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兩百八十五章光芒大作

  
  正文 第一千兩百八十五章 光芒大作
  對於沈默這樣不要臉的行為,林暮完全無言以對。
  魏帆由衷向沈默躬身行禮,連連讚道,“佩服,佩服。”
  “我們還是想辦法吧。”
  梁海深怕惹火燒身,連忙說起正事,“不出所料,那桌子上麵的盒子堙A恐怕就是放著仙人傳承,和仙人寶物,我們隻要打開護罩,就能得到這些了。”
  “但是要怎麼打開呢。”
  吳昌無奈道,“我們現在隻剩下體魄,隻能使用蠻力,但是剛剛林暮的下場,我們也都看到了。”
  “難道你想步入他的後塵麼。”
  吳昌正色問道。
  還沒等魏帆和梁海,沈默三人回答,林暮就是不樂意了。
  “怎麼說話呢。”
  林暮皺眉道,“我這是為了破開護罩,不僅僅是為了我自己,這本來是一件舍身取義,正義凜然的事情,怎麼能用下場這個說法,說得我好像罪有應得一樣。”
  “你別誤會。”
  吳昌笑著說道,“我的意思是,你這樣做的後果很慘,這條路根本走不通,但是除了這條路,我們也根本沒有其他路可走了。”
  林暮竟無言以對。
  他成了魏帆和吳昌他們的試金石。
  不過,也確實是如同吳昌所言,他這一次摔得很慘,還是有收獲的。
  收獲就是,他們現在已經知道,硬撼護罩已經是行不通了。
  但是要如何才能打開護罩,他們都是一籌莫展。
  魏帆和吳昌等人,目光都是望向林暮。
  林暮不由詫異道,“你們都看著我做什麼。”
  “我該做的都已經做了,現在這情況,我也是無能為力。”
  林暮實話實說道。
  “那你也要想想辦法啊。”
  魏帆說道,“除了你之外,我們在這塈馴沒有用武之地,你總是能想出一些奇妙的主意,說不定這一次又有奇跡呢。”
  沈默也是笑著說道,“我也相信你可以創造奇跡。”
  “我創造不出來奇跡。”
  林暮怒氣未消,自嘲道,“我隻能創造出來笑話,讓你們一直笑話。”
  “你在想想,好好想想。”
  梁海也是對林暮笑著道。
  “我現在什麼都不願意想。”
  林暮幹脆轉過身在地上坐下,“我現在隻想靜靜。”
  “那我想靜靜了。”
  魏帆跟著說道。
  梁海也是坐了下來,“我也想靜靜。”
  吳昌也是索性坐在林暮身邊,苦笑道,“我和你們一起想靜靜。”
  “靜靜真有魅力。”
  沈默認真道,“讓你們這些人,一起著迷。”
  五個人都是坐在地上,相對無言。
  林暮也是在想著辦法。
  但是他還能有什麼辦法呢。
  硬撼是行不通了。
  還有其他辦法破開這禁製麼。
  他們現在無法動用神識,根本就是沒有任何希望,連試探都是不行。
  林暮苦思冥想,望著透明的護罩,呆呆出神。
  魏帆和吳昌等人,也都是在思考著辦法。
  隻是這個實在是沒轍,他們這麼做了很久,都是毫無動靜。
  五個人都是坐成雕塑。
  對岸的十幾位修者,早已是望眼欲穿,等著林暮和魏帆點歸來。
  但是遲遲都是沒有消息。
  “我想到一個辦法。”
  林暮忽然站起身來,激動說道。
  久違的平靜,瞬間被打破。
  魏帆和吳昌,沈默,梁海都是連忙站起來,齊聲問道,“什麼辦法。”
  四人眼眸中,也都是充滿了期待。
  “在這無盡海藏媊恁A我們用蠻力根本不行。”
  林暮笑著說道,“我們隻有用智慧才可以。”
  “你這不是廢話麼。”
  魏帆道,“問題是我們想不出來好辦法啊。”
  “我們可以想一下,之前我們經曆的事情。”
  林暮說道,“其實在至寶大殿門前,我們二十位修者一起努力,也是無法將殿門推開。”
  “而當我們發現殿門上的手印之後,隻需要九位修者在上麵留下手印,就是可以將殿門打開了。”
  林暮笑著說道,“你們說這個護罩,是不是也是這樣,需要找到某些訣竅。”
  “有可能。”
  吳昌很是認同,連連點頭。
  “那我們找找,這護罩上有沒有什麼奧秘,看看哪埵陳鄔韙U手印的地方。”
  梁海是個行動派,說話間就是開始圍著巨大的護罩走動觀察起來。
  魏帆和沈默,吳昌也都是連忙上前察看。
  隻是幾個人圍著護罩走了一圈,仔仔細細看了一遍之後,都是沒有發現哪婸P眾不同。
  “還是說,我們需要幾個人,一起將手放在護罩上就可以了呢。”
  魏帆忽然說道,“不如我們試試吧。”
  當即,五個人就是一起將雙手放在護罩上。
  隻是,令他們失望的是,護罩沒有任何反應。
  “還是說,我們的數量不夠多。”
  梁海也是說道,“或許打開護罩,需要九個人,甚至是更多修者,將雙手一起放在護罩上呢。”
  “這個也很有可能。”
  沈默很是讚同。
  “但是現在我們隻有五個人,難不成我們還要回去接幾個人過來麼。”
  魏帆分析道,“是不是九個人就有希望呢。”
  “按理說,應該是我們當初經受洗禮,激發潛能的九位修者,最有希望。”
  林暮說道,“也有可能,就算是我們花費一番心血,將他們幾個人接過來,將九個人的雙手,都是放在護罩上,隻怕也是無濟於事,護罩完全沒有反應。”
  “我們當初打開店門,我是第一個留下手印的人,殿門上就是有了反應,出現了我的身影。”
  林暮說道,“現在這個護罩,一點反應都沒有,恐怕打開這個護罩,並非是將雙手放上去那麼簡單。”
  “那會是什麼條件呢。”
  吳昌一籌莫展。
  “我懷疑有可能是精血。”
  林暮語出驚人。
  “精血。”
  魏帆和沈默都是非常驚訝。
  “你還記得麼,當初金人和我說過,若是我們獲得仙人傳承之後,需要用精血幫他融化鐵鏈,讓他重獲自由。”
  林暮望著吳昌說道,“我覺得,我們的精血,或許也是有著超乎想象的效果。”
  “這個真有可能。”
  吳昌激動道,“當時金人就是這麼說的。”
  “我們試試不就清楚了麼。”
  林暮二話不說,立即就是用自己的飛劍,刺破手指,隨即,逼出精血,滴在護罩上。
  頓時間,變化陡生
  猶如一塊石子墜入湖麵一樣,整個護罩,瞬間就是泛起陣陣漣漪。
  整個護罩,忽然光芒大作。
  

Snap Time:2018-10-17 16:30:04  ExecTime: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