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七十三章聯手對敵


    衛先書和夏輕流頓時麵『色』大變。

    三對二!

    林暮的出現已經打破原有的平衡。

    衛盛和羅雲二人全都麵帶笑意,殺死這二人之後,這三百株火龍草,將全部歸千羽劍門所有。

    但林暮的打算卻和衛盛,羅雲二人並不相同,這一場三對二,千羽劍門固然能夠勝利,但也有許多弊端。一來,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殺死這二人,難保不會讓林暮三人受傷,在這個處處危機的地方,一旦受傷,就很難自保。二來,若是和這二人打鬥,時間拖得太久,恐怕會有更多人趕往這,到時情況會更加棘手。

    還有就是,林暮從心覺得反感,殺人奪寶這樣的事情,他狠不下心來。

    這三點原因,林暮自己也不知,哪點所占的比例更重一些。

    林暮搶在衛盛和羅雲二人之前,沉聲對衛先書二人道:“你們現在可以自行離去,我們三人也不為難與你。如若不然,休怪我們無情。”

    林暮的話,讓衛盛和羅雲二人,都是一愣。

    衛先書最先反應過來,但他看著這一大片火紅的靈草,心著實割舍不下。

    夏輕流打的主意卻是拖延時間,等別派的修者趕來,希望可以『亂』中取勝,僥幸獲得一些火龍草,現在先不和林暮三人正麵決鬥,對於林暮的話,他表麵裝作讚同,麵上擠出一絲笑容道:“你這番話倒是說得在理,既然你如此說,我們就此離去。”

    說罷對衛先書使個眼『色』,兩人緩緩向外退去,離去時飛劍仍在身邊盤旋,護住全身,顯然是怕林暮三人反悔。

    衛盛和羅雲二人暗歎一聲,但也並沒有反對林暮的決定,顯然也是考慮到耽擱時間太多,會引來更多麻煩。

    衛先書和夏輕流剛剛離去不遠,羅雲就對林暮和衛盛道:“我們快些采集,隻怕時間太久,會發生變故。”

    三人忙彎腰開始采集,同時不忘戒備四周,也怕有人會埋伏在四周,和衛盛剛才一樣,伺機偷襲。

    片刻功夫,三百株火龍草便全都采集完畢,三人很有默契,每人采集的火龍草都在一百株左右。

    衛盛一邊將火龍草裝入儲物袋中,一邊對林暮二人笑道:“這樣分配甚好。若是全部放在某一人身上,風險甚大,若那人不幸身亡,火龍草被他人搶去,門派的傳承堪憂。如今我們三人每人帶上一點,隻要有人能活著回去,門派的傳承就不會中斷。”

    羅雲也道:“師兄說得有理。”

    林暮亦在旁邊笑著附和。

    衛盛之所以這樣說,除了剛剛所說的原因外,還有就是,各人也都有自己的私心。各人帶回去的火龍草越多,越會在門中受到重視,之後所獲得的心法丹『藥』之類,自然要比別人好很多,對以後的修行大有裨益。

    這個想法三人都是心知肚明,隻是都不在明麵上說罷了。

    既然衛盛如此說,林暮和羅雲二人,自然是欣然讚同。

    三人的談笑還未結束,遠處一道紅光衝天而起,巨大的火柱令人側目。

    有人在使用劍訣!

    三人都很快明白過來,術法中,很少有這樣威力強大的術法,除非是中階術法。但煉氣期的弟子,根本無法學會中階術法。

    隻有劍訣,而且是特定的火係劍訣,才能發出這樣的威力。

    遠處並無人在打鬥,但為何有人會發出這樣的火柱?

    林暮和衛盛最先明白過來。

    信號!

