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四十八章蓄謀

  
  東峰,慕青住處。
  靜室媕捱延菑@股醉人的檀香,煙霧飄渺,兩人的麵容在煙霧中若隱若現。
  張若虛悠悠道:“多年的夙願,如今總算是完成築基。我又能多苟延殘喘幾年。”
  這話說得極為傷感,但張若虛麵上表情和言語不符,語氣中卻透『露』出絲絲興奮。
  “這次能夠築基,林暮功不可沒,若不是他幫忙煉製聚靈丹,我們不會如此輕易就能築基成功。”慕青笑道:“我聽說這次共有十八人衝擊築基,但算上我們兩個,也不過六人成功。真是上天眷顧,讓我們一次就能成功。”
  張若虛麵『色』一變,冷笑一聲。
  “築基又如何?門中剩下的十八枚築基丹被我們瓜分一空,引得掌門震怒,竟然讓我們去『迷』霧林狩妖。這分明是讓我們前去送死!我就知道那幾個老家夥不是好東西,輕易不會善罷甘休。”張若虛咬牙切齒道。
  慕青勸道:“但總比去采『藥』強。狩妖雖然風險甚大,但至少有本門真傳弟子跟隨,隻要在『迷』霧林中,不要過分深入,生還的機會極大。若是在這期間,能夠成功祭煉一件法器,遇上那些妖獸,倒也不懼。”
  “哼!”張若虛怒道:“說得是不錯。但如何才能能得到一件法器?下品法器根本不夠瞧,一件中品法器至少要數百塊下品靈石。為了衝擊築基,我們的靈石早已消耗殆盡,現在是一貧如洗。別說中品法器,就是下品法器,也很難買到一件。”
  慕青也是一歎:“明天就要出發去『迷』霧林,此去當真是凶多吉少。眼下毫無辦法,若實在不行,我就犧牲『色』相吧。”
  張若虛一震,滿臉怒火道:“不到萬不得已,我絕不允許你犧牲『色』相!”他聲音略微一緩:“我留著你,另有重用,但不是現在。”
  慕青坐在桌旁,默不作聲,不知在想些什麼。
  張若虛眸子堸{過一絲暴戾,低沉道:“我記得上次你讓林暮煉丹,好像是給了他六百塊靈石。原先是有求於他,如今我們都已築基,這人留著也無大用。而且,我對他身上的秘密也很感興趣。今晚,我們就對他下手。”
  慕青眼中閃過一絲不忍,輕聲道:“這麼快就動『綠『色』小說網』。他現在正在參加門內大比,若是突然消失,定會引起很多人懷疑。”
  張若虛沉『吟』片刻,幽幽道:“現在下手的確不妥。但以我觀測,此子心『性』不凡,假以時日,必淩駕在我等之上,若不早日動手,恐怕遲則生變。若是他在這次大比中,突然爆發,成為前十,甚至是前五,到時,門中長老定然會重視他,那我們就無法下手了。所以,現在動手,勢在必行!”
  這話說得斬釘截鐵,不容慕青抗拒。
  慕青坐在桌旁,掙紮片刻,還是緩緩點頭。
  張若虛麵上『露』出滿意之『色』,慕青的掙紮他已習以為常,這些年來,死在他們兩人手下之人,已不下十人。
  每次慕青都要掙紮一番,但最終還是會同意自己的想法。
  這次也不會例外!
  見慕青同意,張若虛『露』出笑意道:“我知道你心堣ㄖ唌A好在這次實力懸殊,我勝券在握,不需要你出手,你隻需約他出來即可,我自己去對付他。”
  慕青輕輕點頭,算是答應。
  黑夜降臨,張若虛順著夜『色』悄悄離去。
  西峰小院。
  林暮仍和往常一樣,在努力練習術法。
  隨著對術法的練習愈加深入,林暮對術法的感悟也在不斷增強。
  同樣的低階術法,在不同的人手中施展出來,效果大相徑庭。
  有些天資聰穎之人,甚至可以根據自身特點,對術法進行微調,讓術法達到和自身完美契合的地步。
  許鬆的幻影圓弧正是在《神行術》的基礎上,加以改進,最終達到令人很難防範的境地。
  這樣的頓悟可遇而不可及。
  術法在修真界,經過數萬年的演變,已經形成相對穩定的體係。
  想要在此基礎上再行改進,甚至進行微調,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但術法終究還是人創造出來的,有些高階修者,閑來無事,也會創造出一些低階術法,供低階修者學習。
  這樣的事情,畢竟隻是少數。
  和許鬆一戰之後,林暮受到啟發,也想根據自身的特『性』,對自己的術法做些微調。
  隻是一直都不得其門,絲毫沒有進展。
  《碧水訣》是林暮運用最多的法訣,如今第四層的《碧水訣》,僅僅用來施雨已經是大材小用。
