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四十二章準備


    林暮在院中枯站一夜。

    這一夜,他沒有修煉,沒有練習法訣。隻是抬頭望著滿天星辰,望得脖子發酸,眼睛發澀,也恍若未覺。

    直到黎明來臨,星光隱去,林暮才回過神來。

    林暮強顏『露』出一個微笑,給自己。

    還有半月大比就將來臨,這半月時間,足夠林暮做好準備。

    第一件事,當然是穩固修為。

    越到後期,境界每一次晉升,都會不穩定。若是不小心的話,還有可能因此倒退回原來的境界。隻是退回去容易,若再想升上來,難度至少是第一次晉升的兩倍以上。

    林暮可不想發生這樣的烏龍之事。

    每天的白天都用來在旋月空間修煉,以便穩固境界。

    旋月佩在林暮的刻意培養下,每夜吸收月光,如今顏『色』已經由原先的淡青轉為深青,林暮估計要不了多長時間,這旋月佩就能再次發生變化。林暮對旋月佩的變化可是充滿期待。旋月空間麵的靈田已是三品靈田,若再要變化,就能是四品了。

    據林暮所知,千羽劍門的暖雲穀,麵的『藥』田,最高品階也不過是五品。而且,五品靈田也僅僅隻有三畝。

    旋月佩的變化不僅僅體現在靈田上麵。

    旋月空間麵的靈氣,也愈發變得濃鬱。

    林暮估計,自己現在在旋月空間麵修煉,差不多能比得上內門弟子的修煉之處。

    千羽劍門身處洞天福地,處處靈氣濃鬱。但也有強弱之分,像林暮這些外門弟子居住的西峰,就屬於靈氣最稀薄的。那些內門弟子所居住的洞府,麵靈氣更是濃鬱,遠超西峰甚多。長老們居住的幾座山峰,靈氣是最濃鬱的,而且還有大陣加持。

    除去靈氣濃鬱之外,那些內門弟子和長老們的居處,還有地底靈脈。

    靈脈之中同樣蘊含豐韻的靈氣,甚至比遊離在天地之中的靈氣還要充沛。這些靈脈遍布各峰,分支眾多,但全都被內門弟子,根據修為高低,瓜分一空。

    像林暮這樣的外門弟子,根本無福消受。

    旋月佩麵的靈氣變得更加濃鬱,對林暮來說,可謂是個福音。

    至少,在資源上,林暮並不差那些內門弟子多少。

    在修煉之餘,林暮剩下來的時間全都用來練習法訣。

    《禦風術》更是每日勤加練習,隨著練習次數的加深,林暮如今施展《禦風術》可謂是信手拈來,不費吹灰之力。《禦風術》的效果也令林暮極為滿意。在禦風術的加持下,林暮在地上的移動速度至少是原先的二倍。

    身輕如燕也不外乎如此。

    若是禦風飛行,也能堅持一炷香功夫左右,速度則要比在地上慢上一點。畢竟在空中無處借力,飛行前進和改變方向,全都靠催動體內靈力來完成。在大比之時,自然不能長時間飄在空中。一來是目標太過顯眼,容易被人擊中。二來是消耗靈力甚巨,在與人打鬥之時,在靈力方麵會吃虧。林暮修為隻是煉氣八層,在靈力方麵,與那些煉氣九層、十層修者相比,本就處在弱勢。若是還大量消耗靈力,對自己極為不利。

    至於防禦手段,林暮隻能做到這些。

    法器之類在防禦方麵倒是有奇效,隻是離他還很遙遠。隨便一件下品法器,都至少需要幾十塊下品靈石。當然,如今靈石對林暮來說,並不是問題。問題是,即便是一件下品法器,也需要祭煉很長時間方能使用,沒有兩三個月休想祭煉成功。

    這個過程太費時,林暮如今隻能放棄。而且下品法器的威力並不太大,和林暮的術法不相上下。林暮不想辛苦花費幾月時間,隻祭煉出一件用不長久的下品法器。

    他最想祭煉的是中品法器。

    中品法器是大多數築基修者使用的法器,在煉氣期修者中,少有人使用。一是因為太貴,身家薄弱的根本買不起中品法器;二是因為祭煉所需的時間太長,對煉氣期修者來說,沒有一年半載,休想祭煉成功一件中品法器。

    但一旦祭煉成功,威力巨大。有些上好的中品法器,在煉氣期修者手中,也能發揮出很大的威力,越階挑戰築基修者也不是沒有可能。

    林暮的目標就是成為前五,得到一件中品法器。

    除去《禦風術》之外,《星辰煉神訣》林暮也經常練習。

    那招《神識刺》,在林暮的苦練下,已能做到收發由心。

    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對林暮來說,最重要的是《基礎五行術法》。

    這才是他克敵製勝的關鍵!

