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十七章煉丹


    林暮輕輕打開黃銅爐蓋。

    橙黃的黃銅爐爐內光滑如壁,肚圓如鼓,絲絲向外冒著熱氣。

    林暮將一份材料放入黃銅爐內,緊緊蓋上爐蓋,不『露』一絲縫隙。然後手握金『色』圓柄,向輸入靈力。

    石台蟄伏的火焰瞬間燃起,竄起一尺多高,林暮牢牢控製著火焰的強弱。

    片刻功夫,就有茲茲的響聲從爐內傳出。

    林暮忙用神識查探。

    黃銅爐內,靈草在火焰的烘烤下,在爐內化為幾團汁水,這幾團汁水慢慢匯合在黃銅爐底部,這些汁水就是靈草的精華。

    林暮稍稍減少靈力的輸出,火焰馬上變弱一分。

    林暮小心控製火焰維持在這個強度,慢慢烘烤。

    在火焰的烘烤下,黃銅爐底部的汁水慢慢變得濃稠,顏『色』也由一開始的各『色』混雜,慢慢變化為淡黃『色』。

    這時,林暮開始加大靈力的輸出,希望將這些靈草精華由『液』體煉製成固體,凝實為丹。

    令林暮無奈的是,這個過程異常漫長。

    一個時辰過去,黃銅爐內的靈草精華幾乎沒有太大變化,隻不過是由原先的濃稠變得更加濃稠。

    林暮體內的靈力卻消耗大半,眼看無法再堅持下去。

    林暮咬緊牙關,苦苦支撐。手上緊緊握住金『色』圓柄,靈力不要命般瘋狂輸入。

    額頭上汗珠滾滾,一半是疲勞導致,一半是離火爐太近,烘烤所致。豆大的汗珠落在石台上,立馬化為一股白煙。

    林暮絲毫不敢放鬆,他希望能熬過這段時間,熬到丹『藥』出爐。

    但是他顯然沒有預料到,他的體內已經沒有靈力,石台麵的火焰開始慢慢變弱。

    林暮心中大急,他體內的靈力已經漸漸枯竭,眼看無法再繼續下去。

    他一點也不想失敗,這一份材料就是兩塊下品靈石,抵得上他一個月的辛苦所得。

    但情況已經脫離林暮的控製,爐底的火焰突然一滯,林暮的靈力再也難以為繼,全部耗盡。

    哧!

    一股刺鼻的焦糊味從黃銅爐中飄出。

    林暮滿身疲憊,一屁股坐倒在地。

    第一次煉丹失敗了!

    一個多時辰的辛苦付諸流水,化為烏有。

    林暮大口喘著粗氣,剛才持續一個多時辰的靈力輸出,耗盡他的靈力,勞累不堪。

    休息半晌,林暮開始打坐修煉,慢慢恢複靈力。

    一個多時辰後,林暮睜開眼睛,眼神更加堅定,頹廢盡去。

    體內靈力已經完全恢複,但林暮並沒有立即著手進行第二次的煉製。

    他想找出自己失敗的原因。

    現在,他總算明白,自己當初的估計是多麼樂觀。煉丹根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並不是人人都可以煉製。他考驗人的耐力,細心,和修為。

    這三樣中,除去修為外,耐力和細心他全都具備。

    但修為同樣重要!

    他的失敗就來源於體內靈力的不足!

    可是,這又回到原點上麵去了。林暮之所以煉丹就是想提升修為,但煉丹失敗的原因恰恰也是修為太低。

    這下就進退兩難了。

    思慮半晌,林暮決定在繼續煉製幾次,看看能否『摸』索出一些門道。

    打開爐蓋,將爐底那團黑乎乎的廢品倒掉。一旦煉製失敗,材料就會完全報廢,再也沒有回旋的餘地。

    再次向黃銅爐放入一份材料,蓋上爐蓋。

    林暮手握金『色』圓柄,向輸入靈力,開始再一次的煉製。

    這一次,林暮足足堅持了一個半時辰,但仍功虧一簣,在最後關頭,隻聽一聲爆響,爐內所有東西都付之一炬。

    第二次也宣告失敗。

    林暮眼眸閃過一絲狠意。

    待靈力恢複過後,毅然再次開始煉製。

    將殘渣倒掉,林暮又拿出一份材料,放入黃銅爐中,然後催動靈力,開始慢慢煉製。隻是他的一味蠻幹,並沒有收到效果。這一次,和前兩次沒有任何區別。

    第三次失敗!

