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十章庚金訣


    夜涼若水,月『色』可依。

    林暮坐在院中的魚池邊,不厭其煩地施展著《碧水訣》。

    魚池中的水位一點點上漲,林暮不為所動,兩隻手如同機械一般,麻木而又穩定地快速掐訣,陣陣白『色』雲團在魚池上方凝聚。

    驀然,林暮手中動作一滯。

    因為,他剛剛施展出這個《碧水訣》,就發現形成的雲團驟然變化。雲團由一丈大小變為兩丈方圓,足足變大了一倍!

    《碧水訣》第三層!

    林暮麵上一陣欣喜,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碧水訣》就進階到第三層。

    他在五行術法上的天賦,遠超他人。甚至,比張若虛還要出『色』!

    一丈見方的魚池麵,雨水似要滿溢而出。池水清澈碧綠,如同翡翠一般,令人心情愉快。

    《碧水訣》的進階,對林暮來說是個福音。至少,以後在施雨方麵,可以省下不少時間,也能輕鬆不少。

    林暮想要看看這第三層的《碧水訣》效果如何,神識一動,身影已經出現在旋月空間之中。

    雙手掐訣,一個兩丈方圓的雲團悄然在身前形成,林暮一掐指,雨絲就淅淅瀝瀝落下,綿延不絕。林暮驚喜地發現,那雨絲之中,竟還蘊含著絲絲縷縷的靈氣,這對寒煙草的生長可是大有益處。

    雨水落下,寒煙草在雨水的洗刷下,顯得更加潔白晶瑩,潔白中還帶有一點嫩黃。

    嫩黃?林暮猛地一驚,該不會是生病了吧。

    寒煙草是水係二品靈草,越是潔白晶瑩,品質便越好。他可從沒聽說過,有嫩黃這種品質。

    林暮蹲下身來,仔細觀察那幾株帶有嫩黃的寒煙草。片刻之後,林暮得出結論,這根本不是什麼嫩黃。寒煙草的葉莖麵不知為何,出現一層暗金『色』,在水滴的折『射』下,才顯現出嫩黃之『色』。

    這寒煙草絕對是生病了。

    林暮心中一緊,這可是第一次種植,這些寒煙草得來不易,不能任其自由發展。隻是,林暮束手無策的是,他還沒和張若虛學過種植,遇到這種情況,根本不知道如何處理。

    他又不能去問張若虛,不然肯定會引起懷疑。現在,他隻能依靠自己。

    林暮心急如焚,各種想法在腦海呼嘯閃過。但都被他一一否決。

    忽然,其中一個想法在腦中定格。

    《庚金訣》!

    《庚金訣》是金係法訣,金主殺伐,最是犀利不過。隻是林暮並不確定,寒煙草是生病還是生蟲。遇到這種情況,他感覺很措手不及。

    病急『亂』投醫,林暮決定先試試再說。

    從小屋麵找到《基礎五行術法》玉簡,朝輸入靈力,林暮迅速找到記載《庚金訣》的那部分內容,如饑似渴般研讀起來。

    將《庚金訣》的要領熟記於心,林暮放下玉簡,開始嚐試施展《庚金訣》。

    兩手掐訣,《庚金訣》緩緩施出,隻是麵前一片寂靜,沒有任何反應。

    林暮內心焦急,手中法訣變幻多次,但依然無法凝出《庚金訣》上所說的庚金氣芒。

    林暮心中一陣發狠,眼透『露』出一股凝重。

    施展《庚金訣》的速度不斷加快,任憑體內靈力急劇消耗,隻是他心越急,越是感覺手上毫無反應。庚金氣芒像是不存在一般,遲遲沒有出現。

    林暮沒有放棄,仍舊刻苦練習。

    連續兩天兩夜,林暮不吃不喝,一直在嚐試凝出庚金氣芒。

    他雙眼布滿血絲,麵容憔悴,形容枯槁,整個人完全瘦了一圈。

    寒煙草的病情無法遏製,進一步惡化,暗金『色』開始一點點侵蝕潔白,寒煙草看上去奄奄一息。

    林暮內心火燒似地,火急火燎,《庚金訣》一遍遍施展而出,身前卻沒有任何變化。

    倏然!

