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十二章門庭若市

  
  在幾位外門弟子的幫助下,雲夢的床鋪很快被搬運過來。
  桃木製作的小床,小巧玲瓏,上麵的被褥更是繡滿花鳥蟲魚,別人一看便知,這是女人的床鋪。
  在一幹外門弟子的哄笑聲中,床鋪被安放在靜室堙C
  雲夢紅著臉,幫著奇峰把林暮扶躺在床鋪上。
  林暮滿身塵土,髒『亂』不堪,剛一躺上去,就將鮮豔的被褥弄得盡是汙漬。雲夢渾不在意,仿佛那床鋪是別人的一般。
  將林暮安頓下來,奇峰笑著對雲夢道:“我可把他交給你了,你要好好照顧他哦。”
  雲夢低著頭,臉紅得像是熟透的蘋果,輕輕道:“嗯。”
  奇峰故意裝作沒聽清,笑道:“你說你不願意?哦,那算了,我另找他人。”
  旁邊一個長得五大三粗的男弟子也跟著起哄道:“你若是不願意,就換我來吧。”
  雲夢忙道:“願意,願意。”
  眾人哈哈大笑。
  奇峰不想再捉弄她,笑道:“那你就在這媟蚥U他吧。”
  說完,領著眾位外門弟子走出林暮的小院,臨走前還順手把門關上。
  雲夢看著院門緊緊關上,忽然覺得有些不適應。原先許多人在這塈n吵鬧鬧,還不覺得有什麼,現在隻剩她一人在此,反倒覺得局促不安,甚至還有些尷尬。雖然林暮已經昏『迷』,睡在床上一動不動,但她仍舊覺著不好意思。
  林暮的衣服已經破破爛爛,胸口更是傷勢嚴重。雲夢有心想替他換身幹淨衣服,但好不容易在其他兩間房屋堙A找到林暮的換洗衣物,她卻不好意思為他換上。
  猶豫半天,終究還是沒敢動手。
  她覺得林暮的傷口不能碰觸,不然肯定會非常疼痛。
  等他傷勢穩定以後再換吧。她這樣想道。
  雲夢去院中打來一盆清水,將自己的絲帕用水浸濕,小心地擦去林暮臉上的灰塵。
  洗去臉上的灰塵,林暮還算俊俏的麵容清晰地出現在她的麵前。
  她臉上又浮起一抹紅暈,霞飛雙頰。
  給林暮洗漱一番後,她又想將林暮的幾間房屋打掃一下,隻是她拿起掃帚之後才發現,林暮的屋中幹淨整潔,纖塵不染,和其他男弟子的住處迥然兩樣。她隻好放下掃帚。
  來到床邊,雲夢偷偷打量林暮,他脖間的青『色』玉佩更是吸引了她的注意。
  雲夢輕輕拿起玉佩,端詳片刻,沒有察覺出異常,發現這就是一枚普通玉佩。
  她輕輕將玉佩放下。
  ……
  黎明時分,林暮悠悠從睡夢中醒來。
  胸口處傳來陣陣疼痛,提醒他昨日的激戰是何等凶險。
  他不由感到一陣後怕,自己差點就再也見不到爹娘。
  這時,他明白過來,是昨日的那記《庚金訣》收到效果。不然,他此刻不會安然躺在床上。
  床上?他猛然一驚。
  他的住處可從來沒有床,睡覺都是胡『亂』對付一下。
  這是哪堙H他打量四周,發現這分明就是自己的住處,這是在靜室媊恁C
  林暮慌忙查看自己的脖間,發現玉佩還在,心中鬆了口氣。
  這口氣剛鬆,林暮突然又緊張起來,他注意到自己是躺在一張做工精美的桃木小床上,身下的被褥還散發著陣陣芳香。
  這是一張女人的床!
  該死!
  自己竟然被一個女人救了,這下可麻煩了。
  他現在一心隻想築基,對女人可沒興趣。和馬華源的生死鬥,更是讓他對實力充滿渴望。那一瞬間即將死亡的感覺令他『毛』骨悚然,這樣的經曆他可不想再重演一次。
  林暮心堶J思『亂』想著,腦中一團『亂』麻,甚至差點忘記胸口的疼痛。
  還沒想到對策,靜室的門吱呀一聲,被人從外輕輕推開。
  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粥走進來,看見林暮醒來,她心堣@慌,手堛爾J差點沒有端住,忙緊緊捧在手中。
  林暮看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心中一鬆,原來是自己想多了。
  雲夢端著粥來到床邊,笑道:“師兄,這是我給你熬的粥,你趁熱喝了吧。”
  林暮忍著疼痛,伸手去接粥,臉上笑得佷抽搐:“謝謝了,師妹是?”
