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兩百四十一章熟悉味道

  
  林暮驚訝不已。
  同時也是莫名其妙。
  輕輕用衣袖擦去嘴角的血跡,林暮指著自己,向金人問道,“你是在對我說話麼。”
  “是的。”
  金人聲音充滿磁性,“我的眼隻有你,沒有他。”
  這話說出來,吳昌站在旁邊,很是尷尬。
  這金人和林暮似乎是很多年沒見的qingren一樣,到這談情來了,完全把他忽略在外。
  不過此刻他也不在乎這些了。
  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個金人,到底是什麼來曆。
  能不能帶他們出去。
  “你們認識啊。”
  吳昌連忙悄然向林暮傳音問道。
  “不認識。”
  林暮同樣是一臉茫然。
  “那他怎麼和你說話,好像是跟你很熟的樣子。”
  吳昌忍不住說道,“那你問問他,到底是什麼來曆,能不能帶我們出去。”
  林暮點頭。
  “你是什麼來曆。”
  望著金人以及金人腳下的鐵鏈,林暮不由問道。
  “你是問我的來曆麼。”
  金人指著自己問道。
  “是的。”
  林暮用力點頭。
  “這要我從何說起呢。”
  金人苦惱道,“這個問題太難了。”
  林暮和吳昌相視一眼,都是從對方眼看到無奈。
  原來這個金人,並非是真正的人啊。
  至少,智商有些低。
  “那這樣,不如我來問你,你來回答行不行。”
  林暮變換著法子問道。
  “好。”
  金人幹脆答應下來。
  “你是好人,還是壞人。”
  林暮望著金人,期待問道。
  “我不知道。”
  金人緩緩開口。
  林暮和吳昌,差點就要哭出來。
  他們還以為遇到一個救星,結果來了一位弱智。
  “我真的不知道我是好人還是壞人。”
  見林暮和吳昌麵色複雜,金人又是說了一遍,聲音很是無辜。
  他這麼一說,林暮和吳昌差點都是要崩潰了。
  “那我問的再具體點,你是想和我們成為朋友的,還是想要成為敵人的。”
  林暮笑著問道。
  他要弄清楚這個問題。
  這也是最重要的。
  連對方是敵是友都沒弄清楚之前,說其他的都是廢話。
  不過金人出現到現在,表現還算溫和,並未有對他們動手的跡象,看起來似乎是能成為朋友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我們是朋友啊。”
  金人望著林暮,滿臉委屈道,“難道你忘了我了麼。”
  林暮轉頭望一眼吳昌,隨即對金人說道,“你確定是在和我說話。”
  他之前從未來過封魔界,也沒進去過無盡海藏,怎麼會認識這金人呢。
  反倒是吳昌,之前進來過一次,或許和這金人是舊識。
  “是你,是你,就是你。”
  金人走到林暮麵前,伸出笨拙的金色手掌,在林暮肩膀上輕輕拍了一下,“就是你。”
  林暮頓覺一股巨大無比,強大到無法抗衡的力量,忽然襲來。
  他根本就是承受不住,這樣的力道,要比禁製上的反彈還要強出很多倍。
  林暮一屁股跌坐在地,感覺渾身都像是要散架了一樣。
  整個人再度狂吐鮮血。
  吳昌麵色都是驚呆了,連忙向林暮關切問道,“你還好吧。”
  林暮感覺整個人都是有些天旋地轉,很是眩暈。
  吳昌不由向金人問道,“你不是他的朋友麼。”
  “你怎麼還對他下手。”
  “你不會是故意來耍我們的吧。”
  吳昌頓時看出了這一點。
  這金人擺明是過來玩弄他們兩個的。
  林暮已經是說了,從未見過這金人。
  他對林暮是深信不疑。
  林暮之前連無盡海藏都不知道。
  怎麼可能認識這金人。
  這金人嘴上說是林暮的朋友,結果卻是對林暮下死手。
  林暮撞了禁製那麼多次,都是沒有受到這麼嚴重的傷。
  “我們還以為他是弱智,看來是被他耍了,弱智的是我們啊。”
  吳昌悲痛不已,向林暮傳音道,“隻怕我們就要死了。”
  林暮痛苦無比,都是難以說出話來。
  他也是沒想到,事情竟然會這樣。
  “你沒事吧。”
  金人聲音深沉,驚訝無比,他連忙緩緩彎下腰,一把將林暮從地上提了起來,就如同提著一隻小雞一樣。
  隨即,他聲音中充滿了不可思議,說道,“你現在怎麼變得這麼弱了。”
  “你能不能不要假惺惺了。”
  吳昌見林暮吐血不止,金人還如此虛偽的表達著關心,他實在忍不下去,怒聲道,“你要是想殺我們,就點動手,這樣折磨人,很有意思。”
  “是不是你一個人在這,時間太久了,無聊到極致,想拿我們兩個尋開心。”
  金人忘了一眼吳昌,愧疚說道,“我真不是故意的。”
  吳昌氣極反笑。
  他實在是沒有想到,他縱橫一生,很少吃虧,隻是在林暮手下吃過一次大虧。
  那他也認了。
  林暮畢竟是絕世天才,無人能比。
  而現在,這算怎麼一回事,他竟然被一個金子做成的假人戲弄了。
  “你到底是怎麼做。”
  吳昌恨恨問道。
  “你要殺我們,就給個痛。”
  吳昌義無反顧道。
  “我怎麼會殺你們呢。”
  金人真誠說道,“你是他的朋友,我肯定不會對你動手的。”
  “那你怎麼對他動手了。”
  吳昌指著林暮,冷笑說道。
  金人無辜道,“我明明是跟他說話,他非要問我,確定是在他和他說話麼。”
  “我隻不過是拍拍他,確認一下,的確是再和他說話,哪想到,他現在如此弱不禁風。”
  如此半真半假的話,吳昌感覺自己也是淩亂了。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該信還是不該信。
  不過事實似乎還真是和金人說的一樣。
  吳昌回想起來,發現還真是這麼回事。
  “這麼說的話,難道是林暮自找的。”
  吳昌姑且相信了金人的話,不由問道。
  “原來他叫林暮啊。”
  金人笑著說道,一臉恍然大悟的神色。
  吳昌都是有些奇怪,金人那幾乎僵硬的臉,是怎麼能夠露出這樣的神情的。
  “你果然是在耍我們。”
  吳昌氣急敗壞道,“你連他叫什麼都不知道,你還說你認識他。”
  “你個騙子。”
  吳昌指著金人,破口大罵。
  剛剛金人展現的力量,實在太強,他是肯定打不過,隻能是和金人講道理了。
  說起來真是諷刺。
  “我真不是騙子,我和他真是朋友。”
  金人極力說道。
  “那你有什麼證據證明。”
  吳昌冷笑著問道。
  “味道。”
  金人幹脆說道。
  “味道。”
  吳昌完全懵了。
  這是什麼理由。
  “對的,就是味道。”
  金人連連點頭道,“他身上有一股熟悉的味道。”
  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Snap Time:2018-12-13 17:24:36  ExecTime: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