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四十五章略勝一籌


    許鬆站在林暮對麵。

    白衣飄飄,神采俊逸。

    光罩外麵,圍著許多弟子觀看,以女弟子居多。

    由於禁製有隔音效果,林暮無法聽到外麵的人在說著什麼。但從她們看許鬆的興奮表情,林暮知道,她們都是來給許鬆加油助威的。

    林暮內心苦笑,第一場比試就碰上這麼個對手,真是棘手。

    許鬆抱拳行禮,微笑道:“初次比試,還望師兄不吝賜教。”

    他早已見識過林暮的風采,林暮和馬華源的那場生死鬥,他也曾觀看過,心中對林暮印象極深。比試之前,他以為贏下第一場很容易,去沒想到,運氣不好,居然碰到林暮。但他也不會輕易認輸,多年的苦修,令他充滿自信。

    林暮微笑回禮:“師弟不用過於自謙,比試尚未開始,勝負還不好說。”

    “那就要比過才能知曉。”許鬆笑道。

    話音剛落,許鬆就快速掐訣,一個水箭瞬間在手上形成!

    許鬆法訣一鬆,喝道:“接招。”

    一柄鋒利的水箭夾帶著風聲呼嘯向林暮飛來。

    水係低階術法《水箭術》!

    林暮的策略是以不變應萬變,早在許鬆施展《水箭術》時,林暮就已悄悄施展出《禦風術》。

    見到水箭快速襲來,林暮快速往左移動兩步,水箭幾乎貼著林暮的衣服,向後砸去,一頭紮在透明的光罩上麵。

    光罩僅僅泛起一層漣漪,水箭便被化解,消弭無形。

    靈寂期修者的禁製,果然不可小覷。

    林暮腳下迅速,手上亦是不停,兩手快速掐訣,施展《赤火訣》,釋放出一個巨大火球。

    火球帶著炙熱的氣息向許鬆砸去。

    許鬆的策略和林暮完全不同,這一次,他決定以硬碰硬。

    水克火,他並不吃虧。

    一個水彈迅速出現在他的手上,望著飛來的火球,許鬆猛然釋放出手上的水彈。

    又是水係低階術法,《水彈術》!

    水彈和火球在空中相遇,水火不容。

    轟!

    火球熄滅,水花四濺!

    禁製外麵的女弟子們,一陣興奮,手舞足蹈,歡呼雀躍。

    水係單靈根?

    許鬆接連使出兩個水係術法,其他的術法均未施展,林暮無法確定他是隻會水係術法,還是故意隱藏實力。

    兩人一攻一守,各自出手一次,看似不相上下。

    試探到此結束,林暮決定放開手腳,真正開始比試。

    林暮的攻擊術法中,殺傷力較大的就是《赤火訣》和《庚金訣》。

    《赤火訣》沒有湊效,林暮立即施展《庚金訣》。

    一柄鋒利無比的金『色』小劍,無聲無息向許鬆襲去,迅捷無比。

    麵對這個殺傷極大地《庚金訣》,許鬆不敢硬接。

    腳下卻是無比迅速,身影一閃,一道幻影飄過,人已在一丈開外。

    金『色』小劍落空,打在禁製上麵。

    叮!

    透明光罩被頂出一個小包,又迅速恢複原樣。

    許鬆一陣心悸,這金『色』小劍若是打中自己,身上定會被打出一個透明窟窿。

    林暮心中卻是一喜,這一招《庚金訣》,果然讓他『逼』出許鬆的防禦手段。

    《神行術》!

    剛剛許鬆施展的絕對是《神行術》!

    林暮雖然並未練習過《神行術》,但他曾大致讀過《神行術》的玉簡。林暮練習的《禦風術》絕對沒有這麼快的速度。

    剛剛許鬆在快速移動時,帶起的那一陣幻影,令林暮也很是羨慕。

    林暮手下不停,在許鬆身形未穩之際,猛然施展出一個《厚土訣》。

    塵土彌漫,周圍頓時灰蒙蒙一片,眼前也是一陣模糊,看不真切。

    外麵的女弟子們一陣驚呼,這一招,她們記憶極為深刻。在生死鬥時,林木就是在最後時刻,用漫天塵土『迷』『惑』馬華源的視線,然後用庚金訣一擊必殺。

    此刻林暮再次施展出來,她們不由一陣擔心。

    盡管知道比試時,不能傷人『性』命,但她們還是為許鬆暗捏一把汗。

    果不其然!

