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兩百九十一章重見天日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返回書頁
  眾人聞言,都是和劉澤一樣,麵上帶著不甘。
  這一路當真是曆經許多磨難艱辛,經曆很多生死危機,就是他們自己,也是內鬥過,大戰過。
  這一路,真的是非常不容易。
  獲得仙人傳承,這是所有人最大的心願。
  而他們的運氣,也是著實不錯。
  盡管是一路艱辛險阻,但最總還是來到了這小島上,打開了護罩,看到了金書。
  哪怕這是一本無字天書,現在看不到上麵寫的什麼,但並不代表以後都看不到。
  偏偏,他們看到了金書,最後卻是無法帶出去。
  這實在是令人非常不甘心。
  同時,又無能為力。
  “現在看來,恐怕是我們機緣未到。”
  林暮如有所思道,“眼下也是想不出其他辦法,隻能就此離去。”
  “不過,我們以後還有機會。”
  林暮笑著安撫眾人,“我們這次的收獲,已經是非同尋常,不出意外,將來我們二十人都是有希望晉升大乘期,到時我們再一起前來。”
  “到了那個時候,說不定就是可以看到金書上的內容了,也能將金書帶出護罩了。”
  林暮笑著說道。
  眾人相視一眼,麵上都是極其不甘,但林暮說的確實有道理。
  事實就是如此。
  根本不是因為他們的心情,發生改變。
  在這樣絕對的力量麵前,他們隻能認命。
  也正如林暮所說,他們以後還有機會。
  現在得不到仙人傳承,或許真的是因為時機未到。
  眾人邁著沉重的步伐,向著湖邊走去。
  渾然沒有來時的喜悅和激動。
  來到岸邊,看著獨木小舟,魏帆忽然向著劉澤發火道,“我早說了,讓你們不要過來,你們非要來,現在看到了吧,你們兩個來了,什麼用處都沒有,現在又是成為拖累。”
  “這來回有一趟,確實是非常不容易。”
  向霸天也是跟著歎氣。
  “你別把這股火撒到我身上來。”
  劉澤瞪著魏帆,不假辭色,“這幸好是無法將金書帶出來,不然的話,若是可以帶出來,我又沒有前來,誰知道你們會怎麼做,這金書上的內容反正是看不到,你們將金書私藏了,以後解開了謎團,你們九個人分享就好了,肯定是將我們這十一個人拋在一邊了。”
  “這世上沒有那麼多如果。”
  魏帆道,“我隻看事實。”
  “事實就是,你們來的時候,就是耽誤了很多時間,浪費了我們很多精力,現在回去的時候,又是成為拖累。”
  劉澤冷笑一聲,“那你的意思是,你回到對岸以後,不願意過來接我們了。”
  另外一位沒有融合至寶的普通修者,聽到這話,麵色頓時一變。
  他當即悄悄走上前一步,想要搶在眾人前麵,率先坐上小舟,深怕等下被人拋棄在這小島上麵。
  “你還真說中了,我是肯定不會回來接你們的。”
  魏帆和劉澤爭鋒相對道。
  “你們願意回來接他們麼。”
  魏帆向著沈默和向霸天等人問道。
  擺明是想孤立劉澤和另外一位修者。
  沈默和向霸天,梁海,謝蘊幾人,都是保持沉默,沒有回話,不想惹火燒身。
  但他們的沉默,同時也是說明了,他們不會回來接劉澤和另外一位修者。
  氣氛一時間陡然變得緊張起來。
  “既然你們都不願意回來接我們,那我們也不麻煩你們了。”
  劉澤冷笑一聲,“我們先上去,直接回去省事了。”
  “你們這次過去三個人,等下就是可以回來,再接走兩個,你們九個人,來回接個三趟,就是可以全部接過去了。”
