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兩百四十九章強大執念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返回書頁

    向霸天滿臉不解,苦笑搖頭。

    看來,這無盡海藏麵,真的是有許多秘密。

    而他,一直都是深陷迷霧之中,無法破局。

    看樣子,林暮是唯一能夠破局之人。

    他能在迷霧中自由前行,就連絕世靈寶,隻要出現,也都是奔他而去。

    想到這,向霸天心中不由有一些妒忌。

    同樣是人,為何差距就這麼大。

    他在這幾乎耗費了大半生,而林暮這個後來者,卻是能躍居在他之上。

    不過,很,他的這一絲妒忌,就是煙消雲散。

    雖然林暮看似掌握了一些無盡海藏的秘密,但絕對不是全部。

    林暮自己,也是沒有把握順利得到仙人傳承。

    所以,就算是林暮,也是需要他這樣的幫手。

    隻要林暮能夠按照約定,真的和他分享仙人傳承,他就安心輔佐林暮便是。

    至於絕世靈寶,至寶這些,反而都不重要了。

    因為絕世靈寶和至寶,威力如何,還是要看由誰來操縱。

    就算的得到至寶,又能如何。

    許多瓶頸,他依舊是無法突破。

    許多困惑,依舊是無人能夠為他解答。

    但是仙人傳承,就是完全不一樣。

    這是能夠讓人成仙的功法,寶典。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就是這個意思。

    他寧願要仙人傳承,等他成仙以後,還愁絕世靈寶,還愁至寶。

    想通這些,向霸天心胸豁然開朗許多。

    在金人帶路之下,林暮和吳昌,向霸天三人,一路前行。

    一路上,林暮又是得到了十來件絕世靈寶。

    向霸天和吳昌雖然都已經是習慣和看開,但是眼睜睜看著絕世靈寶就在自己眼前,但卻是不屬於自己。

    難免還是有些眼紅,羨慕都是不足以形容。

    這是人之常情。

    哪怕已經看開,但自己卻是忍不住。

    隻不過和仙人傳承比起來,這些絕世靈寶,倒不是很重要了。

    吳昌和向霸天,都是能夠控製住自己。

    若是在外麵的話,有這麼多絕世靈寶,隻怕他們兩個早就忍不住動手了。

    吳昌或許不會,因為他知道林暮的實力,知道跟著林暮,反而收獲會更大。

    他若是動手,很有可能就殞命,血本無歸。

    若是跟著林暮,反而能有不少收獲。

    林暮之前撿到那麼多絕世靈寶,也是主動送了幾件給他。

    向霸天在迷霧中走了那麼久,不也就得到三件麼。

    相比之下,他收獲都算是大的。

    一路上,吳昌自然是將向霸天的羨慕眼神看在眼,他心下有些暗自得意。

    他知道林暮實力,自然不會背叛,隻要林暮能夠成功,他肯定能夠得到好處。

    但是向霸天就不同了。

    向霸天和他不一樣,對於林暮實力,並沒有真正了解。

    所以,能不能真正下定決定,輔佐林暮,這都是難說的事情。

    若是真遇到至寶,向霸天能夠忍住不動手。

    一旦向霸天動手了,不要林暮吩咐,他就會第一個出手,將向霸天除掉。

    這不單單是為了向林暮證明自己的忠心。

    最重要的是,可以除掉一個分贓的人。

    仙人傳承和至寶,數量肯定是有限的。

    自然,分贓的人越少越好。

    哪怕是仙人傳承,可以用玉簡抄錄,他也不希望有太多人知道。

    物以稀為貴,若是人手一份仙人傳承,那仙人傳承還珍貴麼。

    雖然說向霸天不可能將自己耗費了大半輩子得到的心血,輕易傳給其他修者,但是也並不排除這個可能。

    吳昌甚至希望,知道仙人傳承的,隻有他和林暮兩個人。

    其他人最好都不要知道。

    這樣他以後比不過林暮,他心甘情願,但是被其他人超過,他就有些不樂意了。

    一路上,吳昌和向霸天都是各懷心機,但表麵上,卻都是一團和氣,笑語相對。

    在走了很久之後,一行人又是碰到一位瘋瘋癲癲的修者。

    這位修者看上去倒不是顯得很蒼老,但是整個人的行為舉止,都是極其怪異。

    一直是在一個人自言自語。

    對於林暮和吳昌,向霸天的到來,熟視無睹。

    尤其是金人行動時,長長鐵鏈發出的轟隆聲,震耳欲聾,他都仿佛沒聽到一樣。

    “原來是個瘋子啊。”

    吳昌搖頭道,“我們走吧,這帶上了肯定是是個累贅。”

    “又是一個可憐蟲。”

    向霸天也是不住歎息。

    相比起這個瘋瘋癲癲之人,他都還算是好的了。

    雖然是壽元耗去很多,但是畢竟是等來了曙光,遇到了林暮,現在更是有機會得到仙人傳承。

    而這位修者,卻是沒能等到林暮到來,就是瘋了。

    真是時也,命也。

    林暮沒有說話,他走上前去,想要聽這位瘋瘋癲癲的修者,在說些什麼。

    瘋癲修者,一直都是嘀嘀咕咕,自言自語,聲音弱不可聞。

    林暮走近了之後,才是聽得清楚了一些。

    “阿媚,你不用等我了,再找一個如意郎君吧,我出不去了,徹底出不去了,我後悔啊,我真不該來,當初沒有聽你的話,我真後悔……”

    “這麼久了,你肯定早已找了別人了,可憐我還在這自作多情,想想我們曾經多少甜蜜,你投入別人懷抱,我真痛心不已,你太絕情了,你怎麼可以這樣呢,你不能這樣啊……”

    “我真後悔,當初你要跟著一起進來,我堅持不讓你進來,我現在後悔了,你要是進來了,我們就是死,也能死在一起了。”

    瘋癲修者嘀咕了一陣之後,突然捂住臉痛哭。

    林暮很是動容。

    他被這位瘋癲修者的執念所打動。

    這位瘋癲修者,直到現在都是沒有死去,是因為他心中還有一個執念。

    有一個讓他無比牽掛的人,那個阿媚。

    “擁有執念的人,才可以活得更長久。”

    林暮感慨說道。

    “是的,有了執念,才會顧忌,才有留戀,哪怕是遇到絕境,也想求生,沒有執念和牽掛的,若是遇到絕境,自己就是自爆元嬰,也要和敵人同歸於盡。”

    吳昌跟著說道。

    “那你說,我們可不可以喚醒他呢。”

    林暮轉頭向吳昌和向霸天詢問道。

    “隻怕很難了,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執念之中,無法自拔,連我們的到來,都是無法察覺了。”

    吳昌搖頭說道。

    “我看有些希望。”

    向霸天和吳昌看法完全不同,“既然這個阿媚是他的執念,那我們便是可以從這方麵,來試圖喚醒他。”

    “你的意思是,我們幻化出一個阿媚來。”

    吳昌忍不住嘲笑道,“若是在外麵,那可以輕易做到,隻是在這,你怎麼幻化。”

    “最重要的是,我們連阿媚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Snap Time:2018-04-23 07:54:35  ExecTime: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