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兩百八十六章精血解圍

  
  瞬息之間,整個護罩,就是光芒耀眼起來。
  紫色的光芒,散落在整個護罩上麵。
  護罩上麵,很多地方,都是變成紫色光點。
  魏帆和吳昌,沈默,梁海,望著這一幕,都是目瞪口呆。
  林暮麵上也是充滿了驚訝。
  不過更多的卻是震撼。
  因為他之前就是已經猜測過了,這無盡海藏,不會完全不給他們希望。
  每一個難關,都是會有辦法解決。
  隻不過,這些辦法都不是輕易就能想到的。
  如果想不出來,那就完全沒轍。
  要是和護罩硬撼的話,下場就是和他之前一樣淒慘,被狠狠彈飛出去,半天都爬不起來。
  他能想到用精血來激發護罩,其實也是因為之前金人跟他說過這件事,他答應了金人,而且是真的記在了心上,並非是敷衍金人。
  這次看到護罩,他忽然想起金人說過的話,決定嚐試一番。
  沒想到,還真是被他猜中了!
  他的猜測得到應驗,其實驚訝倒不是很多,更多的是喜悅,還有震撼。
  因為護罩發生了變化!
  之前這個護罩是透明的,看上去平淡無奇。
  現在已經是有很多地方,散落著紫色,看上去就是絢麗很多。
  這樣的護罩,才是符合他心目中仙人所為。
  之前就算是他能看到護罩媊恁A桌子上的盒子,但是給他的感覺,總是太隨意了。
  好像這媊悛瘧_物,並非是多麼重要。
  或許,這根本不是最後一重,真正的仙人傳承並不在這堙C
  而在這個護罩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之後,林暮感覺有很大的可能,這奡N是最後一重了。
  因為這個小島,無法通往其他地方了。
  護罩媊悕騊菄滿A應該就是仙人傳承!
  現在整個護罩,都是因為他的精血激發,有了變化。
  怏瀦?
  也是讓他們看到了打開護罩的希望。
  一時間,他們五個人,都是激動不已。
  吳昌和魏帆,沈默,梁海四人,隨即都是不約而同,用自己飛劍劃破手指,將精血滴在護罩上麵。
  一時間,整個護罩光芒大作,耀眼至極。
  待到光芒柔和下來之後,魏帆驚訝道,“怎麼紫色光點那麼多?”
  “是啊,剩下的黃色,綠色,藍色和青色光點,都是遠遠沒有紫色光點多。”
  沈默也是感到不解。
  “就是這剩下四種顏色,其實光點數目也是有所不同。”
  梁海觀察更為仔細泱弩?,當即說道。
  “隻是我們四個人幾乎是同時滴血,也不知道我們對應的顏色,分別是哪一種。”
  吳昌有些遺憾道。
  “現在說這些,都是無關緊要了。”
  林暮笑著道,“管它是什麼顏色,管它哪個顏色光點多,這個都是沒有什麼意義,我們要做的,就是打開這個護罩!”
  林暮連忙說起正事,分散眾人在這件事上的注意力。
  因為他很清楚,之所以出現這樣的差異,恐怕也是和之前在至寶大殿殿門堛漪~禮有關。
  本來,他就是五行劍體,領悟力也是非常強大,經受了洗禮之後,而且他是第一個經受洗禮的,潛能激發遠遠超過其他人。
  但潛能和天賦這種東西,很是玄妙,看不見摸不著。
  隻要他不說,誰也不會知道,他的潛能激發到底有多強大,收獲有多少。
  而現在這個護罩,卻是將這樣的差異,具體的呈現出來了。
  不過,這些也都是林暮自己的猜測。
  他感覺應該不會出錯。
  所以,他不想讓魏帆幾個人,也是往這方麵想。
  魏帆和沈默,梁海,吳昌,也都是經受了洗禮,激發了潛能,在他們的想法堙A他們都是覺得,自己也是一飛衝天。
  林暮知道,他們現在雖然還是以他為主,但是在他們心堙A已經是覺得誰也不能勝過自己了。
  他們都是融合了至寶,激發了潛能,正是無比得意之時。
  若是讓他們知道,就算是經受了洗禮,每個人的天賦照樣還是有高下之別。
  隻怕嫉妒之心,又會炙熱燃燒。
  對於嫉妒之心,林暮是感到極其後怕。
  之前劉澤等人和魏帆等人的戰鬥,也就是因為嫉妒而起。
  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公平。
  就算是這次尋找仙人傳承,林暮一直主持大局,他也無法保持絕對的公平。
  騸梵?甚至是,如果可以,他也想多獲得一些好處。
  這都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而這些事情,隻能是自己心堛熒Q法。
  一旦擺到明麵上來,就是會引發爭鬥和混亂。
  僅僅隻是因為融合至寶的區別,劉澤他們就是按捺不住。
  若是讓他們知道,他和魏帆這些人還經受了洗禮,激發了潛能,天賦也是大增,隻怕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在這樣的情況下,林暮自然是不希望魏帆和沈默,梁海三人在這方麵想太多。
  簡單一些,會少很多煩惱。
  除了這些之外,林暮看著護罩上出現的珞軼?五種顏色的光點,他也是猜測,就算是這五種顏色,隻怕也是有所區別的。
  紫色,在所有顏色媊恁A最為神秘,代表著尊貴!
  金色,也是不錯。
  其他三種顏色,就是稍微普通了一些。
  當時經受洗禮時,吳昌是第二個,林暮覺得這護罩上的金色光點,應該就是屬於吳昌的!
  隻是,他不會告訴魏帆和沈默,梁海這些人的。
  就是吳昌,他現在也不想說。
  “這護罩上還有很多地方,是有空缺,現在依舊是透明的。”
  林暮望著護罩道,“顯然,我們還是要去帶其他修梵犛?者前來,滴上精血,將整個護罩,徹底激發,才能將其打開!”
  魏帆連連點頭,“隻是不知道還需要找幾個人前來。”
  “按照我的猜測,我們五個人就是覆蓋了這麼多的地方,剩下的地方,隻怕再有兩三個人,就是能填滿了。”
  梁海猜測道,“最多四個人!”
  “四個人?”
  吳昌一愣,“若是四個人的話,你們不覺得這件事很詭異麼?”
  “怎麼?”
  沈默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我們現在已經是五個人,若是再來四個人,那豈不是九個人?”
  吳昌提醒道。
  他如此一說,眾人都是恍然大悟,隨即都是感到驚訝。
  “你的意思是,這恐怕是要我們九個激發了潛能的修者,一起滴下精血,才能打開這個護罩?”
  魏帆驚訝不已。
  “恐怕就是這樣了!”
  林暮笑著說道。
  他早已料到這一點。
  

Snap Time:2018-10-17 15:26:10  ExecTime: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