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七十一章碧淵潭

  
  火龍草如同火焰一般,讓人看著心花怒放。
  林暮對靈草靈『藥』的了解,要勝過一般人許多。
  早在來火龍穀之前,林暮便細細研究了一番《靈『藥』圖譜》,將媊扆O載的大多數靈『藥』都熟記於心,這時正好能派上用場。
  《靈『藥』圖譜》中記載,這火龍草雖是三品靈『藥』,品階並不太高,但極為珍稀,價值卻勝過許多四品靈『藥』。
  三品以上靈『藥』和一品、二品靈草不同,一品、二品靈草,三四個月就能成熟入『藥』,但三品靈『藥』的成熟期至少在三年以上。
  這火龍草的成熟期更是超過一般三品靈『藥』,須得十年以上方能成熟。
  而且,火龍草的年份越長,煉製出的築基丹『藥』效越好,成功築基的可能『性』就越大。
  這一大片火龍草,至少在五百株以上,林暮估計成熟的有三百株左右。其中有一百株左右,紅得異常鮮豔,林暮初步估計,至少是三十年以上的靈『藥』。
  還有一百多株火龍草年份在十年以下,還未完全成熟,不可用來煉丹。
  三百株火龍草!
  若是煉製成築基丹,足夠一個中等門派維持五十年的傳承。
  千羽劍門每年築基之人也不過一兩人,這三百株火龍草是綽綽有餘。
  林暮身形落在碧淵潭邊,正要上前采集,卻猛然收回腳步。
  周圍太過安靜,安靜得有些詭異,讓林暮生出警覺。
  林暮猛然想起,在自己之前,早有數十人進來,那些人如今都在哪堙H是在別的地方采『藥』,還是在此處埋伏?
  這些火龍草就是最好的陷阱!
  林暮忙躲在一株大樹後,然後施展《天眼術》向四周望去。
  周圍靜悄悄地,連一絲風都沒有。在《天眼術》地掃視下,一切事物都無所遁形,全都清晰地出現在林暮眼中。
  在碧淵潭的岸邊,一塊大石後麵,一道人影趴在石塊上,幾乎與石塊融為一體,若不是林暮施展《天眼術》仔細觀察,很難發現他的所在。在這人三丈遠的後方,一株大樹下,也藏著一位灰衣弟子。
  林暮心中一驚,暗暗慶幸自己小心,沒有跌進陷阱中。
  若是這些人在自己采『藥』時,突然從背後偷襲,自己肯定無法抵擋。
  這時候的打鬥,和門內大比完全不同,門內大比不準傷人『性』命,這堳o是無所不用其極,隻求能夠殺死對方。
  林暮不動聲『色』,決定靜觀其變。小心施展著《隱身術》,身形和大樹融為一體,旁人很難發現。
  片刻功夫,便又有一道人影從遠處飛來。
  這人不過二十歲上下,和林暮相差無幾,一身白袍,如同翩翩公子一般。
  白衣少年似是不經世故,眼見前方一大片火龍草,麵上頓時『露』出喜意,忙飛奔上前,彎腰采集。
  白衣少年喜形於『色』,若是將這三百株火龍草全都采集走,定能在門中立下一份大功,掌門肯定會因此青睞於他,教他真正的劍訣和高階心法。
  隻是白衣少年的喜悅還未完全『露』出,手也隻是剛剛碰到火龍草,笑容便在他臉上凝固。
  一柄赤紅『色』的飛劍,從少年背後襲來,直直『插』入少年體內,從心口冒出,鮮血順著劍尖噴出。
  白衣少年臉上滿是不敢相信的神『色』,想努力回過頭來,看看是誰將自己殺死,但他這臨終前的願望也無法實現,赤紅『色』飛劍迅速從他體內倒退飛回,飛劍剛一離體,少年便向前倒下,一命嗚呼。
  林暮心中一陣膽寒,剛剛的景象全都清晰地被他看到。
  隻是這柄飛劍卻不是來自旁邊大石後麵之人,也不是大樹後麵之人,而是在不遠處的草叢中!
  第三個人!
  除去林暮之外,至少還有三人在伺機偷襲。說不定會更多,甚至遠遠超出三人。林暮施展《天眼術》,向那片草叢望去,但入眼之處,皆是兩尺多高的雜草,根本無法看出任何端倪。
  林暮內心泛起一陣冷意,剛剛若不是自己小心,差點就步入這少年的後塵。
  剛剛那一道赤紅『色』飛劍來得太過迅速,無聲無息,少年在毫無反應之下,被一劍穿心,當場斃命。
  紅『色』飛劍,一閃即逝。隻是林暮卻覺得那柄飛劍有些熟悉,似乎在哪堥ㄨL。
  碧淵潭周圍頓時又陷入沉寂之中,氣氛有些詭異。
  周圍異常安靜,連蟲鳴聲也聽不到。
  盞茶功夫,便又有一道人影從遠處飛來。
  這人一身青袍,看上去三十歲上下,麵『色』沉穩,一點也不急躁。
  見到這一大片火龍草,青袍人也是麵上一喜,但他很快發現撲倒在火龍草中的白衣少年,白衣少年的鮮血已經染紅了一大片土地,和火紅的火龍草一般無二。
  青袍人神『色』一動,也立即找棵大樹,在後麵躲起來。隻是他似乎並未學過《隱身術》,隻要旁人細心觀察,就能發現他的所在。
  林暮以為這人也會和剛剛的自己一樣,在大樹後麵躲下,但他很快發現自己的猜測完全錯誤。
  那人的身影剛剛在大樹後麵站穩,心神稍一放鬆之際,那道赤紅『色』的飛劍便再次悄無聲息從背後襲去,這人神識倒還算是敏銳,在飛劍即將之體之際,察覺到危險,迅速移動身形,堪堪避過要害,飛劍一下刺入他的左邊肩膀,頓時血流如注。
  青袍人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勢,一拍儲物袋,一柄綠『色』飛劍飛出,迅速後麵襲去。紅『色』飛劍一擊不中,迅速後退,想要梅開二度,但他的打算落空,正好碰到青袍人的綠『色』小劍。
  綠『色』飛劍立即糾纏住紅『色』飛劍,兩柄飛劍在青袍人身前糾纏不休,但過不片刻,綠『色』小劍便漸漸不支,眼見無法再抵擋住紅『色』飛劍。
  林暮也看出端倪,青袍人本已受傷,就落在下風,祭出的綠『色』飛劍也不過是中品法器,那柄犀利的紅『色』飛劍卻是一件上品法器。
  上品法器的威力在煉氣期修者手中,雖然無法完全發揮出來,但威力也要超出中品法器良多。
  綠『色』小劍節節敗退,紅『色』飛劍一點點向前移動,眼看就要打中青袍人的身體。
  但這時,青袍人的神『色』卻是猛然一變,飛在空中的綠『色』小劍也突然不受控製,跌落下來。
  林暮大感詫異,不知何故,他忙仔細看去。驚訝地發現,不知何時,一柄青『色』的飛劍直直『插』入青袍人的後心。青『色』飛劍和青袍的顏『色』極為接近,若不是林暮心細,很難察覺。
  兩人聯手偷襲!
  林暮倒吸一口冷氣,還未來得及感歎,青『色』飛劍和紅『色』飛劍便都又倒退飛回。
  地上隻留下青袍人的屍體,和跌落在一旁的綠『色』飛劍。
  林暮心堛煽H意更甚三分,短短不到半個時辰,接連有兩人死於非命。
  這次采『藥』之行,已經蒙上一層陰影。
  

Snap Time:2018-10-17 06:46:30  ExecTime: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