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八十二章百年靈乳

  
  林暮忙從儲物戒中取出許多白『色』小瓶。
  這些小瓶原本是用來裝聚靈丹的,此刻用來裝這些百年靈『乳』,是再合適不過。
  林暮小心地將這些百年靈『乳』裝入到白『色』小瓶中,為了防止靈氣,林暮將瓶口緊緊封死。
  直到將所有的小瓶都裝滿,林暮才停下來,清點一下,足足裝了五百瓶!
  即便如此,石台中的靈『乳』也不過去掉一半,仍有一半無法帶走。
  林暮不甘心地望著剩餘的靈『乳』,隻是手中的所有小瓶都已用完,這些剩下的靈『乳』無論如何也無法帶走了。
  曆盡風險,林暮才偶然發現這處所在,這是一個天大的機緣。
  如今望著寶物卻無法帶走,林暮心中實在憋屈。
  這輩子隻有一次機會進入這火龍穀中現在若是錯過,以後想拿也拿不到了。
  林暮猶豫片刻,索『性』直接趴在石台上,大口吞食石台中的靈『乳』。
  靈『乳』本是天地靈氣聚集而成,入口甘甜,清冽可口,香氣四溢,充沛的靈氣令林暮舒服得想要呻『吟』。
  林暮拚命喝了許多,直到肚皮快要漲破,才不甘心地停下來。
  石台中的靈『乳』仍然還剩下不少,足足還有三大碗左右。
  但林暮已經無福消受,撐得趴在石台上快要爬不起來。
  半個時辰後,靈『乳』開始在體內慢慢被消化,充沛的靈氣在體內順著經脈緩緩運行,每運轉一周,林暮體內的靈力便增加一分。
  隨著靈『乳』慢慢被消化,林暮腹中的飽漲感開始慢慢減弱,林暮稍稍覺得舒服一些,體內靈力的緩緩增加,更是讓他嘴角略帶笑意。
  但很快,林暮臉上的笑意便消失不見。
  因為靈『乳』消化的速度越來越快,靈氣在體內開始肆虐,林暮全身都在發熱,如同置身熔爐中一般,身上冒出陣陣熱汗。
  林暮知道這是靈氣消散過快的緣故,若不及時煉化,這股靈氣就會隨著熱量消散。
  林暮忙盤膝坐在石台邊,開始有意運轉《九方心法》,隨著體內靈氣積攢的越來越多,林暮運轉《九方心法》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林暮很快突破自己的極限,以前刻苦修煉一天,也隻不過讓靈力在體內運轉九個周天,如今卻是突飛猛進。
  不到一個時辰,林暮就運轉《九方心法》,讓靈力在體內運轉了三個周天。
  即便這樣,林暮依然覺得不夠快,因為身上越來越熱,如同火焰一般,烤得林暮嗓子冒煙,眼冒金星。
  林暮拚命運轉《九方心法》,現在已經不是浪不浪費靈力的問題,而是能不能活下去的問題。
  熾熱的溫度,讓林暮幾乎無法忍受,全身水分似乎都要被蒸幹,身上已經無汗可流,紅通通一片。
  隨著靈『乳』在體內消化的速度越來越快,林暮身上的溫度也越來越高。
  林暮口幹舌燥,渾身似乎都要被烤成熟肉,差點就要昏『迷』過去。
  林暮知道這個時刻千萬不能昏『迷』,不然肯定會被活活烤死,他根本沒有時間去後悔自己的貪心不足,拚命般瘋狂運轉《九方心法》,靈力在經脈內如同大江大河一般,奔騰流下,所過之處,一切阻礙都被淹沒。
  林暮的經脈中,以前一些不太順暢的地方,在此刻也變得暢通無阻。
  經脈內的靈力氣體迅速增多,經脈很快承受不住,林暮穩定心神,忙將這些靈力存入丹田之中,丹田中也早已被靈力氣體充滿,此刻又有大量的靈力氣體湧入,丹田中的靈力愈發濃鬱,竟然有想要霧化的跡象。
  煉氣期修者,體內的靈力全為氣態,若是體內靈力全都能夠霧化成『液』態,就能順利進階到築基期。
  隻是氣態想要霧化成『液』態,非常困難,不僅要求體內的靈力要極為充沛,還要求修者的資質以及外物輔助等等。
  通常來說,幾乎所有的煉氣期修者,都需要靠築基丹作為引子,才能順利進階到築基期。沒有築基丹,很難進階到築基期。
  這也是為何所有門派都對築基丹無比重視的原因。
  但是林暮此刻根本沒有築基丹,無法引導體內靈力由氣體霧化成『液』體。
  林暮身上溫度越來越高,衣服竟然都被慢慢融化,最後化成一堆灰燼。
  對自身的危險,林暮心知肚明,但有苦難言,隻能拚命運轉《九方心法》,體內的靈力越聚越多,最後竟然強行霧化,變成半氣半『液』的狀態。
  靈『乳』在體內消化速度再次加快,最後剩餘的一些靈『乳』一齊爆發,靈氣太過濃鬱浩瀚,已經超出林暮的控製範圍,林暮再也無法掌控,靈力如同脫韁的野馬,開始在經脈內肆虐。
  林暮頭腦一陣眩暈,識海中響起陣陣轟鳴聲,林暮努力試圖找回對靈力的控製,但他很快陷入靈力的汪洋中,開始隨波逐流,一下昏『迷』了過去。
  在昏『迷』的那一瞬間,林暮腦中隻有一個想法,我命休矣。
  半個月後。
  一間不大的石室中,一個人慢慢睜開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石室頂端青『色』的石壁,轉動一下眼球,旁邊是一個三尺多寬的石台,從石室頂端緩緩流下一滴石『乳』,滴在石台堙A發出“啪”的一聲。
  這聲響聲過後,石室中變得特別安靜,連一絲風聲都沒有。
  兩行淚水順著眼角無聲留下。
  林暮躺在冰涼的石麵上,動也未動一下。
  林暮沒想到,自己還有能再次醒來的一天,此刻他望著石室中的一切,都覺得特別親切。
  半晌之後。
  林暮眼角的淚水慢慢風幹,林暮緩緩從地上坐起。
  剛一坐起,林暮便是一驚,瞬間滿麵羞紅,此刻,他身上沒有任何遮蔽。
  全身上下,隻有手指上的一枚儲物戒,還有脖間掛著的旋月佩,其餘的瑣碎之物,全都化為灰燼。
  林暮忙用內視術查看體內情況,丹田中,靈力匯聚一團,此刻的靈力不再如昏『迷』前那麼暴烈肆虐,而是變得安靜溫順,老老實實呆在丹田媊恁C
  更令林暮意外的是,所有靈力都變成半氣半『液』的形態,距離築基僅僅一步之遙。
  林暮知道自己這一次是因禍得福,修為已經直達煉氣十層巔峰,甚至還要勝過不少,隻需得到一枚築基丹,便可嚐試築基。
  在內視術的探查下,林暮又發現在丹田的上方,竟然有一縷淡白『色』的火焰,火焰燈芯大小,在緩緩燃燒。
  這是什麼火?林暮一陣驚奇。
  稍稍沉思片刻,林暮便明白,自己為何為何能夠躲過這次災難,這縷火焰定是其中關鍵。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在最後關頭,熾熱的靈氣轉為成這縷白『色』火焰,林暮才能死堸k生。
  林暮的神識退出丹田,起身用《碧水訣》清洗一番,便從儲物戒中取出一件月白長衫換上,頓時覺得神清氣爽。
  

Snap Time:2018-10-17 15:30:21  ExecTime: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