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四十七章過關斬將


    林暮進入場地。

    和他同時進入的是傅山,林暮這次的對手。

    傅山,人如其名,身材高大魁梧,挺拔如山。往那一站,不怒自威,一股淩厲的氣勢彌漫開來。

    場邊的裁決者,是真傳弟子馮烈,見林暮和傅山兩人悉數入場,略微點頭。

    馮烈隨手布下禁製,對兩人道:“比試開始!”

    禁製將場外的噪音隔絕,禁製中,兩人相對而立,互相戒備。

    林暮一眼就看出這傅山的修為,剛剛煉氣七層。林暮心中略微一鬆,暗道,第一場果然是個例外。

    兩人都不言語,傅山對林暮略一點頭,便示意比試開始。

    林暮點頭同意。

    林暮剛剛抬頭,猛然發現發現傅山竟直接向他衝來。

    是的,如同一頭強壯的銅角犀,帶著驚人的氣勢,直直向林暮衝來。

    在這過程中,他沒有施展任何術法,完全就是合身撲來。

    林暮完全『摸』不著頭腦,對傅山的這個舉動完全無法理解。

    忽然,一個念頭在他腦中閃過。

    難道他是煉體修者?

    煉體修者和一般修者不同,走的路線是體修一脈,雖然同樣修煉靈力,但他們更注重對身體的淬煉,修煉靈力也同樣是為了更好地淬煉自身。

    煉體修者不屑於那些慢吞吞的術法。

    他們崇尚自身強大的力量。

    這樣的人,往往力量無窮,生撕虎豹,對他們來說,稀鬆平常。重逾千斤的巨石,在他們手中如同玩物。

    林暮仔細看傅山的身形,果然和煉體修者很像。

    他的步伐雖然很快,但異常沉穩,每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

    望著快速向自己本來的傅山,林暮此刻隻有一個想法。

    絕對不能讓他近身!

    若是被傅山近身,兩人必定要陷入肉搏之中。以林暮瘦弱的身軀,麵對可以生撕虎豹的傅山,絕對無法抵擋!

    傅山的身影極為迅捷,雖然和許鬆的幻影圓弧無法相比,但要勝過常人許多。

    林暮當機立斷,立即施展《禦風術》,在傅山近身之前,迅速騰空。

    傅山奔到林暮原來所站之處時,林暮早已飛到半空,驚險地躲過傅山的淩厲一撲。

    林暮虛浮在半空之中,離地約有三丈多高。

    林暮以為躲過這一擊,自己身在半空,傅山無法奈何自己。隻能乖乖站在地上,當做靶子,任憑林暮用術法攻擊。

    但他的想法顯然錯誤。

    傅山一撲不中,立即調轉方向,望著騰空而起的林暮,一躍而起,身形瞬間跟著騰空,他的雙手如鉤,狠狠向林暮雙腳抓去。

    林暮頓時膽戰心驚,這煉體修者的跳躍能力令他始料未及。

    三丈的高空,竟然一躍而過。

    好在有《禦風術》加持,林暮在空中的移動要比傅山靈活許多。

    一個鯉魚擺尾,雙腳猛然拔高,險險躲過這淩厲一抓。

    傅山雖然力大無比,跳躍驚人,但還做不到在空中停留,力盡之後,不甘心地從空中墜落。

    砰!

    地上塵土飛揚,青石地麵被他一腳踩得深深凹陷。

    躲過一擊,林暮緩過勁來,立即施展《赤火訣》。

    一個火球夾帶著風聲呼嘯向傅山砸下。

    麵對撲麵而來的火球,傅山絲毫不懼,彎腰沉腹,一拳轟然向上砸出。

    火球和拳頭發生激烈地碰撞。

    轟!

    火花四濺,火球在傅山的拳頭下,不堪一擊,轟然潰散。

    林暮倒吸一口冷氣,暗呼,好厲害的一拳!

