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十章生死鬥開始


    千羽大殿前的廣場上。

    數千人圍成一團,中間空出一處地方,那是一座兩丈多高的高台。

    這座高台就是此次生死鬥的決鬥場所。

    高台下麵黑壓壓一片人群,人聲鼎沸,眾人議論紛紛。

    此刻,參與生死鬥的兩人都還未到場,下麵的人卻早已等不及,開始猜測這次生死鬥誰能活下來,誰會死去。

    這麼多人中,大部分人都認為馬華源肯定是勝利的一方,因為他的修為明顯要比林暮高出一截。也有少數人抱著僥幸心理,胡攪蠻纏,認定林暮一定能贏,並講道理,擺事實,說上次馬華源就被林暮打得倒地不起。

    兩位正主還未出現,下麵已經吵得不可開交。

    甚至有人因此爭得麵紅『綠『色』小說網』起來。但在高台四周禦劍飛行巡邏的執法堂弟子及時出現,阻止了打鬥的發生。等到執法堂的弟子一走,兩人又相互怒目而視。

    古辰早早地就來了,他搶到了一個比較靠前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高台上發生的一切。他也想看看,自己眼中的煉丹天才能否創造奇跡,死中求生。

    在眾人的千呼萬喚中,兩位決鬥者之一,挑起事端的馬華源,從人群中出現,在數千人鄙視的目光中,緩緩登上高台。

    對於人們的鄙視,馬華源已經毫不在乎,他覺得隻要自己贏下這場生死鬥,一切鄙視都會煙消雲散。

    而且,他有自信的資本。這三個月的禁閉,他一邊在後山養傷,一邊認真修煉。令他欣喜的是,他已經停滯一年之久的修為,竟然再次突破,達到煉氣八層。就連自己的絕招,《火球術》三連發,在刻苦練習下,也能做到四連發。而且,每一個火球的威力都更勝從前。

    馬華源一出現在高台,下麵的議論聲更加激烈,幾要炸開鍋。

    “馬華源這個禍害,竟然已經修煉到煉氣八層了。”底下一個已經煉氣九層的修者一眼就看出馬華源的修為,驚呼道。

    旁邊立馬有人接音:“是啊,這下他可勝券在握了。那林暮可是五行靈根,三個月時間,修為根本無法進步。這下已經必死無疑。”

    這話一說,立即引來一片讚同聲。

    “馬華源太陰險了。”

    “他就是敗類!”

    底下罵聲一片,熙熙攘攘。

    也有人同情林暮,歎氣道:“惹上誰不好,偏偏惹上這個小人。”

    他的朋友在旁邊勸道:“歎什麼氣,不過是一場熱鬧罷了。誰死誰活,又與我們何幹?”

    但也有一些人,默不作聲,冷眼看著一切。

    馬華源站在高台之上,俯視著下麵的人群,心不無得意,自己在門中十餘年,默默無聞,今天也算是出了一把風頭。

    一柱香後,參與決鬥的另一位當事人林暮,仍然沒有出現。

    馬華源在高台上早已等不及,破口大罵道:“林暮那小子,該不會是不敢來了吧。真是個孬種!”

    下麵的人一聽,開始不願意了。

    我們都在此等了兩個多時辰了,你說不來就不來了,太不把我們放在眼了,我們無論如何也不會放過你。

    其實,林暮可以選擇不來。但要受到嚴厲的懲罰,生死鬥畢竟不是兒戲,若要提前反悔,須得關一輩子的禁閉,再也沒有自由。

    一旦上到高台,就是不死不休!

    有人跟著罵道:“這小子太不仗義了,不敢來當初就別逞能,簽下那生死契約。真是……”

    “掃興”二字還未出口,旁邊就有人拉住他,道:“別說話,林暮來了。”

    那人忙道:“哪兒呢,哪兒呢?”