  雲夢甜甜一笑:“我是雲夢,看師兄傷重,無人照顧,所以就自告奮勇來了。”
  林暮滿臉痛苦地笑道:“那麻煩師妹了。”
  雲夢看他笑得極不自然,滿臉痛苦,笑道:“師兄,我喂你吧。”
  林暮抬抬胳膊,感覺胸口疼痛難忍,放下手,無奈的笑道:“多謝師妹了。”
  雲夢一勺一勺地喂林暮喝粥,香噴噴的小米粥美味可口。
  林暮心中一暖,險些熱淚盈眶。他突然想起自己離家時,母親正是煮了一碗稀粥,為他餞行。在那個饑荒的年代,一碗稀粥就是全家兩天的夥食,父親母親微笑著看他喝完稀粥,然後將他送到千羽劍門。
  自從來到千羽劍門,他再也沒有體會過這種感覺。所受的是眾人的嘲笑,甚至欺壓。每天活得小心翼翼,一心修煉,從來沒有玩樂,擁有的隻是無邊寂寞和一顆冰冷的心。
  這碗小米粥將林暮的辛酸一齊勾了出來,情難自禁,大顆大顆的淚珠滾落下來,流在熱氣騰騰的小米粥堙C
  雲夢一下子慌了神,她不明白自己哪堸翕龤A眼中霧氣升騰,問道:“師兄,你怎麼了?這粥不好喝嗎?”
  林暮止住眼淚:“粥很好喝,想起了一些傷心往事,師妹莫要見怪。”
  雲夢擦去眼角淚水,笑道:“師兄別想那麼多,先安心養傷吧。”
  林暮點頭道:“嗯。”悶頭喝粥,不再言語。
  一碗喝完,林暮問道:“還有麼?”
  雲夢笑道:“有,我再去給你盛。”
  林暮一連喝了三碗,雲夢笑『吟』『吟』看著林暮喝完,一臉滿足。其實她自己從昨天到現在還滴水未進,但她顯然已經忘記這點。
  吃完飯後,雲夢去洗刷碗筷,林暮躺在床上,腦中浮想聯翩。
  陣陣敲門聲從院外傳來,將林暮驚醒。
  雲夢忙去開門,發現是昨日的那些弟子。
  見到雲夢出來開門,都笑道:“林暮師兄已經起來了吧。”
  雲夢麵『色』一紅,轉過身子,讓他們進來,輕聲道:“已經起床來了。”
  眾位外門弟子直奔靜室,發現林暮果然已經醒來,正坐在床上看著他們。
  眾位弟子紛紛問好:“師兄起來了,今日感覺如何?”
  林暮稍稍欠起身子,笑道:“好多了,靜養一段時間就能痊愈。多謝眾位前來探望。”
  “哪堙A哪堙C”
  “應該的,應該的。”
  ……
  眾人都紛紛附和,有人還勸林暮道:“師兄莫動,你身上有傷,不必如此多禮。”
  林暮不再堅持,安心躺在床上,和眾位弟子聊天。
  眾人怕打擾林暮休息,聊了片刻,就紛紛告辭,臨走前,把自己帶來的禮物悄悄留下。
  有人送來補品,有人送來衣物,還有人送來一瓶清火丹!
  清火丹,雖然隻是一品,但數量不多,算得上珍稀。林暮深深感動,也感歎自己在門中如今是人盡皆知。
  這波人剛走,不到半個時辰,又來一群人,前來探望。
  林暮麵帶微笑,和他們熱情寒暄。
  他們在臨走時,都紛紛留下禮物。
  整整一天,連續有六波人前來探望。
  期間,古辰和張若虛也分別來過,安慰林暮一番,就都匆匆離去。
  林暮待到後來,隻感覺麵上笑容凝固,一臉酸痛。這一整天,他笑得次數可比以前加起來都多。
  隻是這麼多笑容中,卻沒有幾個是真實的,大多都是敷衍。
  來探望的弟子也都是心知肚明,隻是彼此心堜白,嘴上不說罷了。
  林暮深深明白,這麼多人前來探望,隻因他是活下來的那一個。
  如果他是不幸死亡的那個,此刻,早已無人問津。
  一切都是這麼殘酷,人們隻恭維勝利者,失敗者注定無人關注。
  這就是修真界的生存法則。
  

Snap Time:2018-10-24 11:52:38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