    再向傅山拳頭看去,發現他的拳頭竟然完好無損,在打破那個火球之後,仍然安然無恙,連一絲傷痕都未出現。

    好高的煉體造詣!

    這樣的火球竟然不能傷他分毫!

    林暮毫不停留,手上法訣連施,雙手如同一團幻影,不斷變換。四個和剛才一模一樣地火球在他手上形成。

    《赤火訣》四連發!

    四個火球如同連珠炮般,在空中連成一條直線,猛然向傅山砸去。

    傅山凜然不懼,猛運體內靈力,身上筋肉猛然暴起,原先提拔的身軀迅速變大,身體如同氣囊般脹大,全身衣衫都被撐碎,化為布片,散落一地。

    額頭青筋暴起,傅山雙眼通紅,一拳狠狠向火球砸去。

    轟!

    轟!

    轟!

    連續三聲爆響,四個火球全被打碎。最後兩個火球已經連成一體,威力比之前更大,但在傅山的拳頭下,同樣被一拳打破。

    好強悍的身體!

    連《赤火訣》四連發也無法傷害到他。

    林暮知道,不拿出殺手,這場比試休想勝利。

    這場比試需要速戰速決。

    《禦風術》隻能讓林暮在空中浮漂一柱香的時間,此刻身處打鬥之中,靈力的消耗更是劇烈,若是拖得太久,情況不容樂觀。

    林暮現在可以自如攻擊傅山,但無法對他造成傷害。兩人一攻一守,看似林暮占著上風。

    但林暮明白,一旦自己落地,這場比試,自己必敗無疑。

    本來,在比試之中,林暮不願輕易施展《庚金訣》,因為這招威力太大,一旦用出,很容易就會令人身受重傷。

    但在此刻,林暮不得不用。

    林暮快速施展出《庚金訣》,一柄金『色』小劍在他手上形成。

    這次林暮留有餘力,這個金『色』小劍並未消耗多少靈力。

    林暮法訣一彈,金『色』小劍便迅捷一閃,向傅山襲去,速度快捷無比,傅山根本躲避不開。

    金『色』小劍刺向傅山的右肩,從他的右肩一穿而過,留下一個細細小洞。

    傷口鮮血汩汩流出,如同泉眼般,不斷向外湧出。

    《庚金訣》的犀利無匹果然湊效!

    即便是傅山堅如磐石的身體也無法抵擋!

    這場比試,到此勝負已分。

    再比下去,傅山的傷勢隻怕會更加嚴重。

    林暮的《庚金訣>可不僅僅隻能施展一次,在林暮的大量練習下,林暮甚至偶爾能夠做到《庚金訣》兩連發。

    這樣的攻擊力,誰人能夠抵擋?

    傅山這人極為幹脆,見林暮的攻擊力可以刺破自己的身體,知道自己的煉體水平還未到家。

    “我輸了!”傅山直接認輸。

    馮烈撤去禁製,林暮這時才緩緩落下。

    來到傅山身邊,林暮一臉歉意:“實在抱歉,我出手太重,傷到師弟,還望師弟見諒。”

    傅山是個煉體修者,這樣的傷勢,對他來說,司空見慣,不值一提。

    右肩上雖然傳來陣陣疼痛,但他麵不改『色』,對林暮笑道:“無妨,小傷而已,多謝師兄手下留情。若你不能傷害到我,我也不會認輸。不論是誰,隻要無法傷我,都不可能贏我。”

    這一番話,顯然透出對自己煉體水平的自信。

    見傅山如此大度,林暮笑道:“師弟氣魄是在令人讚佩。”

    這時,馮烈宣布道:“這一場,林暮勝!”

