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十五章生死鬥


    千羽峰,千羽大殿中。

    羅辰滿臉怒氣地望著地上躺著的兩個人。

    這兩人如此放肆,竟然敢公然在門中鬥毆。更令他覺得氣憤的是,一位還受了重傷。

    簡直不把門規放在眼!

    更是沒有把他這個執法堂首席大弟子放在眼!

    羅辰是越想越氣,對周圍的執法堂弟子吼道:“誰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一眾修為已達築基期的內門弟子,噤若寒蟬,沒有一個人敢說話。執法堂中,羅辰修為已是築基後期,在門中威嚴甚高,沒有人敢在他氣頭上搭話,生怕引火上身。

    羅辰冰冷的目光在十幾位執法堂弟子身上掃過,每掃過一個人,那人就慌忙低頭,目光在地上遊移不定。

    終於,有人頂不住壓力,小聲建議道:“將這兩位弟子弄醒,分開盤問,肯定能知道緣由。”

    羅辰瞪了他一眼,深呼一口氣,擺手道:“就照你說的辦。”

    立馬有兩位弟子上前,將兩人分開,分別帶向大殿一旁的偏殿中。

    奇峰把林暮搬到隔壁偏殿,在他臉上滴下幾滴清涼的水珠,林暮感覺臉上一涼,悠悠醒來。

    奇峰麵上一喜,隨即又板起麵孔道:“我是執法堂的弟子,我且問你,你為何與人在門中鬥毆,還將人打成重傷。”

    林暮剛剛醒轉,聽後心中凜然,執法堂的名號在千羽劍門如雷貫耳,無人不知。隻要是犯錯的弟子都會受到嚴厲的處罰,有些人甚至因此喪命。

    林暮沒有多想,他心中早有說辭,實話實說道:“那馬華源仗著自己是執事弟子,私吞我三個月的聚靈丹。我氣憤不過,但奈何修為不如他,隻好辭去雜役的差事,遠離與他。但他咄咄『逼』人,找上門來,三番兩次羞辱與我。今天在路上又擋住我的去路,率先向我出手。我沒有辦法,隻能自保,卻不成想,他太過大意,誤傷了他。請執法弟子為我主持公道。”

    奇峰目不轉睛地盯著林暮的麵龐,發現他神『色』間沒有什麼變化,知道林暮所說應該不會有假。但他仍舊向前一步,『逼』問道:“你所說可是句句屬實?若是有半句謊言,定不會輕饒你。”

    林暮忙道:“弟子所說,絕對句句屬實,不敢有絲毫欺瞞。”

    這個時候,林暮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篤定自己所說一點不假,他修為剛剛煉氣五層,馬華源已經煉氣七層,說是誤傷,別人也不會怎麼懷疑。

    奇峰沉『吟』道:“我暫且相信你,跟我來吧。羅辰師兄明察秋毫,定會為你主持公道。”

    林暮搖搖晃晃站起,頭腦還有些眩暈,腳步虛浮,忽重忽輕,跟在奇峰後麵,向千羽大殿中走去。

    來到千羽大殿,奇峰走到羅辰身邊,小聲講述林暮所說的緣由,羅辰聽後,沒有立即表態。

    轉身問林暮道:“你說的可是事實?”眼睛緊緊盯住林暮。

    林暮無視他的目光,抬頭道:“確實如此,請師兄明察。”

    林暮的目光清澈,不像說假話的樣子,羅辰收回目光,微微點頭。

    過了片刻,馬華源被人從旁邊的偏殿抬出,胸口傷勢已經包紮,不再繼續流血。馬華源看到林暮,一雙眼睛閃爍著狠毒的光芒,狠狠瞪著林暮。

    抬出馬華源的弟子輕輕在羅辰耳邊說了幾句話,羅辰聽後,神『色』猛然一變,麵上浮起一層寒冰。

    羅辰俯視著躺在地上的馬華源,厲聲道:“馬華源,你為何故意挑釁,提前出手傷人?”

