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禍水東引

  
  這是最困難的地方。
  無法和黑色犀牛溝通,就算是和黑色犀牛成為朋友,也是沒什麼用處。
  而且,現在說起來,他也隻是幫黑色犀牛驅趕蚊蟲,這樣的微薄好處,就算是他能和黑色犀牛溝通,隻怕黑色犀牛也不一定願意幫他對付大槐樹。
  此後一連幾天,林暮都是陷入沉思。
  哪怕是無法和黑色犀牛交流,他也是要想辦法,讓黑色犀牛幹掉大槐樹。
  他不能再等了。
  現在他已經是有一半的根須,都是無法繼續向前蔓延,因為這一半的區域,都是到處蔓延著大槐樹的根須。
  現在,他已經是沒有多餘的養分用來生長了。
  現在吸收的養分,僅僅是夠他維持生存。
  這幾天,林暮想了很多辦法,但都是沒什麼用處。
  想法剛一出來,很就是被他自己否定了。
  所有問題的根源,都是在於,他無法和黑色犀牛交流。
  林暮也是嚐試做一些暗示,試圖讓黑色犀牛明白他的意圖。
  這一天,他的枝條,開始整齊劃一,非常有規律地擺動。
  擺動地方向,都是指向大槐樹得方向。
  一開始,黑色犀牛根本不在意他。
  對於他的來回擺動,仿佛是沒看見一樣。
  黑色犀牛可能以為又是微風的傑作。
  林暮就是怕黑色犀牛有這樣的誤會,所以一下子動用八根枝條,一起擺動。
  微風吹拂,絕不能會有這麼整齊劃一的動作。
  但就算是這樣,黑色犀牛也是無法明白他的意圖。
  後來林暮甚至特意讓枝條在黑色犀牛麵前擺動,向著大槐樹的方向甩過去。
  然而令林暮要抓狂的是,黑色犀牛看到他的枝條在它麵前擺來擺去,也不知是厭煩了,還是饑餓了,黑色犀牛竟然一張口,直接將他的兩根枝條的末梢吞食了。
  林暮簡直要氣瘋了。
  他恨不得狠狠抽到黑色犀牛。
  這頭犀牛也未免太笨了。
  林暮終於體會到,對牛彈琴,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
  別說是琴聲,他在犀牛麵前這麼努力地擺動,犀牛都是不知所以然。
  曲高和寡得琴聲,牛無法理解,真的是一點都不冤。
  換做林暮以前的性子,他絕不會輕易開口求人的。
  如果自己能做到,他就會盡自己最大努力,自己去做。
  他總覺得,開口求人,是一件比較羞恥的事情。
  還有就是,人情債,最是難還。
  而現在,林暮已經是開始轉變。
  他想要讓黑色犀牛幫忙,哪怕是欠下人情,他都願意。
  以後黑色犀牛遇到什麼困難,他肯定是願意出手幫忙的。
  隻是,這黑色犀牛,實在是不給麵子。
  林暮暗示這麼明顯,他都是無法理解。
  最讓林暮痛苦的是,犀牛對他不理不睬,他還不能就此和犀牛絕交。
  他還是要想辦法讓犀牛明白他的意圖。
  畢竟,現在除了犀牛,他實在是找不到另外一個存在幫忙了。
  此後,林暮又是想到了幾個辦法,但都是沒有起到任何效果。
  林暮都絕望了。
  就在他要放棄的時候,黑色犀牛,一個稀鬆平常的舉動,忽然給了他靈感。
  林暮一直是在用枝條做出很多嚐試,黑色犀牛都是無法理解,由於林暮不再給它驅趕蚊蟲,它又是開始甩動尾巴,趕走屁股附近的蚊蟲。
  這樣一幕,讓林暮忽然有了主意。
  對於黑色犀牛來說,這蚊蟲雖然不強大,也無法要了它的命,但卻是能讓它睡不安穩,甚至是煩躁不已。
