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兩百三十三章靈寶齊湧


    ,高速全文字在線閱讀!

    林暮心情很是忐忑。

    事情已經完全出了他的控製。

    在這無盡海藏麵,他若是連飛劍都無法催動,千雲劍陣也是施展不出來,那他的實力,還剩下多少。

    林暮暗暗打量吳昌一眼,見吳昌麵色還算平靜,心下稍稍放心一點。

    現在,連吳昌都是能對他造成威脅。

    隻不過,連飛劍都是無法動用以後,吳昌也是無法將他擊殺。

    林暮唯一擔心的是,他對無盡海藏,是完全不了解。

    吳昌畢竟是進來過一次,他擔心有些東西,吳昌並沒有告訴他。

    在這樣一個陌生的地方,他很沒有安全感。

    不過吳昌既然已經是知道生死源,祭煉了藍星玉簡,林暮感覺吳昌叛變的可能,並不大。

    他更多的擔心,是對於無盡海藏的擔憂。

    他的實力削弱太多,這隨便出現什麼危險,隻怕都是他難以應付的。

    “你之前進入這,遇到過什麼危險。”

    林暮立即向吳昌問道。

    “我運氣好,沒有遇到什麼危險,但是我親眼看見,一位合體期巔峰修者,在我麵前隕落,鮮血四濺。”

    吳昌如實說道。

    林暮麵色陰沉。

    吳昌連具體有什麼樣的危險都不知道。

    未知的恐懼,才是最讓人害怕。

    當失去了神識殺域,失去了劍域,失去了千雲劍陣,失去了絕世靈寶以後,林暮自問,他的實力和一般的合體期巔峰修者,又有什麼不同。

    隻怕唯一的不同,就是他的修為隻有返虛期,比一般的合體期巔峰修者,還要弱。

    合體期巔峰修者,都是不明不白死去。

    那他,同樣也是有這個可能,連危險是什麼都不知道,就是莫名其妙死去。

    這一瞬間,林暮有了一絲退意。

    但他望向吳昌,現吳昌並沒有什麼情緒上的變化,依舊是一臉平靜。

    這讓他有些說不出要離去的話。

    現在,他畢竟是吳昌的師父,吳昌都是沒有說要離開,他率先打了退堂鼓,未免太過丟人。

    若隻是麵子上過不去,那也不算什麼。

    和性命相比,麵子又算得上什麼呢。

    但是偏偏,他們進來這片刻,還沒有遇到任何危險呢。

    若是他就此離去,心中必然會留下陰影。

    他要走的是霸主之路。

    遇到任何危險,不管敵人再如何強大,隻要還有一線希望,那他就絕不會退縮半步。

    現在,他連敵人是什麼樣都沒看到,若是就退縮了,那他以後的成就,也是有限了。

    無畏者,前途才能無量。

    一旦有了畏懼,許多事情都是不敢去做,許多機會,也就白白流失。

    這一次,同樣是如此。

    他要是能夠堅持的話,說不定,就是能夠獲得至寶,甚至是仙人傳承。

    前途無量。

    進退之間,林暮隻是猶豫了一瞬間,心思就是變得堅定起來。

    “闖下去。”

    林暮暗暗給自己打氣。

    強者,不是沒有畏懼,而是在畏懼之後,依然能夠戰勝心中的恐懼,勇往直前。

    “現在要往哪走。”

    林暮向著吳昌問道。

    “按照我的猜測,這應該是一座宮殿,我們應該是在最外圍。”

    吳昌分析道,“肯定是越向麵深入,獲得的好處越多,當然,也越危險。”

    林暮緊緊握著隨心劍,說道,“我們向走。”

