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六十七章製符


    但凡是法器,必定要祭煉之後才能真正發揮出妙用。

    金竹筆也不例外。

    所幸金竹筆隻是一件下品法器,上麵所刻陣法寥寥,林暮僅僅用去三天時間,就將金竹筆煉製完畢。

    祭煉完金竹筆之後,林暮並沒有立即動手製符。而是從儲物戒中取出玉簡,再次研讀《符篆初解》,將《符篆初解》中,幾種符篆的畫法銘記在心,甚至連筆畫的粗細都暗暗記下。

    在製符之前,這些準備工作必不可少。

    林暮退出旋月空間,從靜室旁邊的雜物室中搬出一張方桌,方桌長久不用,早已落滿灰塵,林暮施展《碧水訣》衝去灰塵,再用《赤火訣》慢慢烘幹,整個方桌便煥然如新。

    林暮神識一動,方桌倏然消失,下一瞬間,林暮的身影也從原地消失不見。

    旋月空間的小屋麵,一張方桌擺在屋子正中。

    林暮將朱砂和七星紙箋小心擺放在桌上,手中拿起金竹筆,開始正式製符。

    一打七星紙箋是一百張,林暮隨手拿出一張,在麵前放好。右手緊握金竹筆,體內靈力注入金竹筆中,筆杆頓時金光閃閃。

    林暮提起筆尖在瓶中沾上一些朱砂,然後照著心中記憶,在七星紙箋上小心刻畫,許是第一次製符,林暮的手法略顯生疏,右手顫顫巍巍,在七星紙箋上畫出的線條歪歪扭扭,和心中所想,相去甚遠。

    但令林暮略感欣慰的是,雖然畫出的線條並不美觀,但朱砂在七星紙箋上已經產生效果,在靈力的作用下,那段線條散發著淡淡光芒,林暮甚至能感覺到上麵輕微的靈力波動。

    林暮現在所畫的符篆是《冰彈符》,《冰彈符》雖然隻是低階符篆,但畫法並不簡單,密密麻麻的線條,錯綜複雜,縱橫交錯,每個線條之間的聯係都是以靈力作為紐帶,林暮足足用去一個時辰,才將《冰彈符》的所有線條刻畫成功。

    但令林暮意外的是,他手中的金竹筆剛剛離開七星紙箋,桌上的符篆便無風自燃,無聲無息,化為一堆灰燼,讓林暮百思不得其解。

    為何會這樣?

    林暮確信自己所畫的線條絕對沒有出錯,雖然手法還很生疏,畫出的線條有些扭曲,但他極為認真,完全就是照著《符篆初解》上麵的圖案刻畫,這個過程中,林暮小心翼翼,生怕出一丁點錯誤,造成前功盡棄。

    但花費一個時辰製出的符篆,還未激發竟然就無風自燃,超出他的意料之外。

    原因何在?林暮迫切想要知道原因。

    但千羽劍門至今沒有一位正宗的製符師,林暮根本無法向他人請教。

    一切還得靠自己。

    林暮開始細細回想製符的整個過程,把每一個步驟都仔細回想一遍。從每個線條的畫法,到朱砂的多少,還有靈力的輸出,都回想一遍。

    一道靈光從林暮腦海閃過。

    靈力的輸出!

    林暮突然想起《符篆初解》中曾說,符篆和術法一樣,都是靈力的一種釋放方式。

    術法在施展時,要掐法訣,掐訣過程中,體內靈力在不停地變化,直到釋放出術法。

    林暮又想起自己在煉丹時,靈力的輸出也是不停變化,火焰的強弱都是嚴格控製才能成功煉製出丹『藥』。雖然煉丹和製符之間,並未有直接聯係,但一法通,萬法通。

    變化!要有變化!

