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十六章外門弟子大比


    林暮趕到千羽峰。

    千羽大殿前,已經人山人海。

    仍舊有許多弟子不時趕來,人影如織。

    千羽大殿前的廣場上,人聲鼎沸,議論如『潮』。

    林暮找個偏僻角落站定,身邊的人他根本不認識。但周圍人都認識他,紛紛向他問好,林暮依次還禮。

    鍾聲在山穀間悠悠回『蕩』,餘音不絕。

    各峰弟子行『色』匆匆,絡繹趕來。

    千羽大殿前的外門弟子越聚越多,這樣的盛況,林暮入門四年以來,也隻見過一次。

    千羽大殿前的高台上,擺著一張紫檀長桌,桌後整齊放著五把椅子。

    執法堂的弟子在場邊維持著秩序,羅辰禦劍傲立半空,俯視全場。

    林暮站在角落,一言不語,耐心等待。

    周圍人的議論之聲,不時入耳,各種猜測紛至遝來。

    “這次肯定是有大事!”一位弟子在遠處煞有其事道,聲音洪亮,壓過周圍之人一頭,隔著老遠,林暮就聽得清清楚楚。

    “這不是廢話麼!沒事的話,怎會召集全部外門弟子!”旁邊有人不屑一顧。

    那人頓時來了興致:“還真別說,這次的確不同。我猜該不是門中哪位長老嗝屁了吧?”他的猜測大膽而又毫無顧忌。

    旁邊立即有人反駁:“二愣子,別說了,讓人聽著笑話。”

    那位嗓門奇大之人滿不在乎道:“怕啥,還不讓人說話了麼?”

    執法堂的弟子聽聞這邊熱鬧非凡,立馬趕來維持持續。

    “莫要喧囂,稍待片刻,自會知曉。”聲音冰冷而又充滿威嚴。

    目光冷冷地盯著那位嗓門特大之人,那人剛才還氣勢昂揚,目光剛與奇峰的眼睛對視,就敗下陣來,心一虛,閉口不言。

    奇峰眼尖,一眼看到站在角落的林暮,朝他點頭笑笑。林暮連忙回禮,麵帶笑意。

    安撫好這片地方,奇峰匆匆離去,趕到別處去了。

    等待的時間不長!

    一柱香後,陣陣仙音從天上飄來,聲音溫婉動聽,清脆悅耳,令人聞之欲醉。

    喧囂的場麵頓時寂靜,全場落針可聞。

    《太上安神曲》!

    寒冰仙子的《太上安神曲》!

    九天之上,一朵祥雲緩緩飛來,雲上站著五位高人,仙風道骨,似要飄然仙去。

    左側的恰是一位美貌仙子,神情冰冷,輕輕吹著嘴邊的青『色』玉笛。嫋嫋仙音正是由她口中發出!

    門中四大長老中唯一的女子!

    寒冰仙子!

    祥雲在前麵,站著一位中年修者,一身青『色』道袍,雙手背後,瀟灑自得。

    這位正是千羽劍門的掌門,時未寒!

    林暮的眼光略過這兩位最奪目之人,定定望著最邊上那位長須修者,四大長老中最年長的長老,駱言!

    當初,就是他一念之善,將林暮收入門中。

    林暮對他很是感激!

    駱言長老看上去極為普通,一身素袍,在幾位長老中,很不顯眼。

    千羽劍門,五位巨頭齊至!

    笛音渺渺散去,祥雲緩緩降落在大殿之前。

    掌門和長老剛一落地,羅辰就帶領執法堂和數千外門弟子參拜。

    “參見掌門!”聲音整齊劃一。

    掌門時未寒微微點頭,麵帶笑容道:“都坐下吧。”

    “是!”

    眾人紛紛盤膝坐倒在地。

    掌門時未寒和四位長老寒暄一番,落座在紫檀桌前。掌門時未寒坐在正中,寒冰仙子坐在他的左側,駱言長老坐在最右邊。

    林暮坐在清涼的青石地麵上,和周圍人一人,靜靜等待下文。

    時未寒輕啜口茶,徐徐道:“此次,我和諸位長老,召集你們前來,乃是有要事吩咐。”

    四位長老,坐在旁邊,一言不發。

    時未寒續道:“按例,五年一度的外門弟子大比,還有一年方會舉行。但我和四位長老商議一番,決定將之提前。你們入門,時日已不算短,最晚的也有四年,年久的也不在少數,三十年的有之,四十年的亦有之。但不管如何。隻要還是外門弟子,便有資格參加這次外門大比。”

    林暮在台下靜靜聽著,外門弟子大比,他還從未聽過。具體事宜,一概不知。

    “這次大比,我有兩點要求。”時未寒接著道:“一是,煉氣九層、煉氣十層的弟子必須參加。不從者,麵壁三年。二是,不得故意傷害他人『性』命。不從者,廢去修為,逐出門派!”

    聲音威嚴冰冷,不摻雜一絲感情。

    台下眾人全都倒吸冷氣!

    這兩點要求,若是違反,一條比一條嚴厲。

    眾人心中一凜!

    時未寒隨即又和煦笑道:“當然,這次大比,門中極為重視,獎勵自然也是不菲。第一名,獎勵上品法器一件,築基丹一枚。其餘四人,每人獎勵一件中品法器,一枚築基丹。”

    下麵眾人頓時兩眼放光。

    這中品法器非常貴重。一件下品法器都需要數十塊下品靈石,一件中品法器至少需要數百塊下品靈石,若是品質良好的中品法器,價值可達上千塊下品靈石。

    最誘人的是第一名的獎勵。一件上品法器的價格至少是中品法器的十倍以上,所需靈石更是數千,甚至上萬。

    林暮目前,對那些法器興趣不大,他現在隻想築基。前五名的獎勵,都有築基丹,這是他夢寐以求之物。

    一直以來,對於如何才能獲得築基丹,門中都無人告訴與他。

    眼前這個方法,不失為一條捷徑。

    下麵的喧囂剛起,時未寒的聲音再次響起,下麵頓時寂靜。

    “這次大比,非同小可。門內的築基丹所剩無幾,若是這次不能獲得名次,五年之內,都沒有築基丹。”時未寒繼續下著猛『藥』,笑道。

    這句話,如同驚雷一般,落在林暮耳中。

    五年!

    對於他來說,五年時間並不算長。

    但他離家已經五年,家中現在情況如何,他根本無從得知。

    對爹娘的擔憂,他一直放心不下。

    若是再過五年,才能築基,林暮隻怕等不及。

    時未寒道:“你們先回去想想,是否參加。這是門中對你們的考驗,若是表現良好,我和幾位長老還會親自出手指點。”

    這句話,更是讓下麵的弟子激動莫名。

    掌門和長老的親自指點,可是勝過靈丹妙『藥』百倍。這是一生都難得的福緣。

    “大比在兩月後舉行,好好準備。”時未寒吩咐道:“都散去吧。”

    語畢,五人再次踏上祥雲,踏空而去。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羅辰和執法堂弟子開始疏散眾多外門弟子。

    許多弟子麵帶喜『色』,都嚷著定要參加這次比賽。

    林暮和眾人一起走出千羽峰。

    腦海一直盤旋著一個想法。

    要不要參加?

    

Snap Time:2018-06-23 02:46:09  ExecTime: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