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兩百一十七章巧舌如簧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返回書頁
  “仙人傳承。”
  林暮神色一動。
  “你說謊也要圓滿一點。”
  林暮望著青衣修者說道,“這世上有沒有仙人,都是未知之數,更別說有仙人遺留下來的傳承,再說了,你若是真的發現這樣的地方,會跟我說。”
  “是真的。”
  “請你相信我。”
  青衣修者急切說道,“我跟你說了,那個地方非常危險,以我的實力,都是無法涉足,進去八成是死。”
  “那你告訴我,是想借著這個地方,將我擊殺麼。”
  林暮反問道。
  青衣修者頓時額頭冒出一陣冷汗,連道,“不敢,不敢。”
  “你的實力遠勝於我,去了那個地方,你有很大的可能,存活下來,並且獲得仙人傳承。”
  青衣修者望著林暮,正色說道。
  林暮頓時一陣沉默。
  青衣修者這話說的半真半假,倒是真讓他有些拿捏不定。
  說他是假,是因為這樣的地方,是否真的存在,希望是極其渺茫的。
  說他是真,是因為青衣修者眼看就是要隕落,死到臨頭,這樣的秘密,若是能夠保住自己一命,說出來也是實屬正常。
  再隱秘的事情,若是連活著都活不下去,保守這樣的秘密,還有什麼意義。
  “你是故意蒙騙我的吧。”
  林暮滿臉懷疑,望著青衣修者,“你若是跟我說,有大乘期修者的遺跡傳承,我或許還會相信,你直接跟我說仙人的傳承,這未免太假了。”
  “本來,你這個謊言,還真的有可能打動我。”
  林暮搖搖頭道,“但是你吹牛吹得太過,一聽就是假的。”
  “我所言句句屬實,不然我就被萬劍穿心。”
  青衣修者連忙說道。
  林暮麵帶冷笑,不置可否。
  “難道你不知道,這堿O封魔界麼。”
  青衣修者極力勸說著林暮。
  “廢話,但凡來到這堛滿A誰不知道這是封魔界。”
  林暮一眼看穿青衣修者的想法,揭穿道,“你是找不到合適的借口,在拖延時間,繼續編織理由吧。”
  “難道你不知道,封魔界為何叫做封魔界。”
  青衣修者再度問道。
  “我管他這些來曆做什麼。”
  林暮懶得再與他多說,“你受死吧。”
  “你難道不知道,這堿O仙魔大戰的地方麼。”
  青衣修者連忙說道。
  林暮剛想動手,驀然停了下來。
  “莫聰聰,你過來。”
  林暮立即向著莫聰聰招手道。
  劍光一閃,莫聰聰就是催動飛劍過來。
  “為何不殺了他。”
  莫聰聰望著青衣修者,不解問道。
  他說的很是輕鬆,仿佛擊殺一位合體期巔峰修者,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一樣。
  青衣修者聽到這話,氣得牙根癢癢,但是敢怒不敢言,隻好狠狠瞪著莫聰聰。
  “你瞅什麼。”
  莫聰聰望著青衣修者,惡狠狠道,“你以為我是在狐假虎威麼,你以為我是在借著他的威風麼,其實我也能擊殺你。”
  莫聰聰信口開河,吹牛道。
  青衣修者聞言,望一眼林暮,沒有接話。
  他看著莫聰聰,感覺不太像,但又不敢不信。
  林暮修為隻是返虛期,都是可以將他擊殺。
  莫聰聰修為都已經是合體中期,他們兩個人又是一起,說不好,莫聰聰就是有擊殺他的實力。
  之前說不定都是一直在隱藏實力而已。
  真正最厲害的人,或許是莫聰聰。
  青衣修者心婽婽蚺ㄕw,暗暗後悔,剛剛不該瞪著莫聰聰。
  或許就是這一個眼神,就是讓自己陷入生死危機。
  不過林暮接下來的一句話,讓他放鬆了許多。
  “你真能將他擊殺。”
  林暮見莫聰聰如此逗比,很想看看他出糗的樣子,隨口道,“那我正好累了,你來將他擊殺吧。”
  林暮笑著說道。
  莫聰聰麵色頓時一陣尷尬。
  他沒想到求自在這個時候坑了他一把。
  剛剛吹出去的大話,這下要如何收回來。
  難道真讓他一個人對付青衣修者。
  青衣修者修為遠勝於他,同樣是領悟出劍域,最重要的是,還擁有絕世靈寶。
  他根本不是對手。
  他最多也就是能夠自保,戰勝青衣修者都不可能,更別說將青衣修者擊殺了。
  求自在這一句話,頓時讓他下不來台。
  “我等下再擊殺他。”
  莫聰聰強裝鎮定,大模大樣,隨即望著林暮,立即轉移話題,“你喊我什麼事。”
  林暮看著莫聰聰吃癟的樣子,不由暗自好笑。
  “我問你一件事,這封魔界,是仙魔大戰的戰場麼。”
  林暮問道。
  “當然是了。”
  莫聰聰白了林暮一眼,“你這不是廢話麼。”
  “是修仙者和修魔者之間的戰鬥。”
  “還是仙人和魔頭之間的大戰。”
  林暮正色問道。
  “你這個問題,倒是難住我了。”
  莫聰聰也是迷茫,“我也不知道,具體是怎麼回事。”
