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三百章一波又起

  
  聽到林暮的心魔誓言,雷海中的所有修者,麵色都是陡然大變。
  和劉澤一夥的普通修者們,都是欣喜若狂。
  林暮果然是說話算話,為了幫助他們逃脫魏帆和吳昌等人的獵殺,不惜引動雷劫。
  這樣的情懷,讓他們佩服得五體投地。
  劉澤都是沒有想到,林暮竟然會這樣做。
  之前,林暮說讓他幫忙渡劫,他其實是不願意的。
  因為在他看來,你不能讓我幫忙渡劫,我就幫忙,這顯然是在利用我。
  而現在,他覺得林暮這麼厚道,他若是不幫忙渡劫,簡直就是太對不起林暮了。
  他發自內心,想要幫助林暮渡劫,算是償還這一個人情。
  一時間,包括劉澤在內的十一位修者,麵色都是大喜,精神大振。
  相反地,魏帆和吳昌八人,麵色都是變得難看起來。
  魏帆當即就是質問林暮,“你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這個意思。”
  林暮實話實說,“剛剛你也聽到了,隻要他們幫我渡劫,待我渡劫成功後,我就會幫他們離開,我都已經立下心魔之誓。”
  “那我們算什麼。”
  魏帆氣急敗壞,“我們在這埵ㄛ‘b天,到頭來竟然在幫你渡劫。”
  “可以說,是這樣的。”
  林暮大方承認。
  他渡劫確實是需要有人分擔雷劫壓力。
  這個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魏帆和吳昌等人又不是傻子,就算是不說,心堣]都清楚。
  現在魏帆既然問了,那他就索性說個明白。
  “我實在不能接受這個結果。”
  魏帆氣憤萬分,“你怎麼可以這樣利用我們,反過頭來去幫助劉澤他們。”
  “我太失望了。”
  魏帆當即負氣道,“既然如此,那就讓劉澤他們幫你渡劫吧,我不玩了。”
  魏帆說話間,就是想要罷手。
  林暮見狀,心下不由一陣歎氣。
  這還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他剛剛說服劉澤他們這些普通修者幫忙,現在魏帆這些人又是要和他翻臉。
  不過,他並不後悔自己剛剛的做法。
  這關乎到他的性命,渡劫的成敗,他必須確保劉澤這十一位修者能夠幫他,時間緊迫,他也不可能一一傳音說服。
  是以,隻能是朗聲立下誓言。
  但這不可避免,也會被魏帆這些人聽到。
  林暮甚至是故意如此做,這樣劉澤等人才能徹底放心。
  有得必有失,難以兩全。
  劉澤這些人現在是決定安心幫他渡劫了。
  魏帆這些人,就是開始不樂意了。
  “且慢。”
  林暮當即對魏帆傳音道,“你可以不對付劉澤他們,但我現在真心請你幫忙。”
  “你都這樣做了,還有臉要我幫忙。”
  魏帆餘怒未消。
  “那我問你,就算是沒有劉澤這些人,隻是我一個人渡劫,我請你幫忙,你會幫麼。”
  林暮問道。
  “這當然會。”
  魏帆不假思索回道。
  “我實話告訴你。”
  林暮說道,“這次雷劫,我真的是沒有把握能夠安然度過,很有可能,我就會隕落。”
  魏帆聞言,麵色一變。
  “我要是隕落了,你想必知道後果吧。”
  林暮望著魏帆,苦笑道,“我們九個人,缺一不可,你們任何一個人隕落,我們都是無法獲得仙人傳承,而我要是隕落,自然也是如此,甚至是更加嚴重。”
  “若是我不去的話,你們隻怕在第一重無盡迷霧那堙A就是會被困住了。”
  林暮細細分析道。
  他說的很誠懇。
  但是魏帆卻聽出林暮言語中的威脅味道。
  偏偏,林暮所言,還真的是處處擊中他的軟肋。
  他不可能看著林暮就這樣被雷劫轟殺。
  “你要是想讓我幫忙,你可以早跟我說。”
  魏帆生氣不已,“何必要這樣玩弄我們呢。”
  “你這完全是自作聰明。”
  魏帆歎氣道,“我本來是把你當成真正的朋友,對你是非常佩服,哪怕是你阻止我對付劉澤,我都覺得你很好,因為你是擔心我們媊恁A會有人出現意外隕落,是出於維護我們,才這樣做。”
  “而現在,真相卻是,你隻是利用我們,不管是我們還是劉澤他們,都隻是你渡劫的墊腳石。”
  “我們的生死成敗,你根本就沒放在心上,隻要你能渡劫成功就行了。”
  “不得不說,你這樣的做法,真的是絕了,很絕。”
  魏帆冷嘲熱諷道,“難怪你能那麼就是走到今天這一步,你的確是要比我們都要高明,都要懂得算計。”
  林暮默默聽著,沒有反駁。
  “其實我也不是想要譴責你什麼,我隻是有些失望,是我錯看你了。”
  魏帆連連歎道。
  他一直都是將林暮當成一個好人。
  當一個好人利用自己的時候,這種失望可想而知。
  但他除了失望之外,又是無法做什麼。
  難道他要對林暮下手麼。
  能夠報複林暮麼。
  他都不能。
  甚至,到最後,他都可能還要幫林暮渡劫。
  他總不能看著林暮被雷劫轟殺吧。
  林暮這樣的舉動,真是機關算盡,讓人隻能被牽著鼻子走。
  他很不喜歡這種被人玩弄於鼓掌之間的感覺。
  但他卻是無法指責林暮什麼。
  因為林暮這樣的做法,說到底,也不過是自私了一點。
  這是人之常情。
  每一個人都會做的事。
  相比林暮,他自己也是同樣,甚至比林暮還要更加不堪。
  他都是直接想要擊殺劉澤,殺人奪寶。
  所以,真的從人品這方麵來說,他比之林暮,還是有所不如的。
  譴責又無法譴責,不譴責自己心嵒x著又是十分憋屈。
  真的是非常矛盾糾結痛苦。
  “其實你想多了。”
  林暮等到魏帆說完,才是悠悠道,“我們九個人,才是一個整體,缺一不可,我不可能是胳膊肘往外拐的。”
  “你不用解釋,事實已經擺在這堙C”
  魏帆無奈道,“我又不是三歲小孩,你還糊弄我幹什麼呢。”
  “與其被蒙在鼓堙A其實現在這樣挺好,被利用了,我至少自己心堬M楚,總比被人賣了,還替人數錢要來得好一些。”
  魏帆苦笑說道。
  “你聽我說完一句話,我立下的心魔之誓,是我渡劫成功後,我會幫助劉澤他們逃走。”
  林暮望著魏帆道,“但是這個前提是,待我渡劫成功後,劉澤他們還能活著,若是……”
  魏帆聞言,眼前陡然一亮。
  “你的意思是……”
  魏帆激動道,“他們無法撐到你雷劫結束。”
  

Snap Time:2018-10-17 07:00:29  ExecTime: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