    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在灰暗中,一道刺目金光一閃而逝,煙塵滾滾,誰也不知禁製中發生了什麼。

    煙塵散去,場中又恢複清明。

    女弟子們一陣歡呼,許鬆這次並未受到傷害,依然完好無損。

    但情況也不樂觀,隻見許鬆全身狼狽,灰頭土臉,衣服也被《庚金訣》刺出一個大洞。

    許鬆一陣後怕,那柄金『色』小劍擦著他的胸口飛過,那一瞬間,他甚至察覺到死亡的氣息。但他非常幸運,在金光出現的那一瞬間,他猛然側身,堪堪避過這記殺招。但也嚇出一身冷汗。

    林暮全身整潔如新,猶如閑庭信步般,站在許鬆的對麵。

    剛才那一招,他已手下留情,在他的精密控製下,金『色』小劍以差之毫厘的驚險距離,從許鬆胸前擦過。

    在林暮的小心控製下,勝利的天平已經向這邊傾斜。

    但許鬆並不甘心立即認輸,他還有許多術法未曾施展。

    剛剛的那一招雖然異常凶險,但在他看來,幸運還是站在自己這邊。在比試尚未結束之前,他不能認輸。

    當著這麼多女弟子的麵,他未曾占得一絲上風,處處被林暮壓製,令他很沒麵子。

    即便是輸,也要輸得漂亮!

    許鬆挺直身子,目光中透『露』出一股堅定。

    雙手不停變幻,在胸前形成陣陣幻影。

    林暮心中一凜,知道許鬆想要最後一搏。

    他眼也不眨,盯著許鬆手上的動作。

    許鬆手中法訣尚未施展完成,腳下卻開始移動,腳步越來越快,圍著林暮繞圈,林暮開始還能跟上他的步伐,慢慢轉身。但《神行術》在地上的速度要略勝《禦風術》一籌,許鬆很快變為一道幻影,在林暮周周繞著圈子。

    林暮眼花繚『亂』,許鬆的快速移動讓他無所適從,不知從何下手。

    正猶豫間,一個水彈撲麵打來,林暮忙側身躲過。

    身形還未站穩,又是一個水彈,這一次,卻是從另外一個地方。

    許鬆在林暮身周已經形成一道幻影,林暮根本無法猜出他的具體所在。

    但他知道,許鬆這樣快速移動,形成一圈幻影,讓人無人察覺他的所在,但這個方法極為消耗靈力,必定不能長久。

    隻要躲過這一波攻擊,林暮就能立馬反擊。

    林暮心思一動,知道隨著許鬆轉圈並不明智,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滋味一點也不好受。

    《神行術》的快速,許鬆已讓林暮見識到。

    林暮也想讓許鬆見識一下《禦風術》的靈活多變。

    麵對照麵打來的水彈,林暮身形迅速飄起,升到半空。在林暮的升騰過程中,又有接連兩道水彈打來。

    這個場景,林暮有些似曾相識,和當初馬華源的《火球術》四連發,有異曲同工之妙。

    林暮一下在剛騰空時,就躲過了第二道水彈。

    許鬆也已發現林暮的變招,所以第三、第四道水彈全都調整方向,向空中打來。

    林暮在空中的移動速度不如在地上,隻能堪堪躲過第三道水彈。

    但第四道,卻避無可避。

    林暮這時心中一緊,若是被水彈打到,雖不會受重傷,但定會被從空中打落下來。

    到時,許鬆隻需在林暮下落時,發出一道水箭,就能讓林暮身受重傷,失敗收場。

    林暮知道不拿出真正的實力,這場比試很有可能陰溝翻船。

    人在空中,林暮施展出《赤火訣》,一個火球迎向水彈,兩者在半空相遇,一聲暴響,炸裂開來。

    林暮的身形再次拔高,手上亦是產生一陣幻影,然後連續三個火球從他手上飛出。

    許鬆在地上仍在快速移動,如同幻影。

    一般人根本無從下手。

    林暮卻微微一笑,三個火球分作三個方向,將那一圈幻影分成三處。

    許鬆快速移動的身影頓時靜止,差點自己一頭撞在火球上麵。

    但令他詫異地是,在他麵前的那個火球並未打到地上,而是直衝他的胸口襲來。

    他腦中還來不急聯想什麼,便被火球一下打倒在地。

    林暮忙控製火球的走向,火球往旁邊一偏,並未傷及他的身體。

    許鬆的衣衫被燒破少許,整個人跌倒在地,狼狽不堪。

    林暮施展《禦風術》,落下地來,忙上前扶起許鬆。

    “師弟還好吧,我一時出手不慎,還請見諒。”林暮一臉歉意道。

    許鬆搖頭苦笑道:“我認輸了。你的術法太過古怪,令人防不勝防。”

    這時,羅通收去禁製,大聲宣布道:

    “這一場,林暮勝!”

    

Snap Time:2018-04-23 07:29:49  ExecTime: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