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四十四章大比開始

  
  迎著朝霞,林暮向千羽峰走去。
  一路上,不時聽到有人在談論昨晚的盛景,一臉興奮之『色』。
  林暮沒有閑心去聽,這些輝煌是別人的。而且,在林暮眼堙A這些昨夜築基的人,並不算得什麼。這麼迫切地築基,定是和慕青一樣,聽到了什麼風聲,築基想來也是躲避災難。
  此舉不過是明哲保身,也無可厚非。
  林暮不再把心思放在這上麵,他早已將目光放在門內大比上。
  今天,就是大比正式開始的日子。
  來到千羽峰,林暮和眾人一樣,站在廣場上,默默等候。
  在大比正式開始之前,掌門和幾位長老會出來說話,鼓勵一番將要參加比試的弟子。
  在羅辰的帶領下,執法堂弟子在場邊維持著秩序,無人敢大聲喧嘩。
  所有人都在等著掌門和長老的到來。
  雲霞峰,掌門時未寒洞府。
  “昨夜的事情,你們幾位也都已知曉,我也不想多說。”時未寒一臉怒氣:“六位!我千羽劍門很久都沒有這樣的盛況了。隻是,為何是在這時候?為何不是在四個月後?”
  旁邊的長老駱言,年紀最長,勸道:“掌門師弟莫要動怒,肯定是門中走漏了風聲。我去丹房查看了一下,發現築基丹被消耗一空了,一枚也沒有了。”
  寒冰仙子和往常一樣,一臉寒霜,靜靜立在原處,一言不發。
  其他兩位長老,在門中也是苦修之輩,很少過問門中瑣事,此刻也不言語。
  時未寒悠悠一歎道:“罷了,強求不得,是我魔障了。他們能在這時突破,也是福氣。就讓他們去『迷』霧林狩妖吧。”
  駱言長老點點頭:“是該給他們一些懲罰,不然實在難以管教。”
  狩妖,是劍修門派必做之事,也是門派收入的一個重要來源。妖獸的內丹,皮『毛』等,都是煉丹或者煉器的重要材料,可以賣到很高的價格。千羽劍門並不擅長煉丹,煉器之類,維持門派所需,有一半都是靠狩妖所得。
  『迷』霧林作為狩妖重地,媊悝紐~眾多,也無比強大。
  因為弱小的妖獸,都被人獵殺殆盡,優勝劣汰,剩下來的都是強大妖獸。
  這些剛剛築基之人,境界尚未穩固,手塈騕L趁手法器之類,貿然前去狩妖,凶險無比。稍有不慎,就會因此喪命。
  “那就這樣吧。沒有他們幾個,我千羽劍門一樣能采到靈『藥』。”時未寒冷聲道。
  千羽劍門傳到他這代,已經三千餘年,若是這次無法采到靈『藥』,煉製不出築基丹,門中就要出現斷層。
  這樣的事情,時未寒絕不允許發生在自己身上。
  他已做好萬全準備,對這次采集靈『藥』勢在必得,這些弟子的築基,對他來說,影響並不太大。
  時未寒法訣一揮,祭出法寶三丈雲霞羽,對四位長老點頭示意,便一同踏上三丈雲霞羽。
  時未寒心意一動,腳下三丈雲霞羽便緩緩飛起,宛如一朵祥雲,向千羽峰飛去。
  數千位弟子早已在千羽大殿前等候多時,見遠處祥雲飛來,紛紛側目仰望。
  祥雲落下,時未寒收起三丈雲霞羽,和眾位長老一同站在千羽大殿前的台階上。
  在羅辰帶領下,數千弟子一齊行禮。
  “見過掌門!”
  聲音整齊,浩浩『蕩』『蕩』,直衝天際。
  時未寒麵帶笑意,剛剛的不快早已被他收起,此刻他滿麵春風,和煦笑道:“五年一度的比試,今日將要再次開始。我希望你們拿出自己真正的實力,努力拚搏。”
  修仙之人不講那麼多廢話,他直入主題:“另外,昨夜門中連續六人築基成功,我和幾位長老甚是高興,這樣的盛況,千羽劍門千年難得一見。我和幾位長老商議一番,決定加大這次的比試獎勵。前三名,每人一件上品法器,第四名和第五名,每人一件上好的中品法器。築基丹不變,仍是每人一枚。但我保證,隻要成為前五,我必讓你築基。若是一枚築基丹不成,我就賞賜你兩枚,兩枚不行,就給三枚,直到築基為止。”
  這一番話,讓下麵的人熱血沸騰。
  還有些人,甚至後悔自己沒有報名參加比試。完全忘記自己僅僅是煉氣五六層修者,成為前五沒有任何希望。
  望著下麵激動的人群,時未寒笑道:“這次大比,門中共有兩千人參加。你們的熱情令我和幾位長老很是欣慰。當年,我也是從門內大比中,脫穎而出,後來才成為掌門。所以,這一次大比,你們一定要重視,務必全力以赴。”
  時未寒笑望底下被自己煽動的數千弟子,知道此行目的已經達成。
  時未寒挺直身軀,朗聲宣布:“大比正式開始!”