    林暮察覺出不同,一點淡金『色』的氣芒浮現指尖,在林暮的十指間跳躍。如同火焰一般的庚金氣芒,氣勢『逼』人,令人不敢直視。

    這就是《庚金訣》中所說的庚金氣芒!

    林暮內心一陣激動,沒日沒夜地施展《庚金訣》,次數已經不下千次,連續地不成功,他已經麻木。庚金氣芒的突然出現,讓他漸漸冷卻的心又死灰複燃,重新燃起希望。

    這下寒煙草有救了。

    林暮施展一個《庚金訣》,彈指一揮,一縷淡金『色』的庚金氣芒便緩緩向一株寒煙草飄去。淡金『色』的庚金氣芒如同流水一般,緩緩沒入寒煙草的內部。

    林暮的神識附在庚金氣芒上,查探著寒煙草內部的情況。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寒煙草內部,對林暮來說,就是一個全新的世界。麵白茫茫一片,隻是素白已經被暗金侵蝕。

    寒煙草內部,情況一團糟糕!

    成群的金『色』蟲子像是攻城略地一般,搶占著地盤。寒煙草內部,凡是被金『色』小蟲占領的地方,全都變為暗金『色』。有些嚴重的地方,甚至是金黃一片。

    林暮看著那麼多小蟲,控製著庚金氣芒遊過去。

    庚金氣芒遊進小蟲子的大軍中,那些小蟲卻對庚金氣芒的到來置若罔聞,仍舊在悠閑地遊來遊去,或者忙碌地去占領地盤。

    完全無視庚金氣芒的存在!

    林暮內心一陣憤怒,庚金氣芒瞬間化為一柄金『色』小劍,向最近的一隻小蟲斬去。

    轟!

    林暮識海一陣動『蕩』,腦海嗡嗡作響,整個人昏昏沉沉。

    待神識恢複清明,林暮趕緊查看,發現那隻小蟲已被金『色』小劍,從中間攔腰斬斷。

    林暮精神一震,這說明庚金氣芒的確有效。

    他控製著金『色』小劍,奮力向前殺去。金『色』小劍所向披靡,所過之處,片甲不留。

    隻是每殺一隻小蟲,林暮的識海便震『蕩』一次。後來震『蕩』得極為頻繁,林暮已經完全麻木,沒有知覺,全然不管不顧,努力殺敵。

    林暮的這個舉動本來很危險,修者神識極為脆弱,輕易不敢放出神識與人戰鬥。因為神識一旦受傷,很難恢複,對修為也有很大影響。

    隻是他在種植方麵,完全是個新丁。這些基本的常識,根本無人告訴過他。

    幸好他運氣不錯,碰上的這種小蟲不是很凶殘,神識隻是震『蕩』一下。若是碰上那些霸道的厲害小蟲,神識恐怕早已受傷。

    林暮此刻無暇關心神識的狀況,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那些無名小蟲吸引。金『色』小劍殺氣淩然,無情斬滅一隻隻害蟲。

    將一株寒煙草中的無名小蟲全都殺死,林暮馬不停蹄,再次施展《庚金訣》,目光對準下一株寒煙草。

    林暮殺到後來,完全無法控製自己,見蟲就殺,毫不手軟。

    他將兩天兩夜才凝出庚金氣芒的怨氣全都發泄到金『色』小蟲身上,但寒煙草隻有四十株,林暮將最後一株寒煙草中的無名小蟲殺盡,待還要再殺時,才發現已經無蟲可殺。

    林暮停下手,望著四十株被治療過的寒煙草,稍稍放下心來。

    剛一停下,疲勞便一股腦向他湧來,由於神識消耗甚巨,頭腦更是陣陣疼痛。

    林暮強撐著退出旋月空間,拿張草席來到院中,往上一躺,便沉沉睡去。

    

Snap Time:2018-01-23 09:56:05  ExecTime:0.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