  但林暮也想不出如何改進,濃鬱的雲團如同一團白霧,覆蓋林暮身周三丈範圍左右。這雲團並無任何攻擊力,甚至在防禦方麵,也隻對《火球術》有些作用。
  在比試中,林暮很少使用《碧水訣》對敵,主要就是因為這點。
  和水係術法《水箭術》相比,在攻擊力上,《碧水訣》是大大不如,甚至和《水彈術》相比,也大為遜『色』。
  林暮當初之所以選擇學習《碧水訣》,就是因為其上手容易,三五天就能入門。不像其他術法,練習三五月才能略有所成。
  但如今看來,當初的目光還是不夠長遠。
  但也沒有辦法,那時他身家貧瘠,根本無力去購買那些正宗低階術法,隻能買相對便宜許多的種植術法。
  低階術法因為其威力的不同,價格不一,一枚記錄《水箭術》的玉簡,所需靈石至少是《水彈術》的兩倍。
  而且,《水箭術》的學習難度也要遠遠大於《水彈術》。
  林暮現在正是處在一個瓶頸期。
  短時間內,他根本無法去學習其他術法。而自己學習的《基礎五行術法》,也隻記錄了前三層的內容,之後的境界全無半點描述。
  林暮相信,若是時間充足,學習其他術法同樣是個不錯的選擇。
  若是能夠購買到《基礎五行術法》後麵的內容,自然不必再如此苦惱。
  隻是他早已在藏經閣中留意,但並未發現相關的玉簡。
  林暮猜測,要麼是千羽劍門在這方麵,沒有更深入的玉簡。這也很正常,千羽劍門是劍修門派,側重點在劍訣上,對術法並不很熱心。要麼就是,更深層的玉簡,都已放到藏經閣二樓,需要達到築基之後,才能進入。
  對術法的研究告一段落,林暮毫無進展。
  但也並不是一無所得,至少在術法的應用上,林暮又精進不少。
  如今施展《碧水訣》,是輕鬆自如,信手拈來。
  林暮信手掐訣,一團白茫茫的『迷』霧彌漫院中,將他圍在其中,但並未沾濕他的衣衫。
  霧氣散去,院中重又恢複清明。
  月『色』已經升起,院中一片明亮。
  倏然!
  一道紙符不知從何處飛來,停在林暮麵前。
  傳音符?林暮一陣詫異。
  林暮以前從未收到過這種紙符,但聽說這種傳音符,價值不菲,最便宜的也需要一塊下品靈石。不是身家非常豐厚的人,根本不會用這種紙符。
  這枚紙符是用粉紅『色』的便箋製成,和一般紙符完全不同,林暮估計,至少在三塊下品靈石以上。
  是誰如此奢侈?
  林暮朝媬擗J一陣靈力,紙符一陣搖晃,一道聲音便從紙符中傳出。
  “師弟莫要驚奇,我是慕青。有些事想告知與你。”聲音清脆悅耳,紙符中傳出的正是慕青的聲音。
  林暮不由奇怪,何事不能當麵細說,竟還要用紙符傳音,未免太過奢侈。
  有錢人就是不一樣!
  林暮忙凝神細聽,想要知道慕青到底想說些什麼。
  “。”慕青笑道:“多謝師弟上次幫忙煉丹,我想你也已猜到,我已築基成功。為感謝師弟,我想向你透『露』一個消息,這個消息很重要,關乎到你的生死,還有築基丹的獲得。上次我已告訴你一些,關於采『藥』的梗概,但並未細說。現在我已築基,自然可以對你詳說一番。掌門之所以要進行門內大比,是要選出五人,前去一處險地采『藥』。但事情並不是這樣簡單,據我所知,去那堛騿y藥』的人,不下百人,全都是各門各派的精英弟子,稍有不慎,就會殞命當場。我之所以如此迫切築基,正是想躲過這次災難。”
  慕青停頓一下,接著道:“但由於提前築基,這件事已被掌門知曉,他極為憤怒,責令我們這六人前去『迷』霧林狩妖。『迷』霧林的凶險,想必你也聽說過一二,這一去,也不知能否回轉。”說到這,她一陣悲傷。
  “明天就要出發,在出發前,我不便再出來見人。所以,請你到望雲峰一趟,我有些東西要交給你,其中就有築基丹的丹方。到時,我再對你細說,采『藥』之行的事情。今夜子時,不見不散。”
  說到這堙A紙符無風自燃,化為一層灰燼,從半空飄落。
  望雲峰?林暮微微一笑。
  慕青選的地方的確很偏僻,不易被人察覺。望雲峰和西峰離得極遠,那堹豯L人煙,若是步行,至少要一個時辰方能到達。施展《禦風術》的話,則可以快上不少。
  好人果然有好報!
  沒想到幫她煉丹之後,還有這個意外收獲。
  築基丹的丹方,更是讓林暮心癢難耐。
  半夜時分,林暮便悄悄出門,向望雲峰行去。
  

Snap Time:2018-10-23 06:51:14  ExecTime: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