  下麵頓時一片歡呼,大比還未開始,竟全都興奮起來。
  時未寒和幾位長老相視而笑,祭出三丈雲霞羽,掌門時未寒便和幾位長老再次駕著祥雲遠去。
  在最後的決鬥開始之前,掌門和長老不會親臨現場,所有事情都交給門中內門弟子和真傳弟子。
  當最後的前十五名產生,掌門和四位長老才會親自監管比試。
  在此之前,這兩千人的比試,將由真傳弟子來做裁決。
  真傳弟子平日很少在門中『露』麵,整日都在各自洞府苦修。和築基期的內門弟子相比,他們修為更高,大多都是靈寂期修者。
  這些真傳弟子平日都是由長老或者掌門親自教導,做這些煉氣期修者比試的裁判,還是綽綽有餘。
  那些內門弟子則主要負責一些瑣事,比如安排場次,抽簽之類。
  這時,羅辰禦劍傲立虛空,朗聲道:“單數者都到前麵去抽簽,抽到的號碼對應的就是你們第一場的對手。這次比試共有兩千零二十四人參加,由於場地問題,同時隻能有五十對人參加比試。第一場比試需要一天時間。”
  “另外,還有一件事。”羅辰道:“這次共選出十五名高手,參加最後的決鬥。為了公平,避免兩位高手在開始時就遇到,難免淘汰一位。所以這次比賽,分為兩部分。第一場比試過後,勝利者繼續晉級,失敗者分到敗部參加敗部比試。最後,從勝部媊捁鴷X十一名高手,從敗部媊捁鴷X四位。所有人都有兩次機會,從勝部淘汰的人都可參加敗部比試。但在敗部比試中,也被淘汰,則徹底喪失比試資格。”
  林暮眼神一亮,這個比試規則還算嚴謹,不會一棒子打死。
  但林暮也不想失敗,進入敗部之後,競爭更加激烈,最後隻選出四位高手,風險太大。
  無論如何,都要勝利,直到進入前五!
  接下來,所有腰牌上的號碼是單數的弟子,都上前去抽簽,選出自己的對手。
  林暮的腰牌上的號碼是六百六十六號,抽簽和他無關,現在隻能呆立原地,等待抽簽結果。
  抽簽處共分為十處,分流了人群,結果很快出來。
  抽到林暮的人是一百三十一號。
  第一天的比試,共有一千零十二場,分為二十一輪,每輪比試五十場。
  林暮望著那些靈寂期的修者,愈發覺得門派深不可測,這可是整整五十位靈寂期修者,壽命達到三百餘年的靈寂期修者。
  千羽劍門的深厚底蘊,令林暮心驚。
  站在原地,林暮靜靜等待比試開始。
  林暮的對手是一百三十一號,恰好排在第三輪。周圍人山人海,林暮根本無法找出自己的對手,在比試之前,想要打探出對手的底細很是困難。林暮東張西望一會無果,索『性』站在原地,閉目眼神。
  這第一場比試,良莠不齊,有煉氣五層的修者,也有煉氣十層的修者,相差很大,比試的結果出來的很快,大多都是剛剛上去,便被對方一個術法,打倒在地。
  半柱香功夫,第一輪比試就已結束。
  這些低階修者,大都是上來湊個熱鬧。但也有一些煉氣七八層的修者,棋逢對手,鬥得不可開交。
  若不是這樣,隻怕第一輪結束得更快!
  一個時辰後,前兩輪比試便全都結束,已經有一百位弟子勝出。
  第三輪的比試很快到來。
  有內門弟子在念著不少人的名字,林暮不由凝神細聽。
  很快,林暮便聽到自己的名字。
  “第一百三十一號許鬆對第六百六十六號林暮。”
  林暮聞言,忙起身向廣場中心行去。
  來到第三十一號比試場地,林暮進入其中。
  對麵的對手許鬆,看起來很是年輕,不過二十上下,但修為竟和林暮一樣,也是煉氣八層。
  林暮心中一凜,收回輕視之心,這第一場比試,並不輕鬆。
  旁邊的真傳弟子,羅通,見兩人走進場中,隨手一揮,布下一個禁製,一個十丈方圓的透明光罩憑空出現,將兩人罩在其中。
  羅通一臉嚴肅,對光罩媊悛漕滮H道:“下麵,比試正式開始!”
  林暮心中頓時一緊。
  

Snap Time:2018-10-17 16:00:37  ExecTime: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