    這是有人在和同門的師兄弟聯絡。

    這樣的火柱極其特殊,隻有相互熟悉之人,才能真正明白其中的寓意。

    衛盛最先想到的是剛剛離去的萬劍宗的兩位弟子,他們之中正好有一位火係靈根修者,打向衛盛後背的火球就是他們中的一人所發。

    這個時刻,三人必須做出決斷。

    是立即分頭逃跑,還是在萬劍宗的同門尚未到來之前,先把衛先書和夏輕流兩人滅了。

    若是分頭逃跑,萬劍宗的兩人早已記住林暮三人的麵孔,隻怕他們和門中的師兄弟匯合後,會立即前來追殺林暮三人。到時就是不死不休,麻煩不斷。

    若是決定動手滅了他們兩個,就必定要下手利落,事成之後,趕緊離開。因為誰也無法保證,那一道火柱是否會招來其他門派的弟子,若是慢上片刻,到時深陷重圍,誰也無法脫身。

    現在情況危急,進退兩難。

    衛盛臉『色』一陣陰沉,一咬牙,對林暮和羅雲二人道:“動手!我們三人一起上!務必要速戰速決,一擊必殺。”

    衛盛一聲令下,三人齊齊向剛剛火柱之處衝去。

    來到近前,發現在草叢中,果然是衛先書和夏輕流二人。

    見林暮三人前來,衛先書和夏輕流一點也不驚慌,剛剛那道火柱發出已有片刻,要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有門中的師兄前來接應。他們隻需支撐到師兄前來就行。

    這點時間,他們還能堅持得住。

    衛盛和羅雲二話不說,直接施展飛劍向兩人殺去。

    赤紅『色』的飛劍表麵飄動著層層火焰,熾熱的高溫令周圍的空氣都是一滯。這是火雨劍本身帶有的威能,雖然衛盛並未修煉過劍訣,但在靈力全力催動下,火雨劍的威力也是不可小覷。

    衛盛隨手一指,火雨劍直直向衛先書飛去,衛先書慌忙祭出飛劍抵擋,他的飛劍和衛盛一樣,同樣是一柄火係上品飛劍。兩人旗鼓相當,鬥在一起。

    這邊,羅雲也不怠慢,青雲劍挽個劍花,《青雲劍訣》的第一招立即使出。

    水薄雲天!

    青雲劍從下往上直直向夏輕流刺去,濃鬱的水係靈力讓周圍頓時一陣濕潤。

    衛盛和羅雲分別纏住衛先書和夏輕流。

    林暮本身並沒有飛劍,地羅傘隻能負責防禦,五行環如今也隻是下品法器,若是幫人打鬥,雖然也能獲勝,但耗費的時間必定很多。

    羅雲和夏輕流,衛盛和衛先書,兩兩纏鬥在一起,一時半會根本無法結束。

    這個時候,若想速戰速決,關鍵就在林暮身上。

    林暮心思一動,祭出地羅傘護在身前,直直向夏輕流衝去。

    夏輕流眼見林暮衝來,忙要『操』縱飛劍回來護身,但羅雲可不同意,他再度加大靈力,用出《青雲劍訣》的第二招,《流水綿綿》。

    青雲劍立即緊緊纏住夏輕流的飛劍。

    這時,林暮已經衝到夏輕流的跟前,夏輕流急忙分心施展出一記《水箭術》,尖利的水箭直直向林暮刺來。

    林暮隻是『操』縱地羅傘變換一個方向,地羅傘便又擋在身前,《水箭術》打在地羅傘上,地羅傘隻是搖晃一下,尖利的水箭便化為一灘水漬,從傘麵上留下。

    林暮同時手中不停,《庚金訣》三連發迅速施展出來,三道金『色』小劍飛速向夏輕流『射』去,夏輕流連忙閃身避過。

    但令他意外的是,已經飛到身後的金『色』小劍並未掉落在地,而是調轉方向,再度向他襲來。

    這麼近的距離,他根本無法閃躲,飛劍又被羅雲的青雲劍纏住,無法回身自救。

    三道金『色』小劍直接從夏輕流的後心刺入,從前胸穿出,刺出三個透明窟窿。

    夏輕流頓時撲倒在地,飛在半空的中品飛劍也不受控製,跌落下來。

    羅雲的青雲劍卻緊追不舍,沒有夏輕流的飛劍抵擋,青雲劍長驅直入,一劍刺入夏輕流的心窩,頓時血流如注。

    殺死夏輕流後,羅雲和林暮毫不停留,齊齊向衛盛所在之處奔去。

    三人站成一圈,緊緊將衛先書圍在中間。

    

Snap Time:2018-01-17 23:25:12  ExecTime: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