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六十一章獎勵

  
  黎明時分,林暮從入定中悠悠醒來。
  身上的傷勢已好了七八分,但若想痊愈,還需三五日的靜養。
  今日,是林暮去雲霞峰領取獎勵的日子。
  洗漱一番後,林暮離開小院,施展《禦風術》向雲霞峰飛去。
  剛一來到雲霞峰,林暮便感覺到此地充沛的靈氣,雖然還在峰底,但和西峰相比,已經要濃鬱十倍以上。
  不知峰頂的靈氣該要濃鬱成什麼樣子?林暮心媟t道,若是在此地修煉,築基指日可待。
  這種想法,在林暮的腦海堣@閃而過,便被他深深壓在心底。
  林暮落在峰底,這雲霞峰是掌門洞府所在,除去掌門和幾位長老外,所有弟子都不能在雲霞峰飛行。
  林暮從峰底沿著石階向上走去,一路上花草樹木,綠意盎然,景『色』宜人,倒也不覺著路途遙遠。
  來到峰頂之後,一座洞府出現在林暮眼前,隻是那洞府前麵設有重重禁製,『迷』霧翻滾,洞府媊悛煽熄H無法看清。
  洞府之前,早有四人在耐心等待。正是項毅,羅雲,衛盛,葉星四人。
  林暮忙對四人行禮:“師兄!”
  羅雲和林暮是同一年入門,自然親近一些:“師弟不必多禮。”
  項毅在旁道:“師弟這次在門中可是大出風頭,區區煉氣八層修為,竟然也打敗許多煉氣十層高手,實在是出人意料啊。”說罷,有意無意看了旁邊的葉星一眼。
  這一下刺到葉星痛處,葉星冷哼一聲,別過頭去,臉『色』一陣陰沉。
  衛盛為人謙和,打斷話題,在旁笑道:“也不知這次獎勵,會有什麼法器。”
  這句話立即把眾人的興趣吸引過來,幾人都把剛才的不快拋到腦後,開始議論這次獎勵的內容。
  羅雲最先開口:“別的我都不要,我隻想要一把飛劍,我的《青雲劍訣》雖然剛剛學會三招,但至今仍沒有趁手的飛劍。”
  項毅笑道:“師弟這下就不用愁了,你雖然剛剛煉氣九層,但一樣能夠得到上品法器,想必以門中長老對你的厚愛,定會滿足你的要求。”
  衛盛也在旁邊道:“我也想要一把飛劍。作為一個劍修,沒有飛劍,說出去真讓人笑話。”
  林暮『露』出一個笑容道:“我沒什麼要求,掌門給什麼,我就要什麼。”
  葉星在旁,冷著臉,一言不發,不知心埵b想些什麼。
  項毅笑道:“師弟倒是一點也不貪心,這也省去掌門許多麻煩。”
  淡淡的挖苦味道,讓林暮心堣@陣不舒服。
  項毅話音剛落,掌門洞府前麵,『迷』霧翻湧,白霧向洞府兩旁散去。
  一條小道『露』出,直通洞府內部。
  掌門的聲音從媊捅ルX:“都進來吧。”
  項毅忙帶頭向堥咱h,羅雲跟上,衛盛走在羅雲後麵,葉星排在第四,林暮跟在四人後頭,向掌門的洞府媊悁璆h。
  來到掌門洞府,林暮悄悄打量四周。
  洞府之中,和林暮想象中完全不一樣,林暮原先還以為掌門的洞府麵必定極為奢華,但進去之後,方才發現,媊挶巨鞃痊龤C
  正室中,隻有一張方桌,幾隻木凳,用來接客待物。打坐修煉之所,還在媊恁A由於禁製阻擋,林暮無法查看。
  四位長老圍坐在方桌前麵,每人麵前一杯清茶,怡然自得。
  林暮五人行禮過後,並排站在掌門和四位長老麵前。
  掌門看著五人,笑道:“不錯,你們這次的表現很好,我和四位長老都看在眼堙A準備重重獎勵你們。你們說說看,都想要些什麼,隻要我能滿足,必定滿足要求。”
