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七十八章怪石堆


    林暮落在一塊大石後麵。

    麵帶笑容,正要上前采集,卻猛然發現,一道水箭擦著自己頭發向後麵『射』去。

    水箭冰冷的殺意令林暮心中一驚。

    有人偷襲!林暮立即反應過來。

    林暮忙轉過身來,發現身後立著一人,正在施展著一件防禦法器抵擋掉那道水箭,看也未看自己一眼。

    這人對麵,站著一位青袍年輕修者,正是剛剛施展《水箭術》之人。

    兩人全都對自己視若無睹。

    林暮恍然明白過來,自己此刻還施展著《隱身術》,這兩人並未學習《天眼術》,根本沒有發現自己。

    原來早在自己之前,就有人抵達這,並且發生爭執。

    林暮忙閃身躲到大石後麵,開始觀察這兩人的打鬥,順便準備做一做黃雀。

    這兩人似乎都是小門派的弟子,而且是那種非常貧窮的門派,身上竟連一把飛劍都沒有。發出《水箭術》的青袍年輕修者,『操』縱著一把黃『色』的傘狀法器擋在身前,似乎和林暮的地羅傘極為相像。他對麵的是一位中年修者,身前一麵玄鐵盾護著周身幾處要害。

    叮!

    水箭打在盾牌上,便立即被盾牌擋下,化為一灘水漬。

    林暮的眼神一亮,這麵玄鐵盾雖然隻是中品防禦法器,但林暮一眼看出,這是一件金係法器。

    五行環如今正需要金係法器進階。

    林暮偷偷躲在大石後麵,開始等待這次打鬥的結束,準備撿些便宜。

    但是兩個時辰後,林暮開始為自己的決定後悔。

    這兩人的打鬥平淡無奇,完全沒有任何新意,殺傷力也太低,兩人全都完好無損,沒有任何人受傷,就連靈力都控製在一個合理的程度,術法的施展速度都保持在相對平穩的頻率上。

    林暮趴在大石上,昏昏欲睡,而打鬥的兩人仍在你來我往,鬥得不亦樂乎。

    這兩人都沒有飛劍,穿青袍的修者主要靠《水箭術》攻擊,中年修者的攻擊力略勝一籌,他使用的是《金剛琢》。但兩人的攻擊力都微弱得可憐,根本無法破開對方中品法器的防禦。

    兩人你來我往,打了兩個時辰,竟然是不分勝負。

    林暮早已等得心焦,正待跳出來,以一敵二,結果了他們兩個,卻不想有人搶在他的前麵,從對麵的一塊大石後麵跳出。

    又是一個黃雀!

    林暮暗暗慶幸,原來並不僅僅是自己一人想要等著撿便宜,抱著同樣想法的還有旁人。

    跳出來的這位是個滿臉絡腮胡子的大漢,一臉彪悍,身上散發著狂野之氣。

    大漢站在兩人中間,滿臉怒氣,分別指著兩人,破口大罵:“你們這是在打架麼,像個娘們似的,老子在這大石後麵趴了兩個時辰,也沒見你們打出個輸贏,真是給男人丟臉。”

    兩個正在認真打架的人,全都愕然停手,呆呆地望著絡腮大漢。

    他們竟然沒有發現大漢從何處跳出。

    大漢麵紅耳赤,氣呼呼喘著粗氣,顯然是氣得不輕。

    林暮也是一陣莞爾,差點笑趴在大石上麵。

    “你們兩個過來,讓大爺教教你們什麼是打架,連打架都不會,你們還好意思出來混。”絡腮大漢對呆立原地的兩人道。

    見兩人站在原地,動也未動,大漢氣急:“婆婆媽媽的,果然像兩個娘們。你們不過來,我自己把你們拎過來。”

    說罷,也不見大漢施展任何術法,也未曾祭出飛劍,竟直直向其中的青袍弟子走去,大漢的速度奇快,來到青袍修者身邊,一張大手抓著那人後背,就像拎著一隻小雞似的,將那人提了起來。

    青袍修者早在大漢近身之前,就連忙施展《水箭術》,隻是他的水箭打在大漢的胳膊上,連塊皮都沒有擦破,大漢的胳膊上不過是多了道白印。

    林暮卻是一驚,這位大漢竟然是一位煉體修者。

    而且在煉體方麵的造詣很高,遠遠超過當初的傅山。

    大漢如法炮製,同樣將那位中年修者夾在腋下,夾了過來。

    將兩人丟在地上,大漢一把奪過兩人的地羅傘和玄鐵盾,罵道:“娘的,原先還以為你們會有後招,原來就是兩個大草包。你們這樣的人,也敢來火龍穀采『藥』,天理難容啊。”大漢怒不可遏。

    大漢罵完之後,便施展拳腳,向兩人身上砸去。

    鬥大的拳頭如同鐵錘一般,『亂』七八糟在兩人身上猛捶一通,大漢的煉體修為高得離譜,豈是兩位身軀瘦弱的修者所能承受,兩人的慘叫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

    林暮聽著內心連打寒顫,陣陣不忍。

    半柱香後,大漢對兩個不成人形的肉團道:“這樣才叫打架,懂了麼?娘的,遇到你們真是晦氣。”

    兩個肉團在地上蠕動一番,似乎是在點頭。

    大漢不再理會二人,直接奔到『亂』石堆中,開始采集火龍草。

    林暮頓時大驚失『色』。

    自己在此處連續等候兩個多時辰,看了一場乏味的打鬥,卻一無所獲。大漢跳出來,一通狠拳,不僅發泄了怒火,還能采集到火龍草。

    林暮心一陣氣悶,險些沒喘過氣來。

    他正要出來阻止大漢,有一道飛劍卻早在他之前,向大漢的後背襲去。

    又是一柄赤紅『色』的飛劍!

    林暮忙停住身形,準備觀察好情況,再出手不遲。

    同時林暮也在慶幸,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在自己之前,接連有兩隻黃雀跳出。也不知這周圍到底藏著多少人,林暮反倒充滿耐心,不再急於上前,開始細細觀看場中的打鬥。

    這新用出飛劍之人,是一位紫衣修者,二十歲上下,劍眉星目,容貌俊朗。

    紅『色』飛劍在紫衣修者的『操』縱下,直直向絡腮大漢『射』去。

    大漢見狀不驚,不僅不閃身躲避,反而加快速度,迅速向紫衣修者衝來。

    紫衣修者氣度悠閑,早在大漢奔到身邊之前,便施展《禦風術》衝天而起。

    與此同時,一陣金鐵交鳴聲傳來,原來是紫衣修者的飛劍和大漢的胸脯相撞,一陣火花四濺後,大漢竟然安然無恙。

    但是,紫衣修者飛在空中,大漢也無法奈何與他。

    場麵一時陷入僵局。

    

Snap Time:2018-01-17 13:13:35  ExecTime:0.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