  “是仙人和魔頭之間的戰鬥。”
  青衣修者連忙說道。
  “你怎麼那麼清楚。”
  莫聰聰懷疑問道。
  “我總歸是你們多活了一些念頭,了解的多些。”
  青衣修者說道,“這封魔界,就是仙魔大戰的戰場,你想想戰鬥過去了那麼久,現在還是有那麼多修者前來這堙A搜集寶物,可想而知了。”
  “你怎麼斷言,這奡N是仙魔大戰的戰場,不可以是修者之間的戰場。”
  莫聰聰爭辯道。
  “我這麼跟你們說吧,絕世靈寶,合體期修者,是不可能自己溫養淬煉出來的。”
  青衣修者極力想要說服林暮和莫聰聰,望著兩人道,“對於這點,你們沒有疑問吧。”
  “沒有疑問。”
  莫聰聰立即點頭道,“合體期修者根本不可能溫養淬煉出絕世靈寶。”
  林暮聽著他們兩人對話,麵上帶著淡淡笑意。
  不過他並沒有反駁。
  “你繼續說,我看你能說出什麼花樣。”
  莫聰聰催促道,“你要是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我立即就是將你擊殺。”
  言談之間,帶著戾氣,仿佛他真的可以將青衣修者擊殺一樣。
  “你和他其實也就是半斤八兩,都是吹牛,何必弄得你比他高尚很多一樣。”
  林暮忍不住傳音給莫聰聰,揭穿道。
  “我們聽他說。”
  莫聰聰立即就是轉移話題。
  “絕世靈寶,這樣的寶物,連大乘期修者,都是很少有人才能擁有。”
  青衣修者說道,“但是在這封魔界,卻是出現了很多,有不少合體期修者,都是運氣絕佳,得到了絕世靈寶。”
  “你能不能說點有用的,這些我又不是不知道。”
  莫聰聰不耐煩道。
  “在絕世靈寶之上,還有至寶。”
  青衣修者望著莫聰聰,“你說,這至寶是誰用的。”
  莫聰聰麵色頓時一愣。
  “你意思是,這是仙人用的。”
  莫聰聰驚訝道。
  “不是我的意思,這是事實。”
  青衣修者一本正經道。
  林暮也是深受啟發。
  若是這樣說的話,這至寶,還真是有可能是,是仙人所用法寶。
  “什麼樣的寶物,才能叫做至寶。”
  “必須是至高無上,無可爭議,在修真界,沒有寶物可以與之抗衡。”
  青衣修者說道,“這不是仙人的法寶是什麼。”
  “這麼說的話,這奡蕈g還真是有仙人。”
  莫聰聰忍不住點頭道。
  “真的是有仙人。”
  青衣修者說著,不由望向林暮。
  令他心下忐忑的是,林暮麵色平靜如水,根本看不出他心埵b想什麼。
  “既然有了仙人,那有仙人的傳承,也就合理了。”
  林暮望著青衣修者,開口道,“沒想到你說謊的水平,還真是不錯,真是張口即來啊。”
  “我所說句句屬實,不敢說謊。”
  青衣修者連忙說道。
  林暮陷入沉默。
  青衣修者這番話,確實是沒有什麼漏洞。
  按照這樣的推論,絕世靈寶是大乘期修者法寶,那至寶的確就是仙人所用法寶了。
  有仙人的傳承,也不是沒有可能。
  “你如何斷言,那個地方就是仙人的傳承。”
  林暮望著青衣修者,忽然問道。
  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青衣修者麵色一滯,隨即道,“我的兩件絕世靈寶,就是在最外圍得到的。”
  “我所達到的地方,真的就是最外圍,媊挐`不可測,充滿未知,據我猜測,恐怕至寶都是不少,絕世靈寶更是很多很多。”
  青衣修者極力說著,想要讓林暮信服。
  “你這也不過是猜測罷了,是否屬實,你自己都不知道。”
  林暮一針見血說道。
  青衣修者這次竟然沒有辯解,直接點頭。
  這讓林暮很是意外。
  他真的有些半信半疑,青衣修者所言,是否屬實了。
  青衣修者自己也是承認,他不清楚媊悃蒛敼〞p如何,這才更加可信。
  若這是他故意為之的話,要麼就是屬實,要麼就是他說謊的本事,實在是太過高明。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林暮自然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仙人傳承,莫說是他,就是大乘期修者聽到這樣的消息,也會無比瘋狂。
  這樣說來,他倒是真的不能立即就將青衣修者擊殺。
  望一眼青衣修者,林暮冷哼一聲,“算你走運,若是被我發現,你是騙我,我定讓你生不如死。”
  “我可以暫時不殺你。”
  青衣修者聞言,頓時如蒙大赦,連連行禮道謝。
  林暮心下一陣無奈。
  青衣修者巧舌如簧,就是這樣暫時保住一命。
  關鍵是,他現在還真的無法下手,將青衣修者擊殺。
  不管青衣修者說的是真是假,他都是要去那個地方,看一看,
  

Snap Time:2018-10-21 05:20:23  ExecTime:0.036