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十三章高歌猛進

  
  靈光一閃,禁製隱去。
  羅通收去禁製,高聲宣布:“這一場,林暮勝。”
  林暮對貢祥笑道:“多謝師兄承讓,我勝得實在是僥幸。”
  貢祥心仍在怦怦直跳,冷汗早已濕透後背,望向林暮的目光有些驚懼,也有些許感激。
  “師弟實力強橫無比,理應贏得這場比試。”貢祥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羅通宣布完結果,對兩人微笑示意。目光在林暮身上停留片刻,點點頭,飄然離去。
  林暮和貢祥兩人忙低頭行禮,恭送羅通。
  待羅通走遠,貢祥轉過身來,對林暮笑道:“下場比試在五天後,我在此預祝師弟,下次還能順利晉級。”
  林暮微微一笑:“我盡力而為,爭取不負師兄重望。”
  兩人又小聊片刻,方相互告辭離去。
  林暮離開千羽峰,回到西峰小院。
  進入靜室後,林暮直接進入旋月空間。
  旋月空間媊悛瘋F草早已成熟,彌漫的『藥』香讓林暮充滿喜悅。
  這又是一次豐收。
  林暮整整用去一天時間,方把這些靈草采集完畢。
  六畝靈草全是煉製聚靈丹的那八種靈草,林暮這次共配製出一千二百多份材料,和上次的五百份加起來,共是一千七百多份。
  若是煉製成聚靈丹,以林暮的成功率,足足可以煉出一千三百瓶以上。
  林暮眸子堻葽N甚濃,用地靈鋤重新翻墾一遍靈田,再次種植一千二百份。
  忙完這一切,林暮方放鬆下來。
  現在,他開始考慮張若虛的問題。
  更準確地說,是考慮如何殺死張若虛的問題。
  張若虛心黑手辣,欲要致林暮於死地,若不是林暮機敏,早已死在張若虛手下。
  這個梁子,已然結下,無法更改,兩人已是不死不休。
  隻是林暮如今剛剛煉氣八層,實力不足,對上張若虛,僅僅能夠自保。想要殺死他,希望渺茫。
  但也不是沒有機會。
  和林暮激戰後的第二天,張若虛等一幹新築基的弟子,就在掌門的授意下,被真傳弟子帶往『迷』霧林狩妖。
  狩妖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沒有半年時間,休想回來。
  這就是林暮的機會,這段時間,足夠他提高實力。
  林暮如今聚靈丹充足,想要衝擊煉氣十層巔峰,不過是時間問題。
  隻要在大比中成為前五,得到築基丹,成功築基的希望極大。
  五場比試過後,林暮現在的排名已是排在前六十四,離目標已經越來越近。
  接下的比試,將會更加激烈。
  實力稍弱者,都被淘汰,剩下來的人,個個實力強大,都不是易與之輩。
  林暮不敢懈怠,剩餘三天時間,每日都在院中苦練《庚金訣》。
  第四層的《庚金訣》,犀利無比,殺傷力遠勝一般術法。
  林暮已經可以做到《庚金訣》兩連發,正在嚐試練習《庚金訣》三連發。每日的辛苦練習,讓他對《庚金訣》愈發熟悉,離成功已經不遠。
  很快,比試的日子再次到來。
  林暮停下練習,洗漱一番,換身幹淨青『色』長袍,向千羽峰行去。
  千羽峰,要比以往更加熱鬧。
  林暮施展《禦風術》,來到千羽峰。
  剛一落地,如『潮』的聲浪向林暮耳朵襲來,幾要將他淹沒。
  林暮微微一笑,在角落站定,安心等待比試的開始。
  沒過多久,內門弟子就開始在大殿前抽簽,比試正式開始。
  比試進行到現在,隻剩六十四人,五十個場地,一輪就能比完。
  林暮側著耳朵,凝神細聽。
  “三百八十一號廖澤。”男弟子朗聲道。
  女弟子嗓音清脆甜美:“六百六十六號林暮。”
  第一場比試就有林暮。
  林暮微微一笑,起身向一號場地走去。
  林暮進入場地時,廖澤早已在對麵站好。見林暮進來,廖澤忙對他點頭微笑,林暮微笑還禮。
  真傳弟子梁齊對兩人輕輕點頭,示意比試開始。隨即布下禁製,將兩人罩在其中。
  林暮細細打量,他早已看出廖澤的修為,和自己一樣,都是煉氣八層。
  煉氣八層修者,能走到現在,要麼是極其幸運,遇到的對手都不強;要麼就是實力超群,難逢對手。
  廖澤恰恰是後者。
  進入千羽劍門已經六年,廖澤的修為雖然才剛剛煉氣八層,但實力絕對不差。
  一手犀利的金係術法,令人側目。和他對敵之人,多是敗在他的金係術法之下。
  林暮和人對敵多次,已有經驗,也不廢話,上來就是一個《庚金訣》,一柄金『色』小劍飛出,直直向廖澤『射』去。
  與人對敵方麵,廖澤從不落人下風。
  雙手掐訣,一柄金光閃爍的尖利小琢直奔林暮而來,和金『色』小劍針鋒相對。
  《金剛琢》!
  金係低階術法,威力非同一般。
  “叮”!
  針尖對麥芒!
