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於心不忍


    正文千第百一十三章三於四心不忍

    勁風呼嘯。

    說時遲那時,就是十幾根柳條,向著兩人席卷而來。

    兩人腳步向前,第一步都尚未落地,就是被好幾根柳條死死纏住。

    林暮心念一動,就是將兩個人卷到他的身旁來了。

    “饒命啊,放我我們吧。”

    “我們不是有心冒犯你的。”

    灰衣大漢和藍衣大漢,齊齊跪倒在地,連連向林暮磕頭求饒。

    他們真的是嚇破了膽。

    本來都是無心之言,沒想到這棵柳樹會真的是樹精。

    誰知竟然應驗了。

    林暮望著這不停磕頭求饒的兩個人,心下也是一陣為難。

    這兩個人,若是普通的凡夫俗子,他絕不會出手,不會讓這兩個人知道,他真的是有智慧的。

    雖然說,寒冬之際,他依然樹葉青翠,這聽上去隻是反常,並不一定就是樹精,、

    但是他現在動手了,那必然是樹精無疑了。

    徹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但是林暮也是沒有辦法。

    這藍衣大漢,竟然是有一位遠房親戚,是青煙門的外門弟子。

    不管這青煙門,實力如何,終歸是要比他這一棵小柳樹,要強大地多。

    若是在春夏時節,林暮毫不擔心。

    就算是金丹期修者,從這經過,也不會現異常,不會知道,他是一個樹精。

    而在寒冬,他這樣的做法,確實是太反常了。

    凡夫俗子可能無法理解,但是修真界懂得很多。

    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這樣的樹木,比起一般樹木,要強大太多,寒冬都是可以繼續生長。

    他這樣的樹木,要是煉製成法器,必然是要威力更為巨大。

    林暮可是不想變成一棵樹,就那麼早夭折。

    但是要直接殺了這兩個人,他又有些於心不忍。

    這兩個人隻是上山砍柴,卻是在這橫死。

    在普通人家,這樣的兩個大漢,都是家的頂梁柱。

    一旦他們死了,他們的家就完了。

    媳婦失去丈夫,孩子失去父親。

    林暮想起自己的父親,瞬間許多記憶湧上心頭。

    再想起自己現在的境遇,父母下落不明。

    莫名一陣心酸。

    “我要因為他們幾句言語,就將他們殺了麼。”

    林暮捫心自問。

    為了他的安全考慮,他確實是應該這麼做。

    但他實在是不忍心這樣。

    而且,他現在確實很反常,就算是將這兩個殺了,隻怕也是沒有用處。

    因為這兩個人橫死的話,必然,他們的家人會前來尋找。

    到時會有更多的人,現他,知道他的異常。

    那個時候,他才是更加危險了。

    擊殺這兩個人,其實對他的安全,更加不利。

    林暮沉吟一下,覺得唯一的辦法,就是要想辦法,讓這兩個人替他保密。

    對於此事,絕口不提。

    這樣的話,一切都會風平浪靜。

    這也很少有人會來,等到春天來臨,萬物複蘇,他又是和其他樹木沒有什麼區別了。

    不管是出於善心,還是出於不能招惹更多人前來,這兩方麵的顧慮,讓林暮都是無法下手直接將兩人擊殺。

    但是要如何勸說這兩人,讓他們替自己保密呢。

    林暮又是陷入了困境。

    他現在還沒有產生神識,也無法開口說話,根本無法和這兩個人溝通交流。

    不過,和當初的黑色犀牛相比,這兩個人是要聰慧許多,也是清楚知道,他就是一個樹精。

    林暮想了片刻,忽然靈機一動。

    他嚐試用自己的枝條,在地上撥動劃字。

    到了現在,他也是想不出別的辦法了,隻能是希望,這兩個大漢,都是讀過書,好歹要認識一些字。

    “認字麼。”

    林暮在地上寫出這三個大字。

    藍衣大漢和灰衣大漢,跪在地上,本來是一直不敢抬頭看林暮。

    見到林暮枝條擺動,他們更是嚇得冷汗直冒。

    但是很,他們就是看到,在他們麵前,出現了三個字。

    看到這三個字,兩個人相視一眼,眸中都是難掩震驚。

    他們實在是沒想到,這樣一棵樹,竟然這麼有學問。

    還會寫字。

    柳樹用枝條寫的字,比起他們來,都是用蒼勁有力地多,看上去充滿氣勢。

    看到柳樹寫字,兩個人麵上,都是浮現出希望。

    這棵柳樹沒有直接殺了他們,看來他們還是有機會活命的。

    這兩個人都是不笨,柳樹既然是寫字給他們看,肯定是想和他們說點什麼,或者是談什麼條件。

    兩個大漢,立即就是猶如小雞啄米一般,忙不迭點頭。

    看到兩人連連點頭,林暮心下一喜。

    有戲。

    “你們若是替我保密,我就放了你們。”

    林暮枝條在地上揮動,飛寫道。

    看到這句話,兩人都是齊齊點頭。

    “保密,我們一定保密。”

    灰衣大漢立即說道。

    “打死都不說。”

    藍衣大漢也是信誓旦旦保證。

    “你們誓。”

    林暮繼續寫道。

    看到這四個字,藍衣大漢和灰衣大漢,都是神情一震。

    之前,他們並不相信這一套。

    什麼誓言,都是說過就隨風而去的,有個毛用。

    但是現在看到一棵樹,都是能夠顯靈,他們對於誓言,是真的產生畏懼。

    說不好,真的是就會應驗。

    “我誓,我要是將你的消息泄露出去,我不得好死。”

    灰衣大漢說道。

    “我也一樣。”

    藍衣大漢忙跟著說道。

    “你自己說一遍。”

    林暮立即寫下一句話,隨即柳條指著藍衣大漢。

    藍衣大漢心下凜然,忙舉手道,“我誓,我要是將你的消息泄露出去,我不得好死。”

    林暮想了一下,又是在地上寫道,“重說,是全家。”

    藍衣大漢和灰衣大漢,這下頓時麵色白。

    對於誓言,他們更加畏懼。

    但是在林暮枝條的蠢蠢欲動下,他們不敢造次,隻好又是一起立下誓言。

    “我們誓,若是泄露你的秘密,我們全家不得好死。”

    林暮這才放下心來,在地上寫道,“你們可以走了。”

    兩人看到這話,都是如蒙大赦,當即就是連滾帶爬,向著遠處逃去。

    匆忙間,連斧頭都是顧不上拿。

    望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林暮若有所思。

    他也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到底是對是錯……

    本書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Snap Time:2018-06-23 02:50:51  ExecTime: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