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七章暖雲穀

  
  天亮時分,林暮停下手中動作,經過一夜努力,麵的池水已有小半池深。
  經過苦練,雲團的大小也有變化,林暮現在施展一個《碧水訣》,已經能夠澆灌盆口那麼大的地方。
  林暮進入靜室麵,關好門窗,身影一閃,已是進入旋月空間。
  林暮盤膝坐在小屋麵,開始打坐修煉。
  周圍濃鬱的靈氣令他渾身一陣清爽,舒服至極。
  林暮忙運轉《九方心法》,如饑似渴般吸納周圍的靈氣,轉化為體內靈力。
  傍晚時分,林暮從入定中醒來,眸子盡是喜意。他感覺現在修煉一天,抵得上過去三天。
  夜幕降臨,他和昨晚一樣,開始努力練習《碧水訣》。
  ……
  時間如梭,飛速流逝。轉眼就是半月過去。
  整整半月,林暮都足不出戶。除去偶爾去靈膳堂吃頓飯以外,林暮每天白天就在旋月空間麵修煉,晚上就在院中練習《碧水訣》。
  半個月下來,魚池麵已被林暮注入半池雨水,《碧水訣》也順理成章地進階到第二層。
  這還不算,林暮覺得最值得欣喜的事情就是,他體內的靈力增加許多,修為已經達到煉氣四層。
  煉氣四層!
  這是他這一年來的第一次突破。
  林暮相信,這僅僅隻是個開始。旋月空間麵的靈氣極為充沛,至少是林暮院中靈氣濃度的一倍有餘,足夠支持林暮的平常修煉。這跟他平日堅持讓旋月佩吸收月光有很大關係。接連吸收半個月的月光,旋月佩如今變得更加白玉無瑕。
  現在,以林暮煉氣四層的修為,加上第二層的《碧水訣》,在門中找一份輕鬆點的差事應該不成問題。
  林暮手頭如今隻有十八塊下品靈石,不出半年,還要上繳十塊給門派。林暮覺得必須得去找份差事,賺點靈石,不能坐吃山空。況且,他的山本來就是一片荒山。
  林暮僅僅會一種種植術法,適合他的差事並不多。考慮半天,林暮突然想起一個地方,應該很適合自己。
  仔細洗漱一番,換身幹淨的衣衫,林暮出門而去。
  暖雲穀是千羽劍門的重地,門中幾乎所有的靈草靈『藥』都來源於暖雲穀中的『藥』園。
  暖雲穀中,雲霧繚繞,白茫茫一片,看不清楚麵的情況。
  林暮站在穀口,沒有貿然闖入,穀中小道兩旁的設有重重禁製,迫人的威壓令林暮不敢輕舉妄動。
  “有人嗎?外門弟子林暮,有事求見。”林暮向穀中喊道。
  話音剛落,小道兩旁的禁製隱去,威壓立即消失。麵走出一人,麵容和善,年紀二十上下,一身青布長袍隨風擺動。
  林暮一眼就看出,這人正是那天幫自己說話之人,他忙躬身行禮:“前些日多謝師兄仗義執言,師弟感激不盡。不知師兄如何稱呼?”
  青袍弟子微微一笑:“師弟不必如此多禮,我是張若虛,是這座『藥』園的執事弟子。”
  林暮心中一陣溫暖,笑道:“自從上次辭去那份做雜役的差事以後,一直賦閑在小院之中。但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就想來這謀一份差事。”
  張若虛點點頭道:“確實如此。暖雲穀中也的確缺少人手,不知師弟擅長哪一方麵?”
  林暮不好意思道:“說來慚愧,我到現在為止也隻會一種種植術法,就是《碧水訣》,已經練到第二層,不知這樣可否?”
  張若虛聞之大喜:“可以,完全可以。這『藥』園麵正好缺一名施雨之人,你來正好能補上這個空缺。”他克製一下喜悅道:“你跟我來,我帶你去穀中看看。”
  林暮連忙跟上,兩人沿著小道向穀中行去,兩人所過之處,小道兩旁的禁製全都隱去,待兩人走遠之後,禁製又重新出現。林暮亦步亦趨,好奇地打量著一切。
  張若虛看林暮一臉驚奇,笑著解釋道:“這些禁製都是門中長老設下,即便是築基期修者也不能隨意闖入。”他將手中的一枚玉佩舉到林暮跟前道:“隻有手拿著這枚玉佩,才能自由出入暖雲穀,但也僅限於暖雲穀外穀。這暖雲穀分為兩部分,內穀和外穀。外穀中種植的靈草全都是三品以下,由煉氣期修者負責管理;內穀中種植的全都三品以上靈草,麵是什麼情況,我也不清楚。”
  他從儲物袋中又取出一枚白『色』玉佩,遞給林暮,諄諄告誡道:“這枚玉佩給你,以後進來記得要帶上這枚玉佩。另外,不要在『藥』園中『亂』闖,尤其是不要誤闖內穀,那的禁製輕易就能奪去你的『性』命,切記。”
  林暮接過玉佩,鄭重道:“師弟定謹記師兄吩咐,絕不逾矩。”
  兩人說著走著,直到來到一片雪白的靈草前,張若虛才停了下來。
  “就是這。這三畝靈草名為寒煙草,『性』喜陰,每隔三五天就要施雨澆灌一次。你以後就負責給這三畝寒煙草施雨,每月三塊下品靈石,一瓶聚靈丹。你看如何?”張若虛指著寒煙草問林暮道。
  每月比以前多一塊靈石,林暮自然不會拒絕,連忙點頭道:“沒問題。那其他的靈草都不需要灌溉了麼?”他也不忘說出自己的疑『惑』。
  張若虛笑著解釋道:“這暖雲穀中,雨水充足,足以支持那些靈草生長所需。隻是這寒煙草乃是水係二品靈草,對於雨水的要求更高,所以才需要專人來給它們施雨。”他看著林暮,哈哈笑道:“不如師弟施展一番《碧水訣》,看看效果如何?也讓我開開眼界。”
  林暮連說:“不敢當,不敢當。那我就獻醜了。”
  說罷,他麵『色』一正,神情變得凝重,開始緩緩掐訣。隨著法訣的完成,一個三尺見方的雲團出現在頭頂前方,白茫茫一片,麵水氣極為濃鬱,林暮手一鬆,淅淅瀝瀝的雨絲便從雲團落下,輕柔地飄落在麵前的寒煙草上。
  這正是第二層的《碧水訣》!
  張若虛鼓掌讚道:“妙極,妙極!師弟這一手《碧水訣》很是不錯,用來給這寒煙草施雨是綽綽有餘。”
  林暮謙虛一笑:“師兄謬讚了。雕蟲小技,何足掛齒。”
  張若虛麵『色』一板,正『色』道:“師弟莫要妄自菲薄,男兒就應當壯誌淩雲。修仙的路途上荊棘密布,沒有一往無前的氣勢,唯唯諾諾終究成不了大道。”
  林暮神『色』凜然,深施一禮道:“多謝師兄指點『迷』津,謹遵師兄教誨。”
  張若虛笑道:“指點談不上,隻不過是我的一番個人感悟,讓師弟笑話了。”
  林暮忙稱不敢。張若虛的話,的確對他很有啟發,但也並不完全適合他。在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他仍然要小心翼翼。
  看林暮似乎若有所悟,張若虛微微一笑:“今日就到這吧。以後每隔三五天,你就給寒煙草施雨一次。若是發現寒煙草有什麼異常,也及時告知與我,我好及時治療。”
  林暮連連點頭答應。
  

Snap Time:2018-12-10 16:30:30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