    對兩人點頭示意一番,馮烈飄然離去。

    傅山的傷口此時仍在流血,這樣的傷勢,傅山顯然不是第一次經曆,從儲物戒中取出一瓶療傷『藥』,倒出一些粉末就要往傷口抹去。

    林暮忙道:“我來吧。”

    接過小瓶,倒出少許在手心,林暮輕輕給他敷上『藥』粉,在這過程中,傅山一聲不吭,好像林暮觸碰的傷口是別人的,和他無關。

    那『藥』粉倒是極為有效,剛剛敷上片刻,血便止住,不再往外流。

    煉體修者對手上並不害怕,因為每一次受傷過後,身體便會被鍛煉得更加強大。

    有些苦修之人,為了加大淬煉效果,甚至故意弄傷自己,來增強自身的力量和恢複力。

    傅山的傷口如此快速地止血,療傷『藥』占一半,自身的強大恢複力也占一半。這樣的傷勢,隻需十天半月便能痊愈。若是一般人,沒有一月以上,休想自如抬動右手。

    血止住以後,林暮將小瓶遞給傅山,兩人告辭離去。

    林暮回到小院,繼續練習術法。

    連續贏下兩場,林暮已經進入前五百名。

    比試如火如荼地進行,接下來的兩天,林暮都比較幸運。

    或許剛開始的黴運已經過去,接下來的兩個對手,都稀鬆平常。

    一個是煉氣七層,一個是煉氣八層。

    煉氣七層的是位火係靈根修者,所會術法也不過是一個《火球術》而已,在《火球術上》的造詣也並不太高,隻能做到《火球術》三連發。

    這樣的實力比之許鬆和傅山,是大大不如。

    林暮不知這人是否是走了狗屎運,這樣的實力也能進入前五百名。

    但遇到林暮,他的幸運之旅宣告到此結束。

    僅僅三個回合,林暮便用《赤火訣》四連發將他轟倒在地。

    這人輸得心服口服,直接認輸。

    那位煉氣八層的修者倒是中規中矩,他是水土雙係靈根。學習的術法搭配也是不錯,水係學習的是《水箭術》,土係術法學的是《揚塵術》,他的策略和林暮以前一樣,也是利用《揚塵術》製造漫天塵土,『迷』『惑』對手視線,然後利用《水箭術》,一擊湊效。

    這一招,他屢試不爽。

    這也是他能進階到前二百五十名的重要原因。

    但他遇到的,是在這方麵,已經達到爐火純青地步的林暮。

    林暮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隻是林暮在最後時刻利用《禦風術》躲過致命一擊,那人卻沒這麼幸運,《庚金訣》直接穿過右臂,若不是林暮刻意控製,隻是傷到他的皮肉,否則,他的右臂將要不保。

    他嚇出一身冷汗,連忙認輸。

    這兩場,林暮都勝得極為輕鬆。

    這次大比共有兩千零二十四人參加。

    第一場過後,淘汰一千零十二人,兩場之後還剩五百零六人。

    第三場比完,隻剩下二百五十三人,第四場過後,人數更是銳減,隻剩下一百二十七人。

    本來,第三場過後,剩下的二百五十三人隻能配成一百二十六對,勢必會有一人輪空。

    按照慣例,這輪空的一人極為幸運,可以直接晉級。

    所以四場比試過後,還剩下一百二十七人。

    這又是一個單數。

    若是有人足夠幸運,一直輪空,可以直接晉級成為最後的前十一名!

    這樣的事情,在千羽劍門的曆史上,的確發生過,而且不止一次。

    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曾經有一次,一位煉氣七層的修者,竟然也闖入最後的前十一名。

    據說,那屆比試,是千羽劍門有史以來最強大的一屆比試,前十名全都是煉氣十層,連一個煉氣九層的修者都沒有。

    偏偏這人極為幸運,以區區煉氣七層的修為,闖入最後的十一強。

    這件事更是因為如此,後來成為千羽劍門的一段佳話。

    連續四場比試過後,按照慣例,可以休息三天,然後再比。

    這三天時間可以用來休息,也可以用來療傷。

    因為從第三場過後,比試雙方的實力便越來越接近,很容易就會受傷。

    越是比到後來,休息的時間便越長。

    比試的過程也更加慘烈!

    

Snap Time:2018-06-22 02:02:40  ExecTime:0.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