  林暮覺得,既然他用溫柔的手段,無法感化黑色犀牛。
  那不得已之下,隻好動用非常手段。
  想到就做,林暮立即就是開始付諸實施。
  林暮再度控製枝條,開始替黑色犀牛驅趕蚊蟲。
  頓時間,黑色犀牛,屁股上,背上,肩上的蚊蟲,都是被林暮動用枝條趕走。
  但在林暮故意之下,特地沒有趕走黑色犀牛頭頂上的蚊蟲。
  這些蚊蟲被趕走之後,其實並不死心,很又是飛了回來。
  但林暮的枝條,在黑色犀牛屁股和身上不停擺動,這些蚊蟲都是無法靠近。
  隻有黑色犀牛頭上,林暮沒有驅趕。
  這些蚊蟲,立即都是向著黑色犀牛頭頂匯聚而去。
  而這堛滌A蟲,林暮若是不替黑色犀牛驅趕的話,黑色犀牛自己也是沒有辦法趕走的。
  之前屁股上的蚊蟲,黑色犀牛還是可以靠著尾巴趕走。
  這頭頂上的蚊蟲,黑色犀牛就是無能為力了。
  本來黑色犀牛都是睡得安穩了,但是頭上的蚊蟲越來越多,讓它非常煩躁。
  它連連甩頭,但都是無濟於事。
  隨著趴在它頭上吸血的蚊蟲越來越多,黑色犀牛感到異常麻癢,極其煩躁。
  “哞。”
  終於,黑色犀牛按耐不住,猛然從地上站起。
  在林暮充滿希望的目光中,向著大槐樹衝去。
  砰。
  一聲巨響傳來,黑色犀牛一頭撞上大槐樹。
  黑色犀牛的衝擊力,乎尋常。
  粗壯無比的大槐樹,都是來回晃動。
  有不少葉子,都市簌簌落下。
  砰,砰,砰。
  黑色犀牛隨後又是一連撞了三下。
  大槐樹,都是被撞破了一塊樹皮。
  “撞,繼續撞。”
  林暮暗暗為黑色犀牛加油喝彩。
  隻是,黑色犀牛撞了這幾下,似乎也是感到眩暈,也有可能是頭上的蚊蟲,都是被它撞死,或者是驚走,那種麻癢煩躁的感覺消失了。
  黑色犀牛,又是跑了回來,在林暮樹蔭下,繼續睡覺。
  這次,林暮連忙賣力替它驅趕蚊蟲。
  連頭上的蚊蟲,都是替它驅趕了。
  大槐樹太過粗壯,根本不是黑色犀牛一次兩次可以撞斷的。
  林暮也是不想徹底惹惱了黑色犀牛,若是他再讓黑色犀牛煩躁一番,隻怕黑色犀牛以後就不來他這堣F。
  好不容易才是想出這個辦法,林暮自然是不可能讓黑色犀牛離去。
  這件事,需要慢慢來。
  不過,黑色犀牛這一次,還真上道。
  他本來用這個辦法的時候,還擔心黑色犀牛煩躁過度以後,會不會直接向他撞來。
  雖然他已經是料到,他的身軀比較纖細,應該是達不到能讓黑色犀牛解癢的地步,但是萬一黑色犀牛向他撞來,他還真是承受不住。
  黑色犀牛站起來的那一刻,林暮都已經是做好了準備。
  要是黑色犀牛向他撞來的話,他直接就用枝條抽打黑色犀牛。
  哪怕是黑色犀牛就此離去,他也顧不上了。
  幸運的是,黑色犀牛直接就是向大槐樹撞去。
  有可能,黑色犀牛心堙A也是知道,將林暮撞斷了,它就失去了乘涼的地方,這堛漯K條還能幫它驅趕蚊蟲。
  再加上林暮的身軀,實在是非常纖細。
  所以黑色犀牛直接撞向了大槐樹。
  看著大槐樹上掉落的一塊樹皮,林暮心下暗道。
  “這隻是一個開始。”
  本書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8802+d8z1w+2055510-->

Snap Time:2018-10-21 07:29:49  ExecTime: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