  劉澤不陰不陽道。
  “你想得美。”
  魏帆嘴唇動了一動,冷笑道,“先不說我還沒答應讓你們先過去,就算是我答應了讓你們先過去,也要問問其他人同不同意。”
  “以你這樣的心性,若是讓你先過去,說不定你們十一個人就是聯起手來,控製住我們過去的三個人,不讓他們回來,這樣我們這些人全都會困在這,永遠無法離開。”
  眾人聞言,麵色都是一變。
  魏帆所言,還真的是非常有可能出現。
  若是劉澤率先過去,他在對岸使壞的話,他們這些人就是完了。
  “誰都可以先回去,唯獨你劉澤不行,我不管其他人怎麼想,反正我是第一個不答應。”
  向霸天第一時間,就是站出來說道。
  “你還是乖乖在這呆著,等著最後才走吧。”
  沈默也是如此說道。
  其他修者,盡管沒有言語,但也都是虎視眈眈。
  劉澤望著魏帆,恨得咬牙切齒。
  他妹想到魏帆幾句話之間,就是讓他陷入這樣一個境地。
  讓他站在所有人的對立麵,他連彌補都是無法彌補。
  在這樣的處境下,他不可能是第一波就離去,隻要他敢登上小舟,肯定就是會觸犯眾怒,下場不言而喻。
  林暮見局麵完全僵化,不由出來打圓場道,“不若這樣吧,你們先走,到了對岸,再過來接我們,我和劉澤最後走。”
  眾人齊齊點頭。
  當即,魏帆和向霸天,吳昌,梁海,沈默五人,就是登上小舟,前往對岸。
  看到五人離去,林暮方是走了一口氣。
  為了大局著想,他隻能是保持現在的平衡。
  不然真的是發生糾紛,到了對麵,戰鬥會更慘烈。
  他們已經是走到這一步,各自收獲都是足夠大,晉升大乘期,希望也是很大,完全沒有必要,再因為這一點小事,葬送自己前途。
  林暮倒不是怕引火燒身,還怕魏帆和沈默等人,萬一有個什麼閃失。
  畢竟,他們下一次前來的時候,還是需要九個人的精血,才能打開這小島上的護罩。
  若非是迫不得已,林暮實在是不想看到任何戰鬥發生。
  在經過漫長的等待過後,島上的修者,越來越少,到了最後,吳昌和兩位普通修者,搖晃著獨木小舟,過來接林暮和劉澤兩人。
  五人坐上獨木小舟,開始前行的時候,林暮麵色忽然一愣。
  “你們有沒有聽到有人說話。”
  林暮連忙向著吳昌和劉澤問道。
  “沒有啊。”
  吳昌和劉澤都是齊齊搖頭。
  兩位普通修者,也是一臉茫然。
  “難道是我出現了幻覺。”
  林暮連連拍著額頭,“我怎麼聽到有人在說話,雖然聲音很輕,若有若無,但我真的是聽到了。”
  “你能聽到說的是什麼麼。”
  吳昌問道。
  “救我。”
  林暮奇怪道,“這聲音我感覺還有一點熟悉,似曾相識,但我又不想起來,到底是誰的聲音了。”
  “你肯定是出現幻覺了。”
  劉澤說道,“我們四個人都沒聽到,就你聽到了,還有這難道還有其他修者麼,怎麼可能會有人喊救命呢。”
  “就是啊。”
  吳昌跟著說道。
  眾人說話間,距離小島越來越遠。
  當獨木小舟離開小島很長一段距離後,林暮隱隱間,似乎又是聽到求救的聲音,但他仔細傾聽的時候,又什麼都聽不到了。
  獨木小舟繼續前行,林暮後來再沒聽到過這個聲音。
  當獨木小舟抵達岸邊的時候,林暮自己都是覺得,自己可能出現幻覺了。
  “但是這個聲音,真的是感覺有些熟悉,似曾相識啊。”
  林暮心下暗道,“為何我想不起來了呢。”

Snap Time:2019-01-19 02:59:24  ExecTime: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