    林暮終於明白問題所在。自己在製符過程中,靈力的輸出沒有任何起伏,雖然非常穩定,但製符最終還是失敗。

    想通這點,林暮便開始再次嚐試。

    這一次,林暮有意增加靈力的變化,下筆過程中,筆力的輕重各有側重,和之前完全不同。

    但這次的情景並不如想象中那樣樂觀。

    紙符剛剛畫到一半,符紙表麵靈光一閃,靈力頓時變得紊『亂』,隻聽一聲爆響,紙符在空中炸裂。

    桌上的七星紙箋被吹散一地,林暮慌忙撿起。

    林暮再次沉思,並和《符篆初解》上所畫的圖案相互印證。

    望著那粗細不勻的線條,林暮似乎若有所悟。

    之前,林暮以為那些線條不過是前人隨心所畫,但此刻看來,定是大有深意。

    這些線條的粗細之處,可能和靈力的輸出大小有很大關係。

    林暮再次提筆,驗證心中所想。

    這次竟然出乎意料地順利,林暮筆走龍蛇,龍飛鳳舞,金竹筆在七星紙箋上流暢地劃過,線條不再像第一次那樣晦澀,變得順滑異常。靈力的輸出也不再有滯澀之感,金竹筆上的靈力光芒忽明忽暗,有一種令人沉醉的節奏,林暮深深沉浸其中。

    直到一張完整的紙符製作完成,林暮才回過神來。

    這是一張完好的《冰彈符》!

    林暮輕輕『摸』著手中的紙符,眼眸中盡是喜意。

    萬事開頭難,這第一張紙符製作出來,之後的一切也都順暢許多。

    一個月後。

    林暮的身影出現在靜室中。

    這一個月,林暮廢寢忘食,每日都撲在製符上,二百張七星紙箋被他耗費一空。

    成功率堪堪達到五成,二百張七星紙箋共製作出一百張左右符篆,兩瓶朱砂也用去一瓶。

    第一次製符就有這樣的成績,對於這次的收獲,林暮還算滿意。

    林暮清點一番,發現共製作出符篆九十七張,其中《冰彈符》五十六張,《火彈符》二十八張,《遁地符》七張,《龜甲符》六張。

    花去三百多塊靈石,才堪堪製作出這一百張左右符篆,其中的珍貴,不言而喻。

    這些符篆隻能用一次,更顯珍稀,不到萬不得已,林暮決定絕不輕易使用。

    從旋月空間出來,林暮發現,距離火龍穀之行僅有十餘天時間,這十餘天時間,林暮也並未懈怠。

    旋月空間的靈草已經收獲三次,由於一直忙於修煉和祭煉法器,林暮並未有時間整理。

    這次空閑下來,林暮花去三天時間,方將所有靈草整理出來,共配製出三千多份材料,再加上之前的一千多份,共有五千餘份。

    五千餘份!

    這個數字令林暮也是大為吃驚,若是煉製出聚靈丹,足足能煉出四千瓶以上。

    這五千份材料,旋月空間的小屋麵,已經堆積不下,林暮索『性』堆積在小屋外麵。

    這次收獲之後,林暮並未立即再次種植,而是將旋月空間中的靈田空出來,這次火龍穀之行,林暮相信,這些靈田到時定能派上用場。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林暮每日就在院中練習術法,『操』縱地羅傘和五行環,修煉《星辰煉神訣》,準備迎接火龍穀之行的到來。

    幾天時間很快過去。

    這一日,林暮正在院中施展《庚金訣》,一道紙符從天而降,落在林暮麵前,林暮向輸入,掌門時未寒的聲音從中傳出:“在半柱香之內,速速到雲霞峰。”

    時未寒的聲音緩緩飄散,紙符在空中無風自燃。

    林暮麵『色』平靜,喃喃自語:“要開始了麼?”

    關好靜室,林暮來到院中,連院門也未曾打開,直接施展《禦風術》,向雲霞峰飛去。

    

Snap Time:2018-04-23 02:19:07  ExecTime:0.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