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六十二章隱秘


    林暮眼前一亮。

    對他來說,中品法器,上品法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築基丹,他隻想築基。

    時未寒在五人臉上掃視一遍,笑道:“這築基丹的事情,還是讓慧文長老來說比較合適。門中幾種重要丹『藥』皆是由慧文長老煉製,築基丹就是其中一種。”

    慧文長老麵『色』紅潤,鶴發童顏,人雖三百餘歲,但看上去和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一般無二。

    轉過身來,慧文長老對五人緩緩道:“門中現在已經沒有築基丹了。”

    慧文長老的語氣非常平靜和緩,但落在五人耳中卻如同驚雷一般,皆是心神大震。

    築基丹對煉氣期修者十分重要,沒有築基丹,築基成功地可能幾乎為零。

    雖然林暮早已知道這個消息,但此刻聽到慧文長老親口證實,還是覺得一陣失望。

    林暮幾人的表情落在慧文長老眼中,慧文長老笑道:“築基丹之所以短缺,是因為門中缺少一味煉製築基丹的靈『藥』,隻要找到那種靈『藥』,我便能立即煉製出築基丹。”

    見眾人稍稍鬆口氣,慧文長老又道:“這種靈『藥』名為火龍草,是煉製築基丹的主『藥』,非常珍稀。火龍草是陽『性』靈草,對生長環境要求極高,尋常之地早已絕跡,隻有在火龍穀中,還存留一些。”

    項毅忙道:“那就趕快去火龍穀采集火龍草啊。”

    掌門時未寒笑望著項毅,緩緩道:“這正是我和四位長老讓你們前來的原因。”

    慧文長老在旁補充道:“雖然這火龍穀中有火龍草,但我們這些金丹期修者無法進入其中,對火龍草也隻能是望草興歎,有心無力。”

    時未寒接過話頭道:“不錯。這火龍穀中設有古禁,修為超過煉氣期的修者全都被禁製阻擋在外,無法進入。我和四位長老希望你們可以進入火龍穀中,采集火龍草。”

    項毅忙帶頭答應道:“我們五人願意效勞。”

    林暮和羅雲幾人也忙道,願意去火龍穀采集火龍草。

    這時,慧文長老道:“隻是這火龍草的采集並不容易,而是困難重重,危險萬分。天霄界中,需要煉製築基丹的門派,並不隻有我們千羽劍門一家。其他門派一樣有這方麵的需求,像無雙劍門那樣的大派,對築基丹的需求更大。但在天霄界中,隻有火龍穀中出產火龍草,僧多粥少,杯水車薪。而且,火龍草的成熟期至少在十年以上,否則『藥』效大減。時間一久,火龍穀中的火龍草更是無法滿足各派的需求。三百年前,天霄界大大小小幾十個門派,達成協議,嚴禁某個門派私自進入火龍穀采集火龍草,若有違反者,一經發現,所有門派群起而攻之。每隔五十年,所有門派就會選出自己門派的煉氣期弟子,一齊進入火龍穀采集火龍草。如此一來,五十年的時間,足夠火龍草生長繁殖。”

    輕啜一口茶,慧文長老接著道:“數十個門派的煉氣期高手,一齊湧入火龍穀中,誰都想多采集一些火龍草,難免會產生糾紛。終於在二百年前,各派弟子在火龍穀中,因為火龍草分配不均,大打出手。那是一場混戰,所有門派都損失慘重,有些門派的弟子進入之後,甚至沒有再出來一個。各門各派的掌門長老都很震動,於是再次協商,控製進入火龍穀中的人數,每個門派根據金丹期修者數目的多少,來決定進入火龍穀中弟子的數目。這樣一來,傷亡減少許多,但麵的競爭卻更加慘烈。每個進入火龍穀的弟子身上都帶有中品法器,甚至上品法器,實力都可和築基期修者抗衡,打鬥起來,傷亡比例增大許多。每次進入火龍穀的弟子約有一二百人,但最終能從火龍穀中走出的不過二三十人。”

    駱言長老這時也在旁邊補充道:“這火龍穀中,不僅有修者間的相互爭鬥,麵還有許多厲害的妖獸。有一小部分人,並不是與人打鬥致死,而是因為不小心闖入妖獸的領地,而被妖獸殺死,你們要千萬小心。”

    五人都默不作聲,這番話,對他們衝擊極大,五人心中都已萌生退意。

    這時,掌門時未寒嚴肅道:“這次去火龍穀采『藥』,萬分凶險,我和幾位長老十分不忍你們前去犯險,但為了門派的傳承,不得不忍痛讓你們前去。希望你們在火龍穀中小心行事,全都能活著出來。”這番話,讓眾人無路可退,不去就是和掌門為敵,和門派為敵,隻怕會死得更快。

    人活在世上,總要說言不由衷的話,做迫不得已的事。

    火龍穀之行,已經無法避免。

    五人心中都惴惴不安,這火龍穀隱秘,他們此前皆未聽說,卻沒想到竟然如此凶險。

    林暮之前雖然略有所聞,但慕青語焉不詳,並未和他細說,林暮對此並未真正放在心上。

    現在,林暮方恍然大悟,為何張若虛和慕青要那麼急著築基,原來就是為了躲避這次災難。

    十分之一的活命率!

    血腥,殘酷!

    門內大比中的慘烈都無法與之相比。

    掌門時未寒知道五人還需一段時間,方能真正接受這個結果,就對五人道:“你們先回去祭煉各自的法器吧,如今距離五十年之期還有半年時間,這段時間,希望你們努力修煉,增加活命的機會。”

    五人相互看一眼,五人眼中的情緒全都一致,都是擔憂。

    五人一齊行禮告辭,緩緩退出掌門洞府。

    在五人離開之後,時未寒洞府中陷入一片沉寂。

    良久之後,駱言長老幽幽道:“掌門師弟這次偏袒得有些過分,我隻怕葉星和林暮二人會心生怨恨。”

    時未寒無奈道:“我也不想如此,隻是門中法器短缺,煉製一柄飛劍所需材料極為難得,給項毅他們三人每人一柄飛劍,已是花去門中兩月收入。若再為葉星和林暮二人煉製飛劍,隻怕門派運轉會出現問題。”

    這番話漏洞百出,區區兩件中品飛劍,根本不足以動搖千羽劍門的根基,時未寒這番話不過是在敷衍。

    駱言長老輕歎一聲,不再言語。

    洞府中再次陷入沉寂。

    從掌門洞府出來,葉星臉『色』便是一沉,也不和四人打招呼,匆匆離開雲霞峰。

    路上,葉星掏出那麵藍水盾,咬牙切齒,這麵藍水盾隻是防禦法器先不說,掌門明知他是金火雙係靈根,卻給他一件水係法器。其中的敷衍和輕視,令他憤怒異常。

    將藍水盾收入儲物袋中,葉星直直向西峰奔去。

    相比之下,林暮的表現要平和許多。

    項毅,衛盛和羅雲三人都是憂心忡忡,但一想到自己拿到的法器是上品飛劍,活命希望極大,便都又心中大定,開始談笑風生,互相比較飛劍的優劣。

    林暮微笑著和三人告辭,施展《禦風術》向西峰飛去。

    回到小院,關上院門,林暮直奔靜室。

    進入靜室之後,林暮從儲物戒中取出那麵黃『色』的地羅傘,臉『色』頓時變得陰沉。

    

Snap Time:2018-06-22 01:56:03  ExecTime: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