  這話讓剛剛還忐忑不安的項毅幾人,心中大定。
  羅雲最先道:“我想要一柄上品飛劍,若是水屬『性』飛劍更好。”
  掌門微微一笑,翻手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柄通體碧『色』的飛劍,對羅雲道:“我記得你修煉的劍訣是《青雲劍訣》,這柄青雲劍,是我讓駱言長老特意為你打造,乃是水屬『性』上品法器,你用來是再合適不過。”
  羅雲大喜,慌忙上前接過,捧在手中,愛不釋手。
  見羅雲很喜歡這柄青雲劍,時未寒略略點頭,麵帶微笑,暗道,這一番苦心總算沒有白費。
  轉過身來,時未寒又對項毅和衛盛兩人笑道:“我也為你們二人準備了上品飛劍,作為一個劍修,沒有劍是不行的。劍在人在,劍亡人亡。這不僅說人和劍要有感情,還說明人對劍的依賴。劍修若是沒劍,十成實力也難發揮出一成,自然打不過別人。但若是有一柄趁手飛劍,就可上天入地,無所不能,這天地任你遨遊。”
  光芒一閃,時未寒取出兩柄飛劍,一柄金『色』,一柄紅『色』。
  時未寒將那柄金『色』的飛劍遞給項毅道:“這乾金劍是金屬『性』飛劍,犀利無匹,乃是用五金之精煉製,正好適用於你。”
  隨即又拿起那柄紅『色』飛劍對衛盛道:“這柄火雨劍和你的靈根極為匹配,你的《離火心法》配上這柄火雨劍,實力定能猛增三倍有餘。”
  三人都滿臉喜悅地接過自己的飛劍。
  林暮看著也是一陣羨慕,對自己的法器也更為期待。
  賞賜完那三人之後,時未寒轉過身來,對林暮和葉星二人道:“你麼你兩人的實力也是不錯,和他們三人也都是在伯仲之間,隻是運氣不好,落後他們三人半分,你們放心,我會一視同仁,不會虧待你們。”
  林暮忙道:“但憑掌門賞賜,弟子絕不挑剔,隻想獲得一枚築基丹即可。”
  掌門笑道:“築基丹的事,咱們等會再說,現在先把這兩件中品法器賞給你們。”
  時未寒從儲物袋中拿出一件藍『色』的盾牌,遞給葉星道:“這麵藍水盾,是極佳的水屬『性』防禦法器,雖然隻是中品,但應付火係術法頗有奇效,祭煉之後,即便是中階火係術法,也不能傷你半分。”
  隨後,時未寒又取出一件土黃『色』小傘,遞到林暮跟前,笑道:“這把地羅傘,雖然隻是中品法器,但是在土係法器婸嶆釵W氣,防禦力甚至要在剛剛那麵藍水盾之上,就送與你吧。”
  前三人都是上品飛劍,個個攻擊力強悍。給林暮和葉星二人的隻是中品法器不說,還都是防禦法器,對實力根本沒有多少增長。
  林暮強迫自己喜笑顏開,對掌門謝道:“多謝掌門恩賜。”
  葉星接過藍水盾,一臉平靜,此刻反倒看不出喜怒。
  四位長老坐在桌旁,悠然地喝茶,隻有駱言長老目光在林暮身上略略閃過,眼中現出一抹不忍之『色』。
  獎勵發放給五人後,時未寒嚴肅道:“這些法器,你們回去努力祭煉,盡量做到運用自如,如臂使指,切莫不可偷懶。”
  看五人都點頭答應,時未寒笑道:“下麵,我們來說說築基丹之事。”
  

Snap Time:2018-10-22 17:51:19  ExecTime: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