    馬華源身子一顫,滿身肥肉搖晃,高聲辯解道:“是他蔑視我在先,直呼我的本名。我看不過去,才想出手稍稍教訓他一下。誰知這小子陰險無比,跟我來真的,出手把我打傷。我才是受害者啊,師兄要替我做主。”

    羅辰喝道:“還敢狡辯,那我再問你,你為何私吞林暮丹『藥』?你居心何在?你這樣的人配做別人師兄嗎?”

    馬華源額頭滲出一陣冷汗,知道所做事情已經敗『露』,但仍抵賴道:“我私吞他的丹『藥』,他將我打傷,如此一來,我們就應該扯平了。”

    羅辰冷笑道:“好一副可惡嘴臉,明明是自己犯錯,還百般抵賴。千羽劍門怎麼會有你這樣的敗類,我不會輕饒你。”

    馬華源一聽,顧不得身上有傷,忙起身跪倒在地,哭求道:“請師兄饒命,念我是初犯,你就把我當成一個屁,放了我吧。”

    羅辰不為所動,寒聲道:“馬華源,你在門中欺負弱小,故意挑釁,引發事端,按照門規,當關禁閉三個月。另外,把你私吞的那三瓶聚靈丹,物歸原主,立刻執行。”

    馬華源如遭雷擊,一屁股坐倒在地,三個月禁閉雖不嚴重,但也不輕。三個月時間,不得離開後山山洞半步,還要整日被冷風吹拂,每隔五日才會有人送上一餐,這對養尊處優的馬華源來說,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馬華源顫顫巍巍地從儲物袋中取出三瓶聚靈丹,遞給林暮,目光狠狠地盯著林暮,如果眼神可以殺人,林暮早已死了一萬遍。

    林暮伸手接過三瓶聚靈丹,轉過身去,不再看他一眼。

    羅辰冷冷道:“今天到此為止,以後若要再被我發現,決不輕饒。都各自去忙吧。”

    林暮忙點頭答應,起身向殿外走去。

    這邊,有人架著馬華源,要將他送往後山,關三個月的禁閉。馬華源看著林暮完好無損的走出千羽大殿,自己卻身受重傷,私吞的三瓶聚靈丹也沒有保住,心中怒火升騰。對著林暮喝道:“站住,我要跟你生死鬥。”

    這話一出,千羽大殿頓時一靜。

    生死鬥,在千羽劍門很少見,卻是解決矛盾的很好辦法。許多弟子之間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但在門中不允許公然打鬥。這時候,就會有人進行生死鬥。生死鬥,就是兩人定下契約,不分勝負,隻分生死,不死不休。

    沒有深仇大恨,很少有人會進行生死鬥。馬華源睚眥必報,仗著自己修為高,誓要置林暮於死地。

    林暮生硬地停在大殿門口,猶豫著是否接受。

    不接受,就可以逃過一劫。但從此在門中會抬不起頭來,沒有人再看得起他,甚至進入築基期,也不一定會被收為內門弟子。

    若是接受,則很有可能因此喪命。林暮覺得這樣一點都不值。

    林暮轉過身來,正想拒絕,馬華源諷刺道:“你不敢了吧,我告訴你,你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如若不然,等我出來,寧願被門規處置,也要殺你。”

    馬華源這顯然是破罐子破摔,根本不把這些執法堂弟子放在眼中。

    奇峰搖頭示意林暮,讓他不要接受。

    林暮看了他一眼,充滿感激。但他知道,自己沒有後路,望著馬華源道:“好,我答應你。”

    聽到林暮如此說,馬華源哈哈大笑,自以為『奸』計得逞。一眾執法堂弟子看著林暮,麵帶憂『色』。

    羅辰讚許地看著林暮,不知心在想些什麼。

    生死鬥,不論修為高低,在門中都是件大事。由執法堂作為裁判,在千羽大殿前的廣場上進行。

    立馬有執法堂的弟子拿出紙張,寫下生死契約。馬華源在上麵寫下自己的名字,然後蔑視般遞給林暮。

    林暮接過生死契約,雙手有些顫抖,但仍然堅定地在上麵寫下自己的名字。

    至此,生死契約已經簽訂,林暮和馬華源將會不死不休。

    馬華源哈哈大笑著被抬出千羽大殿,關閉在後山。

    林暮憂心忡忡地離開千羽峰,回到小院。

    

Snap Time:2018-04-19 19:49:15  ExecTime: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