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六十三章駱言長老


    火龍穀之行,凶險萬分。

    掌門隻給林暮這件中品防禦法器—地羅傘,若是在火龍穀中與人鬥毆,隻能被動防禦,無法還擊,敗亡不過是遲早之事。

    時未寒此舉,分明是讓他去送死。

    若是林暮僥幸活著回來,帶回來火龍草,那他可就算是大賺一筆。

    這樣的賭博,對一個門派的掌門來說,可謂是十分劃算。

    林暮麵上浮起一抹冷笑,時未寒此舉,讓他徹底寒心。

    這次前去火龍穀,林暮的主要目的就是采集火龍草。

    隻要弄到築基丹的丹方,林暮就可自己煉製築基丹。

    時未寒曾經承諾,隻要成為前五,就一定令其築基。

    這番話,如今看來,不過是一句美麗的謊言,如同泡沫般,一戳即破。

    凡事隻能靠自己。這是林暮內心此刻最真實的感受。

    在去火龍穀之前,林暮有兩件事要做,一個是提升修為,一個是祭煉地羅傘。

    地羅傘雖然隻是中品法器,但在防禦方麵,聊勝於無,總比沒有強。

    修為倒是不必太擔心,聚靈丹還很充足,可以供應林暮修煉到煉氣十層,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即使不夠,旋月空間一千多份材料,林暮也可以繼續煉製。

    隻是祭煉地羅傘卻是一個難題,林暮此前從未祭煉過法器,此刻麵對眼前的地羅傘,竟然無從下手。

    『綠『色』小說網』一趟,買些相關的玉簡來學習一下。林暮暗道。

    離開靜室,林暮來到院中,正要關上院門,前往藏經閣。

    一道人影從天而降,落在院中,劍光隱去,林暮看清來人,忙低頭行禮。

    “參見長老!”林暮心中直跳,語氣有些顫抖。

    這可是第一次有長老上門來訪,他心中難免會有些緊張。

    駱言長老笑道:“不必多禮,咱們進去說話。”

    說罷,徑直向林暮靜室中走去,仿佛是在自己洞府中一樣。

    林暮跟在後麵,來到靜室之後,駱言長老隨手一揮,一個透明禁製將兩人罩在其中。

    駱言長老看著林暮空空如也的靜室,讚許道:“不錯。你非常努力,難怪修為進境神速。”

    林暮忙道:“這都是門中教導有方,弟子這些努力不值一提。”

    駱言長老笑望著林暮道:“不要太過自謙,你的努力,我看在眼。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在大比中用出的《神識刺》,是出自《星辰煉神訣》吧?”

    林暮心中一凜,駱言長老目光如炬,他不敢欺瞞,忙道:“的確如此。弟子無意中在藏經閣發現記載有《星辰煉神訣》的玉簡,便買來自己修煉,沒想到略有所成,練成那招《神識刺》。也正是因為這樣,弟子才僥幸成為前五。”

    駱言長老笑道:“這是你的造化。《星辰煉神訣》並非人人都可練成,其中的痛楚,我也略知一二。你天資雖不是很好,但心『性』極為堅韌。這也正是我當初看重你的地方。”

    林暮忙謝道:“弟子萬分感激長老當日救命之恩,銘記於心,沒齒難忘。

    駱言長老讚許地點點頭:“我這次來,是幫你祭煉地羅傘而來。這中品法器,對煉氣期修者來說,沒有一年半載,休想祭煉成功。若不能成功祭煉,根本無法發揮法器威力的十分之一。這對旁人來說很難,但你的神識已能和築基期修者媲美,祭煉這件地羅傘,兩三月時間足夠,根本無需我來幫忙。”

    駱言長老停頓一下,然後看著林暮的眼睛道:“你對掌門可是心有怨恨?怪他沒有給你飛劍,隻是給你一件防禦法器。”

    林暮忙道:“弟子不敢,掌門所賜,弟子不敢有怨言。”

    駱言長老指著透明禁製,笑道:“我和你說話,你隻管實話實說,在這禁製中,旁人不會聽去。”

    林暮不知駱言長老葫蘆買什麼『藥』,不敢『亂』說,直說自己沒有怨言。

    駱言長老微微一笑,不再強求,對林暮道:“掌門師弟的做法,我也看不慣。但你要明白人『性』的冷漠,不隻是對你,對任何人都一樣。被人利用的確是一件令人覺得憤怒的事,你能隱忍下來,我很欣慰。這次火龍穀之行,萬分凶險,是對你的一次曆練,隻要你能在這次曆練中活著回來,我便破格收你為真傳弟子。”

    林暮忙跪下謝道:“多謝長老厚愛。”

    駱言長老笑道:“千羽劍門在掌門師弟手中,變得烏煙瘴氣,我和其他幾位長老早已看不順眼。像你這樣的弟子,我也隻能盡力保全,不讓你中途夭折。路,還是要你自己走。我這有一件法器,想要送與你,希望可以保你平安。”

    說罷,從儲物袋中取出一件五『色』圓環,和一枚玉簡,遞給林暮,林暮忙伸手接過。

    駱言長老道:“這枚五行環隻是一件下品法器。但你不要小看這件下品法器,這是我師傅在臨終前煉製,他本想將之煉製成一件法寶,但他大限已至,剛剛煉製出一個粗坯,便駕鶴西去。我雖在煉器方麵略有所得,但並不能和師傅相提並論,無法再對其繼續煉製。這件法器是我師傅眾多煉器作品中,最差的一件,同時,也是最有潛力的一件。雖然現在隻是下品法器,但根據師傅所說,隻要有五行靈根之人,將之祭煉成功,便可使這件法器大放光芒。這五行環中隻設有幾個主要陣法,其中一個陣法叫做《噬寶陣》,就是這件法器可以吞噬其他法器或者法寶,來強化自身。隻要你在這方麵有心,多弄些法器之類,讓五行環吞噬,便可讓它不停進階,最後成為法寶,也是大有可能。”

    林暮頓時眼前一亮,但看著手中光芒黯淡的五行環,實在無法和威力巨大的法寶聯係起來。

    林暮謝道:“長老如此厚愛,弟子實在誠惶誠恐。”

    駱言長老笑道:“我之所以將這件法器交給你,是因為你恰好是五行靈根,又是我親自選入門中,自然對你格外關照一些。那枚玉簡麵記載有祭煉法器的法門,你要仔細學習。這次火龍穀之行,非常危險,我希望你能活著回來。”

    言語間透『露』出的關心之情,令林暮一陣感動。

    自己能有今天,全都是駱言長老所賜。

    駱言長老撤去禁製,笑道:“時候不早了,我回去了。”

    林暮忙起身相送,來到院中,駱言長老對林暮點頭微笑,駕起劍光,飛遁而去。

    林暮站在院中,手拿著五行環和玉簡,眼眶一陣濕潤,半晌無語。

    

Snap Time:2018-06-22 01:57:41  ExecTime: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