    那人指著正向高台走來的林暮道:“那不是麼。”

    人群自動分開一條道路,林暮神『色』從容,看不到悲傷,亦看不到喜悅,就那麼平靜地從人群麵走過,一步一步登上高台。

    眾人望向他的目光各有不同。有人擔憂,有人興奮,還有人幸災樂禍,有人神『色』平靜,看不出在想些什麼。

    林暮剛一登上高台,下麵的歡呼便一陣接著一陣。

    隻要踏上高台,就意味著必定要有一人死亡。甚至,兩人會同歸於盡。

    下麵的歡呼自然是因為,這場熱鬧已經不可避免,勢在必行。這將是他們枯燥修煉生涯中的一味很好的調劑品。

    也不是所有人都是來看熱鬧的。

    至少,張若虛不是。

    張若虛聽說林暮將要和馬華源將要進行生死鬥的消息,他就覺得林暮太莽撞了。這場對決分別就是以卵擊石,沒有贏的希望。他對林暮的印象不錯,這人做事認真,謙遜有禮,這樣平白無故死去,實在可惜。

    但當他看到站在高台上林暮,他的心便是一陣震驚!

    煉氣七層!

    林暮的修為已經進階到煉氣七層!

    作為四係靈根的他,深深明白修為的提升是多麼不易。像林暮這樣的五行靈根,修煉速度還要更慢。他睜大眼睛,連續確認三遍,發現林暮確確實實是已經進階到煉氣七層。

    他是怎麼做到的?張若虛心現在隻剩下這麼一個疑問。

    林暮冷靜地站在高台上麵,下麵的歡呼聲,議論聲,仿若全都被他忽略。

    就連聽到下麵的人說,馬華源已經進階到煉氣八層,他也沒有心慌。因為在這個時刻,心慌已經於事無補,如今隻能拚死一戰!

    沒有去管馬華源的怒目而視,小人得意。林暮靜息凝神,慢慢調整體內靈力。

    一道身影從台下緩緩飄起,落在高台上,站在林暮和馬華源的中間。

    這人正是執法堂首席大弟子,羅辰。

    羅辰手拿著兩人當初簽下的生死契約,當眾高聲念道:“千羽劍門外門弟子,馬華源,林暮,因仇怨太深,無法調解。今決定進行生死鬥,不論勝負,隻拚生死。”

    羅辰念完後,將生死契約收起,高聲道:“我宣布,生死鬥,正式開始。”

    羅辰飛到高台外圍,催動靈力,高台上麵的禁製被啟動,一個巨大的透明光罩罩住整座高台,麵的兩人完全被封鎖在其中,除非生死鬥結束,一方死亡。否則,兩人都無法出來。

    高台下麵頓時一靜,眾人屏息凝神,緊緊盯著台上兩人的一舉一動,生怕錯過什麼重要環節。

    馬華源早已看出林暮的修為,但他並不放在心上,煉氣八層穩壓煉氣七層一頭,他自信自己的《火球術》四連發,林暮絕對無法抵擋。

    馬華源陰陰一笑,咬牙切齒道:“上次被你偷襲暗算,害我身受重傷。今天,我要你血債血償!”

    林暮神『色』平靜,悠悠道:“我一向與你無冤無仇,是你步步緊『逼』,我當然要反擊。”

    馬華源嘿嘿笑道:“現在你先得意一會,等會就讓你血濺當場。”

    林暮冷冷看他一眼,不再言語。

    兩人同時掐訣,一個施展《火球術》,一個施展《赤火訣》,下一刻,兩個火球便呼嘯著向對方砸去。

    台下所有人都看得明白,林暮的火球明顯要比馬華源的火球小上一圈。

    兩隻火球在空中相撞,同時消散。

    這隻不過是兩人的試探『性』攻擊,目前看來,林暮明顯處在下風。

    古辰在下麵不禁為林暮捏一把汗,這可是個煉丹天才,說不定自己以後還能指望他發財,他真的不希望林暮就此夭折。

    林暮自然看出,自己的處境不妙。

    手掐法訣,一個巨大的雲團在身前形成,漂浮在林暮身前。林暮手上法訣不停,一個接一個的《碧水訣》從他手上施展而出。他的身前頓時變成白茫茫一片,濃鬱的水汽將他包圍在其中。

    這一手,讓下麵的許多人大為讚歎。

    “以己之長,克敵之短,林暮這招真是不錯。”奇峰踩著飛劍,飄在高台外圍,點頭讚道。

    水係術法天生克製火係術法,這下,馬華源頓時陷入窘境。

    在那團團白霧之中,馬華源發現自己無法鎖定林暮的身影,《火球術》已經被他施展,但他找不到林暮在哪。

    林暮此刻在白霧麵不停移動,手上《碧水訣》卻是不停,這些《碧水訣》並不是林暮全力施展,隻是勝在數量很多。經過半個月的煉丹,林暮現在的靈力恢複速度很快,施展這些《碧水訣》消耗靈力的同時,他體內的靈力又在不斷恢複。

