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十二章發威

  
  羅通對貢祥笑笑,準備宣布結果。
  這時,一道破空風聲從後傳來,羅通不由一愣。
  轉過身來,林暮正從大殿前禦風飛來,林暮全力催動靈力,速度極快。
  貢祥一陣苦笑,眼看著到手的勝利,卻在最後時刻,發生轉折。
  林暮一臉歉意道:“姍姍來遲,還請兩位師兄見諒。”
  羅通笑笑,對林暮道:“無妨。來得還算及時,剛才我差點就宣布結果了。”
  林暮向他投去一個感激的目光,轉過身對貢祥道:“勞煩師兄久等,實在過意不去。”
  貢祥哈哈笑道:“師弟哪話,想來是你有什麼急事,在路上耽擱了。這片刻功夫,不礙事的。”
  林暮這時,方長舒一口氣。
  為修複神識創傷,林暮一直在旋月空間修煉《星辰煉神訣》,完全沉浸其中,忘記時間。
  等他從入定中醒來,才猛然想起還要參加比試。
  林暮忙從旋月空間退出,發現外麵已是白天,陽光明媚,風高氣爽。
  林暮也不知自己在旋月空間修煉幾天,顧不得趕回西峰小院,林暮忙施展《禦風術》,全力催動靈力,向千羽峰飛去。
  來到千羽大殿前,望著如山人『潮』,林暮猜到比試已經開始,也不知自己是在第幾輪。
  問過抽簽的內門弟子,林暮方知,自己的比試已經開始。
  林暮忙向這四十六號場地飛來。
  總算在這最後關頭,趕到場地。
  見林暮和貢祥二人進入場地,羅通揮手布下禁製,一個透明光罩憑空出現,將兩人圍在其中。
  林暮點頭對貢祥微笑示意,比試正是開始。
  經曆過和張若虛的驚魂決鬥之後,林暮領悟到,在對敵時,一定不能手下留情。否則,本來可以勝利的比試,很有可能在最後關頭,被對手翻盤。
  這次比試剛一開始,林暮就快速施訣,十指幻影連連。
  一連三個火球從林暮手上發出,呼嘯著向貢祥砸去。
  上來就是《赤火訣》三連發!
  貢祥麵『色』一沉,他本想相互試探一番,再真正開始對決,沒想到林暮修為比他低,卻那麼『性』急,率先出手。
  貢祥是煉氣九層修者,是林暮參加比試以來,遇到的修為最高的對手。肯定有兩把刷子,實力自然不能小覷。
  和林暮針鋒相對,貢祥毫不遜『色』,也是快速施訣,一連三個水彈從他手上發出。
  《水彈術》三連發!
  水克火,針尖對麥芒。
  水彈和火球在空中相遇,轟然爆炸。
  砰!砰!砰!
  火星四『射』,水花四濺。
  勢均力敵,不分伯仲。
  貢祥的修為雖然要比林暮高上一層,但林暮的《赤火訣》已經練到第四層,威力要比一般《火球術》略勝一籌。
  所以,林暮的《赤火訣》對上貢祥的《水彈術》,旗鼓相當,不落下風。
  貢祥是水土雙係靈根,主修水係術法。
  見這《水彈術》三連發不能奈何林暮,貢祥手上法訣一變,一道銀『色』水箭直直向林暮奔來。
  《水箭術》!
  林暮微微一笑,毫不示弱,雙手掐訣,一道金『色』小劍與之針鋒相對,直『射』過去。
  《庚金訣》!
  金『色』小劍,犀利無匹,從銀『色』水箭中間一穿而過,將水箭從中剖成兩半,水箭立即化為兩團水掉落在地。金『色』小劍卻完好無損,仍舊向貢祥飛去。
  貢祥大驚失『色』,一直以來,他對自己的水係術法都充滿自信。
  尤其是《水箭術》!
  平日與人練習時,貢祥曾試驗過自己《水箭術》的威力,結果令他非常滿意。自己的《水箭術》和金係低階術法《金剛琢》不相上下,絲毫不落下風。
  在他看來,久負盛名的金係術法,也不過如此。
  但此刻,他方真正領略到金係術法的無匹殺傷力。
  自己引以為豪的《水箭術》,竟然被對方的《庚金訣》毫不留情從中間穿過,一分為二。
  貢祥心下凜然,知道不拿出壓箱底的功夫,這場比試休想取勝。
  眼眸中閃過一絲堅定,貢祥猛然全力催動靈力,雙手幻影如織,麵『色』泛起一陣紅潤。
  那間,三道水箭在他手上形成,銀白『色』的水箭在陽光下,閃爍著五彩光芒,萬分美麗。貢祥眯著眼,望著這三道水箭,知道這水箭不僅美麗,而且致命。
  三道水箭連成一條直線直直向林暮飛去。
  正是他的殺手,《水箭術》三連發!
  《水箭術》的施展難度,至少是《水彈術》的兩倍有餘。貢祥可以做到《水箭術》三連發,著實不易。
  整個門派,可以做到這一點的弟子,也並不多。
  三道水箭迅捷無比,帶著尖銳的風聲直奔林暮而去。
  第一道水箭最先遇到林暮的金『色』小劍,這次,金『色』小劍終於力盡,沒能從中剖開水箭。但金力最是剛烈,即便是威力不再,也沒讓第一道水箭得逞,直接在空中爆炸,炸毀第一道水箭。
  剩餘的兩道水箭,餘勢不減,挾帶著驚人氣勢,向林暮襲來。
  林暮不敢大意,極力催動體內靈力,雙手快速掐訣,連續兩道金『色』小劍,急急從他手上飛出,直向那兩道水箭襲去。
  《庚金訣》兩連發,這是林暮目前的極限。
  嗤!
  嗤!
  連續兩道響聲想起,水箭的威力和金『色』小劍相比,不可同日而語,第一道金『色』小劍連破剩下的兩道水箭。
  剩餘一道金『色』小劍,緊隨其後,急急向貢祥的胸前『射』去。
  貢祥來不及反應,連忙施展《禦風術》橫移三丈之遠,想要躲過這次攻擊之後,再圖謀反擊。
  剛剛在左側三丈遠的地方站定,貢祥就準備施展法訣,反擊過去。
  然而他手中法訣尚未施展出來,卻驚駭地發現,已被他躲過的金『色』小劍,竟然在空中拐個彎,再次向他襲來。
  由於距離太近,貢祥根本來不及閃躲。
  金『色』小劍直直『射』向貢祥的咽喉,貢祥沒有任何反應,呆立原地,手足無措。
  金『色』小劍在距離貢祥咽喉半尺處,猛然止住,靜靜飄在半空。
  那犀利的殺戮氣息,令貢祥肝膽欲裂,莫名的寒意從金『色』小劍上發出,透過他的肌膚,直入心脾。
  林暮控製著金『色』小劍的走向,金『色』小劍僅僅在貢祥咽喉前停留那功夫,便一拐彎,貼著貢祥的脖頸向後飛去,直直刺入青石地麵,將青石地麵刺出一個深達一尺有餘的細小洞口。
  貢祥閉上雙目,後心冷汗濕透衣衫。
  那一瞬間,即將死亡的感覺,令他心悸莫名。
  睜開眼睛,貢祥驚魂未定,顫聲道:“我認輸。”
  

Snap Time:2018-12-13 23:24:18  ExecTime:0.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