戰,太過慘烈。

    林暮怒目望著在空中閃轉騰挪,小心躲避火球和冰彈的任虹,這一切,都是禦靈宗之人造成。林暮冷哼一聲,全力催動靈力,一個一人多高的巨大火球猛然從五行環中,噴薄而出。

    火球挾帶著呼呼風聲,呼嘯著向任虹『射』去。

    林暮的火球和一般人的火球全然不同,別人的火球都是赤紅『色』,但他的不是,他的是淡白『色』。

    三品靈火,鍾筍火!

    這是一種很安靜的白『色』,看上去並不多麼耀眼,光芒也並不多麼強烈。

    但是四周觀戰的人,卻都從心底升起一陣寒意。

    因為這個火球剛一出來,周圍三十丈的溫度都瞬間升高,連遠在旁邊角落打鬥的人都能感覺到。

    許多人都停下打鬥,向火球所在的方向看來。

    但是他們的目光剛一放在林暮和任虹的身上,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

    在眾人的眼中,一個年輕人穿著一雙雲白『色』的靴子,在上百個火球和冰彈中,如同遊魚一般,前後擺動,不時躲過襲來的致命火球。每一個動作都是精心控製,稍有不慎,就會被淹沒在火海中。

    但是在這上百個火球和冰彈中,誰也不知道任虹能堅持多久。

    上百個火球和冰彈!

    所有人都是猛然倒吸一口冷氣。

    是誰這麼彪悍?

    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林暮。

    林暮麵容平靜,控製著巨大火球向任虹奔去。

    林暮清楚地明白,這上百張符篆隻不過是一瞬間的燦爛,隻要等任虹緩過勁來,情況會變得更加棘手。

    此刻,林暮手段盡出,一點機會也不留給任虹,不讓他有任何喘息之機。

    巨大的白『色』火球奔來,火球尚未近身,任虹就感覺渾身燥熱難當,如同置身熔爐之中。

    任虹慌『亂』間忙向一旁躲去,但他四周全都是火球和冰彈,全力躲避都尚覺得吃力,此刻慌『亂』間更是再也無法避開,一轉身,就撞在旁邊的三個冰彈之上。

    冰彈剛一及體,任虹便感覺到一陣徹骨的寒意,從脊椎冒起,直衝頭頂。

    冰彈打在任虹身上,任虹全身立即浮起一層冰塊,整個人也全都被凍成一個人形冰團,全身僵硬無比,隻有眼睛還能看見,耳朵還能聽見,嘴巴卻無法發出任何聲音。

    任虹如同一塊死物一般,從空中直挺挺掉落。

    砰!

    如同一個石塊一般,任虹猛然砸在地上,將堅硬的地麵砸出一個大坑,煙塵四起,冰屑四濺。

    任虹身上的浮冰被震碎不少,他感覺自己的四肢稍稍鬆動一些,不如剛才那麼僵硬。但是從半空摔下,徹骨的疼痛又是讓他感覺全身麻木。還未等他反應過來,那個巨大的白『色』火球便從天而降,打在他的身上,一下將他吞沒。

    火球無聲無息地燃燒,麵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發出。

    盞茶功夫過後,地上隻剩下一雙靴子和一個儲物袋,任虹整個人全都一堆灰燼。

    叮!

    在半空和五行環纏鬥的青霜劍,在五行環的打擊下,從空中掉落下來。

    顧不得去撿地上的靴子、儲物袋和青霜劍,林暮忙『操』縱五行環向衛盛所在之處飛去。

    

Snap Time:2018-01-19 09:50:18  ExecTime: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