    過不片刻,整座高台麵全都變作白茫茫一片。

    眾人根本無法從外麵看清麵的情形,由於禁製的隔絕,也無法聽到聲音。這不由讓人心癢難耐,迫切想要知道麵發生了什麼。

    台上兩人果然沒讓眾人失望。

    這邊白霧剛剛彌漫整座高台,那邊馬華源便施展《火球術》,麵頓時紅光閃爍,火球『亂』舞。

    林暮在施展完《碧水訣》後,立即潛到馬華源附近,準備施展《庚金訣》偷襲,一擊必殺。

    馬華源自然不會再犯上次那樣的錯誤。

    手上十指連彈,《火球術》四連發,仿佛不要錢般,不斷有火球從白霧麵飛出。

    白霧在火焰的炙烤下,慢慢被蒸幹。

    高台上的情形漸漸清晰,下麵的人瞪大眼睛,不知兩人是否分出勝負。

    待白霧散去,眾人看到,馬華源左手捂著右邊胳膊,上麵鮮血直流,顯然是已經掛彩。

    這邊林暮也不好受,一身衣服被燒得破破爛爛,狼狽不堪。但好在沒有受傷,算是占了一點上風。

    白霧散去,馬華源譏諷道:“你不要掙紮了,你的白霧對我沒用。我連續三個《火球術》四連發就能將它們全部烤幹。”

    林暮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馬華源已經落入他的圈套,他拚命施展《火球術》,雖然能夠把這些白霧烤幹,但所耗的靈力至少是林暮的二倍。

    創造容易毀滅難!

    林暮明白自己的弱勢在靈力不足,所以設下這個圈套,讓馬華源自己往跳。

    馬華源不明就,喘著粗氣得意笑道:“你還有什麼爛招,快快使出來,不然就沒有機會了。”

    林暮不跟他言語,手上法訣不停,再次施展《碧水訣》,白霧又起。

    他想打消耗戰!

    等到馬華源靈力耗盡,他自然就有機會。現在盲目對著幹,吃虧的隻是自己。

    馬華源也不傻,看到林暮再次施展《碧水訣》,已經猜出他的意圖。不再一味蠻幹,《火球術》四連發對他來說,也是消耗很大。他開始一個火球,一個火球的來,火球紛紛砸向林暮,但全都被《碧水訣》擋住。

    兩人由馬華源的單耗變成相互對耗。這樣一來,林暮自然吃虧,他體內的靈力可比不上馬華源。

    手上《碧水訣》不停,林暮心思急轉,開始考慮對策。

    還沒等他想好策略,那邊馬華源又開始發難。現在,馬華源進攻,林暮防守,馬華源占得一步先機。

    在馬華源看來,林暮已經黔驢技窮,他決定使出殺招,一舉置林暮於死地。

    馬華源一個《火球術》打來,林暮連忙施展一個《碧水訣》頂上。

    《碧水訣》剛把那個火球解決掉,後麵卻連續出現四個火球,呼嘯著向林暮飛來,林暮心中一凜!

    台下一陣驚呼,都知道林暮這下凶多吉少。

    有些人甚至不忍地閉上眼睛,但又偷偷睜開,想要看到結果。

    《火球術》四連發!

    用得天衣無縫,不論是時機還是數量還是力度,都無懈可擊!

    在林暮剛剛抵消掉一個火球,《火球術》四連發便緊隨其上,攻林暮一個措手不及。

    林暮望著快速飛來的四個火球,知道這下無法躲閃,但也不能坐以待斃。

    手上法訣一點不慢,極速催動體內靈力,一個《赤火訣》打掉一個火球。然後拚盡全力施展一個《碧水訣》,一朵巨大的白『色』雲團迎頭而上,向那剩下的三個火球飛去。

    雲團剛一遇上火球,便急速消融,堪堪擋住兩個火球。但最後一個怎麼也無法擋住!

    林暮手的法訣剛剛施展一半,這一下,無論如何也抵擋不住。

    身受重傷不可避免,一旦受傷,就將麵臨馬華源滔滔不絕的致命攻擊。

    最後一個火球以飛快的速度向林暮胸口砸來。

    這個火球避無可避!

    下麵一陣驚呼,心中都在想,林暮這下完了!

    

Snap Time:2018-01-20 07:29:04  ExecTime: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