    《赤火訣》、《庚金訣》、《碧水訣》、《厚土訣》,林暮全部練習熟練。

    五行靈根也沒什麼不好,勝在全麵。在對敵之時,林暮可以根據對手來自行調整策略。

    若對方是火係靈根,學的是火係術法,林暮就用《碧水訣》應對。若對方用的是金係術法,林暮就用《赤火訣》接招。

    五行相生相克,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相生相克,循環不息。

    《基礎五行術法》的練習,林暮一日都不曾落下。

    在大比來臨的前一天,林暮仍在院中練習《赤火訣》。若是這時有人看到林暮練習的情形,定會大吃一驚。

    隻見那火球在林暮身周上下翻飛,靈活異常,和低階術法迥然不同。

    低階術法在釋放之後,修者根本無法再控製其走向。但林暮此時所展現出來的已經遠遠超出低階術法,和中階術法無異。但威力和中階術法相比,又相差太多,僅比低階術法略勝一籌。

    這就是林暮這些天練習的成果。

    這個中階術法版的低階術法,林暮決定當做殺手,用在關鍵時刻。相信定能出其不意,令人大吃一驚。

    而且,在這基礎之上,林暮還借鑒馬華源的《火球術》四連發。經過一番苦練,林暮也能做到《赤火訣》三連發,威力和馬華源的《火球術》四連發也不遑多讓。

    與此同時,在釋放出去的三個火球之中,林暮還可以自如控製其中兩個火球的走向,令人防不勝防。

    做到這些,林暮充滿信心,即便修為稍低,在千羽劍門,他也不怕任何人。

    下午時分,林暮停止修煉,洗漱一番,去了千羽峰一趟。

    千羽大殿前的廣場上,人數眾多,都聚攏在一處,正是外門弟子大比報名處。

    圍在那位內門弟子周圍的外門弟子,大都是來報名之人,有煉氣七八層的,還有些,林暮看不出修為深淺,想來是煉氣九層、十層的高手。當然,旁邊也不乏煉氣五六層的修者,他們都是來看別人報名的,湊個熱鬧。

    林暮一眼看出坐在中間的那位內門弟子,恰是他的一位熟人,正是執法堂弟子奇峰。

    林暮分開人群,走上前去,對坐在桌旁的奇峰道:“我也要報名。”

    奇峰一抬頭看是林暮,忙笑道:“原來是林暮師弟,怎麼?你也對中品法器感興趣?”

    林暮微微一笑:“我隻是來湊個熱鬧,上去走個過場而已,見識一下門中各路高手。”

    奇峰笑道:“這樣也好,那祝師弟好運了。給,這是你的腰牌,號碼是六百六十六號,這個數字很是吉利。希望師弟也能一切順利。”

    林暮笑著接過:“但願如此,多謝師兄了。”

    “無妨。舉手之勞而已。”奇峰笑道,隨即又對後麵的人喊道:“下一位。”

    林暮對奇峰微笑點頭,拿著腰牌向千羽峰外走去。

    身後報名處卻傳來一陣爭辯聲,林暮不由止步。

    “這不公平,為何剛才那人拿走的是六百六十六號腰牌,給我的卻是六百六十四。”一個憨厚的聲音嚷道。

    這樣的事情,奇峰早已遇見多次,如今再次碰上這樣的愣頭青,連解釋都懶得解釋。

    “因為那人比你長得帥!”奇峰看看那人長相,麵不改『色』道。

    那人頓時變得無比悲憤,怒道:“你竟然歧視我的外貌!”隨即又可憐歎道:“可是長得醜又不是我的錯。”

    “但出來嚇人就是你的不對了!”旁邊馬上有人搭腔道。

    身後立即傳來一陣哄笑聲。

    聽到這,林暮也是微微一笑,離開千羽峰,向西峰行去。

    ps:漸入佳境了,各位道友不要忘記收藏哦。

    

Snap Time:2018-06-24 20:27:47  ExecTime: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