    林暮一發狠,不顧一切,又拿出一份材料,開始煉製。

    第四次失敗!

    第五次失敗!

    第六次失敗!

    第七次失敗!

    連續七次,一次都沒有成功。每次失敗的原因都一模一樣,都是在最後關頭,靈力不足,爐底火焰太弱,在最後一步凝實為丹上,功虧一簣。

    林暮如同一尊泥塑,呆呆坐在丹室麵,一言不發,兩隻眼睛黯淡無光。

    一連串的失敗對他打擊很深。

    一直以來,他把一半以上的希望都壓在煉丹上麵,希望可以靠此快速提升修為。但真正嚐試下來,林暮方知道其中的困難重重。

    一切都不是想象中那麼容易!

    沒有誰可以隨隨便便成功!

    即便是努力付出,換來的也有可能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敗。

    頹廢片刻,林暮眼眸開始慢慢重現光彩。

    他要振作!

    因為現實不允許他逃避,他不能坐以待斃。

    待體內靈力恢複,林暮開始向第八次衝擊。

    這一次和之前七次並沒有什麼不同。林暮小心翼翼維持著靈力的輸出,控製著火焰的強弱變化。前一個時辰,情況一切正常,黃銅爐並沒有出現什麼異常狀況。

    一個半時辰之後,林暮體內靈力漸漸難以為繼,再次感到吃力。

    他苦苦堅持,麵『色』一陣通紅。

    片刻功夫,麵『色』開始紅中發白,再也堅持不住。

    他將體內最後一股靈力輸出,便隻能任其自生自滅。

    然而,想象中的情景並沒有立即出現。

    丹『藥』沒有立即報廢,因為爐底火焰仍在燃燒,直到火焰變弱,才又從爐內傳出一陣焦味。

    林暮這次沒有沮喪,他麵『色』帶有驚奇,似是略有所得。

    他靜靜回想那最後一下,為了維持火焰持續燃燒,他將所有靈力一股腦輸出,結果,那火焰竟真聽話,按照他的想法去做。

    他知道這火焰是沒有思想的,那最後一下肯定有它的道理。

    一直以來,都是林暮時刻在控製著火焰的強弱,那最後一下,火焰已經不在他的控製之中,卻仍能按照他的想法去做。他覺得這麵或許就有突破口。

    控製?不是控製?林暮喃喃自語,冥思苦想。

    倏然,他腦中靈光一閃,眼前猛然一亮。

    不是控製……是引導。對,就是引導。

    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控製是將所有一切都掌握於心,引導則要輕鬆許多,隻需在一些關鍵時候,來改變火焰的強弱。

    這地肺之火來自地底,源源不絕,並不需要他一直掌控,他隻需在恰當的時候引導一下,讓它自行燃燒。

    想通這點,林暮一陣興奮。

    休息片刻,體內靈力稍稍恢複,林暮便開始驗證心中所想。

    握住金『色』圓柄,林暮小心向麵輸入靈力。這一次,他並沒有控製火焰,隻是在一些需要改變的時候,稍加引導。

    令他興奮地是,這個方法完全可行!

    這樣一來,他體內的靈力應該能堅持到煉丹結束。

    林暮興奮不已,在原地打坐,開始恢複靈力。

    時間一點點流逝。

    兩個時辰後,林暮體內靈力全部恢複,他抖擻精神,再一次投入其中!

    這一次,林暮小心翼翼,神識不離黃銅爐,時刻注意麵丹『藥』的變化。引導畢竟不是控製,反應要比控製慢上一線,他要提前注意到丹爐中的變化,才能因勢利導,未卜先知。

    這對林暮來說,雖然有些吃力,但勉強還能維持。

    隨著時間慢慢流逝,黃銅爐中的變化越來越劇烈。

    一個半時辰後,林暮驚喜地發現自己體內的靈力,還有不少剩餘。

    林暮不敢大意,仍舊小心維持著火焰的灼燒。

    但從他略帶喜意的眸子,可以看出,這次煉丹,大有希望!

    

Snap Time:2018-06-23 20:19:04  ExecTime: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