    吳昌同樣是握著飛劍,兩人聯袂前行。

    緩緩向著宮殿深處,慢慢趟去。

    如同小馬過河一般,亦步亦趨,小心翼翼。

    每一步,都是走得異常緩慢。

    林暮右手緊緊握著隨心劍,手心都是汗水。

    雖然他無法催動神識,但他還是可以用手握著隨心劍,劈砍。

    用身體來操縱隨心劍。

    就如同凡人所做的那樣。

    當然,他現在的體魄,都已經是合體期巔峰,無論是力量還是度,都是迅捷無比。

    哪怕是用身體操縱隨心劍,威力也會非常強大。

    他跟吳昌同樣都是合體期巔峰的體魄境界,但是他的隨心劍,鋒利程度遠勝吳昌的通靈法寶境界的飛劍。

    這樣看的話,他的實力,還是要比吳昌強上一些。

    當然,哪怕是用體魄戰鬥,也是講究技巧,不單單是比拚飛劍的鋒利程度而已。

    就如同劍域一樣。

    他領悟出了無邊殺域,哪怕是用一般的飛劍,殺傷力也是無比強大。

    用身體戰鬥,也是同樣的道理。

    若是吳昌近身戰鬥技巧比他強大,那他擁有隨心劍,說不定也不是吳昌的對手。

    不過從目前來看,吳昌沒有叛變的意思,這讓林暮鬆了口氣。

    但他並沒有完全放鬆警惕。

    現在,他既要借助吳昌的力量,兩個人聯手闖下去,同時,他又要提防吳昌,以防吳昌突然對他下手。

    最重要的是,他要無時無刻,小心來自周圍未知的危險。

    雖然還沒有出現任何凶險,但他承受的壓力很大。

    迷霧茫茫,隻是能夠看到身前三丈範圍左右。

    但是林暮和吳昌前行了很久,都是沒有走到盡頭。

    或者說,連牆壁都是沒有看到。

    這是一座空蕩蕩的大殿。

    什麼都沒有。

    隻有無盡迷霧。

    就在林暮和吳昌又是前行了一個時辰之後,一道明亮的光芒,忽然劃破迷霧,向著林暮衝來。

    林暮反應很,立即就是握緊隨心劍,向著這道光芒劈去。

    叮。

    一道清脆聲音響起。

    隨即,林暮就是聽到飛劍墜地聲音。

    咚。

    落在白玉鑄就的地麵上,出一陣聲響。

    墜落的,並非是隨心劍。

    林暮向地麵看去。

    原來襲向他的明亮光芒,竟然是一柄飛劍。

    “是絕世靈寶。”

    吳昌看到地上的飛劍,立即就是驚呼道。

    他一眼就是看出地上這柄飛劍,是絕世靈寶境界的。

    林暮一陣驚訝。

    他這才來得及察看這柄飛劍的品質。

    剛剛承受住他的隨心劍的一擊,這柄飛劍上麵,連一道裂紋都是沒有。

    顯而易見,這柄飛劍,的確是一件絕世靈寶。

    “你收起來吧。”

    吳昌笑著對林暮說道,“你看,這就是運氣,剛進來沒多久,就是有絕世靈寶,自動飛到你麵前。”

    林暮望一眼吳昌,見吳昌麵色真誠,他也就沒有客氣,直接將地上的飛劍撿起。

    將飛劍握在手中,左右手都是握著一柄飛劍,林暮仍然是有些不敢相信。

    沒有任何危險,他就是獲得了一件絕世靈寶。

    這簡直就是如同做夢一般。

    但令他更加驚訝的是,他和吳昌向前走了半個時辰之後,又是一道明亮光芒,向他襲來。

    林暮連忙用隨心劍劈下。

    這一次,同樣是一柄飛劍墜地。

    墜地的,同樣不是隨心劍。

    看著地上墜落的飛劍,吳昌麵色也是忍不住驚訝起來。

    “又是一件絕世靈寶。”

    吳昌麵上充滿不可思議,“這是怎麼回事,為何這兩件絕世靈寶,都是向你湧來。”

    林暮聞言,連連搖頭,“我也不知道。”

    說實話,他心下也很是納悶。

    “或許是一個巧合吧。”

    林暮不確定道。

Snap Time:2018-07-23 00:45:14  ExecTime: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