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十四章挑釁


    林暮眉頭一皺,身子往旁邊一側,讓開道路,繼續前行。

    馬華源冷冷一笑,肥碩的身體稍稍移動,便再次擋住林暮去路。

    “林師弟,最近別來無恙啊。”馬華源陰陰一笑。

    “不知有何見教?”林暮寒聲問道。

    “也沒啥事,就是好久不見,想和師弟親近親近。”馬華源肥厚的手掌在林暮肩上連拍三下,一下比一下用力,林暮身子頓時一矮。

    林暮向後退開兩步,冷冷道:“馬華源,請你自重。”

    本來,在千羽劍門中,修為低的要喊修為高的為師兄,但此刻,林暮直呼其名,早已不將他看做同門。

    馬華源麵上一冷:“你敢直呼我的本名?太放肆了,我該教教你什麼叫做低調,讓你明白,不該惹的人不要惹。”

    話未落地,馬華源雙手掐訣,一個碩大的火球挾帶著風聲直向林暮麵容飛來,周圍溫度瞬間升高。

    林暮忙扭身避開,火球呼嘯著擦著麵頰而過,猝不及防之下,林暮差點摔倒在地。躲過這波攻擊,林暮才反應過來,之前他根本沒有想到馬華源竟然敢公然出手傷人。

    “你竟然視門規如無物,公然傷人。”林暮怒道。

    馬華源裝模作樣掃視一下空『蕩』『蕩』的四周,笑道:“這周圍又沒人,可算不得公然傷人。最多隻能算是你自己不小心,傷了自己,跟我可沒有一點關係。”

    林暮臉『色』瞬間變得陰沉,這馬華源誠心是跟自己過不去。他私吞自己幾瓶聚靈丹,還沒找他算賬,他卻咄咄『逼』人,主動來找麻煩。

    隻是自己還是從前那樣,當個軟柿子,任人『揉』捏嗎?

    一味的忍讓隻會讓他更加變本加厲,肆意侮辱。

    林暮不允許自己再如此懦弱。

    他決定抗爭!

    冷哼一聲,林暮左手掐訣,也是一團火焰砸去。

    第三層的《赤火訣》!

    隻是這《赤火訣》本是種植術法,威力和低階火係術法《火球術》還是略遜一籌。對於已經煉氣七層的馬華源來說,並沒有太大威脅。

    馬華源是木火土三係靈根,主修火係術法,尤其擅長《火球術》。

    望著向自己飛來的火球,馬華源蔑視笑道:“不自量力。”

    手上卻是一點不慢,一個比剛才更大的火球砸來,和林暮的火球在空中相撞。

    轟!

    火花四濺,兩隻火球同時破碎,消散在空中。

    不等林暮反應過來,又是一個巨大的火球砸來,火球在空中呼呼燃燒,熾熱的氣息撲麵而來。林暮不敢讓火球近身,他那孱弱的身體顯然無法承受這樣的重擊。

    林暮兩手飛快掐訣,一個白『色』雲團快速在身前形成,蒙蒙水汽稍稍擋住熱浪。

    正是練習了千萬遍的《碧水訣》!

    火球一頭紮入那直徑超過兩丈的雲團,下一瞬間,又從雲團麵飛出。

    原先人頭大小的火球,在蘊滿水汽的雲團麵走了一遭,威力被消弱大半,隻剩下拳頭大小,速度也變緩不少。

    林暮輕輕轉身,靈巧躲過。

    躲過這一擊,林暮麵上寒意更重。這馬華源明顯是欺負他修為低。

    煉氣五層對上煉氣七層,必敗無疑。

    盡管水克火,水係術法對上火係術法,擁有一定優勢。但那是在修為相差無幾的情況下,現在這個情況,林暮顯然處在絕對的下風。但他並不甘心認輸,受人侮辱。

    見林暮接連兩次躲過攻擊,馬華源麵上冰冷,冷笑道:“想不到短短四個月不見,你竟然長本事了。但那又能如何?還不是廢物一個。”

    林暮一言不發,雙目冷視馬華源。這個月,對他來說,的確是一個飛躍。

    林暮懶得再跟馬華源廢話,兩手掐訣,又是一個《赤火訣》向馬華源飛去。

    馬華源陰險笑道:“看你能猖狂幾時,我靈力修為是你兩倍有餘,玩弄你就像玩弄一隻螞蟻,就讓你看看我的火球三連發。”

    手中法訣不停,連續三個火球向林暮飛來,一個接一個,前後齊發!

    第一個火球和林暮的火球相抵消,消散在空中。

    後麵兩個仍然向林暮飛來,林暮不甘示弱,施展《碧水訣》,一個大大的白『色』雲團主動迎上。

    這個《碧水訣》至少用去他的一半靈力!

    盡管修為不足,但他仍舊勉力支撐。

    兩隻火球同時沒入雲團之中,雲團麵,白浪翻滾,霧氣奔騰,一那功夫,火球在雲團中爆炸,雨幕紛飛,地上『潮』濕一片。

    這時候,林暮不退反進,借著雲團的掩護,俯身前衝。

    在雲團爆炸之後,一柄金『色』的利劍驟然出現,直刺馬華源的咽喉。

    凜然的殺氣撲麵而來,庚金氣芒上幾乎凝為實質,速度迅捷無比。

    《庚金訣》!

    殺傷力最強的金係術法,第三層的《庚金訣》!

    林暮這一擊拚盡全身靈力,毫不留手,顯然已經拚命。

    這招來得猝然,馬華源事先根本沒有料到,望著那急速飛來的金『色』小劍,心中一陣驚恐。

    他無暇多想,身體急急向後一仰,企圖躲過這次攻擊,但他的速度再快,也無法快過金『色』小劍的速度。

    雖然堪堪躲過咽喉要害,但那柄金『色』小劍毫不留情,直直刺入他的右胸,穿胸而過,金『色』小劍後力不減,將青石鋪就的路麵鑽出一個細洞,方消弭無形。

    一擊湊效!

    《庚金訣》果然鋒利無匹,所向披靡。

    馬華源如同一隻肥豬,砰地一聲,重重向後倒地,不省人事。

    在倒下的那一瞬間,馬華源腦海隻有一個想法:他怎麼什麼都會!

    林暮全身一陣虛脫,最後一記《庚金訣》乃是他蓄勢良久發出,耗盡他全身靈力。

    他知道自己體內靈力不能支撐多久,決定鋌而走險,一擊必殺!

    馬華源若不倒地,此刻躺在地上的就是林暮。

    一切都沒有如果,馬華源沒有想到林暮竟然會如此全麵,他一時大意,便被林暮擊倒。

    這般打鬥的響聲,已經被人發現,遠處有人前來探視。

    林暮全身酸軟,動彈不得。

    馬華源比他更慘,右胸破了一個小洞,鮮血汩汩流出,濕透整片衣襟。

    林暮本想再上前踹他兩腳,狠狠出口氣,隻是渾身沒力,隻能作罷。

    這時,執法堂的內門弟子已經禦劍飛來,林暮緩緩向後倒去,適時地昏『迷』過去。

    

Snap Time:2018-07-22 11:07:38  ExecTime: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