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兩百六十二章左右為難


    “為何。”

    林暮滿臉不解。

    吳昌和向霸天,魏帆,沈默,劉澤等一眾修者,麵上也都是駭然。

    這血色烏龜實力恐怖,他們本來以為是遇到救星,能夠帶他們離開這無盡血河。

    沒想到卻是招來殺身之禍。

    早知如此,還不如就那麼在血河上漂蕩著了。

    竟然召出一位殺神,欲要將他們一網打盡。

    “我能理解你的想法。”

    血色烏龜望著林暮,緩緩說道。

    他並沒有傳音,絲毫沒有在意,他的話,同樣會被吳昌和向霸天這些修者聽到。

    可能在他看來,這些修者,都是必死之人。

    “你可能是覺得接下來,會有很多危險的地方,一個人是很難闖過去,集合眾人的力量,闖過去的希望就大多了。”

    血色烏龜望著林暮,反問道,“你是不是這樣想的。”

    “正是。”

    林暮不得不點頭承認。

    他的確是抱著這樣的想法。

    不然的話,他怎麼會花費那麼多心思和時間,和金人一起去尋找這些散落在無盡迷霧中的修者。

    現在,他好不容易集合了這些修者,他又怎麼下得去手,將他們擊殺。

    尤其是吳昌這樣的,看起來已經是完全歸順他,心甘情願,願意替他賣命,吳昌畢竟是合體期巔峰修者,實力強橫無比,回到錦繡界,也是一方霸主。

    能夠收服吳昌這樣的強者,對他來說,裨益很大。

    對他以後的發展,也是極為有利。

    尤其是吳昌也擁有了絕世靈寶,實力更是遠勝一般合體期巔峰修者。

    不說善良與否的問題,隻是在利益上,他就是無法下手。

    這就等於是自斷手臂的事情。

    “那我告訴你,他們這些人,對於你尋找仙人傳承,沒有任何用處。”

    血色烏龜篤定道。

    “你怎麼知道。”

    林暮不由問道,“難道你知道接下來的危險是什麼。”

    “我不知道。”

    血色烏龜搖頭道,“但是你想想也就明白了,這隻是第二重,危險程度如何,是你們這些合體期修者能夠抗衡的麼,你們在這,脆弱的不堪一擊,掉到這血河麵,就直接隕落了。”

    “後麵的危險,我不知道是什麼,但絕對是比這血河更加危險,這些修者對你毫無幫助,這個你無須懷疑。”

    林暮陷入沉默。

    他找不理由反駁血色烏龜。

    因為確實是這樣。

    這些人的確是發揮不出什麼作用。

    但不止是這些人。

    他自己同樣如此啊。

    他的實力,在這並不比吳昌他們強大到哪去。

    他一個人的力量,終歸是太弱小了。

    就比如他們之前逼出血色烏龜,是二十位修者,一起跳起落下,用力踩踏。

    這才堪堪將血色烏龜逼出來。

    若是少了那麼幾位修者,都是不可能做到這一步。

    若是就他自己,那更加是不可能。

    人數上的優勢,還是很有用的。

    但是,這個林暮又無法用來勸說血色烏龜。

    因為血色烏龜可以說,若是隻有你一個人的話,我直接就出來見你了。

    這樣他就無法辯駁。

    但是事實上,接下來還有什麼危險,血色烏龜並不清楚。

    說不好,後麵的危險,就是真的需要集合眾人之力,才能過關。

    若是現在他聽了血色烏龜的話,將這些人殺死,不但是以後離開封魔界,他少了很多強大的幫手,就是接下來尋找仙人傳承,都是困難許多。

    血色烏龜也是說了,無盡海藏,充滿危險,現在的他,能夠獲得仙人傳承的希望,極其渺茫。

    也就是說,他憑借實力想要獲得仙人傳承,幾乎是不可能。

    唯一的機會,就是憑借智慧。

    或許還有一些運氣。

    智慧的話,林暮也算得上是聰慧,但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一個人的想法,終究是有他自身的局限性。

    限於眼界,限於閱曆,限於心智,種種局限,讓他不可能什麼事情,都能想到解決辦法。

    但是二十位修者,就是完全不一樣。

    想法千奇百怪,非常豐富,或許,就能想到合適的解決辦法。

    這都是人數上的優勢。

    林暮現在好不容易擁有了這個優勢,他自然不想失去。

    “你聽我的沒錯。”

    血色烏龜語重心長道,“修仙之路,注定是孤獨的,你不要奢望大家能夠其樂融融,一起飛升成仙,或許你執意為之,也是覺得不錯,雖然困難一點,也能走下去,但是等你到了最後關頭,你就明白,你之前的這些善良,會給你帶來多麼大的牽絆,這一切都會害了你。”

    “此話怎麼說。”

    林暮有些似懂非懂。

    “我舉個例子,比如,你在最後關頭,需要一株百萬年才能成熟的靈藥,才能飛升成仙,而這樣的靈藥,天下隻有這一株。”

    血色烏龜道,“但是大乘期修者,需要這株靈藥晉升仙位的修者,不止你一個,而你又是將仙人傳承給了這些人,他們就會和你一樣,擁有衝擊仙位的機會,而靈藥隻有這一株。”

    “大乘期修者,壽元悠久,但根本無法活到百萬年,等到靈藥下一次成熟,所以,他們會就這麼心甘情願,看著你將靈藥取走麼。”

    “越是要得到,渴望越深,越是不甘心失敗。”

    血色烏龜緩緩道,“你現在的做法,就是為自己以後培養仇人,你懂麼。”

    “為自己培養仇人。”

    林暮喃喃自語。

    他倒是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因為他還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問題。

    這一路以來,他的朋友也是不少。

    需要什麼靈藥,需要什麼資源,都是能夠得到。

    小界沒有的話,可以去中界尋找。

    中界沒有的話,可以去大界尋找。

    他和朋友可以攜手共進,一同晉升更高的境界。

    但是血色烏龜的話,卻是猶如一盆冷水澆在他頭上。

    到了大乘期,衝擊仙位的時候,尋便三千界,靈藥隻有一株,這個時候怎麼辦。

    就像是血色烏龜說的,這些人會心甘情願,看他取走靈藥麼。

    捫心自問,林暮覺得要是自己處在吳昌,處在向霸天他們這個位置,他是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別人將靈藥取走的。

    他肯定是要爭上一爭。

    若是這樣的話,還真是被血色烏龜說中了。

    他現在的做法,就是為以後的自己培養仇人。

    林暮一時間,開始左右為難。

    

Snap Time:2018-07-23 19:58:45  ExecTime: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