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兩百一十八章奇特符篆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返回書頁

    “你帶我們去那個地方。”

    林暮用堅定的口吻說道。

    “行。”

    青衣修者幹脆點頭。

    “不過,我將你們帶到那個地方,你們就放我離開。”

    “你若是不答應的話,那現在就將我擊殺吧。”

    “我寧願死,也不帶你們去。”

    青衣修者反倒是開始威脅起林暮來。

    “我可以答應你。”

    林暮很是幹脆答應下來。

    “那你現在立下心魔之誓。”

    青衣修者不放心道。

    “我都不知道你所說的是真是假,你就讓我立下心魔之誓。”

    林暮冷哼一聲,“你覺得這樣可能麼。”

    “你盡管帶我去,我答應了你不會殺你,就肯定不會殺你。”

    林暮溫和說道。

    “言語沒有任何信服力,萬一到時你出爾反爾,我怎麼辦。”

    青衣修者說道,“你的一句話,關乎到我的性命,保險起見,你還是立下心魔之誓,不然我死也不帶你去。”

    林暮頓時一陣冷笑。

    他都沒有質疑青衣修者說過的話,青衣修者現在反倒是不放心他。

    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既然如此,你想要穩妥,那很好辦。”

    林暮沒有猶豫,直接說道,“我現在就是可以立下心魔之誓。”

    青衣修者聞言,頓時大喜。

    “不過,你先要做到你該做的。”

    林暮話鋒一轉。

    “什麼,盡管吩咐。”

    青衣修者也是幹脆利落。

    “你將我的青雲鼎還給我,還有你的絕世靈寶境界的飛劍,也是要給我。”

    青衣修者麵色陡然一變。

    他沒想到林暮會在這等著他。

    “怎麼,不願意。”

    林暮冷笑著問道。

    “你的青雲鼎,我可以現在就還給你。”

    青衣修者為難道,“隻是我的絕世靈寶境界的飛劍,不能再給你了,你已經從我這得到一件絕世靈寶境界的飛劍了,總要給我留下一件吧,不然我以後怎麼在這封魔界生存。”

    “你說笑了。”

    林暮不依不饒道,“那麼多合體初期修者,合體中期修者,都是可以生存,你修為都已經是合體期巔峰,怎麼就不能生存。”

    “退一萬步來說,在這的合體期巔峰修者,也不是每個人都擁有絕世靈寶,那些人都是怎麼生存的。”

    林暮語言犀利,“這樣,為了你能好好生存,我白送給你一件通靈法寶境界的飛劍,威能絕佳,你看如何。”

    青衣修者聞言,頓時想要發飆。

    絕世靈寶和通靈法寶,這是天差地別。

    林暮竟然如此就跟他互換。

    這樣的交換,傻子也不會答應。

    林暮這樣問他,擺明是沒有在乎他的意見。

    這換也得換,不換也得換。

    “你身上絕世靈寶,已經那麼多,為何非要對我趕盡殺絕。”

    青衣修者盯著林暮,乞求道,“就不能給我留條活路麼。”

    林暮聞言,不由笑了。

    “我可曾找上你,追殺你。”

    林暮反問道,“是你自己找到這來的吧,是你想要擊殺我吧。”

    “我跟你換了青雲鼎之後,你都離開了,為何又去而複返,還帶了一位合體期巔峰修者過來。”

    “你對我如此斬盡殺絕,現在反倒是說我沒有給你留一條活路。”

    “若不是你自己作死,豈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我可以將青雲鼎給你,但是我的這柄飛劍,我不會給你。”

    青衣修者依舊堅持。

    “你若是這樣不配合的話,那我就不要怪我了。”

    林暮冷哼一聲,無邊殺域威力更上一層,“我現在就將你擊殺。”

    青衣修者麵色大變,“你不想要仙人傳承了。”

    “你所說的是真是假,我都不知道。”

    林暮笑著說道,“與其冒險去尋找一個不可知的仙人傳承,我倒不如直接將你擊殺,直接就能得到兩件絕世靈寶,還有你畢生財富。”

    “你怎麼可以這樣。”

    青衣修者麵色一陣慌亂。

    他以為自己成功說服林暮,讓他前往仙人傳承之地。

    誰成想,林暮並沒有完全信服他。

    或者說,仙人傳承之地,對他都是沒有那麼大的吸引力。

    青衣修者感覺匪夷所思。

    “怎麼會這樣。”

    青衣修者完全不敢相信。

    “你所說的仙人傳承之地,必然是在封魔界,哪怕你不告訴我,隻要我慢慢尋找,遲早也是能找到那個地方。”

    林暮持續打擊著青衣修者,“這不過是早晚的事罷了,對我來說。”

    “而對你來說,這就是關乎性命,你現在不將兩件絕世靈寶給我,你就立即會死。”

    林暮聲音冷峻,殺意彌漫。

    青衣修者渾身陣陣冷顫。

    青衣修者麵色掙紮,心中在做著極其艱難的鬥爭。

    片刻後,他才是打定主意,望著林暮道,“我可以將兩件絕世靈寶給你,不過你要立下心魔之誓,一定放我走。”

    “沒問題。”