  尖利小琢和金『色』小劍在猛然相遇,金『色』光芒一閃,兩者紛紛崩碎,金星四『射』。
  難分伯仲,不相上下。
  廖澤冷哼一聲,手上不停,又是一柄尖利小琢襲來。
  林暮眼中光芒一閃,手上如織,一連三個火球噴發而出,向尖利小琢『射』去。
  《赤火訣》三連發!
  尖利小琢威力果然非同凡響,一下刺穿第一個火球,但之後兩個火球接連飛來。
  轟!
  三個火球全都炸裂,火星四冒。
  廖澤一陣喜悅,這下終於占得先機。
  但笑容剛剛出現,便在臉上凝固。
  尖利小琢化為一灘金水,從空中墜落,犀利散去,威力不再。
  火克金!
  場邊的梁齊麵上『露』出一抹讚許之『色』,林暮的術法靈活多變,不拘泥於固定招式。
  隨即應變,方為上策。
  原本平平無奇的《赤火訣》,卻恰恰是金係術法的克星。
  廖澤臉『色』一陣難看。
  如此一來,他攻擊力再強大,打不到對手,也是白搭。
  兩人勢必會陷入靈力的對拚中,誰先靈力不支,誰就將落在下風。
  這將是一場耗時又耗力的比試。廖澤心中一歎。
  正在這時,場上變化突起。
  林暮不再防禦,開始主動出擊。
  雙手舞動,帶有一種莫名的韻律,兩道金『色』小劍飛速向廖澤『射』去。
  《庚金訣》兩連發!
  廖澤心中一凜,但也毫無懼『色』,手上法訣連揮,同樣是《金剛琢》兩連發。
  第一道金『色』小劍和第一柄尖利小琢猛然相撞,金片紛飛,化為碎屑。
  廖澤心中一鬆,果然和自己預想的一樣,這場比試,勢必要陷入消耗戰。
  但他很快驚訝發現,事情並不如自己預想的那般。
  在自己的尖利小琢即將碰上金『色』小劍時,那道金『色』小劍竟然猛然在空中發生偏轉,在廖澤的注視下,拐出一個漂亮的弧度,直直向廖澤『射』來。
  金『色』小劍的速度極快,第一下沒有擋住,廖澤再也沒有緩衝時間躲避。
  林暮卻早有準備,在尖利小琢及體之前,施展《禦風術》,往旁邊一飄,輕巧躲過尖利小琢的襲擊。
  廖澤卻沒有那麼幸運,金『色』小劍的突然轉彎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他根本做不出別的反應,身子往右一歪,躲過要害,想要讓金『色』小劍『射』在左邊胳膊上。
  然而令他意外的事情,再次發生。
  金『色』小劍又是一個偏轉,直直向他的左胸當心『射』來。
  廖澤來不及反應,連忙向後彎腰躲避,身子已經完全扭曲,如同一個“之”字。
  當廖澤以為自己已經安全時,卻驚訝地發現,金『色』小劍並未向後飛去,而是從半空直『射』下來,目標正是他的咽喉!
  廖澤的身體無法再度扭曲,身子往地上落去,踉蹌倒地。
  金『色』小劍停留在他的咽喉,僅有一寸之遙,他全身冷汗直冒,忙高聲喊道:“我認輸。”
  林暮微微一笑,自從識海恢複以後,他發現自己的神識又增加不少,對術法的控製更加得心應手,收發由心。
  剛剛的危險狀況,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下。
  法訣一鬆,金『色』小劍在空中散去。
  廖澤神『色』不定地從地上爬起,望向林暮的目光有些複雜。
  林暮竟然可以隨意控製金『色』小劍的走向,在他看來,非常不可思議,這是中階術法才有的特『性』。剛剛那道金『色』小劍雖然威力不凡,但和中階術法相比,還是要遜『色』許多。
  他是如何做到的?廖澤腦海堣@直存著這個疑問。
  但事關別人的隱秘,他也不好多問。
  梁齊撤去禁製宣布道:“這場比試,林暮勝。”
  林暮對梁齊和廖澤點頭微笑,行禮過後,也不多說,匆匆告辭離去。
  時光如水,匆匆流逝。
  五天一晃即過,下場比試如期而至。
  林暮這次極為幸運,所遇對手,實力和名次不符,不堪一擊。
  這人不過是煉氣七層修為,卻闖進三十二強。
  林暮開始還以為他有什麼秘密殺招,出手間難免有些謹慎。
  但試探一番過後,發現這人最擅長的術法不過是《水箭術》,也隻能做到兩連發的程度。
  林暮方明白,這人一直都很幸運,所遇對手,實力都不強,全都被他涉險過關。
  但遇到林暮,他的幸運到此為止。
  林暮發現他的真正實力後,不再客氣,連連兩次《赤火訣》三連發,將他打倒在地。
  贏下這場之後,林暮已經進入前十六名。
  隻要再贏一場,就能進入最終的決戰。
  勝部的前十一名,就將在這十六位弟子中選出。
  這十六位弟子,按照比試規則,先是選出勝利的八位,進入最終的前十一名。
  剩餘的三個名額,就由失敗的那八位弟子去爭奪。
  比試進行到現在,前十六名中,煉氣十層修者占去八位,煉氣九層占去七位,煉氣八層修者,林暮是唯一的一位。
  每一個人都很強大,林暮自然不想失敗,去和那八個失敗者爭奪三個名額,那樣風險太大。
  對下一場比試,林暮是勢在必得。
  

Snap Time:2018-10-21 05:28:49  ExecTime: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