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兩百五十九章奠定地位

  
  隻是,喜悅是非常短暫的。
  不定石台剛剛離開岸邊之後,吳昌就是忍不住大聲喊道,“你們看,這石台是不是在緩慢下沉?”
  頓時,所有修者,都是跑到石台邊緣,向下望去。
  令所有人都是大驚失色的是,石台在前行的過程中,的確是在緩慢的下沉。
  下沉的速度,很慢很慢。
  但是對於合體期修者來說,還是輕易就能看出來。
  林暮麵色也是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這座不定石台很大很大,露出水麵的石台,都是約有三尺左右。
  但是按照這樣的速度下沉下去,用不了多久,整座石台,就會徹底沉沒在這無盡血河媊恁C
  想到絕世靈寶在血河之中都是被消融,這座石台被河水淹沒之後,他們的下場是什麼,也就可想而知。
  “這下怎麼辦?”
  一眾修者,都是慌亂起來。
  “我就知道,事情不會那麼簡單。”
  一位灰衣修者忍不住說道,“哪有那麼好的事情,直接就有一座石台,過來接我們抵達對岸?”
  “要是我們不上來,就算是在岸邊繼續等待,想其他辦法,也不會這麼死去。”
  灰衣修者,不停抱怨著。
  之前林暮提議登上石台時,他就是很不情願。
  現在更是第一個抱怨起來。
  “你是什麼意思?”
  吳昌忍不住替林暮說話道,“現在事情已經是這樣,抱怨有什麼用?你不好好想辦法解決,說這些無用的話做什麼?讓大家更加慌亂可是?”
  “那你告訴我,有什麼好的辦法?”
  灰衣修者不依不饒,“這幾乎是必死之局,怎麼想解決辦法?你想一個給我看看?”
  “就算是必死之局,那也怪不到林暮身上吧?”
  吳昌憤憤不平,“林暮之前就是說過,可以不來,他又沒逼著你上來,現在這樣的情況,我們能夠怪誰?要是我們都死了的話,林暮能活下去麼?他不也是一樣會死?”
  “別吵了…”
  林暮見兩人爭論起來,吵得不可開交,馬上有愈演愈烈的趨勢,連忙冷喝一聲,製止兩人。
  要是在這樣吵下去,隻怕人心會越來越越亂,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真是無法預料。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向霸天不由冷靜問道。
  很多修者,這時也都是齊齊望著林暮。
  出了這樣的事情,誰都是束手無策。
  “以不變應萬變,我們什麼也不用做,就靜觀其變。”
  林暮想了想,平靜說道。
  “你的意思是,讓我們就這樣等死?”
  灰衣修者,再度忍不住開口道。
  “那你有什麼好的辦法?”
  吳昌看灰衣修者很不順眼,不由譏諷道。
  “我還真有辦法…”
  灰衣修者開口道。
  許多人聞言,都是眼前一亮。
  “那你說說…”
  “說來聽聽…”
  不少人都是催促道。
  灰衣修者緩了口氣,才是望著眾人,徐徐道,“這石台緩慢下沉,顯而易見,是石台上的重量太重了,隻要能夠減重,那肯定就是能夠遏製現在這樣的狀況…”
  “減重?”
  吳昌盯著灰衣修者,厲聲問道,“如何減重?”
  很多人這時聽到吳昌的話,都是立即明白過來。
  原來灰衣修者的意思,是要將一個人,推下石台…
  這樣的話,石台上的重量,就是減少了…
  知道這個真相後,眾人都是麵麵相覷。
  若是推一個人下去,那該推誰?
  一時間,人人自危,都是和身邊的人,拉開一定距離,人人自危。
  林暮坐在人群最中間,吳昌坐在林暮身邊,也是防備著眾人。
  一時間,石台上陷入死寂…
  沒有人再主動開口說話。
  坐在石台外圍的修者,更是緊張無比。
  人群中,一些躁動的情緒,緩緩蔓延開來。
  過了很久之後,一位修者終於支撐不住,忍不住說話道,“我不管你們推誰下去,誰要是敢推我下去,我臨死的時候,也要拉一個墊背的。”
  “是的,我也是…”
  “誰敢推我,我就拉他一起死。”
  坐在外圍的一些修者,都是紛紛開口。
  躁動的情緒,這才減弱下來。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每個人的心思,都是變得惶恐起來。
  因為已經是可以明顯感覺到,石台下沉了很多。
  坐在石台外圍的,都是感覺漂浮在水麵上的石台,已經是不足一尺…
  但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是極力按捺自己驚慌的情緒。
  石台緩緩向前飄著,同時,也是緩緩下沉著。
  當石台在水麵上隻露出八寸,七寸,漸漸地,變成五寸,三寸的時候,很多人都是按捺不住了。
  眼看著石台就要被血河淹沒,一位青衣修者眼眸中露出一抹凶光,伸手就是要推自己身邊的一位修者,大吼道,“去死吧…”
  終於是有人動手了…
  這個時候,每個人都是防備著自己身邊的人,青衣修者主動動手,但卻是並沒有將他旁邊的藍衣修者推下石台。
  兩個人就是在石台上扭打起來。
  瞬間,整個石台都是開始劇烈搖晃。
  每次石台的晃動,都是帶動血河的晃動,似乎隨時都有河水蔓延上來。
  不止是這兩位青衣修者和藍衣修者,其他修者,也都是按捺不住。
  有些人也是開始暗中交手。
  在這樣的情況下,已經是顯而易見。
  隻要將其他人推下水,減輕石台的重量,剩下的人,才有希望活命…
  這就是仙路的殘酷…
  想要成仙之人,都是很清楚這一點,哪有那麼容易,就能成仙?
  隻不過,這一刻,仙路的艱難,體現得更為具體,更為殘酷…
  事實上,想想也就知道,仙人既然是留下傳承,肯定是不希望被很多人得到。
  隻有一些實力強大的,才有希望。
  那這座石台的作用,就是用來篩選最為強大的修者。
  隻有剩下來的修者,才有資格得到仙人傳承…
  看清楚這一點,根本無需再解釋什麼。
  也不需要什麼言語。
  頓時間,擂台之上,就是開始廝殺起來…
  林暮看著石台上這樣慘烈一幕,很是痛心。
  他的初衷是,聯合這麼多修者,集合眾人之力,才更有希望獲得仙人傳承。
  沒想到,隻是一座石台,就是讓他們自相殘殺起來。
  而想要獲得仙人傳承,僅僅是從石台上存活下來,抵達對岸,就能得到了麼?
  這樣下去的話,都不用真正的危險出現,他們就會自相殘殺,最後全都隕落了…
  想到這堙A林暮不由趁著臉,大喝道,“住手…”
  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405
  

Snap Time:2018-10-22 17:50:16  ExecTime: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