    林暮眸中露出一抹淡淡笑意。

    青衣修者交出兩件絕世靈寶之後,就和其他普通合體期巔峰修者,沒有什麼區別。

    實力下滑顯著。

    對他就是再無任何威脅。

    他略微施展手段,就是能夠將之擊殺。

    所以,他也不用擔心青衣修者跟他玩什麼花樣。

    而現在則是不同。

    青衣修者手握絕世靈寶,他終究是有忌憚。

    一個不慎,就是被青衣修者偷襲了,或者是逃了。

    青衣修者一拍儲物袋,就是將林暮的青雲鼎取了出來。

    青雲鼎上,貼著一張符篆。

    這是一張閃爍著黃色光芒的符篆。

    符篆看上去很是古老,非常神秘。

    有陣陣強大的力量波動,從上麵傳來。

    “這是什麼符篆。”

    林暮不由好奇問道。

    “這是隔斷符。”

    青衣修者說道。

    “有何功效。”

    林暮再度問道。

    “我激發隔斷符後,就是能夠隔斷法寶和修者之間的聯係。”

    青衣修者講解道,“隨後我就是可以自己慢慢抹去上麵的神識印記,自己祭煉。”

    “這是好東西。”

    莫聰聰忍不住開口道。

    林暮聞言,也是大感興趣。

    這隔斷符,跟他的飄渺仙境相比,要遜色許多。

    隻是短暫隔斷和主人之間的聯係,並沒有抹去法寶上麵的神識印記。

    他的飄渺仙境,是直接抹去上麵的神識。

    很是霸道。

    不過這隔斷符,連絕世靈寶都是可以隔斷,威力也真是不凡。

    隻是,在戰鬥之中,施展隔斷符的機會,隻怕很少。

    “戰鬥之中,也是可以施展隔斷符麼。”

    林暮望向青衣修者,不由問道。

    “可以。”

    青衣修者連連點頭,“不過成功率不高,而且有很苛刻的要求。”

    “什麼要求。”

    林暮問道。

    他興致愈發濃鬱起來。

    這隔斷符,在戰鬥之中,竟然都是可以直接隔斷和修者之間的聯係。

    這是何等的霸道。

    五行幻鏡,都是無法做到,在戰鬥之中,直接就是將絕世靈寶,收進飄渺仙境。

    這隔斷符竟然可以。

    一旦斷開和修者之間的聯係,毋庸置疑,少了絕世靈寶,哪怕是合體期巔峰修者,實力也要下滑一大半,不足畏懼。

    “在戰鬥時候,施展隔斷符前,必須是要禁錮住對方的飛劍,禁錮時間越長,隔斷成功幾率越大,在這個過程中,還不能被對方打斷,不然就前功盡棄。”

    “你這說了不是等於沒說。”

    莫聰聰忍不住道,“我要是能夠禁錮住絕世靈寶,我直接就將你擊殺了,還用得著使用隔斷符。”

    青衣修者麵色一陣尷尬。

    “所以我之前用的是交換的辦法,這樣我就有時間激發隔斷符,成功斷開聯係。”

    青衣修者說道,“對方大意之下,我還能催動自己的法寶,我的法寶還會回來,這樣就等於是憑空賺了一件絕世靈寶。”

    “隻是,我沒想到,你也有類似的辦法,我失去了和自己飛劍的聯係。”

    青衣修者望著林暮,愈發好奇,“你是怎麼做到的。”

    “這個你知道了你也做不到。”

    林暮直接說道,“這隔斷符你還有麼。”

    “還有兩張。”

    青衣修者說道。

    “給我。”

    林暮言簡意賅。

    青衣修者無奈之下,取出兩張土黃色符篆,遞給林暮。

    “真的隻有兩張麼。”

    莫聰聰很是眼紅,喝問青衣修者道。

    “真的就兩張。”

    青衣修者哭喪著臉道。

    “你要了也沒用,就別湊熱鬧了。”

    林暮望著莫聰聰,笑道,“我可以用無邊殺域,禁錮敵人飛劍,你現在還做不到。”

    “我以後可以啊。”

    莫聰聰不甘示弱道,“我以後可以用千雲劍陣禁錮,數十柄飛劍,禁錮一柄飛劍,還做不到麼。”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林暮笑著說道。

    “你有製作隔斷符的秘法麼。”

    林暮隨口問道。

    “有,不過製作非常複雜,我從未製作過,一開始我獲得了八張,現在隻剩下兩張了。”

    青衣修者很是上道,立即就是取出一枚黃色玉簡,遞給林暮,“這麵記載的就是製作隔斷符的秘法。”

    林暮接過玉簡,向輸入靈力,略微查探一番,不由笑著點頭。

    青衣修者隨即戀戀不舍,將自己的飛劍,也是交給林暮。

    林暮很是幹脆,直接將他的飛劍收進飄渺仙境,抹去神識印記。

    確保萬無一失。

    林暮收起貼在青雲鼎上的隔斷符,一股熟悉的感覺,又是出現。

    他和青雲鼎之間的聯係,又是變得清晰起來。

    林暮心念一動,就是將青雲鼎收回體內。

    隨即,他一本正經,開始立下心魔之誓。

    見林暮真的立下心魔之誓,青衣修者徹底鬆了口氣。

    他的命保住了。

    

Snap Time:2018-01-17 09:12:41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