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十一章絕殺

  
  林暮望著呼嘯著飛來的火球。
  心中異常冷靜,不再去管那威力巨大的火球,手上的法訣迅速完成。
  下麵眾人一陣驚呼,林暮這是要幹嘛?
  難道要同歸於盡?臨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這個想法剛在大多數人的腦海閃過,場上的局勢瞬間風雲變幻。
  漫天塵土倏然出現,台上變成灰蒙蒙一片。
  在灰塵漫天出現的前一刻,眾人清清楚楚看到那個巨大的火球,當胸砸中林暮,然後就是隱隱約約看到林暮向後倒去。之後就被塵土遮住視線,再也看不出麵發生了什麼。
  隻有一些修為較高的弟子,實力超常,隱隱約約能夠看到似乎有一道金光閃過,然後一切都歸於平靜。
  古辰滿臉緊張地盯著高台上的一切,但他無法看出麵的情況。他親眼看見林暮被火球砸中,想來是凶多吉少。
  離高台很遠的一處地方,兩個女子也在遠遠觀望。
  其中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滿臉緊張地詢問身邊的師姐:“師姐,你說他能活過來麼?”
  師姐的麵容被麵紗擋住,看不真切,她搖搖頭道:“我也看不清楚,希望他能夠沒事。”
  小姑娘顯然對師姐的說法不滿意,咕噥一聲,不再理會師姐,全神貫注注視場中。
  彌漫的塵土緩緩降落,灑滿一地。
  場上情況漸漸清晰。
  想象中的情況沒有出現,失望的表情在人們的臉上凝固。
  馬華源直挺挺地站在高台上麵,滿臉灰塵,看不出麵部表情。倒在地上的是林暮,仰麵倒在高台上,胸口的衣服已被燃燒殆盡。
  “果然還是沒能躲過這一劫。”張若虛搖搖頭,長歎道。
  古辰內心也有些難過,望著躺在高台上的林暮,默默不語。
  那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心地極其善良,默默流出淚來。
  旁邊的師姐,心靈眼細,很快發現異常,對那小姑娘道:“先不要哭,他好像沒有死。你看他的胸口還在跳動。”
  小姑娘顧不得擦幹眼淚,忙向場中望去,隻是淚水擋住視線,入眼一片模糊,看不清楚。她忙『揉』『揉』眼睛,這下終於看清,林暮的胸口仍在跳動,雖然很微弱,但仔細觀察,就能看出。
  小姑娘破涕為笑:“他真的沒死。”
  話音剛落,場上變故又生!
  原先直挺挺站在高台上的馬華源,筆直地向後倒下,灰塵四起。
  有人眼尖,立馬看出端倪,大叫道:“你看他的胸口,有鮮血流出。”
  眾人得到提醒,全都看向馬華源的胸口,果然,在他的胸口處,有鮮血正在汩汩流出。
  隻不過這一次,是左胸!
  這個發現讓人對場上形勢『摸』不著頭腦,到底是誰死了?
  死的人,毫無疑問,是馬華源!
  他的左胸被金『色』利劍當胸穿過,穿透心髒,一命嗚呼。
  當時的情況,對林暮來說,很危急。甚至可以說,是必死之局!
  林暮眼看無法躲過,決定舍命一拚。
  在火球還未擊中他的時候,他手的《厚土訣》已經完成,並順利釋放出去。這個法訣,林暮一直都沒有使用,馬華源自然也沒有料到。漫天塵土撲麵而來,一下子擋住他的視線,他連忙閉上眼睛,隻以為等塵埃散盡,就能親手殺死林暮。
  隻是,林暮在被火球擊倒的瞬間,拚盡全力,再次施展出一個《庚金訣》,一柄小巧精致的金『色』利劍以肉眼難以看清的速度,向馬華源飛去。
  林暮在釋放出這個《庚金訣》,即將倒下的瞬間,心也無法確定,這柄金『色』利劍能否重創馬華源。他隻是憑著自己原先的感覺,向馬華源的左胸『射』去。
  幸運顯然站在他這一邊,馬華源站在原地一動未動,那柄金『色』利劍當胸穿過。
  馬華源在臨死前仍然保持著站立的姿勢,眼睛想要睜開,但眼全是塵土,睜開也什麼都看不見。
  在眾人驚訝地目光中,他直挺挺地倒下,斃命當場。
  至此,塵埃落定。
  但人們並沒有散去,因為場上另一位當事人的生死,仍然緊緊牽動著他們的心。
  他的聰明睿智,他的勇敢無畏,在這場生死鬥,展現得淋漓盡致,給所有人都留下深刻印象。
  人們都不希望他就此死去,都大喊著:“快點救人,快點救人。”
  羅辰早已飛上前去,打開禁製,落在高台上麵。
  十幾位執法堂的弟子也圍了上來。
  有兩位將馬華源抬出場外,在死亡之後,他被逐出門派,扔到荒山野嶺,為野獸果腹。
  剩下的人都將林暮圍起來,小心查看著他的傷勢。
  羅辰望著林暮被燒得通紅的胸口,倒吸一口冷氣!
  林暮的整片胸口都被燒傷,深達一寸有餘,看上去觸目驚心。這個傷勢若想痊愈,至少要兩月以上。
  羅辰吩咐身邊的師弟道:“快點把清火丹拿來,外敷內服各一粒。”
  身邊的執法堂弟子早有準備,拿出個紅『色』小瓶,倒出兩粒丹『藥』,用水喂下林暮一粒,再將剩下的一粒磨成粉,均勻地灑在林暮的胸口。
  這個過程,林暮沒有任何反應,他早已昏『迷』過去。
  這次,是真的昏『迷』。
  將傷口處理好,羅辰開始安排善後工作。一麵讓執法堂弟子驅散圍觀的眾多外門弟子,一麵派人把林暮送回住處。
  奇峰主動承擔這門差事,將林暮抱回他的小院。
  隻是他在林暮的三間房屋,竟然連一張床都沒有找到。隻在靜室,孤零零放著一個蒲團,此外,空無一物。
  奇峰恍然明白,林暮的修為為何能夠進境神速,他的努力的確無人能比。
  他想起自己那張雕滿花紋一丈多長的檀木大床,麵上一陣羞愧。
  林暮的小院門口,圍著一群人,他們都想看看林暮傷勢如何。但由於奇峰在這,都不敢進來。
  奇峰抱著林暮,對外麵的人道:“誰有多餘的床鋪,弄一張過來。”
  這個問題可把眾人難住,一般人都是隻有一張床鋪,誰會閑著弄兩張床放在屋。
  這時,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從院外傳來:“我有,用我的吧。”
  眾人一看,是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長得清秀可愛,都在心中歎道:“受傷的為什麼不是我?”
  有人認出她來,打趣道:“雲夢師妹,是不是看上林暮師弟了?”
  雲夢小臉一紅,害羞道:“莫要胡說,沒有的事。”
  眾人哈哈大笑,都明白過來。但好在看她麵皮薄,不再打趣她。
  奇峰也笑了,故意道:“林暮師弟,身受重傷,沒人照顧可不行。”
  雲夢不知上當,一口答應下來:“我來吧。”
  眾人又是一陣大笑,雲夢明白過來,害羞得小臉一陣通紅。
  

Snap Time:2018-12-10 17:02:34  ExecTime: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