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六十章人心


    擂台上的五人,眼前齊齊一亮。

    前三名,每人一件上品法器。

    上品法器的價值要勝過中品法器十倍不止,自然人人都想得到。

    時未寒飄在半空,麵上帶著淡淡笑意,看上去莫測高深,有一股出塵的味道。

    時未寒笑道:“修真之人,實力之外,品『性』更為重要。所以,這最後一場,不比實力,比品『性』。”

    台下一片嘩然,全都大『惑』不解,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台下眾人的意外早在時未寒預料之中,時未寒淡淡道:“修真之人,實力之外,品『性』同樣重要。我千羽劍門,乃是名門正宗,在整個天霄界,也是數得上的大派,對品『性』的要求更高。”

    “但一個人的品『性』如何,不是一人說了算,而是要所有同門做個見證。”時未寒笑望著眾人,道:“這前三名,就由你們這些外門弟子自己選出,我和四位長老並不幹涉,以示公正。”

    林暮這時方才明白過來,這前三名,竟然是由這台下的數千圍觀弟子選出。這對林暮來說,可不是個好消息,林暮平日都在苦修,和同門交往並不多,關係雖還算融洽,但並不親密。

    這次成為前三的希望,恐怕不大。

    掌門吩咐下去後,執法堂首席大弟子羅辰便開始執行此事。

    十幾個執法堂弟子一齊出動,每人手都拿著幾打黃『色』紙箋和一支青竹製作的符筆。

    古辰看著向自己這走來的奇峰,滿臉期待,很快,奇峰便來到他的身邊,古辰小心翼翼接過奇峰遞過來的紙箋,用符筆在紙箋上鄭重寫下林暮的名字。

    這一張紙箋,代表著他對林暮的支持。

    寫完之後,古辰忙又叮囑身邊的朋友,一定要選林暮。和他站在一起的幾人,都忙不迭點頭。

    古辰這時方轉過臉來,笑著將自己手中的紙箋交給奇峰:“奇峰師兄,你說林暮師兄能成為前三麼?”

    奇峰接過紙箋,笑道:“以林暮的實力,還是大有希望的。若我也有選擇資格,我肯定也投林暮一張。”

    古辰笑道:“我也感覺林暮師兄的希望很大。”

    奇峰接過這一片人群的紙箋,發現每一張紙箋上麵寫的都是林暮的名字。

    他對古辰笑笑,轉身繼續到別處去收集紙箋。

    奇峰很快發現一個奇異的現象。奇峰發現,許多修為低的弟子,大多都是選擇林暮。

    開始奇峰還略有疑『惑』,轉念一想,他便明白。

    林暮以煉氣八層修為闖入前五,在所有比試中,未嚐一敗,如此強勢的表現,令人印象深刻。這些低階弟子,平日飽受高階弟子欺淩,相比之下,他們更願意選擇和自己站在同一陣營的林暮。

    在外門弟子中,低階修者數量龐大,選擇林暮的人甚多。

    許多弟子都和古辰一樣,鄭重地在紙箋上寫下林暮的名字。

    當然,選擇羅雲和項毅的弟子同樣不少。這兩位,一位是門中的天才,一位是煉氣十層,距離築基僅有一步之遙的頂級強者。在外門弟子中,一樣有著許多堅定地支持者。

    衛盛和葉星的支持者,相比之下,要遜『色』一些。

    不到兩個時辰,這數千張紙箋便收集完畢,每個人都在紙箋上寫下自己支持的弟子。這數千張紙箋,都放在千羽大殿前的一個紫檀木箱中。

    掌門時未寒走上前去,來到紫檀木箱旁邊,閉上雙目,片刻後方睜開眼睛,轉過身來,對站在台下的五人,同時也是對數千外門弟子道:“剛剛我用神念查看一下,對這些紙箋的數目已經了如指掌,按照各自紙箋的多少,前三名分別如下。”

    “第一名,項毅!”

    掌門剛喊出項毅的名字,台下就響起一片歡呼聲。

    “第二名,羅雲!”

    台下又是一陣歡呼,地動山搖,令人振奮。

    時未寒也很滿意這樣的效果,他麵帶笑意,朗聲道:“第三名,衛盛!”

    這次,景象不如前兩次熱烈。台下隻響起稀稀拉拉的歡呼聲,更多的是歎息。

    葉星臉『色』一陣陰沉,站在原地,一言不發。

    雖然早在預料之中,聽到這個結果,林暮還是略微有些失望。轉念一想,這些事,強求不得,隻要能築基就好。

    林暮轉過身來,微笑著向羅雲,項毅,衛盛三人祝賀。

    三人也麵帶微笑,紛紛還禮。

    古辰站在人群中,一陣鬱悶。在他的感覺,林暮應該可以成為前三,但沒想到,還是差了那麼一點。

    奇峰也同樣有些意外,在他收集紙箋的過程中,發現選擇林暮的極多。

    他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

    這時,掌門時未寒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大比到此結束。項毅,羅雲,衛盛,葉星,林暮,你們五人明早到雲霞峰一趟,我和四位長老要發放獎勵給你們。”

    下麵頓時一陣歡呼,林暮心中也是一熱。

    掌門回頭吩咐站在一旁的羅辰,不要忘記把收集的紙箋燒掉。然後便和四位長老,駕著祥雲,向雲霞峰飛去。

    廣場上的人,開始緩緩散去。

    林暮對其餘四人告辭一聲,便施展《禦風術》,匆匆飛回小院。

    這最後一場決鬥,林暮傷得不輕,回到小院,林暮便緊緊關上院門,閃身進入旋月空間,開始打坐療傷。

    千羽峰。

    羅辰望著已經散去的人群,指著紫檀木箱,回身對奇峰道:“把這麵的紙箋都拿去燒了吧。”

    奇峰忙應道:“是,我這就去。”

    說罷,就提著紫檀木箱往一偏僻角落飛去。

    來到偏僻角落,奇峰並未立即燒去那些紙箋,因為他心中還存有疑『惑』。

    他將這些紙箋全都倒出,然後按照姓名,分成五處。

    奇峰細細清點了一遍紙箋的數目,結果令他震驚。

    掌門時未寒在說謊!

    這五個人中,林暮的紙箋數目是最多的!

    羅雲的紙箋是第二多的,項毅排在第三,衛盛的紙箋數目隻能排到第四。

    這和掌門宣布的結果大相徑庭!

    奇峰麵上浮起一絲冷笑,他仿佛聽到自己內心某處碎裂的聲音,咯吱咯吱令人心煩。

    冷笑過後,奇峰施展出《火球術》,一個小小的火球,落在那堆紙箋上麵,片刻功夫,那堆紙箋便化為一堆灰燼,隨風飄散。

    夜幕降臨,天『色』一片黑暗。

    奇峰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Snap Time:2018-08-17 16:55:20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