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兩百八十九章強絕阻力

  
  “隻怕無用。”
  林暮搖頭道。
  “不試試怎麼知道。”
  劉澤反問道。
  一眾修者,都是望著林暮。
  “我都說了無用,你們為何不信。”
  林暮無奈道,“若是鮮血有效果的話,我的鮮血滴在上麵,這金書至少會有一些反應,就如同之前的護罩一樣,但金書根本就是毫無反應。”
  “那我們也要試試。”
  劉澤堅持道。
  “你們都想試試麼。”
  林暮望向沈默等人。
  眾人都是一臉期待。
  “這畢竟是我們能想到的最後一個辦法了,若是這個辦法都不行的話,那我們就徹底沒轍了。”
  魏帆也是和劉澤站在了一起。
  “既然如此,你們便試試吧。”
  林暮說話間,還是拿著金書,伸到麵前。
  劉澤當先刺破自己手指,將鮮血滴在上麵,但是根本沒有停留,這一滴血液就是猶如水滴一樣,從金書上滾落下來。
  魏帆和向霸天等人,也都是上前嚐試。
  無一例外,下場都是和劉澤一模一樣。
  “這下你們信了麼。”
  林暮笑著問道。
  劉澤和魏帆都是無話可說。
  “那我們該怎麼辦。”
  沈默問道。
  “再想想辦法,若是看不到這金書上的內容,我們此行豈不是空歡喜一場。”
  謝蘊望著林暮道,“你再想想辦法。”
  “我也想不出來了。”
  林暮苦笑道,“這金書對我們來說,太過神秘,恐怕已經是出了我們現在的實力範圍,真正的秘密,隻怕一時半會難以解開。”
  “不過話說回來,就算是我們看不到金書上的內容,這一次尋寶之旅,也不能說是失敗,更談不上是空歡喜一場。”
  “我們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是獲得了至寶。”
  “之前你們來封魔界,不過是為了通靈法寶而來,現在可以說,你們的收獲,其實已經是比你們想象中的都要好很多了。”
  “這至寶是大乘期修者,都是很難擁有的,可謂是修真界最強法寶。”
  “這樣的收獲,還算是小麼。”
  林暮笑著說道,心胸很是豁達,看得很開。
  魏帆和向霸天等人相視一眼,他們幾個人也都是麵色坦然下來。
  他們九個人,都是經受了洗禮,天賦提升很多,還融合了至寶。
  確實,就算是看不到金書上的內容,他們也是有很大的把握,晉升大乘期。
  而且到了大乘期,和其他大乘期修者相比,他們擁有的優勢也是很大。
  這一次尋寶之旅,幾乎可以說是讓他們一步登天了。
  “這倒是真的,這世上哪埵酗Q全十美。”
  魏帆笑著說道,“不管怎樣,我們收獲都是足夠多了,再說這金書我們現在無法看到上麵的內容,或許以後就是可以看到了。”
  “說得對。”
  向霸天也是點頭讚同。
  “如此也好,那我們點出去吧。”
  劉澤催促道,“或許到了外麵,我們能夠動用神識之後,就是可以看到這金書上的內容了。”
  他這麼一說,眾人都是連忙向外走去。
  林暮和向霸天,吳昌三個人,都是鬆了一口氣。
  三人連忙將各自寶物放進盒子堙A貼身收好,也是向著護罩外麵走去。
  林暮麵上帶著微笑,心塈颽O早已樂開花。
  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這一次進入護罩,或許都是顆粒無收。
  在眾人看來,他就算是拿到金書,看不到金書媊悛漱漁e,這也就是一本無字天書,沒什麼用處。
  但是隻有他自己明白,到底是生了什麼。
  剛剛滴血的時候,魏帆和劉澤這些人的鮮血,都是到了金書上,就是順著金書流下,猶如水滴一樣。
  而他的鮮血沒有。
  他的鮮血就是那麼悄然消失了。
  這顯然是不尋常的。
  這樣的一個細節,他自然是不可能告訴其他人。
  當時眾人都是滿懷期待,要用自己的鮮血也嚐試一番,林暮也不確定,是不是所有人都沒注意到這個細節。
  還是說,有人已經察覺到了,但並沒有點破。
  不管其他人有沒有現這一點,林暮心堻ㄛO極為高興。
  這預示著,他和金書的聯係,要比其他修者更多一些。
  若是其他人想搶的話,不管他們有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都是會動手搶奪。
  這一點,林暮倒是並不會太過擔心。
  他已經是想到了辦法,來對付想要搶奪他金書的人。
  “等到了外麵,我再慢慢摸索,或許會有奇跡生。”
  林暮心下暗自想到。
  為了避免其他人圖謀不軌,林暮和吳昌,向霸天三人,走在最後麵。
  吳昌和向霸天麵上,也都是帶著淡淡微笑。
  雖然向霸天的玉牌,和吳昌的羽毛,看上去都是不知道什麼來曆,有什麼用途,但相比於其他人的顆粒無收,他們都是有收獲的。
  這畢竟也是最後的仙人傳承,雖然不知用途,但絕非是等閑之物。
  很有可能,價值都是要過他們的至寶。
  然而,就在三人麵帶微笑,想要穿過護罩上的光門,走出護罩的時候,三人麵上,都是出現了一抹驚駭。
  林暮望一眼向霸天和吳昌,現他們也都是在光門前停住了步伐。
  “怎麼回事。”
  已經走出護罩的魏帆,回頭現三人的異常,不由出聲問道。
  “我們出不去了。”
  向霸天駭然道。
  林暮麵色也是難看起來。
  他走到光門之前,就要走出去的時候,猛然就是感受到了一股絕強的阻力。
  這股力量強大到,他無法向前挪動分毫。
  “這是怎麼回事。”
  林暮也是想不明白。
  這時,其他修者,也都是回過頭來,望著三人。
  “會不會是,你們手堮陬裗_物。”
  劉澤語出驚人。
  眾人麵色都是一驚。
  “你的意思是,他們無法將這三件寶物帶出來。”
  梁海驚訝問道。
  林暮麵色也是和眾人一樣,變得難看起來。
  他也是猜到了這個可能。
  不管他怎麼嚐試,都是無法突破麵前的阻力,無奈之下,林暮隻好回身將盒子放回桌上。
  這一次,他很輕鬆就是穿過了光門,來到護罩外麵。
  見到這樣一幕,吳昌和向霸天的臉色,也都是難看到極點。
  兩人麵上都是露出萬般不舍,但經曆過一番內心爭鬥和掙紮之後,他們兩個還是回身將自己獲得的盒子,各自放回原位。
  兩人這才走了出來。
  而這時,整個護罩,光芒大作。
  待到光芒消失之後,光門也是消失不見。
  護罩上也是沒有了之前的五彩繽紛,又是恢複成透明的樣子。
  就仿佛一切都沒有生過。
  “難道,我們就這樣離開麼。”
  劉澤麵帶不甘問道。
  

Snap Time:2018-10-21 22:29:56  ExecTime: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