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章對峙


    黎明的曙光穿破黑暗,天『色』微亮。

    林暮盤膝坐在院中,麵帶欣喜,兩隻眼睛神采奕奕。

    這一夜,他為以後的路做了一番打算,他從中看到了希望。

    倏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從院門傳來,將林暮的憧憬打斷。

    砰!砰!砰!

    敲門聲既響且急,從敲門的力度和速度來看,來人顯然有著極大的怒氣。

    林暮的住處隻是一座四方小院,院中三間房屋,兩株古樹,一方魚池。

    敲門聲一陣緊似一陣,外麵之人似乎和院門有著極大的仇恨,木質門板咯吱咯吱直響。

    林暮麵『色』一沉,將旋月佩塞入懷中,穿過兩株古樹,快步上前開門。

    剛剛打開院門,一張滿臉橫肉的胖臉便映入眼簾,肥頭大耳,麵上散發著油膩的光芒。這位就是私吞林暮聚靈丹的馬執事—馬華源。

    未等林暮開口,馬華源就張開大嘴,怒吼道:“你看看現在是什麼時辰了?還不快去挑水,若再晚上片刻,就罰你挑三十缸。”

    林暮聞聽此言,心中怒火升騰。但他強自忍下,平聲靜氣道:“我已不想再做雜役,馬執事請回吧。”

    馬華源一陣錯愕,這個廢物竟然還敢反抗,簡直不把他放在眼。他用胖胖的大手撓撓耳朵,故作疑『惑』狀:“啥?你說啥?你再說一遍。”

    林暮深呼一口氣,憋住怒火道:“我不想再做雜役了,你請回吧。”

    馬華源聞之一怔,他有些懷疑,麵前這個小子還是以前任自己蹂躪的那個人嗎?該不會是自己吞了他的聚靈丹,精神錯『亂』了吧?

    他故作關心地問道:“不做雜役,你哪來的靈石上繳給門派?”

    千羽劍門有門規,外門弟子每年要上繳十塊下品靈石,靈石不足者,下年加倍補上。若再不足者,廢掉全身經脈,趕下山去。林暮做雜役每個月都有兩塊靈石的俸祿,用來上繳門派還是綽綽有餘。

    林暮微微一笑:“這點不勞師兄費心,天無絕人之路。”

    馬華源一聽林暮如此說,心下感覺不妙,這可是一個免費賺取聚靈丹的傀儡,失去豈不可惜?

    他語調下降三分,循循善誘道:“師弟別意氣用事啊,你在我手下做雜役,肯定吃不了虧,還能賺到足夠的靈石。這份差事在門中可不好找哦,你可要好好把握,千萬別錯失良機,一失足成千古恨。”最後那個“恨”字咬得特別重,聲音拖得特別長,威脅意味十足。

    林暮現在還不想與之立即翻臉,隻得耐著『性』子道:“我已慎重考慮清楚,心意已決,你請回吧。”

    話音剛落,林暮欲要關門送客。馬華源卻將肥胖的身軀往門一擠,堵住院門,低頭俯視林暮,寒聲道:“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乖乖回去挑水,我就當此時沒有發生。如若不然,休怪我不客氣。”

    林暮眼看委曲求全已經不行,回去更不可能,在那隻能任其剝削。如今,隻能徹底和馬華源翻臉。

    望著馬華源近在咫尺的胖臉,林暮故意高聲喊道:“做不做是我的自由,你無權幹涉。”

    聲音洪亮如鍾,住在附近小院的外門弟子聽到爭吵,全都出來觀看,越聚越多,圍在林暮院外指指點點。

    人群越聚越多,馬華源眉頭不由一皺,私下打人他敢,公然傷人他可不敢,若是被門中執法堂的弟子看到,一頂殘害同門的大帽扣在頭上,他哭都沒地方哭。

    但他仍不願拉下麵子,臉紅脖子粗地回吼道:“你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不做雜役,你能做什麼?

    林暮聽了更加憤怒,眼看事情無法挽回,索『性』破罐子破摔,指著馬華源的鼻子罵道:“我在門中做事,一向兢兢業業。但你如何對我?你把我的聚靈丹私吞為己有,給我的聚靈丹全都是廢丹!泥人還有三分土『性』,做人不要欺人太甚!”

    說完這話,林暮跑向靜室,將昨晚摔碎的丹『藥』拿來,拋向院門外麵,讓眾位師兄弟全都看看。丹『藥』表麵細碎的的草葉隨處可見,這顯然是廢丹。林暮所說一點不假。

    外麵眾千羽劍門弟子,一片嘩然,紛紛大罵馬華源無恥。

    “太沒人『性』了,這是昧著良心做事啊。”一位穿青袍的弟子如此說,林暮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

    “這樣已經背離仙道,人心不古,罪孽啊罪孽。”有人痛心疾首。

    當然,其中不乏馬執事的支持者,為其辯解道:“馬華源這樣做,的確不對。好歹應該給人家一瓶完好的聚靈丹,總是給人廢丹,難免會狗急跳牆。”

    馬華源恨恨地望著林暮,他滿臉肥肉,臉皮卻奇厚無比:“廢物就應該配廢丹,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周圍立即響起一陣哄笑。

    有人點頭道:“說得對,林暮根本就是個廢物,用了聚靈丹也是浪費,還不如便宜了別人。”

    旁邊立即有人反對:“不能這樣說,這馬華源太過無恥,獨自吞下林暮的聚靈丹。我覺得他應該和我們平分,這樣才比較公平。”

    這話頓時引來一片讚同聲。

    旁邊有人看不過去,勸道:“勿要如此傷人,那位林暮師弟受此委屈,已是極為難過,我們莫要再落井下石。”

    說這話的,仍然是剛才幫林暮說話的青袍弟子,林暮不由心中一暖,多看他兩眼,暗暗記在心中。

    林暮望著外麵的人群,知道自己今天暫時是安全的,向外麵的人深施一禮,然後轉身對馬華源道:“馬執事,你請回吧。”

    馬執事怒氣哼哼,轉身就走,臨走前還不忘留下一句威脅的話語:“小子,咱們等著瞧。”

    人群見無熱鬧可看,就此紛紛散去。那位青袍弟子,臨走前向林暮拱拱手,微微一笑。林暮躬身行禮,表示感激。

    關上院門,林暮直奔靜室。

    這一番對峙,耗去林暮許多心力,他原不想這麼快與馬華源翻臉,卻沒想到他如此咄咄『逼』人。雖然今天當著那麼多弟子的麵,馬華源不敢拿他怎麼樣,但以後,實在不好說,他得小心行事。

    回到靜室,林暮隨便鋪了張草席,和衣躺下。

    一宿未睡,馬華源又來打攪一番,林暮疲倦欲死,過不片刻,便沉沉睡去。

    

Snap Time:2018-01-24 15:25:55  ExecTime: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